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十六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42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蘇行覺得這位醫生的話好像很有深意。

  不過他也覺得他這進醫院的頻率好像有點高。當天才出院,當天就又進去了,還不是啥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跑醫院比這本書的原男主還跑得勤快。

  “我和任文斌說了,你這次必須休息夠半個月。否則你這身子養不好,以後都是病。”

  他大概知道這位醫生話裡的深意了。

  “醫生你和任文斌認識?”

  那醫生毫不在意地在他眼前點了支煙,頗有些深沉地抽了一口,看著他,道:“算是半個熟人。”

  難怪這變態不怕把人玩死。恍惚間蘇行覺得他發現了一個重點。

  那醫生打量他半晌,最後冷冷道:“不管你看上了他哪點,我勸你一句,趁早和他斷個乾淨。他的遊戲你根本玩不起。”

  蘇行特別想一拍大腿說,你他媽說的太對了。但他只能扯出一個笑,指了指還掛著吊板的右臂,無奈道:“我說要斷,這就是結果。”

  那個醫生沉默片刻,然後像是看一具死物一般,輕聲道:“我努力讓你多活一段時間。”

  “……我真他媽謝謝你。”

  和醫生的談話沒有達成什麼果效。反倒是中途他隨口提議做點毒毒死任變態這點讓那醫生像看怪物似的看著他。

  待他離開時,醫生手中的那只煙也燃到了盡頭,並送給他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那個人的本質就是掠奪,如果你身上一直有他渴望的東西,那麼你就可以把他永遠鎖在身邊。”

  “你什麼意思?”

  那醫生把煙頭重重按在煙灰缸裡,朝他展露出一絲莫名其妙的笑容:“單做情人而言,那個人可是完美的。”

  “別,老子是直的。”

  在醫生愕然的目光中,蘇行逃一般的離開了問診室。他此刻在心裡把他家老妹砍了兩百遍——這死丫頭到底是怎麼創造出這麼多奇怪的傢伙。這裡的醫生也他媽不正常。

  蘇行一路跑了下去,拿口袋裡僅剩的零錢買了一包煙,又慢悠悠踱回他的病房。

  看到那醫生抽,他自己也有點想抽了。在現實世界裡他想抽煙還得躲著他家老妹,那彪悍的妮子敢為了一根煙和他大戰六百回合。但在這裡他卻是孤身一人。

  煙的味道入喉,入肺,帶著些許麻痹感繚繞在鼻腔。蘇行吐了幾口煙圈,目光直直盯著窗外,瞳孔裡卻沒有焦點。

  他被一個強x犯挑起了欲,還在對方的手裡發洩了出來。這件事帶給他的衝擊遠比第一次被男人上要劇烈。因為第一次是無盡的痛苦,在那痛苦之下羞恥與屈辱就顯得微不足道,第二次雖然沒做到最後一步,雖然仍有鑽心的痛,但他從頭到尾都是清醒的。

  他知道他在做什麼,他知道他做了什麼,當他被那個變態半摟著發洩出來那一瞬,強烈的屈辱感與快感交織早一起,好像要把他逼到瘋狂。

  上次變成了那樣。

  還會有下一次麼?

  蘇行突然感覺自殺才是當前最可靠的選擇。但如果自殺未成,或是自殺了他沒回到現實世界,那會如何?這代價太重了,他擔不起,也不敢擔。

  蘇行左手持煙,不怎麼熟練地彈了彈煙灰,灰白的灰不慎落在病號服上,蘇行皺著眉拍了拍。

  忽的,他聽到了病房的門被推開,聽到了腳步聲緩緩逼近。

  “任變態。”蘇行深吸了一口煙,勉強使自己平靜下來。

  任文斌走到床頭櫃前,把買來的花和包裝精緻的糕點放到床頭的櫃子上,他抬頭打量一眼蘇行,難得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寶貝兒,抽煙對身體不好。”

  雙唇張開一條縫,暗灰的煙霧從口腔裡擠出,從細細一縷散成一團,站在窗前的青年全身好似都隱在煙霧裡。

  “任變態,我抽煙你也管?”

  眼前的青年仍帶著笑。

  “我只是擔心你的身體。”

  “只要這個世界沒你,我肯定吃得香跑得快上十樓都不帶喘。”

  任文斌像是聽到了好聽的笑話,眉眼間都帶上了溫和的笑意,他的笑聲落在耳中,卻讓蘇行渾身一顫。

  煙尾那點煙灰驟然落下。

  ……

  入夜,蘇行坐在病床上,怔怔看窗外的月色,雖然吃了藥,耳鳴聲仍舊在耳旁迴響,像是無盡的風在平原上呼嘯而過,吹得人腦仁都在疼。

  一點睡意都沒有。

  他現在對他的未來感到迷茫。

  如果按小說的劇情來看,他才剛走到劇情的開始,劇情裡是兩人在一起黏黏糊糊虐狗,劇情外他在同一天出院又入院。

  先不提這劇情怎麼就偏了十萬八千里,蘇行覺得他好像走

到了懸崖邊緣,再進一步就是崩潰。

  不過人說到底還是最堅強的動物,他兩次被粗暴地刷新了底線,到現在還能在病床上抽根小煙。

  當然,他的下限在出院時又被刷新了一次。任文斌直接開車把他載到了家裡。

  “寶貝兒,我把你的東西都搬來了,你看看缺什麼?”

