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三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50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愛個屁。

  蘇行很是誠懇地搖搖頭。他也是看過小說的人,知道任文斌某些隱藏得很深的地雷都埋在哪兒。說謊不是一個埋得很深的地雷,但觸發了這一條估計會有核彈級的爆炸效果。

  “蘇行是愛我的。”任文斌坐在床沿,右手的食指與拇指摩挲,像是輕而易舉的把人的性命拿捏在了自己手裡。

  蘇行看他用一種很變態的笑容來描述男主對他的愛意,蘇行渾身上下打了一個哆嗦。

  男主這抖m啊!

  “那是因為他不知道你的真面目。”蘇行覺得他還可以搶救一下自己的這個殼子,此刻他已經挪動到床的另一端,基本上就是與任文斌隔了一張大床遙遙相望。

  “有道理。”任文斌輕笑出聲,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間裡扯過他的手臂,直接把他按到了床中心。在他還在疑惑剛剛這人是怎麼做到的時候,那個人的笑聲在頭頂環繞。“但你又是怎麼知道我的本性呢?”

  “我不說會死麼?”

  “不會。但也不會讓你活的太愉快。”

  幹!

  蘇行思索片刻後再看任文斌,卻發現他的手臂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一條帶子束縛住了,而罪魁禍首正在把這條帶子朝床頭的一鐵杆上捆。

  “停停停!我說!媽的給我解開!”

  任文斌坐在他身側,那帶著笑的眉眼分明在與他說兩個字:晚了。那道帶有危險意味的目光讓蘇行心一顫,雙臂扯著帶子朝後縮。

  任文斌似乎還想說什麼,蘇行眼疾嘴快先開了口:“我叫蘇行,25歲,家x市x區。”

  蘇行不知道在很久以後他會為這一次的介紹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但如今他還是如蹦豆子一樣,按著查戶口的細緻程度把他這個人介紹了一番。任文斌面色如常,只是食指與拇指又一次摩挲著,代表他在認真思考蘇行這個人所說的話的真實性。

  “至於我為什麼知道你?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我在我原來的世界裡看過你的故事,所以知道你這人就是個變態。我說完了。”蘇行沒好氣地說道,他努力掙脫手腕上的那條帶子,但也不知道這貨是用啥方法系的,越掙扎捆得越緊。

  “你也是蘇行?”

  蘇行猛的感覺他的下巴被人狠狠地捏著,帶著強迫性讓他的頭顱朝某個方向偏了偏。任文斌饒有興趣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讓他覺得渾身發毛。

  他朝後一仰,拼盡全力掙脫了任文斌的束縛,但用力過猛的他直接倒到了床上。

  “是啊,我也是!我和他個性差不多喜好差不多偏愛差不多,除了我不喜歡男的之外我和他並沒有什麼區別。”蘇行睜開眼,能看到慘白一片的天花板。他現在看明白了:原文中的男主就是就是他的樣子。在他罵原文中的男主時,其實也把他自己給罵了一通。

  因為,並沒有什麼區別。

  就像他明明開了金手指,但面對任文斌這個人依舊抬不起頭。

  “不喜歡男人?”

  任文斌的聲音微微揚起,帶著一種撩人的感覺,他的雙眸裡卻充滿了玩味之情,像是碰上了什麼有趣的玩具,打量與審視的目光看得蘇行很不舒服。

  蘇行看到任文斌朝他所在的方向靠近,慌忙之下,口不擇言,任文斌則像是盯上了獵物的野獸,一步一步靠近,不急不緩。

  “……你要幹啥!我警告你別過來啊!滾滾滾滾!”

  他嚇得直接連滾帶爬朝後退,雙手卻礙於綁著他手臂的那條長帶子無法動彈,情急之下,他直接動口在帶子上狠狠一咬。

  “刺啦”一聲。那條細長的帶子從中間扯出個豁口,並且在他掙扎的過程中逐步變成了一個更大的口子。

  等他解開了那條帶子對他的束縛,他的腳終於踏上冰冷的地板,隔著襪子傳來的刺骨寒意讓他整個人都不住地哆嗦。

  任文斌目睹了這一切,把心裡所想的全部化為唇角揚起的淡淡笑意。

  這是個瘋子!

  蘇行從腳底撿起一個泛著金屬光澤的大鉗子,鉗子頂端對著任文斌以做威脅,蘇行一步一步地朝後退。

  “寶貝兒,你喜歡這個?”

  “別特麼這麼叫我,噁心不噁心啊你!”

  既然兩者已經撕破了臉,蘇行索性也裝不下去了。他長吸一口冷氣,把周圍擺放的一堆不知怎麼用的亂七八糟的東西踢開。右手持著大鉗子,在離任文斌一米多的距離停了下來。

  “把鑰匙給我。”

  任文斌看到那小臂長的鉗子似乎要扼住他的咽喉,他只是笑著搖搖頭,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銀色的小鑰匙,手一抬,那把小鑰匙化作一抹銀光落入蘇行手中。

  他一步一步朝著門口挪,但雙目還是緊緊盯著任文斌。任文斌完全沒有被他盯的

不好意思這麼一說,一雙帶笑的眼眸眨啊眨的。

  他見自己走到了比較安全的地方,才松了一口氣,用背抵著門,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反正我已經換人了,也不喜歡你,以後咱們就這樣,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互不相見。”

  那沉默了很久的男子終於出了聲:“什麼意思?”

