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十二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42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痛苦將精神上的瘋狂淹沒,蘇行勉強從瘋狂這種詭異的精神狀態中脫離,卻陷入了更深的深淵裡。

  他坐在酒吧點了一杯酒。

  借著酒精帶給他的麻痹感,他的痛苦終於有所減輕。

  “我可以為你點一杯酒麼?”

  忽的,有人坐在他的身旁。

  一個穿著西裝革履的男人,聲音有理,舉止斯文。但蘇行則在那個人的眼睛裡看到了某種熟悉的,讓他渾身都犯噁心的顏色。

  蘇行微微眯了眯眼。

  “滾。”

  他緩緩吐出一個字,聲音陰冷得如一把鋒利的刀,似要剜下身旁的人的血肉。

  那個人似乎沒料到蘇行會這樣回答,在震驚的目光裡,他看到蘇行緊握著酒杯的手指以及對方那略帶狠戾的眼眸,他幾近被那道目光懾住。

  或許在下一刻,那個帶著紅色耳釘的男人就會出手。

  “抱歉。”

  那個人匆忙離開。

  蘇行向酒吧的侍者又要了一杯相同的酒,酒入喉,仍就沒能把心底那股噁心以及反胃感除去,他覺得如果他真醉了,他說不定會直接把那個人盯著他看的兩顆眼珠子挖出來。

  他已經瘋了。

  否則,按照他記憶中的模樣,他不可能會對一個陌生人用如此冷漠的語氣說話,亦不可能只因為對方看他的眼神不對就想對他動手。

  在他印象中的自己,本不該是這幅模樣。

  酒精的味道在舌尖散去,不知為何有一股淡淡的苦味,並且越品越苦。

  真的苦不堪言。

  兩張紅大鈔基本散給了這兩杯酒,讓蘇行這從來沒富過的人不由得感慨最近過的可能有點安逸,都快忘了掙錢省錢是什麼滋味。

  不過他寧願自己拼命去掙錢省錢。

  酒精在他離開酒吧不久後終於起了效用。蘇行一路從街頭晃蕩到巷尾,酒精帶來的麻痹感直接讓他飄飄然起來。

  記憶中,他不是一個會用酒消愁的人。但現在他忽的明白了,這只是因為自己的苦悶沒積累夠那麼多,像他現在,再不給自己灌一點他覺得自己就要面臨崩潰。

  他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再也爬不起來了。精神早就碎成了修復不起來的渣滓,內心也早就被捅了千百刀,除了籠著陰影的殘渣外什麼都尋不到。

  如今,任文斌又給了他一刀。

  他痛得失去知覺。

  他快要崩潰了。

  蘇行走在巷子裡,借著醉意打量小巷牆壁上貼的各種廣告,不外乎人流辦證尋物補習,他在小學時還參與過清洗小廣告的活動。

  恍惚間,他的腳步一個趔趄,差點倒在地上,這種突然而然的驚嚇讓他出了一身冷汗,渾身都酒意倒沒清醒幾分。

  蘇行勉強直起腰。

  好累。

  乾脆就這麼躺下,連爬都不用爬好了。

  他實在爬不動了。

  蘇行邁著腳步一步一晃走到牆旁邊,又扶著牆朝前走了幾步,看到面前那個半人高的綠色垃圾桶,蘇行扯了扯嘴角。

  被人踩在腳下,被人捅刀子,在破碎不堪的記憶裡,他還和那個人滾了不知道多少遍床單,這些記憶成了鋒利的碎片,握在手中刺破了血肉。

  撲通一聲。

  他倒地不起。

  蘇行趴在地上幹嘔了幾聲,但胃裡實在沒什麼東西翻騰,難受半天也只吐出一些酒氣。蘇行迷迷糊糊扒著牆,後背咚的一聲靠上泛著些許惡臭的垃圾桶。

  他有點累了。

  ……

  “我跟你講!這特麼絕對是紅寶石!”

  “你見過哪個靠垃圾桶睡覺的人耳朵上帶真紅寶石的?”

  “操,哥在珠寶行打過工,這東西是真是假我還不清楚?你不看看這醉鬼身上的衣服,哪個不是有名的牌子……”

  耳旁嗡嗡嗡的聲音像是蒼蠅一般吵得人無法安眠,蘇行直接被這幾人的聲音吵醒。一睜眼,已是天黑,小巷裡基本沒人路過,就連路燈的光都不曾照到這個地方。

  暗色,是犯罪最好的場所。

  可能是他點的酒有關,時間越長酒勁越大,一覺睡到現在,他的酒還沒醒。借著酒意,蘇行冷眼掃了圍在他身前的兩人一眼。

  那兩個人也被蘇行的突然驚醒弄的一愣,彼此交換過眼色後已經有了答案。

  “你——”

