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十四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08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5:00


  他感覺他現在就像是被虐狠了忽的來了一次迴光返照,不正常的感覺還在,但他的精神狀態卻前所未有的好,好到了不正常的程度。

  他想了很久,最終得出的結論只有一條。

  他瘋了。

  如果說先前他還對他的狀態抱有疑惑,那麼現在他基本上已經確定。

  前段時間一直伴他耳旁吵吵的耳鳴聲,在他在橋洞裡睡了一夜後終於消停了,而且還消失得莫名其妙,讓他自己都禁不住懷疑在河上吹吹夜風是不是真的有什麼神奇的效果。

  消失的不僅僅只有耳鳴,還有他一直放在櫃子上的安眠藥。

  說來以前他也是一個加班回家後倒頭就睡的人,在認識任文斌的這兩個月裡竟然要靠安眠藥度夜,每當回憶起這件事,蘇行都覺得有幾分諷刺。

  但現在這種藥成了非必需品,他覺得他現在的睡眠品質和遇到任文斌之前的睡眠品質一樣好。

  他的日子好像步入了正軌。

  再然後,他把這個詭異的結論盡數否定。

  其實很多發現都只是出自於一個小小的偶然,世上已經有很多例子來證明這個觀點,蘇行只是在這浩如煙海的案例中添了一例,就如在大海里加了一滴水。

  蘇行洗澡時會把耳釘與戒指卸下。

  在某一日,他被耳釘後的那尖銳的耳針戳破了皮,一個血色小點緩緩浮現在他指尖。在血色與幾近難以察覺的疼痛裡,蘇行找到了讓他覺得不對勁的地方。

  他的生活並沒有走向正軌,而是偏到了另一條邪路上。

  疼痛與血。

  蘇行自認為這兩樣東西他一個都不想沾染,卻不料他一次性把兩個都染上了。

  就他現在的狀態,可以舉個不大正常的例子。

  他還記得他第一次見任文斌時任文斌帶他去的那個房間,現在想想,那房間裡到底擺了點什麼東西他已經記不清楚,烙印在心底的只有無盡的恐懼。

  但如果把現在的他換過去,會出現什麼情況?他很可有能會跟那個男人說,這具身體你隨便玩,玩死了都沒關係。

  他並不是變正常了。

  他已經成為了一個異類。

  如果把他的意識與行動勉強歸個類,大概就是這四個字。

  自虐傾向。

  所以,當他站在鏡子前,拿著從剃鬚刀上拆下的刀片想要劃過自己的掌心時,他忽然意識到他正在做什麼。如果把他的理智比作一根弦,那麼他腦海中的這條弦已經扭曲,再也恢復不成以前的模樣。

  很多東西已經碎成了渣滓。

  細長的針紮進了皮膚。

  縫紉用的細針比打針的針管細一點,但沒有人會閑到研究到底哪一個紮進皮膚更痛。要說的話,不過就是那一點突然而然的痛感引起一點電流,如一根針一般噗嗤一聲刺破了腦海。

  細微卻持續。

  好像可以麻痹所有的神經。

  蘇行臉色平靜,看針尖刺破手臂上的皮膚,看皮膚在針尖施加的力下產生一塊小小的凹陷,他看到針尖刺了進去,刹那間,疼痛傳達到腦海,就一絲,如同在平鏡一般的水面掀起一絲小小的漣漪。

  細長的針已有幾近一半沒入皮膚,垂直紮在胳膊上,稍顯可怖。

  蘇行另一隻手撚著紮在皮肉裡的細針,如同他平日轉耳釘一般,讓這跟細針逆時針在他的轉了轉,模糊的痛楚逐漸變得清晰。

  他看到淡淡的血色在皮膚那一點蔓延開來。

  他在渾身發冷中聽到自己的聲音響徹在腦海。

  疼麼?

  還好。

  沒有他第一次被任文斌強上時疼,沒有他的胳膊被折斷時疼,亦沒有刀落在背上時那麼疼。

  好像還不夠。

  蘇行猛的把針拔出來,一滴血順著針尖落下,餘下小片小片的血漬沾在銀色的針上,金屬光澤從血下透出,給人一種邪異感。

  看到針尖的血,蘇行恍惚間又想到那一夜的月色。他在其中一個人的肩上捅了一刀,冷眼看鮮紅的液體噴湧而出,耳旁的哀嚎伴著微風的聲音響徹。

  他垂下眼眸。

  ……

  當蘇行從這種已經稱得上自虐的行為中清醒過來,他總要感慨一句無可救藥,又

因為他造出來的大多只是一點不起眼的小傷口,拿水一沖毛巾一擦基本看不出什麼,倒是讓他安安穩穩過了幾日。

  但除了自虐這個舉動外,他的一切表現得都很正常。

  這樣也不錯,不是麼?

