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一章 萊特先生:Welcome to this world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040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19


第一章 萊特先生:Welcome to this world

01.

伴隨著一聲悶響,我從睡夢中醒來。

好痛!怎麼搞的?

我捂著腦袋從地板上爬了起來,不經意的推翻了一摞放在地面上的作業本,失去支撐力的我又一次摔在了地面上。但也多虧這第二次的摔倒,讓我清醒了起來。

為什麼今天眼中的帕茲小姐的海報是倒過來的?

我所居住的單身公寓的天花板上貼著國民級偶像——帕茲小姐的海報,每天我從床上醒來時,都能看到這全國最可愛的笑臉。

扶著床,迷迷糊糊地站起身,窗外的太陽已經高高升起。此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辦公椅倒在了地上,原來是因為昨天晚上我睡在辦公椅上啊。

睡在辦公椅上?我打了個激靈,立刻拍一下鍵盤,敲亮顯示器。整個顯示器內充斥著大大小小的視窗,所有的進度條都被填滿,也就是完成度百分之百。

“哈哈、哈哈哈……”

我不自覺地勾起了嘴角,無法壓抑住喜悅之情的笑出了聲。沒錯,我成功了,我成功地入侵了“萊特先生”的伺服器。

我推開礙手的方便食品盒開始敲擊鍵盤,就目前來看,“萊特先生”還沒有發現我對他的電腦進行入侵才對,所以看來這個傢伙明顯也不是什麼厲害人物,他的防禦措施絕對沒有我做得更好。是啊,我可是駭客天才啊,至少整個港澄市找不到第二位像我這麼厲害的駭客了。

事情起源於昨天中午,我在本地某個匿名論壇裡遭受到了一個自稱是“港澄市最強駭客”的人的挑釁,於是決定與他進行一場比賽——入侵港澄市本地的名為“萊特先生”的電臺DJ的電腦,並且在那位元“萊特先生”直播的時候宣告自己的勝利。誰能夠搶先做出宣言,誰就贏下了這場比賽,輸了的一方要無條件服從另一方提出的請求。如果拒絕請求的話,勝利的一方可以使用自己的駭客技術讓失敗者無法混跡於此。順帶一提,發帖的人使用的暱稱為“澤魯特”,不過我很快就能知道他的真名了吧。

於是,我就接下了這份小小的比賽,不管怎麼想,這場比賽都會是我的勝利吧。沒錯,事實也是如此。

我扶起辦公椅,重新坐在上面。

“萊特先生”,早就有所耳聞,他是一個熱門的電臺DJ,常常被人稱作為“DJ萊特”或者是“萊特先生”。據說,他喜歡使用變聲器說話,而他的節目的內容通常也是有關於都市傳說或者是流傳於陰暗角落的離奇案件,現在的年輕學生都喜歡這些東西嗎?也正是大概抓住了這群青少年的心理特徵,“萊特先生”的節目非常的受歡迎,每次直播都有近萬人的收聽率。而我在入侵他的伺服器的時候也發現了,他確實設立了非同一般的防禦措施,可是在我的面前,還是顯得太稚嫩了。

所有的程式運行完畢,接下來就要正式查看和修改萊特先生的系統了。

“真是太簡單了。”

我靠著椅背伸了個懶腰,而椅背似乎像是要幫我舒松脛骨一樣,發出了咯吱咯吱的聲音。

顯示器中所有多餘的視窗自動關閉,留下了需要我手動操作的那一個視窗,那裡顯示著萊特先生的電腦裡所有資料的視窗,接下來只要在那裡做手腳就夠了。

“嗯……?這是什麼?”

萊特先生的電腦裡所使用的是普通而又大眾的作業系統,甚至要落伍一點。而她所使用的伺服器配置甚至比一般的企業大型電腦都要好上一不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這台電腦的硬碟大得嚇人,而且還充滿了很多奇怪的檔,即使是我也從未見過這種格式的檔,要試試展開看看嗎?

如果只是讓萊特先生今晚的直播節目炸鍋的話還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但是身為駭客的本能,遇到有關於電腦所不瞭解的事情,就會下意識的想去接觸。輕輕點開萊特先生的硬碟目錄,一大串檔展開在了我的面前。

“Shi、Shut……Up?”

