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十七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34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又是一頓豐盛的晚餐。

  可能是看出他對中式菜肴的偏好,最近餐桌上的家常菜漸漸多了起來,但又有朝八大菜系細分的奇妙趨勢。

  “不喝湯麼?”

  “我對這個蘑菇過敏。”

  蘇行雖然在睜眼說瞎話,但他此刻的心跳聲徹底背叛了他現在的心情。

  任文斌眼鏡後的那雙墨眸直勾勾得盯著他,像是要把他整個人穿透一般。蘇行的手握緊了筷子,脊背上卻有冷汗滲出,他似乎能感受到那一點涼順著背滑落。

  蘇行能聽到他自己的心跳聲。

  他在心底無數次地祈禱任文斌不會發現。

  “這樣啊,我記下了。”

  出乎意料的,任文斌的反應很平靜,平靜到讓他都有點懷疑他這麼大張旗鼓會不會顯得很奇怪。不過看任文斌帶著笑容給自己舀了一勺湯,將其全部喝下,蘇行懸著的內心漸漸放了下來。

  入夜。

  蘇行從他的房間出來,小聲走到任文斌的房門前敲了幾下門。等了大約一分鐘,仍舊無人回應,蘇行才徹底放心下來,三步作兩步朝門口跑。

  他此刻無比慶倖當初任文斌沒執著地要求兩人睡一間房。

  夜晚的一樓很是陰森,蘇行不敢開燈,只是輕手輕腳朝門口挪,手碰到門柄的刹那,門柄上放一個小孔閃出了紅光,然後是輕輕的一聲“滴”。

  蘇行被這聲音嚇了一跳,下意識朝後一看,仍舊是黑漆漆一片。然後他轉了轉門把手,哢噠哢噠幾聲響過,這扇大門仍舊緊扣在門框沒有絲毫打開的徵兆。

  上天給你關了一扇門,那沒辦法,走窗吧。蘇行在心底暗罵了任文斌八百次後,又循著記憶抹黑跑到窗戶前,借著月光,他突然領悟到曾經流行的那句話的真正含義。

  上天給你關了一扇門的同時,也為你關上了所有的窗。

  玻璃之後是鐵欄,每根欄杆之間的距離有手掌寬,一根一根映著天上的月色,散發出冷徹的光彩。

  蘇行記得白天是沒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的。而這已經不屬於防盜的範疇,裡面的人想朝外跑都很困難。

  蘇行忽然覺得挺無力,路過廚房時,自暴自棄地爆出了砍死那個傢伙的想法,然後他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

  他上一次雖然的確有砍死任文斌的想法,但那是在他近似歇斯裡地的情況下,可他現在的思緒非常清晰,再有這種想法……

  任文斌只是小說人物。

  這個世界的法律只是兒戲。

  從道理上講,他要砍死一個小說中的人物,就和他家老妹擦去幾行字或是添幾行字的性質差不多。

  蘇行想了很多,就在他不得不考慮一下道德約束以及人性底線來給自己增加勇氣時,手中的涼意讓他回了神。

  他不知什麼時候拿了一把刀,現在這把刀就在他手上。

  任文斌臥室的房間沒有上鎖。

  蘇行推開門時,月光正好從窗外灑進來,落在他手中的刀上,明晃晃的冷光反射到他眼底,令他覺得有幾分刺目。

  任文斌睡在床上,看起來睡得很沉,熟睡的任文斌難得站露出平靜溫和的神情,在月光下竟顯得有幾分清秀。

  蘇行緩緩靠近,雙腿跪在床沿上,雙手握刀,刀尖據任文斌不過半米。他好像能聽到手指用力攥緊刀柄時肌肉繃緊的聲音。

  他眼前的這個人只是一個小說中的人物,只是幾行文字甚至是幾個字就可以創造出的人物。

  這個世界也盡是虛妄。

  明亮的刀鋒深深映入眼底,蘇行深深吸了幾口氣,才讓自己勉強升起幾分勇氣。他只是個普通人,勇氣有限,行為不偏,他能做到的不多,但大多都處在道德的約束之下。

  “我會給你燒紙的。”蘇行注視著眼前的男人,喃喃。

  手中的刀朝著對方的咽喉刺下去的瞬間,蘇行緊緊閉上雙眼。預期的感覺沒有出現,但他的耳旁落了一聲歎息。

  “寶貝兒,這類危險的東西還是少碰為好。”

  他睜開眼。

  那個男人完好無損地坐在他面前,伸出手輕而易舉奪下了他手裡的刀。

  震驚是當然的,但好像又沒有那麼震驚。蘇行覺得他好像潛意識裡認為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什麼是完全不可能的,同樣的,好像沒有什麼是眼前的男人做不到的。

  以至於在很久之後,每當蘇行回憶那時的心情,總會扯出一絲類似嘲諷的笑容——潛意識的種子在那時已經種下,並依靠他逐漸破碎的精神成長。當這顆種子真正成長為大樹,當這份潛意識

逐漸被擺到明面上時……

  

