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50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風從耳畔呼嘯而過。

  某一刻,蘇行看到牆角的日曆翻過某一頁,他忽然從持續了很久的恍惚中回了神,他摸著左耳上的耳釘,目光久久凝視在那幾個數字上。

  小祖宗的生日到了。

  他完全不知道這些日子他是怎麼度過的,全部東西都亂成一團,把他的腦子都砸懵了,他恨不得拿把刀把眼前的所有砍個乾淨。

  然後,他再一次拿了把刀。

  這個舉動完全繞過他的理智。畢竟他曾經兩次試著拿刀把任文斌砍死,其結果都是殘酷且痛苦的。換句話說,這一類管制刀具基本沒什麼用處。

  但他還是拿起來了。

  他的頭腦深處有風在吹。

  像是從大漠裡刮過來的風,吹得他腦袋疼。風的聲音把現實裡的所有聲音掩蓋了下去,以至於他完全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現在,重新問這個問題。

  他瘋了沒?

  大概吧。

  “滾!你他媽給老子滾!”

  任文斌的那一雙墨眸幽深,他的身影倒映其中,像是一個無聊的小丑。

  他沖著那個人咆哮。

  但他完全記不得他究竟說了些什麼。

  他只記得他埋在深處的名為痛苦的種子發了芽,在破碎的土壤中生了根,它在吞噬他的血,它在啃他的肉,他不知道為什麼它會被人刨出來,但他被尖銳的痛苦籠罩了全身,如同一瞬間在身上插了千千萬萬把刀一樣。

  在他身上壓著的陰暗的東西隨著他的痛苦爆開,絲絲縷縷填補心底的破碎。

  太痛苦了。

  痛苦到他的思緒,他的全身都是壓抑的,此刻驟然爆開,完全超脫了所有人的控制。

  他沖出了一直以來關押他的牢籠。

  ……

  蘇行有些茫然地看著天空。

  天是藍的。

  特別藍。

  他一路從山腰走到山腳,直到他自己完全脫離這片別墅區,他的意識才驟然回籠。他看了看手中的刀,又看了看身後的路,抬手虛掩雙目,慘笑出聲。

  笑夠了,他隨手把刀丟進垃圾桶。

  蘇行在口袋裡掏了掏,無奈發現自己連一枚鋼鏰都沒有。最終,他轉著左耳的耳釘到最近的一家小店,用兩張紅大鈔帶幾張零錢換去他腕上的一塊名牌手錶。

  他原本打算把那粒耳釘賣了,但一想到韓圖說過的六位數起跳,他最終還是沒忍下心來賤賣。

  腦海裡的狂風推著他向前。

  他久違地坐上公交。

  直到他坐到最後一排的座位,蘇行才有了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不過他驚訝的是任文斌到現在都沒追過來。從他沖出去到現在,任文斌有無數的機會把他從半道截下,卻放任他離開。

  蘇行冷眼看窗外陌生的景色不斷後退,窗戶上那隱約的倒影裡,一顆紅色的耳釘尤為顯眼。

  那個人是怎麼想的呢?他不想去猜測,也不敢去猜測。

  公車載著他一路向前。

  順著與記憶想比亂七八糟的道路與公交路線,蘇行在路上顛簸了一個小時,他最終站在了他剛到這個世界時的家門口,這是一棟在室內的小型別墅,價格不菲。

  這個暫時出現在他人生中的家如同過客一般,此刻故地重遊,蘇行有些驚訝地得知這棟別墅已經賣給了其他人。

  戶主是一堆中年夫婦。

  他還記得那中年女人開門時,目光落在了他左耳的耳釘上,在得知他是這間房子的前任戶主後,那女人皺起了眉。

  “我記得你的東西在你搬走時已經清空了,即便有什麼,這麼長時間大概也不在了。”

  那女人的語氣帶著幾分冷硬,目光遊移不定,像是在故意避開什麼話題,所以與他說話時便顯得咄咄逼人。

  蘇行對他在這個家裡的遺留財產毫不關心,他在這個家裡住的時間實在太短,也沒什麼好的回憶存留,這棟房子對他來說並不是特別珍貴的存在。

  “謝謝。”

  蘇行與那女子道謝後,便平靜離去。在他離開之前,他默默朝身後望了一眼。

  這個家算家麼?

  大概不算。

  這是任文斌添置的,從頭到尾與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的產物,一點家的性質都不具備。而他記憶中的那個家則被他的小祖宗從這個世界抹去了,完完全全的,好像從來都沒存在過一樣,伴著她的痛苦從這個世界消失,讓他不論怎麼找都找不到。

  至於任文斌的那個別墅,則是一個從頭至尾的牢籠。

  蘇行抬起頭,望瞭望天空。

  他沒有家了。

  耳旁呼嘯而過的風弱了些許。

  ……

  他繼而乘公交,轉了幾站後來到了一棟寫字樓前,寫字樓的招牌因長年累月而變得模糊,但仍沒有人記起要換。

  蘇行站

在這裡,怔怔地看。

  一切的一切,恍若隔世。

  夢裡,他隔了近兩個月才得以站在這棟寫字樓前,夢外,他每天都要來此地打卡工作,在夜色之下加班,說來……他還有一份檔沒有上交給領導審核。

  他清醒些許。

  不由得譏諷一笑。

  兩個月時間,他就快把他習以為常的生活忘了。如果不是他翻地圖無意看見這棟樓,他還以為連它都不存在於這個世界裡。

  小說裡的蘇行是不是做這份工作的?