這份文件的名字為GHOST.SHUT UP。

這些大得驚人的檔的尾綴為“SHUT UP”,也就是SHUT UP格式的文檔。像是視頻文檔有“MP4”、“RMVB”等格式,音樂文檔有“MP3”、“ACP”格式,圖片文檔有“JPG”、“GIF”格式。但是這種“SHUT UP”格式的文檔,我從來都沒有見過。而這個詞翻譯一下的話也就是“閉嘴”的意思,真是……奇妙啊,這到底是什麼?

仔細看一下,整個文檔是可以在這個系統之下運行的,那麼,要試試嗎?會不會驚動到萊特先生呢?

我的手指慢慢伸向了鍵盤上的ENTER鍵。不,還是算了吧,不要做分外的事情了——我剛冒出了這個想法,指尖卻已經扣下了去。

一股寒意從扣下去的指尖灌遍了全身,仿佛腳下一空,連叫喊出來的機會都沒有,跌進了某個深淵一般……那一刻,無比漫長,眼前一瞬間黑了下來。直到,我聽見了那個聲音:

“閉嘴,人類!”

誰?!我驚出了一身冷汗,就在剛才的那一瞬間有人在我的耳旁說出了這句話,是誰?!我猛地轉過頭,卻沒有看見任何人,只有床頭的鬧鐘在滴答滴答的作響。聽起來像是一名年輕女性的聲音,清脆、而略帶沙啞的聲音。

我什麼時候坐在了地上?剛才,發生了什麼?我不解地望向了顯示器,而顯示器內只跳出了一個“無法識別該檔”的提示窗,這種奇怪的檔果然無法運行嗎?但剛才是怎麼回事?是錯覺嗎?該不會是因為坐在椅子上睡了一晚所以才感冒了吧?居然還會出現幻聽。我摸了摸自己的腦門,並沒有特別的發熱現象,果然只是太累了吧?

我呼出了一口氣,望向了擺在床頭的鬧鐘。

現在是清晨八點整,一如既往的清晨,一天之中的大好時光。

不,才不是大好時光呢!

剛才也許是因為錯覺而冒出了一身冷汗,但現在我真的是渾身冒冷汗了。

“要遲到了!!”

我連跌帶爬地沖出門外,轉身又回來套上了西裝外套,同時抄起了擺在地面上的作業本和挎包。

距離上課時間還有十五分鐘,不過,我並不是去聽課的學生。

我的名字叫令優,是一名教師。

02.

通往學校的道路上,因為遲到而叼著麵包狂奔的學生大概有很多,但是老師的話應該也就僅僅只有我一個吧。但正因為我是老師,還像這樣子才很不像話吧。我看了一下手錶,時間還算有餘,總算是沒有遲到。

走進教學樓,用教師卡來刷卡以進行工作簽到,刷卡機上顯示的時間正好卡點。我算是松了一口氣。

“喲,這不是ENFP型的令優老師嗎?今天又遲到了嗎?”

“嗚!”我嚇了一跳,還以為是某個上司,尤其生怕是那個半禿頂的教導主任,立刻挺直腰板準備進行一下寒暄。“嗯……?什麼啊,是你啊。”

站在我身後的人並不是是禿頭主任,而是我的同僚兼死黨。

“嘻嘻,怎麼了,還以為我是禿子主任嗎?”

他對我迎著笑臉,鉤住了我的肩膀。如果說我表現的不像是一名老師的話,那麼這個傢伙的這幅姿態絕對不應該出現在這個校園裡。

“不,會用奇怪的MBTI人格類型作為首碼來稱呼別人的人,我可不認識第二個。”

這傢伙的名字叫柴旭澤,是我中學時代就認識的死黨,現在是這座港澄中學的校醫。沒錯,他雖然與我一樣考上了師範學校,但卻因為家裡人的原因被強迫學醫。但是他自己好像一點都不在意,當他畢業的時候也與我一同來到這裡應聘,同時繼續了我們這死黨之間的孽緣。

“嗯,看起來你終於記住了我的愛好呢。”