  蘇行此刻處在從生死邊爬回來的極度放鬆狀態,此刻的話也沒過腦子:“就是這意思啊,按情侶的話來說就是分手?”

  鎖裡的鑰匙靈活地扭了幾圈,眼看就要得逞,任文斌的話又落在耳中,那語氣落入耳中,如同寒冰一般刺骨。

  “呵,分手?”

  “……對。”

  門鎖還沒有傳來熟悉的開門的聲音,蘇行此刻感覺頭上有一層冷汗泌出,又換了個方向轉了幾圈,雖然轉的還是很順利,但仍舊打不開門鎖。

  媽的!這鎖……不對!這鑰匙不對勁!

  蘇行猛的把鑰匙拔出來,看向在床沿安穩坐著的青年。那青年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四目相對的刹那,蘇行鋒芒在背。

  像是知道現在是自己的回合,那狂躁的野獸裝模作樣整理整理服飾,起身,優雅地朝著他的獵物邁步而去。蘇行此刻在門口這個狹窄的空間,他聽到了心底傳來的哀嚎。

  媽的。今朝撕破了臉,他要是不把任文斌搞死,今天死的肯定是他。蘇行掂量掂量手中沉重的鉗子,感受到它的重量後,長長吸了一口氣。

  搶先手!

  蘇行估算了一下距離咬著牙,掄著大鉗子就往任文斌頭部砸,任文斌抬起胳膊硬生生擋了這一下。小臂處傳來的疼痛讓一直帶著笑容的任文斌也不由得微微變了變臉。

  蘇行看著一擊沒中,索性把那個重得拎不起來的大鉗子扔一旁,腳直接照著襠部就踢,但沒料到對方的行動比他想像中的更快,直接給他在肚子上來了一拳。

  媽的死老妹……誰讓你他媽定了這麼非人的身體數值……

  腹部傳來的劇痛讓他整個人朝後栽,靠著門,理智與思維一刹那間都被這一圈給打散了,他只感覺眼前一黑,差點沒暈過去。

  但疼痛感還沒有消逝,另一個絕望的開端即將迎來。他在視野恢復後看到面前那張帶著笑的容顏時瞳孔不禁一縮。

  “你能不能殺了我。”

  這個房間太可怕了。

  任文斌的兩隻手臂劃出了一個堅固的囚牢,把他生生囚禁在其中,那低沉且溫柔的耳語如同罌粟一般綻開,靜靜的,為這個鬧劇劃下一道結束字元。

  “寶貝兒……我疼你還來不及呢。”

  他曾經看著原書男主從天堂直接掉到了地獄,驚出了他一身冷汗,但放到他這裡,從開始就只有地獄與他相伴。

  ……

  蘇行被任文斌拽到了床上。

  他想再掙扎一下,但那一拳的餘威落到他身上,他胃裡的酸水還在翻騰,此刻連動一下四肢都是很困難的一件事。

  蘇行捂著肚子蜷在床上,他覺得自己已經成為了他人案板上的魚肉,但憑藉著臨死前還想著讓對方不痛快的想法,他動了動嘴,確定自己還能正常發聲後直接破口大駡。

  “任文斌你個衣冠禽獸!狼心狗肺!臥槽尼瑪我詛咒你生兒子沒屁眼!”

  任文斌毫不客氣在他的掙扎中拽出他的一條手臂,在手腕上套了一個手銬,手銬的另一端連在了床頭。

  “寶貝兒,你知道你剛剛拿的東西是用來做什麼的麼?”任文斌背過身去,撿起他丟在門口的大鉗子,輕聲開口。

  蘇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單聽聲音,似乎感覺這貨還挺愉悅的。

  “這個其實是配套的……啊,小的在這兒。”

  黑色的影子拿來兩個散發著寒光的金屬道具,並且無聲無息來到了他的身旁,周文斌把大的先放在一邊,然後強迫性地把他的手抽出來,拿著手掌大小的小鉗子在他的指關節處比劃一下。冰冷的鉗子碰到剛剛碰到手指,便讓他產生了一個難以置信的想法。

  “寶貝兒,你看,這種小的關節就用小的,就這麼輕輕一剪。”

  蘇行嚇了個魂飛魄散。

  他拼了命地想把自己的手從那個男人手中抽回來,但任文斌的手掌就像個死不鬆口的鉗子,他任是用盡了吃奶的力氣,都沒有掙脫任文斌的束縛。

  他嚇得緊緊握緊了自己的兩隻手。

  任文斌卻笑,讓蘇行靠在自己懷裡,微微低下頭,吻了吻他的發旋兒,柔聲開口。

  “寶貝兒,你想要小的?大的?”

  蘇行瘋了一般地搖著頭。那倆他一個都不想嘗試!他現在看到鉗子就他媽害怕!

  但任文斌笑著給了他第三個選擇。

  “或者……要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