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36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蘇行差點以為他的舌頭要被這個人咬斷了!他用了全身的力氣靠在車上,大口大口喘著氣,口腔內的劇痛與濃稠的血腥讓他有一種死裡逃生的錯覺。

  不,不是錯覺。

  蘇行抬起頭,對上那男人含笑的雙目,似乎能看到對方眼底深不可測的冷徹。

  他的本能在向他咆哮!這個人不能惹!但在同一個瞬間,另一條消息也出現在他腦海深處。

  逃。

  只此一面,不過三兩分鐘,就讓他產生了這種被恐懼支配了全身的錯覺。像是一個草食動物面對一隻饑餓的肉食動物一樣絕望。他的血肉會被撕裂,四肢會被啃噬,他會被敵人玩弄於股掌之間,最終走向破滅。

  他看到了屬於他的未來,亦是屬於這本書的男主的未來。

  如果他照著這本書的劇情走,他會受到多少殘暴的對待且不說,他未來的小命都有可能被那個人玩死。但若他選擇逃離他能跑到哪兒去?他只來到了這個世界一天。他還什麼都不知道。

  蘇行別開與任文斌相對的雙眸。任文斌則是笑了笑,側身為他打開了後車門。

  蘇行的腦海基本就是團漿糊了,此刻也不知道想啥,一團亂地紮進車裡,眸中的警惕意味已經達到了某個點,似給一個火星就能引來一場爆炸。

  但蘇行終究沒有炸開。

  因為任文斌的下一句話直接給他倒了盆冰水,冰得他手腳發冷。

  “一會兒去你喜歡的那家中餐廳,然後就住在附近的賓館吧。”

  蘇行不用看對方也知道他在說什麼。任文斌對他明明確確表示,以他喜歡的中餐館為代價,他需要付出什麼來獲得它。

  蘇行打了個機靈。

  他想起來剛剛自己還和那個男人接吻了。雖然對於男的來說親不親也不會掉塊肉,但此刻一回憶當時的感受,在渾身戰慄的同時他就覺得胃不大舒服。

  再一想今晚有可能發生在他身上的事……

  蘇行按了按喉嚨,努力做了幾個吞咽的動作,把胃裡的翻騰感壓下去。他一直想著任文斌是個極度危險的傢伙,一直在考慮他未來可能有怎樣的慘狀,但他忽略了一個現實性問題。

  他是個直的。

  即便他家老妹天天調侃他每一個男人在遇到命中註定的男人前都以為他是個直的。但他對自己的性向問題一向看得很清。他對同性並沒有多大的抵觸,畢竟天天受他家老妹那一堆耽美文的薰陶,但他自己不喜歡男的。就像他們所說的,喜歡哪種性別的人都是天生,沒有誰有資格去判定他們的好壞。

  但他怎麼就穿到了他妹看的書裡面!而且一來就高能,回去的辦法更是毫無頭緒!蘇行當了二十多年真直男,他感到以自己貧乏的知識面很難解決面前這一堆問題。

  “蘇行?”

  任文斌低沉的聲音落在耳中,不像他每次叫寶貝兒時那麼撩人,他喚他蘇行的時候,聲音更加低,更加冷,像是冷冽的寒風刮過皮肉,在疼之餘才能感受到其下寒意。

  “嗯?”他雖然想多說幾個字,但口腔內的痛楚讓他只能發出這種不需要動舌頭就能輕易發出的感歎詞。

  任文斌的笑聲從前方傳來:“下次你還是坐副駕駛座吧,坐在後面我想動你都動不了。”

  “……”給我遵守一下交通法規啊!媽的這個世界是繞著這位轉的麼?

  ……

  任文斌帶他來的這家餐廳並非像啥啥小說裡所說的那樣,幾百樓高裝潢豪華,星級從不會低於五,正相反,這座餐廳安安靜靜立在一條僻靜的街道裡,透著一股精緻與簡潔的感覺。

  但當他抬起頭看到這家餐館的名字時,他的雙目不禁一縮。

  錦唐。

  那是他現實中也比較喜歡去的一家餐廳。雖然外觀與內部裝潢僅僅有百分之四十左右相仿,但他還是很輕鬆地辨認出了這點。

  以他的名為主角名,以他的相貌為主角相貌,他較喜歡的餐廳也出現在了這個世界。就像是繞著現實的他圍起來的一座虛偽的囚籠,只是裡面關了一隻更可怕的猛獸。

  那麼,這篇小說的作者是誰。

  這個思路一出現在蘇行腦海,就如牛皮糖一般黏住了,再也拋不去。直到任文斌與他落座後點了幾道他喜歡的菜,讓他的思考達到了極限。

  一個可怕的念頭浮現。

  他嚼著他喜歡的菜如同嚼蠟。

  ……

  吃完飯後,任文斌很是紳士地陪他在這條街道上走了走,這條街雖然不算太熱鬧,但街上的店鋪各有特色,在夜幕初降時,與情人一

起在這條街約會也是不錯的體驗。

  “從剛才到現在你一直在想什麼?”任文斌忽然出口問道。

  我在想這本小說是不是我那個老妹寫來害我的。

  這句話他當然不敢說出口。

  “我在想這個世界的起源。”