旭澤的愛好是鑽研MBTI人格類型,在學校內當校醫可不只是防止有學生在體育課上受傷,同時也開張了心理諮詢室,坐診心理醫生——“正值花季的女學生來到我的諮詢室向我詢問青春期的煩惱真是太棒了啊嘿嘿嘿……”當我聽到了他這麼說的時候差點就要報警了呢。但是,可以確定的一點是,旭澤這個傢伙的性格確實很適合開導這個青春期的學生。

松垮垮的白大褂、棕色卷毛、右耳上金燦燦的耳釘、略微壯實的身體、高揚著嘴唇的笑臉,沒錯,這樣的一個人就是柴旭澤。

“這麼說起來,昨天晚上你又在做你的『那份工作』嗎?”

我撓了撓腦袋,這傢伙是極少數瞭解我這個身份的人,不過他也並沒有特別感興趣而踏入這個世界。

“當然了啊,在天天要教育這群小鬼可是很需要找地方發洩的。”

“真是惡趣味。”

“你沒資格說我。”

確實,最近我在網路上的活動時間變得更多了,幾乎要比得上我在學校內上課的時間了。所以,很缺休息啊。

“你怎麼休息這種事情我可管不著。”旭澤突然話鋒一轉。“你自己班級裡發生的那件事情該怎麼處理,只有你自己能辦得到,不過我相信你沒問題的。”

我愣了,因為我被旭澤這麼提醒一下才想起了我在最近頻繁進行駭客活動的原因。雖然那並不是直接原因,我發洩最近的壓力的手段確實是依賴自己的技術去在網上做惡作劇。

你們覺得身為一名教師,最令人心煩意亂的問題是什麼?

學生的學習成績?學生道德問題?學生的戀愛問題?自己的教學水準?自己的生計問題?

不,都不是。而是一項最基本的問題——學生的安全問題。而關於這一點,我實在是有所愧疚,這麼回想起來都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湧了上來。

我以熱血教師這一名號自稱,每天都在盡力對學生們表現出最陽光的一面。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學生在今後將會走上社會,成人成才。他們的未來是一張白紙,沒有被定型。而我們,教師,就是要在這張白紙上刻畫下痕跡的執筆人。所以,我一直都在意著自己在學校之中的一舉一動,希望能作為學生們的榜樣,也同時表現出與學生在一起其樂融融的樣子。

但我還是太天真了,就在一個星期前我得知了在自己的班級裡發生了校園暴力事件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瞭解自己的學生。就在班級裡的學生們爭先恐後地向我訴說這個事件的起因時,我懵了。

校園暴力事件之中的受害者學生叫淩淏,這個學生平時比較內向,交友圈似乎也比較小。但就是這樣的他,其實是個被周邊男同學及女同學常常欺負的對象,據他們,也就是其他的同班同學所說,他們就是看淩淏不順眼,所以才攻擊他。可是為什麼看他不順眼?我這麼問那群霸淩者,但他們就表示:並沒有理由,就是看他不順眼。

飽受霸淩的淩淏一直悶著聲,終於有一天,他像是將所有積攢的怒氣噴發了一般,揮出了拳頭。

但,進入醫院的是他,直到今天還處於昏迷狀態。我還沒有正式與淩淏的家長相談,在得知了這個事件之後,我差點想要引退辭職。校方一定會為了維護學校的面子而做出封口的事情,而這也不是我所願意的。這樣的話,或許淩淏的下一拳會更重,揮出的也不一定是拳頭,而是更可怕的東西。

但是我沒有辭職,因為我還背負著另一份罪孽。

這是我人生之中的第二個敗筆,完全不亞於第一個敗筆。

“關於這一點,我會全力以赴的。”

旭澤很驚訝地轉過了頭,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我。

“什麼啊,很驚訝嗎?”我學著旭澤挑起嘴角,從西裝口袋中抽出了眼鏡。我不是近視眼,但我有戴眼鏡的習慣,算是一種心理暗示。“因為我是ENFP型的令優老師啊,這點程度,小事一樁。”

旭澤楞了一下,噗的笑了出來。

“完全不像哦。”

ENFP型人格的人:此類性格的人群被認為是健談熱誠,友善的;聰明好奇,愛玩的;關心體貼,溫柔敏感;富有想像力,頗具創新精神;智慧樂觀,適應能力強。

我並不認為自己是一個這樣厲害的傢伙,但我充分的感受到了,我在嚮往著、憧憬著成為這樣一個男人。

我所相信的是,黑歷史這種東西的存在,不就是用來抹銷的嗎。

推開教室門,這就是我的身份。雖然自大了一點,才更會全力以赴。

但此時此刻,我還沒有發現,從我點開那份名為GHOST.SHUT UP的檔開始,一切已經開始崩壞了。

03.

