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46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那個人真會來?”

  “誰知道呢,那人消失了快半年了,根本聯繫不上。”

  韓圖把眾人的詢問以一句話無情推開後,一手攬上懷裡的唇紅齒白的小男孩的腰,一手刷著手機。任文斌和他又不熟,跟他湊近乎基本沒什麼卵用。

  說起任文斌。

  既然他會出席這種場合,那是不是說……

  韓圖想到了一個人。那個每次見基本都在病床上的那個人。他們交換了聯繫方式,但這半年裡他沒有得到任何與對方有關的消息。

  那個人……死了吧。

  畢竟和任文斌沾上關係的大多沒什麼命去享受。

  晚七點。

  韓圖終於看到了那個一消失就消失了半年的人。讓人意外的是他的身旁還跟著一個年輕男人,這讓準備來自薦爬床的若干人等頓時啞了聲。

  任文斌這人自帶聚光燈,連帶著他身旁的那個男人也落入了眾人的視線。在不遠處看到那個男人的第一眼,韓圖微微眯了眯眼睛。

  五官還行,可惜不是他喜歡的那一類。不過,這人身上的氣質實在……漂亮。韓圖自認他在圈子裡浸淫多年,什麼樣的男孩都被他見了個遍,但那個男人身上的氣質卻讓他在初見時便有幾分驚豔感。

  像是細長的,晶瑩的玻璃絲一樣,纖細且易碎,被裹在最高級的絲布裡,隱隱的帶了幾分貴氣。但當他的眼眸與你相對時,前一秒的印象就會被盡數抹去,那個男人的目光如刀鋒一般淩厲,像是一把被珍藏多年的鋒銳的薄刃,封存的鞘早已被褪去,凜冽的刀光乍現,刹那間盡綻光華,配上眼眸深處若有若無的狠戾之色,更讓人產生了一種只可遠觀的錯覺。

  仿佛你要敢動他一下,他就要剜去你的血肉似的。

  可男人這種生物就是對征服有興趣。這樣的男人身上帶上與他們相同的氣息時,就像渾身上下塗了一層毒,會讓人本能地想把這絕美的薄刃折斷,想看看那個人被人壓在身下時的模樣。

  簡直是男人的劣根性。

  韓圖搖了搖頭,從桌子上拿起一杯溫水潤了潤嗓子。

  也不知道任文斌是從哪裡把這人刨出來的。

  等等。

  在那個男人側頭時,韓圖看到了對方左耳上血紅的耳釘。

  那個耳釘他有點眼熟。

  他隱隱記得,某個人最後一次來醫院搶救時,耳朵上就帶的是這枚耳釘,他當時還跟那個人說,這顆紅寶石六位數起跳。

  “……”

  蘇行?

  韓圖愣愣打量著任文斌身旁的這位青年。記憶中的臉過了半年早就模糊了,但此刻一經提醒反倒把很多事情想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這裡投來的目光,站在任文斌身旁的男人朝這邊側了側頭。

  四目相對。

  那個人還真是蘇行。

  再然後,他就看到蘇行和任文斌說了兩句話,朝他這邊緩步走了過來。

  “最近怎麼樣?”

  一句再普通不過的寒暄從那個口中說出,為兩人間的聊天打開了一扇大門。

  “啊……還好。”韓圖訥訥答道:“就那樣吧,你知道的,我基本天天坐辦公室,半月十來天都沒什麼事要忙。”

  韓圖感覺有些局促不安。

  他記得蘇行是個直的。

  但現在面前這個男人身上的氣息已經模糊起來,恐怕不少圈裡人在第一眼看到他時都會把他劃為同類。

  任文斌把這人掰彎了?

  韓圖覺得絕對不止這點。

  記憶中的蘇行和現在的蘇行簡直就像兩個人,在短短的六個月裡他身上的氣息簡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所以中間發生了什麼?

  “你最近怎麼樣?”韓圖壓下聲來問了一句,意有所指。

  “就那樣。”蘇行似乎不是特別想來談論這個問題,說話的語氣淡淡的,但當蘇行瞥見他身旁坐著的眉清目秀的小男孩時,蘇行挑了挑眉,帶著一絲笑問道。

  “這是你男友?”

  “呃……最近才處的,還沒正式確定。”

  蘇行笑了笑。從一旁的侍者手中端過一杯酒來,倚著他坐的沙發的椅背抿了一小口。韓圖這才看到蘇行左手的無名指上帶了個銀色的戒指,其上小顆鑽石閃爍著碎光。

  半年前,任文斌把圈子裡所有人都關係都撇清了,半年後,蘇行手上帶上了戒指。

  他與蘇行隨便聊了幾句,雖然氣質有了變化,但蘇行的本質倒和半年前的區別不大,兩人真要找些話題也能愉快地聊下去。

  但事情永遠都來的出乎意料。

  “哎,老韓,你這左擁右抱挺帶勁啊。”

  一隻手臂勾上了蘇行的肩。

  韓圖暗道一聲臥槽,眼角的

余光瞥見任文斌還在遠處,連忙向對方使了個顏色——這人跟誰作死不好非得在任文斌面前作。

  可惜那人沒get到他的點。

  “哎老韓,你怎麼喜歡上這一型了?這……臥槽,有點極品啊,從哪兒搞到手的?”