  “起源?很深奧的問題。”

  對話戛然而止。

  兩人走過這條街,就如同從一個世界來到了另一個世界。前一個世界精緻且安靜,後一個燈紅柳綠喧鬧不息。

  不過當他們來到這個賓館前,蘇行嘴角一抽。

  又是個熟悉的名字。

  這家賓館在現世也算排的上名號的賓館,聽說本部源於海外,在許多國家都設立了分店。這家賓館與現實中的賓館有幾分差距,但差距不算太大。

  他記得那該死的妹妹好像找了一份這裡的工作。但這個世界的蘇行孑然一人,無親無故,他想去揍她一頓都找不到辦法。

  但在他們踏進賓館之後,蘇行終於意識到未來他要面臨怎樣的困境。他很想腳底抹油偷溜,但溜也不知道往哪兒溜。他現在已經肯定了這小說是他妹創造出來害他的,他妹有一點兒路癡,他對一個路癡創造出來的世界很絕望。

  任文斌好像看懂了他的想法,又好像沒有看懂,像是看小丑表演一般,帶著笑容審視他。

  1300。

  這是一個奇怪的門牌號。一般的號碼不應該是從01開始數過來的麼?為何會有個00?而且13層……13這個數字實在讓他有點心慌,一般都建樓者都會刻意忽略13這個不大吉利的數字。電梯停在了13層。1300在走廊最深處,在血紅色地毯的另一端。

  它與這個賓館格格不入。

  在某一刻,蘇行覺得他再不逃就真的沒辦法逃了。

  所以他採取了行動。

  但比他的行動更快的是任文斌的反應能力,一條手臂順著他的腰攬過來,並將他拖回來禁在自己懷裡。

  鑰匙哢噠一聲,蘇行聽到了死神的傳喚。漆黑的房間裡,有金屬與鐵銹的味道。沉重的似能把人壓垮的氛圍,讓他覺得自己身體的某處都在抽搐。

  蘇行能聽到自己的心跳。像是在怒吼,在呼救,在淒厲地對他訴說著他未來存活的所有可能性。

  任文斌反鎖了門並且把鑰匙丟進自己衣兜裡。然後打開了燈。

  蘇行的臉色慘白一片。

  任文斌攬著蘇行的腰,將他囚在角落裡,自鬢角順著臉頰輕輕吻下去:“寶貝兒,該坦白了。”

  “坦……坦白?坦白什麼?”

  對方身上的幽幽的香水味在鼻尖繚繞。蘇行整個人哆嗦著,差點再咬一次自己舌頭。比起剛出門時的不知所措,他現在整個人都是嚇懵的。甚至沒有感覺到落在臉頰上的輕柔的吻。

  雖然任文斌的身體抵擋了他的大部分視野,但視野的邊緣那些閃閃發亮的東西他覺得他不會認錯。

  刑具。出現在小說後半部分,讓他腦補一下都覺得可怕的東西此刻一件一件整齊地擺放在這個房間裡。

  “我……唔……”

  蘇行剛說了一個字,任文斌便又一次吻了上來,雙手伸進蘇行衣服裡順著僵硬的身軀上探。蘇行完全憑藉著本能手忙腳亂抵抗。此情此景,給人一種變態的旖旎感。

  最終,一吻結束,蘇行衣衫不整地趴在任文斌懷裡,大口大口吸著空氣。

  “你要我要說什麼?”差不多把氣通順了,蘇行問道。

  任文斌不顧他的掙扎,一把將他抱起,丟到了這個大房間唯一的一張大床上。蘇行在床上打了一個滾勉強維持住了自己的身體平衡,四下一掃,目光在門口停頓一瞬後又警惕地望著任文斌。

  任文斌舔了舔唇。在其他場合裡這個散發著濃郁費洛蒙的動作,在滿是刑具的房間裡代表了截然不同的意味。

  “例如,你是什麼人,來自哪裡,蘇行在哪兒……等等?”從任文斌口中說出的每一個字猶如擊打在他心底的重錘,把他的某些小心思打了個粉碎。

  “當然,我也不介意寶貝兒你和我談談世界的起源。”

  蘇行穩住自己的呼吸,坐在床上朝後面一挪再挪,各種各樣的思緒如同潮水一般湧來,但一對上任文斌的臉龐,就刷刷的退了,只留下腦海深處的一片空白。

  “你……怎麼知道的?”他雖然想用很嚴肅,很淩厲,很有逼格的語氣說出這句話,進而展現出一種大權在握的自信,但話一出口直接拐了個彎,他自己都能聽出自己的顫抖。

  “寶貝兒,你愛我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