下課了。

學生們聽到午間休息的鈴聲時跑的總是最快的,合上教室門,我呼出了一口氣。

饒了我吧,能不能不要在我剛準備全力以赴的時候又讓我累到半死啊?

現實總是這麼的殘酷,身心的雙重疲勞如約而至。從昨天晚上開始,破解萊特先生的防禦系統就讓我忙到了到今天早上三點才睡覺,而緊隨而來的有是滿滿一上午的課程,而課間休息的時間我也一直在找淩淏事件中鬧事的學生談話,所以現在已經快要崩潰了。

在學校內的便利店裡買好運動飲料和便當作為午餐後,我直徑走向了旭澤的心理諮詢室。我不習慣在教員室的辦公桌上吃飯,總是會擔心食物會撒到教材上。柴旭澤的保健室也正是個好地方,而且現在的話,我還能趁著午休期間用保健室的病床休息一會。

走廊之中傳來了嬉笑的聲音,幾個學生奔跑了過來,而又在看到了我的時候放慢了腳步露出了尷尬的笑容,而剛走到我的背後的時候又繼續奔跑著走開。真好啊,這樣的青春。

或許,我選擇當老師也有著我不希望我的青春就此終結這一原因吧。與這群學生在一起,我也或多或少每天都活在那個可愛的時代。即使有不堪回憶的往事,也有因為學習而無數次被批評教育。但是,每當我回顧那段往事時,我總是微笑著的,我無法忘懷那段青春,那就是我的青春啊。

路過校園庭院,我看向了在那個庭院角落的位置。校園暴力事件的受害者,淩淏。那個學生總是喜歡在那個地方吃午飯,我居然一直都沒有注意到那個略顯孤單的身影,如果說能夠早一點注意到這件事情,或許,今天他會與大家一起其樂融融的吃飯。我身為一個教師,果然還是太嫩了啊。

不知為何,在我感慨了一番之後,視線開始變得模糊。我用手按摩了一下頭部,腦袋漲乎乎的,全身的血管裡好像充

斥著棉花一般,渾身乏力。果然是因為太累了嗎?好難受啊。

我抑制住幾近暈厥的疲憊感,敲響了保健室的門。但是,旭澤好像不在裡面,於是我直接把門推開,走了進去。

這裡是保健室,也是旭澤老師的心理諮詢室。我扶著櫥櫃,慢慢走進這間雪白的令人噁心的房間,金屬制的櫥櫃裡擺放著很多外文編寫的書籍與一些處理外傷用的醫療器械,然後就是藥了。我並不是很懂醫學,我所認識的藥物也就只有一些感冒藥,所以現在對於自己也是束手無策。

“閉、閉嘴……人類!”

這個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的時候,我的手一松,運動飲料與便當摔落到了地上。

什麼?為什麼會在這裡聽到這句話?

難不成我累到不行的時候就會聽見這句話?

閉嘴人類?這算是哪門子的問候語啊?

房間深處傳來了動靜,我慢慢地走了過去,繞到了藥櫃的後面。然後看到了,那只在鳥籠裡扇動著翅膀的綠色生物。我知道,這傢伙是旭澤飼養的寵物鸚鵡,我並不認為這只鸚鵡很聰明,因為我從未聽過這只死鳥會說話。但當我的視線與那綠色生物雙無神的瞳孔對在一起時——

“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

這傢伙是複讀機嗎!?好痛——現在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掐死那只煩死人的鸚鵡,腦子就像是要裂開來一般的發出一陣陣的劇痛,我捂住腦袋,彎下了腰,唾液不斷從緊咬的牙縫中漏出。

“啊……!啊!!”

