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十三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64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蘇行沉浸在夢裡。

  他夢到了無邊無際的大海,海天相交之處,即為虛無。

  夢醒。

  他看到了一雙熟悉的鞋子,突然而然出現在他的視野。

  “任變態。”

  他啞著嗓子開口,在橋洞坐了一夜,渾身上下沒一處不酸,沒一處不痛。他勉強抬起頭,透過眼前的那個男人,他看到長橋之外天光乍破,紅色的日頭破水而出,另一半則是未散的夜色。

  光與暗交錯之下。

  任文斌帶著溫和的笑容站在他眼前,就連他體內的扭曲與黑暗好似都在光芒下淨化了,變成了純淨一片的混沌。

  這個男人能找到他,他沒有絲毫意外。

  “走,回家。”

  蘇行聽到那個男人這麼說道。

  家?牢籠?

  牢籠?家?

  在某一個時刻,這兩個名詞之間好像劃上了等號,最終,得出了一個恐怖且詭異的結論。

  他蘇行的家,不過是座囚籠。

  痛苦的感覺稍縱即逝,蘇行只能苦笑著接受這個現實,他的眼前分出兩條岔路,一條通向孤獨,一條通向絕望,但他不論選擇哪一條道路,最終都會拐上第二條。

  就像任文斌告訴他的,在這個世界裡,除了這個男人的身邊,他將無處可去——但這個舉動也只是在他的心上少捅幾刀。

  他痛苦得快死了,捅一刀與幾刀又有什麼區別?從來到這個世界起,他的未來就沒有絲毫光明。

  任文斌走到他面前,背對著他蹲了下來。

  他忽的悟了。

  蘇行掙扎著伸出酸痛的手臂攬上對方的脖子,伏在那個人寬厚的脊背上,任文斌上身微微前傾,雙手托著蘇行股與膝蓋之間的位置,輕鬆把蘇行背了起來。

  任文斌背著蘇行緩步走出陰冷的橋洞,蘇行可以看到河上的大風把那個人的頭髮吹亂了幾分,也可以看到清晨的陽光灑在那個人的側臉上。

  他的手臂攬著那個人的脖子。

  如果他用力的話,任文斌會死麼?

  大概不會。

  他已經差不多搞清楚了他們兩人間身體素質的差距。如果把任文斌比作一個正常的成年男子,那他蘇行的力氣基本就相當於一個四歲孩童。

  所以,一個四歲的小孩即便手中拿刀,他也不會被成年人放在眼裡,所以,即使他現在掐上任文斌的脖子,註定也只有失敗。

  他妹妹創造出了一個怪胎。

  出了橋洞,一眼望去的就是清晨之下的長河與河堤拂岸楊柳。天光乍破,長河湯湯,從河的盡頭浮現出一輪紅日,在拔地而起的高樓後透出明媚的光。

  暗色的河水也鍍了一層明亮的光,靜謐的流水聲像是一首悠長的樂曲,伴著樹葉的沙沙以及清亮的鳥鳴遠去。

  那個人的身上,依舊有他熟悉的香水味,用詩來描述,不過空山新雨後這五個字,稱得上是清新悠遠,純淨淡雅。

  他把頭埋在了那個人的肩膀上,小聲說了一句。

  “任變態,我想看日出。”

  那個人的聲音仍舊溫和。

  “好。”

  於是,清晨的楊柳河堤之上,除了起來晨練的市民之外還多了兩個互相交錯的影子。面容俊美,身姿挺拔,這個如同小說裡走出來的青年倚在欄杆旁,他的背上伏著一個略顯消瘦的,看起來與他年紀差不多的青年。

  或許這兩人之間彌漫著一股奇妙的氣氛,晨跑的路人紛紛投來些許打量的目光。

  蘇行趴在任文斌的肩上,雙目直直盯著長河盡頭,紅日已跳出了河面,正徐徐向上攀升,璀璨的光輝灑向緩緩流淌的長河,乍看時竟覺得河面上碎開蕩漾的點點光輝給人以刺目的感覺。

  紅日出水,萬物初生。

  他則在任文斌的背上,緩緩閉上雙眼。

  記憶中的長河緩緩流淌,水流聲由遠及近。從他家到這條河起碼需要倒三趟公交,所以這條河對他而言並不是特別熟悉。但每年夏天他的父母總要帶上他和蘇靜一起來這裡逛逛。

  聽聞,這條河是他父母相遇相許的地方,他記得蘇靜有一年還把滑板滑進了河裡,最後聯繫工作人員,費了半天勁才把它撈了起來。他記得他的父母走在前面,牽著彼此的手,一步一步順著楊柳河堤向前,說的不是什麼情話,只是一如既往地抱怨家長里短,柴米油鹽。

  隱隱約約的,他又記起了父母的車禍。

  那時他還在外地上大學。

  那段記憶不算美好,不過,還好,他的父母沒把他養殘,他仍舊咬牙堅持了下來。

  在河邊的風的吹拂下,夢境沒有繼續上演,蘇行茫然抬起頭,四下一掃,最後歎了一口氣。

  “回去吧。”

  耳畔的風聲徹底靜了下來。

  ……

  從浴室出來,蘇行四肢酸軟地癱到了沙發上,他覺得自己可能真的老了,在橋洞下吹一晚風,半天都沒緩回來。

  任文斌坐在一旁,拿著吹風機幫他吹頭髮,

五指埋在發間,動作輕柔。

  “寶貝兒,你這次出去和人打架了?”吹風機的嗡嗡聲中,蘇行忽的聽到了這麼一句話。

  “有麼?”

