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45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第三個月悄悄走向終焉。

  蘇行覺得他算是生活方式最健康的毒癮患者之一。從每天的運動開始,到每日攝毒量,再到每日膳食搭配,從一開始他的癮就被控制在了一個水準,任文斌可以說是把他的頭腦用在了一個完全不正常的地方。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蘇行實在不理解對方的思考模式。

  至於攝入毒品的方法,在經過了幾次針管注射後,他拿到了一個類似於煙捲的金屬制的東西,在煙嘴上套一個一次性的濾嘴,裝上粉末或者顆粒後按一下開關就行,可以說方便快捷無污染。

  而且因為染上了毒,他這人基本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疼痛這種東西直接被他丟進了角落,如果不提的話壓根想不起來。

  積極點來說,他過的就是這樣一個勉強還算是健康的生活。

  但消極點來說,黃賭毒三樣不能碰的,他已經占了倆,和任文斌滾床單算第一個,每天抽一支算第三個,這日子還真算不上積極。

  至於中間那個賭,不是他沒去嘗試,而是看一連串的數字到手脫手這個過程實在沒什麼意思。他可以坐在那裡,拿最高級的籌碼,從晚上坐到早,連輸一整晚,任文斌這人連眼睛都不帶眨的。

  當一個人的財產有一個確定的數目,通過賭博來賺個盆缽滿溢或是虧個家破人亡,這或許還有點意義,但當一個人的資產沒法估量,玩賭博基本就是去算算術時,還不如去看人怎麼出老千。

  這麼算的話,他算是三樣都占了,這日子過的還真算墮落。

  那根血色的線從中斷裂開來,金色的線卻依舊在向外延伸,直到某個看不見的地方。

  他蘇行就在這裡,墮落到了極點。

  第三個月末的下午。

  蘇行懶懶靠在沙發上,左手心不在焉轉著耳釘,右手中夾著金屬制的煙捲,像是在午後曬太陽的貓一樣眯起雙眼。

  他的眼前一片恍惚。

  他的精神亦是如此。像是從此地飄到了天上,突破大氣與厚厚的雲層,一路直直竄入幻想中描寫的傳說中的天堂。

  有時候他都不禁嘲諷般地想想:若是沒有任文斌,這種東西白扔到他面前他都玩不起。畢竟這些玩意每一個都能讓一個稍有存款的小市民變得家破人亡。

  忽的,他聽到了一陣腳步聲。

  他稍稍睜開了眼。

  在展開一絲縫兒的視野中,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蘇行扯出一絲笑容,抬起右手榨幹煙管內最後一絲氣體後,他睜開眼睛,直勾勾盯著眼前的人。

  愉悅感在腦海中肆意遊走。

  “任變態,操我。”

  蘇行清楚地聽到他在說什麼。

  直白到絲毫沒有遮掩的,粗鄙且赤裸裸的話語。蘇行覺得這一個月裡他最大的改變就在這塊。

  他把什麼都拋棄了。

  從尊嚴,到精神,再到軀體,最後到感情,全部被眼前這個人掌控在手心,哪怕是更噁心的話,他現在都能面對眼前這個人毫無羞恥地說出口。而任文斌對他的身體也可謂是了若指掌,換個人來恐怕都沒辦法把他送到愉悅的頂峰。

  或許挺噁心的。

  但就是這樣了。

  一個披著蘇行外皮的人在一個月前誕生,雖然沒有任文斌那般盡是敗絮,但其內裡同樣是黑的。

  他的心裡流淌的是某種陰暗的,暴戾的,瘋狂的情緒,相比較於三個月前剛穿過來的蘇行,好似找不到兩者的相同之處了。

  蘇行伸出帶著戒指的左臂攬過那個男人的脖子,右臂順勢抓住對方的肩借一把力,半跪在沙發上,與面前的男人擁吻。再然後,蘇行扯下對方鼻樑上的黑色眼鏡,隨手把它丟到沙發後面。

  任文斌這貨根本不近視,就是偶爾帶一帶眼鏡,也不知道這算什麼詭異的設定,他記得他家老妹好像也不怎麼迷戀戴眼鏡的男人,估計是腦抽了才會加上這一條。

  視線一晃,他整個人倒在了沙發上,平時這麼晃一晃可能會給人一種頭暈目眩的噁心,但抽過毒之後整個人的精神都是飄的,刷得來這麼一下,特別帶感。

  他能看到那個伏在他身上的男人居高臨下的目光,一雙墨眸幽深唯有他的目光仍帶著記憶中的那種侵略性。

  毒品把他推向了某個愉悅的高峰,而在此刻,性將此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手指在戰慄的肌膚上摩挲而過的感覺,指腹在其上揉搓按壓,舌尖挑動著他的神經,從脖子沿曲線一路向下。