“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那只綠色鸚鵡就像是壞掉的複讀機一般,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疼痛愈加猛烈,仿佛整個人的靈魂都被從頭部抽了出來。

突然,視線、意識、聽覺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剪斷了一般,眼前的一切都化作了漆黑,我昏厥了過去。

我睡得很深,也聽不懂那令人煩躁的聲音,大概是因為將所有的疲勞一併散發了出來吧。

“喂!令優同學!起床啦!”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那是一個很久遠的夢。夢裡的我回到了學生時代,每天過著與朋友們談天打趣,被老師訓話,放學後的聚會,和同學們進行女朋友方面的相互調侃。

“全班都在看著你呢!出去罰站!”

真是太丟人了,不過,與我一起在門外罰站的還有這個帶著一臉壞笑的柴旭澤。

放學後,夜間,繞過父母的房間悄悄打開電腦,敲擊著鍵盤,汲取駭客知識。就在我熬夜被老爸抓住的時候,我可是挨了一頓胖揍呢。但是很快樂,這就是我的青春。

在歡聲笑語中對自己的青春打出GOOD GAME的評價,直到那一天的到來。直到,周年校慶的到來。一切都仿佛被捲入了一台絞肉機一般,我驚恐地看著那血腥的漩渦中心,自己即將要被碾碎成渣卻毫無辦法。癡迷、憤怒、懊悔、迷茫,自從那起事件之後,自己似乎變成了大人,但卻無法忘懷在中學內的生活,無法忘懷自己的青春。

正因為無法忘懷自己的青春,想要為自己的青春贖罪,自己的身為教師想要擔負起教師的責任根本就不是因為什麼偉大的理由。相反,這不過是建立在欺瞞眾人之上的大義凜然。沒有對任何人傾訴,就連父母也渾然不知。不過,這樣就好,這樣就足夠了。

這樣,真的好嗎?我知道,終有一天,我會說出真相。而當我說出真相之時,也是與我的青春訣別之時。

我睜開了眼睛,所看見的並不是自己公寓裡的天花板,這裡應該是保健室。

奇怪?從剛才開始,似乎就有一種很舒服的觸覺,是怎麼回事?我坐起身,發現自己一絲不掛的睡在病床上。

我摸了摸腦袋,雖然沒有剛才那樣的疼痛,但也十分的神志不清。

窗外的陽光已經變成了略微發紅的顏色,糟了,我睡了多久?下午上課的時間該不會要過去了吧?

“沒事吧!還疼嗎?已經到保健室了,馬上就叫柴老師幫你包紮!”

門外突然傳來了一陣吵鬧的聲音,保健室的門被推了開來,一群穿著球衣的學生走了進來,其中有一名學生似乎是膝蓋受了傷,所以有一名體育老師和幾個高壯的男生將他抬到這裡。

是足球部的學生吧?現在是社團活動的時間嗎?我突然發現,他們之中有一名學生呆呆地望向了我,然後用手指向了我。是我沒穿衣服的原因嗎?所有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著我,讓我瞬間感到害臊,也讓我想要趕緊穿起衣服做一下說明。

但在下一個瞬間我就明白了,他們驚訝的原因,就連那個膝蓋受傷的學生也停止了痛苦的表情而轉頭看著我的原因。

與我一同睡在病床上的不僅僅是我一個人,不知為何還有一名女生,是我的班級裡的女生。

“不、不是……你們聽我解釋一下。”

解釋?我卡住了殼,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啊!

於是,混亂的序曲就此展開。

04.

我的眼前一花,接著一陣天旋地轉。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摔在了校長室的地板上。一側的臉頰完全麻木了,而嘴中瀰漫著一股鐵銹味似的血腥氣息。我這才反應過來,面前的這個中年男人狠狠地給了我一拳。

怒不可遏,那個男人的瞳孔裡寫滿了怒火,我知道,此時此刻的狡辯都是沒用的。我又該怎麼解釋呢?因為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啊!