  他隨口敷衍道。

  他不止打了,還捅了別人好幾刀。到現在他仍記得刀鋒插入血肉時的感覺,記得血液從傷口中噴湧而出的模樣。哪怕只把他的時間朝前撥兩個月,他都不會做這樣可怕的事情。

  現在麼。

  再一次回想那些人的眼神。

  他覺得籠罩在自己身上的陰暗的部分在此刻找到了一個宣洩點。

  蘇行此刻特別想笑,你看,不過才兩個月時間,他已經變成什麼模樣了——某種陰暗的東西不知何時開始在他的心底孕育,如今已破殼而出。

  “寶貝兒,以後你想去哪裡,我陪著你。”任文斌伸手揉了揉逐漸變得乾燥蓬鬆的頭髮,緩緩開口。

  任文斌的話放在任何一個場景中都是一句加了蜜糖的,讓人備受感動的情話,但只有放在他蘇行面前時,這句話就透出了詭譎可怖的味道。

  蘇行沒有回應。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他只是伸手摸了摸自己心臟的位置,默默地思考他未來還能再承受幾刀。

  他想了片刻。

  然後發現他已經沒必要再考慮這個問題,當他在橋洞下睜開眼,看到任文斌的那一瞬,他已經崩潰了。罐子已經摔破,今後再怎麼摔它也不會再好起來。

  入夜。

  任文斌收到了一個盒子。

  這盒子比巴掌大一些,通體銀白色,只有一本字典的高度,盒子裡夾了一封手寫信件,上面全是英文,任文斌掃了兩眼便把盒子連帶信件一起丟到一旁。

  “什麼東西?”

  “一個距離感應裝置。”

  隱隱的,蘇行聯想到了一些不大好的東西。他在任文斌眼皮底下把那銀白色的盒子打開。

  盒子裡面的東西很簡單。

  兩枚樣式相同的,像是戒指一樣的東西。

  銀白色,很標準的圓環形,要比一般的戒指要寬一點,戒面上鑲嵌幾粒細碎的璀璨的鑽石,內裡刻有幾個他看不懂的英文與字元。這種東西怎麼看都是往手指上帶的。

  但。

  回憶一下任文斌剛剛說過的話。

  距離感應裝置。

  蘇行深深吸了一口氣。有什麼東西壓在他身上,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在下一瞬間,他猛的感覺到什麼東西重重錘上心口,差點把他打蒙。

  再然後,所有的負面情緒煙消雲散,就如黑雲散盡,雨過天晴。

  “距離多遠?”蘇行拿起其中一枚戒指在手中把玩,看了半天都沒有看出來這枚戒指上有科技的痕跡。

  任文斌抬眸。

  “過五十米會有回應。”

  蘇行試著把手中的戒指套到自己的拇指上,不過他還是高估了這戒指的大小,指環卡在指節,進退兩難。

  “……”

  他抬頭,恰巧撞上了任文斌的眼眸,仍是那片如夜一般的墨色,不知是看習慣了還是怎樣,在那雙眼睛裡他看不到某些讓他覺得噁心的色彩。

  或許眼前這個傢伙是個無欲的人,又或許,是眼前這個傢伙的欲望太深,深到了普通人難以看透的地步。

  “你要用?”

  任文斌眸色幽深,從他的臉上看不出喜怒。

  “你說呢?”蘇行笑著反問。

  他現在,不外乎破罐破摔,坦然接受現實罷了,即使生活真如強x,日子他還是得過。

  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大學,高中,或是萌動的青春期,在他無意中看到一個漂亮的女子或是在他與一個女孩交往時,他也曾幻想過。

  在未來的某一日。

  他將攜著他心愛的女人的手,在彼此父母,兄弟,姐妹,朋友,同事的見證之下,共同邁入婚禮的殿堂。而在那時,他與那個人將交換彼此的誓言,他將發誓愛她,守護她,陪伴她,直至白頭。

  他將把代表著婚約的戒指帶在她的無名指上。

  這段幻想中的未來在現實迎來了兩個轉折,使得他眼前的場景變得詭異起來。

  第一個轉折,是父母的車禍。

  幻想破了一個角,岌岌可危。

  第二個轉折,是他眼前的這個男人。

  至此,全部都被盡數碾碎。

  蘇行看著眼前的男人攜起他的左手,把拇指上卡著的指環緩緩卸下,在兩者摩擦產生的絲絲縷縷的痛楚中,緩緩地,把這個戒指套在他的無名指上。從型號到大小,嚴絲合縫,就像它一開始就是為他設計的一樣。

  只可惜這枚戒指的意義並不是那麼美好。

  它不過是個枷鎖。

  他默許了那個男人把這道枷鎖套在他身上,把他鎖在他的身邊。

  蘇行抬手看了看左手無名指上閃爍著碎光的戒指。

  久久不語。

  至此,以五十米為限。

  他給自己套上了一道枷鎖,把自己關進了要關押他的囚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