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絕對掌控

正文 第三十章

書名:絕對掌控 作者:一個不長的id 本章字數:346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3


  一個戒指。

  五十米。

  到現在,他身上只剩了這一道枷鎖,這道枷鎖是他自己給他套上去的,當他想卸的時候自然卸得輕鬆。

  他把戒指丟下,再一次沖出了那棟別墅。

  為了控制毒癮而進行的鍛煉讓他一口氣跑出幾千米,到他定好的計程車前,上車後一路絕塵而去。他這一次沖出來只想去看一眼他過去的家,本身就做了看一看就被帶回去的準備。

  所以他的出跑可以說是事出突然,就連他自己都沒做好足夠的準備。

  計程車橫跨了半個城市,到他標記的地點時已至午後。不出意外的,在他下車之後,他看到了那熟悉的房頂。

  他的家在市中的某個社區裡,社區裡的房子是城市設計之初就定好的,到他這些年,看起來已經被歲月沖刷得陳舊。就像每個社區樓房都有其特色,他們這一社區的特色就是尖角的紅色屋頂,藍綠色的窗玻璃,幾十年過去,到現在足足褪了一層色。

  他發瘋一般地沖著他眼前的景色跑了過去。

  再然後。

  他被堵在幾條馬路前。

  他家小祖宗的路癡使得這些馬路橫七縱八亂成了一團,蘇行一口氣橫穿縱繞,足足繞了三四條馬路才真正踏足他熟悉的那條道路。

  熟悉的社區。

  起了一層鏽的鐵門,懶懶在門衛室裡抽煙的門衛,他們這裡是幾十年前建的社區,完全沒什麼智慧化的設備,蘇行直接推門而入。

  花壇裡枯黃的草,謝盡的花,讓他忽的意識到季節的變化——秋天已經深了。他曾經在秋天跟在中二少女蘇靜身後,看她沉迷撿樹葉製作植物標本,看那枯黃的樹葉紛紛揚揚。

  就在樹前。

  就在花壇裡。

  就在石頭砌成的長椅上。

  記憶如潮水一般湧來,他氣喘吁吁朝他記憶中的樓房跑去。

  2號樓。

  褪色的牆,還能看到些許褪下的牆皮,一樓的居民喜歡把一盆吊蘭放在窗臺,是這個秋天裡為數不多的綠色。

  十幾年前這裡統一安裝了防盜門,後來,在時間的流逝以及道德的敗壞下,防盜門的鎖不知道被誰撬壞了,再也起不到防盜的作用。

  幾十年前的樓房沒有電梯,但幾十年前的樓普遍都不高,他父母當時因為便宜而選擇了較高一點的樓層,到後面每天爬樓時都在連連抱怨當時為啥貪了那點小錢。

  蘇行轉著左耳的耳釘。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後,才敢拉開被破壞的防盜門,踏進這個記憶中的門檻裡。

  全部都是懷念。

  一層中間的房子裡住著一對年老的夫婦,他們養了一條狗,天天帶著它在社區散步,狗是村子裡常見的土狗,脾氣挺暴躁,他小時候還被追著咬過,蘇靜這丫頭當年死淘氣,天天就拿著一根樹枝去逗狗玩,撩了就跑,只可惜,等他上了高中後這條狗再也沒撐下去。而在同年冬天,二老也相繼去世。

  只留下了一群人為了那點遺產相互爭執。

  三樓左邊的人家,有個和蘇靜差不多的少年,其實這小子當初喜歡他家老妹,只是一直不敢說,蘇靜這貨還一直以為他好欺負,天天跟在他屁股後欺負他玩。

  四樓中間的人家是個剛結婚的小年輕,一個字就可以形容他們的日常生活——吵。可以為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從天亮吵到天黑,吵的人雞犬不寧。