我見過這個男人一面,在家長會上的時候我們見過一面。他是班級裡一個十分優秀的女生的家長,當時他對我畢恭畢敬,讓身為新人教師的我十分不知所措。我們詳談的內容也大抵是關於這名女生的學習成績與平時表現,在我看來都是十分優秀的,他也似乎很滿意于我的為人處世與為師之道。但是現在,那種尊敬已經蕩然無存,我又有什麼資格要求他的尊敬呢?我沒有。

是啊,難道我解釋‘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昏迷,醒來之後我就赤身裸體的與那名女生睡在病床上了。’這種任誰聽了都不可能相信的理由嗎?我現在多麼想將這一切傾訴出來,反而是體驗到了一種在小時候才會經常出現的情感——委屈。

“哭?你還有資格哭!?”

他幾乎是用如同野獸一般的咆哮聲對我吼道,他的眼睛裡也流出了淚水,這時候大概已經恨得想要殺死我了吧。

他沖了上來,做出了想要掐我的動作。站在一旁的其他一群老師立刻圍了上來,口中盡是喊道一些:“為了這種人不值得啊!”“請至少為了您的孩子考慮一下!”“您就算這樣做也還是便宜了他啊!”

是嗎?我已經被定義成這樣的人了嗎?那還真是沒有辦法呢……

中年男性喘著粗氣,滿含眼淚大叫一聲之後,昏了過去。有是一陣的手忙腳亂,我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內心居然毫無感觸。不,我很理解我此時此刻應該懷揣悲傷與憤慨,同時去拼命的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很奇怪,我冷靜的讓我自己都有一絲的恐懼。

眾教師們將這名昏厥的家長送到醫院,每個人都不願正眼看我一眼,偶爾感受到的目光也是淒涼無比的。那個平時似乎就看我很不爽的禿頭教導主任走到了我的面前,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我,將一份棕色的信封甩到了我的腳邊。

“人渣。”

他憤憤的說道,他所丟來的那個信封上面寫著三個大字:辭退書。

“我是被誣陷的!”——這樣一句話,我終究沒能說出口。

如果到了明天,不,或許不出今晚,員警就會來到我的面前將我逮捕。那名“被我侵犯的女生”終究還是沒有醒來,假如她醒了過來,並且再指認我的話,那麼我在一瞬間就會被逮捕吧。不管怎麼樣,結局大概都不會變的。

我默默地拿起了信封,走出了校長室、走出了辦公樓、走出了校園庭院、走出了操場、走出了校門。我一輩子也沒有想到,我會以這種形式與我的青春訣別吧。

“好久不見了,令優同學。”

我相信,那起事件不是你做的。這絕對不是你做的,而且,現在的你缺少了很重要的東西。

還記得吧,多年以前,你讓這座港澄中學蒙上了灰塵。沒錯,如今你再次讓這座中學蒙上了灰塵。

所以我才會相信,曾經一度讓這所學校蒙上灰的你,怎麼可能再次犯下這等愚蠢的錯誤呢?

你在應聘這所學校的教師的時候,你就已經對我說過,你是來贖罪的。作為當年那起事件的瞭解者之一,我答應了你。

千萬不要放棄,尋找隱藏在真相背後的真相吧。

“期待下次的再見,令優老師。”

我無視了對我說話的那名白髮老者,直徑走向夕陽西下的回家路。

都到現在了,說什麼還能有用呢?而且……他是誰,來著?

我的神智再度變得模糊不清,腦袋裡不斷交錯著今天與那一天的事件。或許這才是真正的贖罪,這就是真正的因果輪回。曾經使用駭客技術逼使那兩個人遭到冷眼、被迫退學的滋味,我也算是真正的品嘗到了。那麼,接下來還是會有更深的痛苦在等待著我吧?

我今天走上的回家路,並不是直徑的回家,而是學生時代的回家路線。

漫長的階梯,我走上了港澄市的沿海堤壩。爬上了圍欄,身前是湛藍的大海與可以稱之為絢麗的夕陽,身後是被夕陽染紅的港澄市與群山。

我抬起頭,直視夕陽,那似乎不是十分耀眼。夕陽美麗,但不過是沉入海面之前的最後掙扎,這是無意義的。難不成這是要提醒我,在人生的最後關頭再去活的漂亮一些?