  一棟在山腰處建立的別墅區。山好水好風景好,價格更好,三層小洋樓,還帶傳說中的游泳池和一個後花園。好像沒有哪裡不好。

  這個別墅區除了遠離鬧市之外真的哪裡都好。就是如果從山腰一路跑到山腳,他估計得跑一個半小時,這裡大概是新建的別墅區,入住的人不多,附近也沒有便利的公交線,出行全靠這些戶主自己的豪車。

  蘇行的手有點抖。

  “我覺得我缺工作。”

  任文斌神色溫和。

  “寶貝兒,你身上還有傷。”

  蘇行感覺他現在的表情應該是憋屎憋不出來的表情。

  “你看上我哪點了,我改。”

  任文斌攬著他的脖子,在他臉上印了個吻,他的聲音幽幽,像是歲月釀出的香醇的酒。

  “我想要你,所以哪一點在我眼裡都是好的。”無解。

  反而蘇行自己受到了暴擊。

  打開門的刹那,蘇行嗅到了一絲香氣,不像是花香,淡淡的,若有若無飄散在整個房子裡。這座屋子的內部裝飾與豪華沾不上邊,倒是充滿了小清新的生活氣息,花瓶裡的幾支不知名的花盛放,給這座房子增了一分生機。

  講真,如果這個房子是他的,他肯定喜歡的要死。這點感慨直到蘇行在客廳裡看到了屬於自己的東西便戛然而止,像是從一開始就被安置在這此,與整個房屋完美結合。

  蘇行在第一層轉了一圈。

  “我可以告你非法監禁麼?”

  “當然可以。”

  這回答算是徹底把這個提議否定了。畢竟在一個小說的世界,員警與法律有時還不比一個開掛的男主角的一句話。

  那麼,他該怎麼辦呢?

  他完全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如果給他一次重來的機會他肯定不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但究竟他在哪一步做錯了呢?

  大概是所有。

  他可能從頭錯到了尾。

  他就不應該和任文斌這個人扯上半毛錢關係,他穿過來的那一日就應該收拾全部家當準備跑路。

  可他一步一步地後退,最終錯到了現在。

  蘇行癱在沙發上,在滿面愁雲中摸了摸口袋,驚訝地發現他在醫院買的那包便宜煙不翼而飛。

  “……”

  他好像太過安於現狀了。

  但接下來的日子反倒安穩得讓他不知道怎麼跳出安於現狀的這一怪圈。只要任文斌這變態不發病,他這人簡直就如夜空裡那點星子,怎麼著都閃閃發光。雖然小說裡沒說任文斌究竟是做什麼的,但這人擁有的財富難以估量,這樣的傢伙還恰好有顏有身高。恐怕也只有小說才會出現這一類型的男性公敵。

  接下來的日子裡,蘇行終於懂了那醫生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任文斌這變態會做飯,會做家務,會玩浪漫,好像沒有什麼是這人不會的。在早上他會以傳統的中式早餐開一個頭,但到中午,又可能出現一桌子泰式菜肴,在甜與辣裡滾過一圈,又會有西式的下午茶和小甜餅,兜兜轉轉到晚上,餐桌上則會出現日式的烤魚和天婦羅。

  蘇行曾在廚房裡搜尋一圈,至今都不知道這些食材是怎麼變出來的,廚房裡的各種烹飪道具倒是花樣繁多。

  蘇行能看到花瓶裡的花每天都在變,有些看起來很眼熟,但更多的則難以叫出它的名字。

  他的日子好像過得很平靜,又渾渾噩噩,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直到一周之後,不知道哪裡來的一股冷風徹底把他吹醒。

  他直奔大門而去。

  “寶貝兒,你要去哪兒?”

  任文斌的聲音傳來得恰到好處。

  “出去轉轉。”

  “我和你一起去。外面風涼,我把你的外套帶上。”

  蘇行突然明白了他一直以來忽略的事情。這一周的時間裡,他沒有成功從這間房子裡踏出一步,寥寥數次在周圍閒逛,他的身邊也總是跟著一個任文斌。

  隱隱的,他看到了某個東西在悄然築起,潛移默化麻痹了所有人的神經。

  這似乎預示著某種開始。  蘇行從他帶來的瓶瓶罐罐裡翻出了安眠藥。他這幾日太過安於現狀,竟連他現在的處境都不知道。他這幾日想過,如果他真的不那麼慫,他的結果本不應是這樣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