  舒服的感覺讓蘇行輕哼幾聲,調子破碎,但將其組合在一起,依稀能聽出是幾日前聽到的一首鋼琴曲的聲音。不像夢中的婚禮那樣帶著淡淡的悲傷,那首曲子的調調歡快悅耳,連帶

著氣氛都是歡樂的。

  任文斌換了一款香水,沒有了空山新雨後那種清涼舒適的感覺,有點像毒,濃烈的香勾了人的魂,一染上就很難戒去。凜冽的,透著張狂的味道,混著毒品的魅惑感,簡直令人目眩神迷。

  在極度的愉悅感勾勒出的幻境中,蘇行感覺迷失了自我。

  聲音似乎在很近的地方,又似離了很遠,兩具炙熱的身軀毫無阻擋貼在一起,違背常理地結合,在陽光灑落的地方勾勒出了一片旖旎的色彩。

  恍惚之中毒品帶來的興奮感下降些許,蘇行從那種飄在天上的感覺裡回神,借著一絲餘韻,他雙手攀在那個人精瘦的脊背上。

  “……任文斌。”

  他的雙目略有幾分失神。

  “我愛你。”

  一句話裡有幾成真,幾成假,兩人皆心知肚明,這三個字最終淹沒在瘋狂裡,一點浪花都沒有翻騰出來。

  蘇行懶懶閉上眼。

  有些話一旦說出口,它就再也沒有它本身的含義,就像這三個字一樣,這一個月裡早就被他用爛,其價值估計與隨手丟在街頭的垃圾沒什麼差別。

  他拋棄了他的感情。

  他將其視為隨手可拋的垃圾。

  似乎只有這樣,他才能從那個人的掌控裡回一分神,冷笑俯視那個被他自己踩在腳下的自己。

  裝著情的話語呈在了他與任文斌面前,就是裡面的東西不知什麼時候才能被填滿。

  估計永遠不會有那一天。

  但或許,這三個字會在哪一天連他自己都欺騙過去,讓這份充斥著虛假與陰暗的感情變成可怕的現實。

  沒有人會知道未來。

  他蘇行不行,任文斌也不行。

  ……

  第四個月份悄然而至。

  藏在在他心底的某些東西開始破土,他覺得有一條線勒著他的脖子把他吊在了高處,來自他人的視線開始讓他感到噁心,他開始厭憎人多的地方。

  這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而這個信號在某些日子裡變成了可怕的現實。

  第四個月的月末。

  蘇行直接把一個盯著他看的人踹倒在地,要不是周圍沒什麼東西可用,他估計會直接拿利器把那個人給廢了。

  第五個月,他感受到脖子上的細線驟然緊縮,但他的身旁只有任文斌一個人,他無力又無助,他幾近把任文斌看作是一堵牆,他躲在牆後便可稍稍緩一口氣。

  第五個月的中旬。

  “任文斌,給我把刀。”

  “要做什麼?”

  “那個盯著這兒看的人,我要把他砍了。”

  一隻手輕輕遮住他的眼睛,就此,他的視野一片黑暗,但黑暗反倒讓他心底的陰暗靜了下來,也讓他整個人靜了。

  “寶貝兒,你的手上沒有染血的必要。”

  他緊緊抓著任文斌的手腕,他能感受到十指在顫抖,他痛苦著,恐懼著,如今有人在他耳旁輕輕柔柔吹著風,似是惡魔的耳語。

  “任文斌……我害怕……”

  他攥著任文斌的手指,像是在抓一條救命的繩索一般。而那遮住他雙眼的人輕輕笑了笑。

  “不怕。”

  那個人在他耳旁這樣說道。

  第六個月裡,他那根搭錯的神經逐漸被掰了回來。他不知道任文斌這這貨是不是人類,連心理學這方面的知識都有涉獵,而且看起來還很有見地。

  蘇行忽的感覺,可能他所有的心裡變化都在任文斌這個人的掌控之內,故此那個人不論看到什麼都不感驚訝。

  第六個月的月末。

  “小型聚會?”蘇行皺了皺眉頭。

  任文斌從鋼琴前起身,把身側的人摟在懷裡,那個人只是把頭抵在任文斌肩上,舒服地靠了靠。

  “你可能不會喜歡,但你努力忍耐一下。”

  蘇行深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我鬧事呢?”

  身後的人淺笑。

  “一切隨你。”

  蘇行明白了,任文斌只是想看看他被掰正常了幾成,但秉著這個世界繞著任文斌轉這一原則,他不論做什麼都不成問題。

  那條金光璀璨的線終於走到了終點,它用錢財與勢力鋪就的充滿奢華與腐敗的道路為他展示了一個現實。

  他把尊嚴丟棄了,任文斌給了他不向任何人低頭的權力,他把精神拋棄了,任文斌則放任他肆意妄為,只在他快要瘋掉時伸手拉了他一把,他把軀體拋棄了,最終得到肉體上極致的快感。

  自始至終,他只需要向眼前那一個人低頭。

  因為只有這個人有能力把他的尊嚴,精神,肉體與感情活生生碾碎,再親手為它們塗上屬於自己的色彩。

  這世間,唯有那個人對他擁有絕對掌控的權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