我喜歡這座城市,喜歡這座城市裡的一切。

但它大概已經不再包容我了吧,這樣的我,還有什麼活下去的意義呢?

我慢慢地站起身,沒錯,在這高聳的圍欄上站起身。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會掉下去,而我的目的也不過如此。

被撕碎的青春,被撕碎的前途。請告訴我,我還有什麼活下去的意義。

我的腦海裡閃過我的父母。

要活下去嗎?在監獄裡,作為一個罪人,背負上汙名。

然後,不應時機的,從口袋內傳來了音樂聲。幾乎毀掉了我所散發的負能量,歡快的音樂鈴聲,這是我的手機鈴聲。

到底是誰這麼不分場合的打來電話啊?我皺著眉頭拿出手機,上面顯示著一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但是有一點眼熟,在哪裡見過。

既然是這樣的話,可能就是哪個熟人吧?抱著這樣的希望,我按下了接聽鍵。

“Hello!這裡是港澄市最受歡迎的電臺,都市奇譚喲!我是依然使用變聲器為大家偽裝成萌妹子聲音的萊特先生!”

聽筒裡傳出來的聲音是一個很萌的女生的聲音,不,重點不在於這裡,而是那個女生很明顯的自稱是“萊特先生”。我也曾經一度聽過這個人的電臺,難怪會無意中對剛才那個電話號碼有印象嗎?確實那個電話號碼的排列很有意思。

“怎麼不說兩句話呢?電話另一頭的令優老師?”

我驚呆了,這個電話真的是“萊特先生”打過來的!這麼說的話,難不成我今天早晨的駭客入侵被完全看穿了嗎?萊特先生打通了這撥電話這不就代表了我的私人資訊被她全部盜取了嗎?!

“你、你……!”

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之前因為這一天連續不斷發生的事情帶來的衝擊力都不如這件事要來的猛烈,我的腳在發顫,差點要從堤壩上摔下去。

“不要太激動,令優老師。我們來談一點事情吧,比如說今天發生在港澄中學的那期師生戀案件。”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情?!明明才剛過了這麼一會……”

掛掉電話!這是我的第一反應,但當我按向手機屏時,螢幕上已是一片漆黑,手機上的外放被打開。我下意識的剛想要丟掉這個手機的時候,聲音又從手機內傳了過來:

“看起來你還是很不清楚你現在的處境啊,罪惡滿盈的你覺得現在除了去死意外還有什麼能夠贖罪呢?”

“假如我死掉的話不就更沒辦法贖罪了嗎?”

“哦?你的三觀還真是意外的很正啊。”

電話的另一頭全程都像是在開玩笑,沒錯,都是因為這個傢伙,從今天起接觸到‘萊特先生’的一切,剛接觸到他的時候今天就開始一直處於這種混亂的狀態。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接觸到了黑幕的感覺。

“令優老師,你到現在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呢,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叫,你還是『人類』呢?”

“你,你在說什麼啊?”

電話的另一頭擺出了很瞭解我的口氣,但那怎麼可能?除非,萊特先生就是為了報復我才給我安排了今天這一切戲碼的幕後黑手。

“事件真的不多了,令優老師。我也不得不用一些非常手段了呢。”電話另一頭的萊特先生如此說道,一股不安感從我的心頭冒了出來。

“你,到底是什麼意……!”

我的話還沒說完,一下子就失去了重心,從圍欄上滑了下來。但我硬生生的抓住了圍欄的底部,手被層出了鮮血,但絕對不能鬆手。腳下就是一片淺海,看起來似乎很深的樣子,但僅有不到一米的深度。

如果摔下去,那我就死定了。

“大概接下來的事情會讓你更加受驚吧,令優老師。”

電話的另一頭依然和藹可親地稱呼我為“令優老師”,但我卻感受到了一絲涼意。

“閉嘴,人類!”

在我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攀住圍欄的雙手抓空了,我猛地從這座堤壩上摔下去。

“Welcome To This world.”

這是我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沒有走馬燈,只有地球重力撕扯著我的觸感。

然後,我死了。

https://image.iqing.in/submit/image/7b9eb372-66d1-4712-be72-973a444f583f.png

(令優老師24歲·特寫·人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