  不過,從他開始做這項瘋狂的舉動起,到被發現為止,一共只持續了十天。但在這段時間裡,他對疼痛的忍受程度以及成癮程度簡直有如指數一般增長,好像他至今為止所遭遇的疲憊與痛苦終於找到了一個適合的宣洩口。

  細長的針,玻璃片,木簽,花莖上的刺,以至於到最後他再次拿起了刀。

  明晃晃的刀鋒沒有對上別人。

  它貼在了他的手腕上。

  一共只用了十天。

  “寶貝兒,這可不是什麼有意思的愛好。”任文斌站在他面前時他正要把刀朝手腕上劃,聽到他的話,蘇行把刀丟到檯子上,無奈歎了一口氣。

  “任變態,這種事情你都要管我。”

  任文斌輕笑,俯下身,拉起他的手,極為紳士地在他手背落下一吻,又把他的手翻過來,親了親他差點遭殃的手腕。

  “蘇行。”

  任文斌的聲音溫和,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名字本來就帶著某種奇怪的色彩。那個人叫他的名字時總給人一種很冷的感覺。

  “你想要的,我都能給你。”

  四目相對,蘇行能看到任文斌的眉微微彎了彎,任文斌的話語一頓後,又繼續用他那低沉舒緩的聲音道。

  “包括痛苦。”

  惡魔向他張開了血口。

  蘇行覺得他這情話堪比威脅,實在是他聽過的眾多甜蜜情話中的異類,不知道它實際是糖還是毒,就作用來說它完全沒達到其應有的果效,但副作用極為強烈,讓蘇行覺得他哪怕不妨礙任何人,要玩玩自虐都得再三考慮。

  蘇行勉強扯出了一絲笑。

  “那你想要什麼?”

  任文斌的臉上依舊帶著溫和優雅的笑容,手指從眼前青年的鎖骨一路下撫,最終,手指在他心口的位置上一點。

  “蘇行,我要你愛我。”

  蘇行臉上難得的一絲笑容在此刻逝去。

  他無奈,眼中所蘊含的感情極為複雜,最終化作了一抹幽深。

  “愛你還不如愛條狗。”

  他給出答覆。

  任文斌則笑,臉上沒有絲毫與憤怒有關的表情,仿佛蘇行這麼說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回答。

  任文斌這近乎變態的思維模式像是一個未解之謎,他們尋常人等根本難以揣測其分毫。

  那個男人朝前伸出了手,蘇行能看到那個男人無名指上閃爍著光澤的戒指與他手上的戒指正好成一對。在給他戴戒指的那一夜裡,任文斌也把另一隻戒指帶在了手上,同樣在左手,也同樣在無名指,放在不明真相的人眼裡就像他們兩人已經結婚了一樣。

  那只手攬過他的脖子。

  那個男人吻上他的唇。

  這些日子裡他們兩人連床單都不知道滾了多少次——有時候滾的還不是床單,即使記憶是破碎的,有些東西卻似要烙在本能上。

  蘇行後背倚在檯子邊,伸手搭上對方的肩,順勢環過他的脖頸,嘴唇微張,舌則與對方纏繞在了一起,黏膩的津液在彼此口中交換,略帶灼熱的吐息混雜在一起。兩條手臂在空中交錯,勾在對方的脖子上,兩隻帶著相同戒指的手按壓在彼此的後頸,手指略微用力,逐漸把這個吻加深。

  無名指上的戒指散發出的金屬光澤在陽光下變得有幾分刺眼,其上綴著的幾顆鑽石更是耀眼奪目。

  擁抱,親吻,愛撫,一連串動作過去,蘇行直接雙手朝後一撐,坐在檯子上。***此處省略***

  “帶扣子的衣服太麻煩。”

  蘇行抬手解了兩顆,剩下的都被任文斌攬了過去。

  “那下次買拉鍊的?”

  蘇行沒回答。

***此處省略***

  “蘇行,我會從你的口中親耳聽到我想要的話。”

  不知何時,任文斌的話隱約落在耳中,激起一片涼意。

  蘇行勉強從迷亂中回神,微微眯了眯眼。

  輕喘幾聲後,他道。

  “任變態……我真該拿刀把你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