  他忘了。

  蘇行深深吸了一口氣,站在自動門前,看玻璃門緩緩向他敞開。前臺接待的小妹正托著下巴,伏在櫃檯前打盹,看到他走進來,忽的從睡夢中驚醒。

  那姑娘臉上的不悅一閃而過,隨即瞪著眼睛上下打量他。

  這姑娘和他記憶裡的不是同一個人,在他記憶裡,坐在前臺的是一個特別負責的帶著眼鏡的女人,平日穿著較為樸素,但為人又特別嚴格,她把持著打卡大業,在她眼裡,即便是遲到一秒都是不可容忍的事情,所以在背後經常有一些說閒話的人。

  不是一個人。

  蘇行隱隱覺得有幾分恐慌從心底開始蔓延。

  他強行讓自己的心靜下來。

  “我想找人。”

  他的手撐在櫃檯上,言辭有幾分急切。

  “請問您想找誰?”

  記憶回溯。

  很多人的名字似要脫口而出,但一時間卡在了嗓子裡,散在了空氣中。

  蘇行想了片刻。

  “我要找李部長,李元秋。”

  接待小妹翻了翻櫃檯上的一遝紙,然後眉頭微蹙,略帶幾分疑惑地看向他。

  “抱歉,您要找的人不在我們這裡。”

  蘇行的心一跳,連道。

  “王浩呢?三點水一告的那個浩。”

  接待小妹瞥了他一眼,但還是認真幫他看了看,最後,抬起頭,疑慮之色更濃。

  “您是不是找錯地方了?”

  蘇行感覺到有一股大力直接攥緊了他的心臟,那股力氣大到似要把他的心捏爆,疼得他一時間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他的手指泛白,緊緊扣在櫃檯之上。

  “抱歉,這是最後一次,請你幫我看看這裡有沒有一個叫蘇行的員工,他曾經在這兒工作過。”

  那前臺小妹的臉色已經有了隱隱的不耐。

  “抱歉,這是最後一次。”

  蘇行懇求道。

  那小妹嘩啦啦隨手翻了翻員工簿子,最後,冷漠開口。

  “我們這裡根本沒有這號人,如果要鬧事的話,還請您出門左轉。”

  蘇行的手無力地從櫃檯垂落,在眼前的人冷漠的目光裡,他勉強扯出一絲笑容。

  “謝謝。”

  他不知道他是如何說出這句話的,他只知道自己的思維像是飄在了天空,靜靜地俯視著失魂落魄的自己。

  耳畔的風聲微乎其微,如同溫柔的清哼飄入耳中,連帶著它本身也變得溫柔起來,像是從荒涼的大漠刮進了草木叢生的平原。

  他記憶中的世界不存在了。

  家不在了。

  被從地圖中直接抹去。

  他的工作單位還在,但熟悉的人卻不復存在。

  會對他冷著臉說你遲到了的女人,會像小說一樣,啪的一聲把檔甩在桌子上的上司,會天天跑飲水機打水就為多跑幾趟廁所消磨工作時間的同事。

  什麼都沒了。

  就連他自己……

  亦不復存在。

  蘇行站在路旁,看路邊車水馬龍人頭攢動,他曾經在早上看陽光灑過整條馬路,看老年人牽著貓狗在路旁遛彎,他看這條街上星星點點,昏暗的路燈伴著下班獨行的人一路延伸到道路盡頭。

  蘇行扶著牆,臉色蒼白,不住地喘著氣,大滴大滴的冷汗從額頭往下淌。

  這世界裡有這麼多人,有那麼多的地方,有那麼多的位置,就如夜空裡閃爍的星子,怎麼數也數不完。

  但沒有一處是他可以過去,是他可以停留的地方。

  他來到了這個世界。

  他便再無歸處。

  小說中的蘇行所擁有的,現實中的蘇行不一定擁有,而現實中的蘇行擁有的,這個世界則殘忍地將它們盡數抹去。

  就如他曾經所想的那樣。

  這個世界就如繞著現實的他圍起來的一座虛偽的囚籠,只是裡面關了一隻更可怕的猛獸。

  蘇行終於明白了為何任文斌沒有追上來,攔住他把他拖回去。

  因為那個人早就看明白了。

  但那個人偏偏要把血淋淋的現實親眼擺在他面前,讓他親手揭開全部真相,陷入絕望的最底端。

  然後,那個人將帶著溫和的笑容告訴他,除那個人的身邊以外,他將無處可去。

  蘇行笑出了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