  在下一瞬間,韓圖看到蘇行抬起手,酒杯裡未散的酒照著他的頭直接潑了下去,在對方略帶怒氣的罵聲裡,蘇行把酒杯一丟,朝另任文斌所在的方向走去。

  韓圖感覺這人今日藥丸。

  但蘇行沒走到任文斌身旁,而是在侍者推過的餐車裡,從冰桶中取了一瓶果酒,右手握著酒瓶折了回來。

  那個人眼中狠戾之色漸濃。

  韓圖覺得哪裡不大對勁。

  在那個搭肩的人的面前,蘇行拎著酒瓶直接照著那個人的頭部砸了下去。

  “操!”

  酒瓶破碎的刺耳的聲音與驚叫聲響徹在整個房間,紅色的酒水與四散的玻璃片飛濺,落得滿地都是。那個人算是反應快的,知曉蘇行要攻擊他的那一瞬就做出了躲避的動作,蘇行手中的酒瓶敲在了櫃子沿上。

  瓶中的酒水散去。

  蘇行手中握了半個透明酒瓶,邊緣參差不齊的碎片為其添了一絲凜冽的寒光。

  他的眼眸深處一片冷徹。

  最終,蘇行把手中的酒瓶朝那個人所在的方向丟了出去。他的準頭一向不怎麼樣,所以這玩意基本砸不住人。

  “放在一個月以前,我會斷你一隻手。”

  酒瓶落地聲傳來,那青年扯出一絲笑,語氣卻冷漠如冰,他左耳上的紅色耳釘此刻多了一絲妖冶的味道。

  像是脆弱的纖細的玻璃絲,又如鋒利的光華盡顯的薄刃,當這個人身上染上了一分危險的色彩時,就連韓圖都在片刻的愣神後才緩了回來。

  特別漂亮。

  但這種漂亮的傢伙卻是經任文斌的手創造出來的,這個人眼中的狠戾完全不摻雜絲毫虛假。

  近半年的時間裡,那個人經歷了什麼?

  這個問題不會有人給出回答。

  “任文斌,我要回去。”

  那個人毫不留情地說道。

  ……

  車廂裡,有人瘋狂。

  車窗上隱約倒影出兩隻暗色的野獸,正糾纏在一起碰撞,撕咬。

  “任變態……嗯……”

  蘇行感覺他自己的手指抓破了那個人的衣服,扯下了條條縷縷,似是觸到了皮膚,抓出血痕來。以至於完事之後,他看自己的指甲裡的確有乾涸的血跡。

  蘇行隨手在身上蓋了件外套。

  任文斌則拿濕巾把他手指上的血色擦乾。

  “任變態。”

  “怎麼了?”

  蘇行的頭靠在車窗上。

  他今天快被噁心到了極點。

  那些人赤裸裸的目光,明明確確充斥著欲望,像要把他扒淨,像要把他按在地上,如果是在一個月以前,哪怕只有一個人用這種眼光來看他,他心中的暴戾就像被挑起的弦,嘭的一聲就在腦子裡炸開。

  但如果換一個角度想。

  那個人只是把手臂搭在他肩膀上他就想廢了那個人一隻手,但他和任文斌在車裡做了這種事,他竟然半點感覺都沒有。

  不。

  他不僅沒想把任文斌怎樣,他還感覺自己內心的狠戾感在快感裡漸漸平息了下去。

  這種結果也挺讓人噁心的。

  蘇行側過頭來。

  “我……”

  “嗯?”

  “……咱們回去繼續?”

  任文斌笑了笑。

  “好。”

  蘇行在說完這句話後,他把頭側了回去,然後手指顫抖著默默打開了手機。

  定位。

  被扭曲成不知什麼樣的兩條道路的交叉點裡什麼都沒寫,但他剛剛側過頭來的一瞬,他在夜燈下看到了熟悉的景色。

  他看了無數次的。

  家的房頂。

  真的?

  假的?

  是他記憶中的家?

  早就被他放棄的,在地圖上根本找不到的,他覺得被他家小祖宗抹去的家?他的家還存在於這個小說中的世界裡?

  一條滋潤的活水刺激著他的全部神經。

  去看看!

  不論真假!必須去看看!

  那是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他熟悉到極點的,在他來到這個世界前兩個月裡每天都會想的家!哪怕它只會讓他徹底絕望,他都必須去看看!

  蘇行緊緊攥著手中的手機,把手機上的定位記在腦海深處後,把頭抵在車窗上,輕輕吐出一口氣。

  竟然在他來到這個世界六個月後,在他已經選擇了認命時,他在這裡找到了一棟疑似他家的建築。

  多諷刺。

  他都已經認命了。

  世界卻還要給他點希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