  你字剛說出口。

  他們就看到那個即將要被搶劫的醉鬼搶先一步,拎起旁邊一大塊碎玻璃直接劈頭蓋臉砸了下來。

  嘩啦的刺耳的聲音響起。

  玻璃的碎片落在地上的聲音與人的慘叫相隨,玻璃碎片割破了皮膚,血從那個人的頭頂汩汩流下。

  蘇行一腳把那個玻璃板的

那個人踹在地上,玻璃碰撞的沙沙聲,人倒地的聲音,人的慘叫聲,混雜在四散的玻璃碎片和鮮血中,在這片夜色下如同噩夢一般開始上演。蘇行轉頭看向另外一個人,那個人由於個子矮並沒有被玻璃板砸到。但他完全沒料到這人敢先發制人,而且手段還這麼狠,一時間,握著從褲兜裡掏出來的小刀的手都帶著幾分顫抖。

  蘇行的眼眸裡某種陰暗的色彩一閃而過,藏在夜色裡,與這片夜色融在一起,不分彼此。

  電光火石裡,他奪下了那個人手中的刀。不知為何,看著那個渾身發抖的,面帶恐懼的人,蘇行有一種隱隱的熟悉的感覺。

  好像他也曾經歷過相同的事。

  他把那個人踹到牆邊,手中鋒利的軍刀直接紮進了那個矮個子人的肩膀中。

  嗤的一聲。

  他感覺到了刀沒進肉裡,刀鋒抵住骨頭,他感受到了那個人的顫抖與心臟極速的跳動。他聽到了刺耳的慘叫聲,震得他手中的刀子都有些不穩。

  蘇行冷笑一聲,抬腿,膝蓋直接給他柔軟的腹部以重重一擊,在對方痙攣與顫抖的同時,他把插在對方肩上的刀拔了出來。

  噗嗤。

  就如電視劇裡演的那樣,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有灼熱的血順著傷口飛濺,像是一股湧流一般,噴湧而出,還有幾滴落在蘇行的外套上,像冬天盛放的紅梅。

  那矮個子的人早就站不起來,就要靠著牆緩緩滑下去,但蘇行直接伸手,卡住他的脖子,把那個人直接按在了牆上,固定在與他同樣的高度。

  他扼住了對方的喉嚨,他手中的刀在夜色下散發出冰冷的光。

  “誰允許你們這麼看我的?”

  蘇行問出了夜下的第一句話。

  那個想要請他喝酒的男人是這樣,這兩個想要搶劫的人亦如此。湧動著某種欲望的,像是要把他整個人都扒開的,存著某種目的的,噁心到了極點的目光。

  那種目光讓人反胃。

  甚至挑動起了他被痛苦折磨到了瘋狂的神經。

  他手中的力氣逐漸加重,伴著手下之人痛苦的悶哼,喉嚨被掐斷氧氣被奪走的恐懼使得這個人的神情在驚恐中都帶著恍惚。蘇行能感覺到那個人像是慷篩一般的顫抖。

  噁心。

  蘇行鬆手,在那個人身上又踹了兩腳,確定他沒能力再起身後,他轉過身去,看向剛才被玻璃板砸懵的人。

  亮晶晶的玻璃碎片,無盡的月色,淌在玻璃碎片上鮮紅的血,拿著刀朝他走過來的青年左耳上似血的紅寶石耳釘……還有這完全望不到頭的黑暗的小巷。

  這是那個高個子的男人最後的一點記憶。

  蘇行走出小巷時,手中滴血的刀與沾了一點血的外套盡數扔進他剛剛靠著的綠色垃圾桶。這個世界是圍繞任文斌轉的,員警這種神奇的部門人員基本只存在於字典裡。

  他沒有殺人。

  但也沒讓那些人好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心底的痛苦都似減弱了些許,但借著微醺的酒意回想他剛剛做了什麼事情之時,他又陷入了新一層的痛苦。

  暗色籠罩了他。

  ……

  已是夜深。

  蘇行的酒意醒了幾分。

  他毫無目的地向前走,亦毫無目的地轉彎,沿著空蕩蕩的街道與街邊的路燈向前。

  驀地,他被攔住了。

  一條記憶中的河,特別寬,特別長,在記憶裡蜿蜒流淌,仿佛一望望不到盡頭,橋上的光落在粼粼河水上,被揉碎了,像是小女孩在玩具店買的亮晶晶的貼片。

  河流之上狂風吹拂。

  蘇行又被吹得清醒幾分。

  他順著木質階梯從路邊一路到了橋下,橋洞裡傳來悠揚的薩克斯的聲音,如記憶裡那般柔和。

  這個時間點,一個人都沒有。

  蘇行緩緩呼出一口氣。

  空無一人的橋洞,溫暖柔和的光芒,悠揚的薩克斯,記憶中流淌的長河,這個世界裡,沒有姓任的變態,沒有用帶著某種欲望的目光盯著他的噁心的人。

  只有他一人的世界。

  他靠著牆壁坐下,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獸,他抱住自己的雙腿,蜷成一團。

  他坐享無邊孤獨。

  斷斷續續的哭聲從橋洞之下傳出,給人一種淒厲之感,像是野獸的咆哮,像是人的嘶吼。

  坐在橋洞裡的人像是在哀嚎,又像是在述說自己的憤怒與絕望,哭聲伴著淒慘的叫聲交替響起,他將把自己折磨到瘋狂的痛苦盡數宣洩而出,伴著這夜下的滔滔長河流淌而過,掩埋在這悠揚的薩克斯的樂曲裡。

  他哭啞了嗓子。

  他差點哭昏過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