  他曾經很疑惑,這兩人吵成這副模樣為什麼不分手?他家老爹則重重錘了一下他的頭,說了一句讓他半懂不懂的話。

  那也是情。

  後來他大概懂了。

  因為那個年輕女子歷經十月懷胎,在生產的那一日出了岔子,而那天天和她吵的男人幾乎在夜半敲響了整棟樓的人,用幾近哀求的口吻向他們尋求幫助。

  後來,那戶人家還是吵,但每當小孩一哭,兩人的火就熄了,一個抱孩子一個找玩具,忙得不亦樂乎。

  蘇行對愛這個字的看法,最初便是來源於父母,而後見識到了四樓的住戶,漸漸在成長中豎立起自己的原則。

  他一路爬上六樓。

  他心跳如擂鼓。

  這是他家的防盜門,是他家門口貼著的小廣告,一切的一切和他記憶中的景色一模一樣。

  但他的鑰匙……

  蘇行把頭轉向對面,看到對面那家釘在牆上的奶箱時展露出一絲微笑。

  他爸是個丟三落四的人,連帶著蘇靜也是,從他記事起,每隔一段時間,這兩人中的其中一個就要忘帶一次鑰匙,然後被鎖到門外。

  不得已下,他們偷偷徵用對面牆上已經廢棄的奶箱,用透明膠布把一把備用鑰匙貼在奶箱裡面。

  蘇行走過去,在沾滿灰塵的

奶箱裡一掏。

  他笑出了聲。

  ……

  完完全全是他記憶中的家。

  不像任文斌的山間別墅,小清新之餘又乾淨得可怕,他家裡一男一女都不是有潔癖的類型,所以這屋子給人的第一印象大概就是有點亂。

  再然後,就是有人住的溫馨。

  不知道是不是近鄉情更怯,蘇行足足在門口站了五分鐘,他才敢脫下鞋子,換上熟悉的拖鞋走進他熟悉的家。

  他家的小祖宗沒有把它抹去,沒有把它抹在她的回憶裡。即便現在任文斌已經追到他面前,他也能滿足了。

  這個世界裡。

  他的家還在。

  不知道這個家是以什麼時候為標準構成的,他能看見桌子上未盡的湯汁,好像是便利店買回來的某種泡面的味道,垃圾桶旁還能看到散落著的堅果皮。

  蘇行覺得與任文斌相處的這半年裡他可能有了潔癖。

  這些都什麼玩意兒?

  於是,他這個原本打算回來看一眼的人,默默拿起掃把和抹布把客廳打掃了一通,因為近半年都沒碰過這些雜事,他竟然在第一時間覺得手足無措。

  無意中,他看到了櫃子前的一本沾灰的檯曆。

  “哥,我差點忘了你生日,就拿這個充數吧。生日快樂。”

  這檯曆是蘇靜在某一年送給他的生日禮物,這種細小的事情或許不值得記,但他記得清楚,在那幾日他們正因一件小事在玩冷戰,到最後竟然是蘇靜這個做妹妹的先開了口。

  這本檯曆直到現在他都沒丟,不過已經放在櫃子上蒙塵去了,如果不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他估計都想不起來還有這種東西的存在。

  生活裡的點點滴滴早就成為不可感知的習慣,只有在遠離之後才會發現這些東西是多麼可貴。

  蘇行把檯曆上面的灰擦乾淨,小心翼翼地放在櫃檯上,當他在某張抽屜裡發現一張包得很嚴實的全家福時,蘇行忽的覺得眼前一酸。

  照片上,他那已過世的父母帶著笑容,蘇靜挑著眉,神色極為微妙,而他一臉嫌棄地拍了拍父母按在他肩膀上的手。這張全家福當初拍到四樓那家小夥子選擇死亡,最終才在幾十張照片裡選出了這一張能看的。

  只可惜,他的父母已經死于車禍,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現在身在何方。只留了那模樣搞怪,神情微妙的女孩子一人在世上。蘇靜把這張全家福小心翼翼地包了起來,放在了顯眼但又不顯眼的位置。

  雖然他自認為他的人生沒有什麼幸福可言,但現在想來,這二十多年的點點滴滴確實是幸福的。

  蘇行路過洗手間的鏡子。

  他對著鏡子苦笑。

  鏡中的青年比藏在他記憶裡的青年瘦了些許,身上因為坐辦公室而積累出來的些許贅肉,到今日也因為精神崩潰與鍛煉清減下去。

  這當然不是重點。

  他的左耳釘了一顆血紅色的耳釘,如果他想繼續看的話,他還能看到他後背刻著的代表征服與被征服的三個字。

  他蘇行已經不是蘇行了。

  他緩緩伸出手,撫上鏡中青年的紅色耳釘,神色恍惚。

  最終,他拿著淋浴頭把他眼前的鏡子打碎,淋浴頭上散落的水花浸濕他額前的碎發,鏡子的碎片嘩啦啦落在他的衣服上,又順著衣服落了地。

  他認命了。

  真的。

  這具殼子由於曾經自毀一般的自虐與被強迫著吸毒,基本可以斷定活不過太長的時間,可能最多過了中年或者壯年就會迎來死亡。生老病死這種事情,就連任文斌都無法改變。

  在此之前,他將懷抱著這一方天地與曾經的回憶而活。

  一百來平米的房子。

  只存在於虛幻的回憶。

  足夠了。

  足夠支撐他度過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足夠他與任文斌這個人繼續糾纏下去,直至某一日他們其中的一個迎來死亡。

  直到那時,他終將解脫。

  蘇行默默把地上的鏡子碎片掃進垃圾桶裡,他從洗手間出來,一路拐回他的臥室。

  幾張被蘇靜強行貼在牆上的海報,一張單人床,一張在他工作後才配備的電腦桌,桌上還有一桶已經開啟的泡面。

  紅燒牛肉味兒的。

  蘇行不得不反思一下,他以前的生活過得到底有多不健康,晚上餓的話完全可以去剁一盤蔬菜或者水果沙拉,或者隨便弄一份雞蛋羹也行……

  他非來包泡面。

  忽的,蘇行感覺他的頭一暈。

  毒癮?

  他感覺不大像。

  怎麼一回事?

  他跌跌撞撞走到床旁邊,一隻手還沒有撐上床沿,他直接喪失了全部意識。

  一片黑暗。

  「第一部分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