  但現在的蘇行沒有考慮過這一點,他只是盯著眼前的男人,雖然看起來像是在思考,實際腦中一片空白。他平靜地把兩條腿從床上撤下去,一點一點後退。

  

  蘇行退到了牆邊,冰冷的牆壁蹭到後背,讓他一片混沌的腦袋靜了下來。

  “我不喜歡欺騙,蘇行。”

  蘇行第一次覺得聲音其實也是有溫度的,任文斌的聲音漸漸冷了下來,化作冬日裡的堅冰,不會讓人覺得恐懼或是害怕,只會讓人感覺到冷。

  從骨髓裡溢出的冷。

  “那你可以放了我。”蘇行聽到熟悉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聽起來卻有些陌生。

  任文斌坐在月色裡,面帶微笑摩挲著手指,白色的月光落在那張英俊的臉上,映出一片柔和皎潔的白。

  “不。”那個青年臉上的笑意加深了些許,緩緩的下了床,一步一步朝蘇行走近。那個人在月光下的影子很長,蘇行覺得他好像完全籠罩在了對方的陰影之下。

  “寶貝兒,我想做的可還沒有做完呢。”

  蘇行微微抬頭,能看到那個人的眼眸裡點點螢光,像是暗夜下閃爍的星火。這點滴光輝隨即便化為了一片天旋地轉的模糊。還沒等他從眩暈中回過神來,便落到粗糙的地毯上。

  他猛的抬起頭。燈腳,床腳,床頭櫃,他直接被任文斌扔到了地板上。而一切的始俑者在月光下輕輕彈了彈手中的刀:“雖然我沒有折磨病人的癖好,不過誰叫寶貝兒你太誘人了呢?”

  蘇行剛打算爬起來,猛的感覺到他打了石膏的右臂傳來一陣刺痛感,這一點刺痛感佔據了他的所有神經,使得他在第一時間下意識地查看他的右臂。

  縱使石膏還包得好好的,刺痛感卻沒徹底消除,反倒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一片陰影籠罩在他頭頂,一隻腳踩到了他的右臂上,以一點為軸心,腳底在打著石膏的右臂上碾了碾,看起來輕飄飄的一腳,但蘇行的手臂再也沒抬起來。他左手緊抓著眼前那個人的褲腳,身體蜷成一團,不住地顫抖。

  那一瞬間他感覺他的身體好像硬生生被碾成了粉末,極度的痛楚讓他眼前一黑,差點就在被劇痛刺激到昏厥,等他在劇痛中找到自己的思緒時,他整個人已經脫了一層水,大口大口地往胸肺裡吸冷氣。

  “寶貝兒,記得我跟你說的兩句話麼?”

  任文斌的聲音從頭頂飄來,蘇行趴在地上,艱難抬起頭,在模糊的視線中,那個青年的臉好像近在咫尺,又好似遠在天邊,讓他有種在山腳仰望山頂的錯覺。

  想到他現在到底是什麼姿勢,蘇行又固執地動了動右臂,但任文斌的腳稍一用力,又讓他痛得整個人都在抽搐,慘叫在喉嚨裡埋著,最終隱沒在咬緊的牙關之下。

  任文斌抬起踩著蘇行右臂的那只腳,緩緩蹲了下來。

  他輕輕撫摸著那個青年汗津津的後頸,像是在給小貓梳理毛髮一樣,看蘇行緩緩把胸肺中憋著的氣吐出來,整個人像是死人一樣一動不動。

  “我好像說過我要把我的名字刻你身上,正好現在有刀,你想把它刻在哪兒?”

  感受到他手掌下的身軀猛然僵硬,任文斌用指甲在他的後頸上輕輕劃了一道,引來一陣顫慄。任文斌又抬起手,摸了摸這青年柔順的短髮。

  忽的,他的手指被一隻顫抖的手抓住,那只手沒什麼力氣,好像稍一拽就能掙脫它的鉗制。但任文斌只是帶著微笑,任由那只手從抓變成握。

  “……”

  “寶貝兒,你要說什麼?”

  倒在地上的人猛的咳嗽幾聲,握著任文斌手指的那只手驀然緊了緊:“……別。”

  “駁回。”任文斌的回答沒有絲毫猶豫,抽出被握著的那只手,看那只手無力地垂下去後,溫柔地揉了揉蘇行的頭髮:“放心,我有經驗,不會死的。”

  在那個瞬間,蘇行覺得他全身的力氣好似被抽空,右臂一陣又一陣的痛楚似乎在向他訴說他究竟經歷了什麼。

  很可怕。

  蘇行恨不得真的疼昏過去,那樣他就不會體驗到接下來的場景。

  他覺得他內心的某一塊正瀕臨崩潰。  

枕頭,被子,散亂的床鋪。

  一隻手順著臉頰一路朝下摸,撫過胸口,滑至腹部,又圍著腰繞了一圈,最終落到光滑的脊背上,指尖撚了一塊皮膚捏了捏,又順著肩胛骨的輪廓描了一遍,任文斌的指尖停留在右肩之下的某個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