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二章 令優老師:Tell me the fact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08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第二章 令優老師:Tell me the fact

01.

少女把頭戴式耳機掛在脖子上之後,拉開了門。

“那麼,我要出門了哦。我今晚恐怕會回來的很晚,所以就沒辦法給你帶晚飯了。你要是覺得餓的話,冰箱裡的原材料和方便食品還是有很多的喲。”

對著空無一“人”的屋內說完話,少女鎖上了防盜門,一蹦一跳的樓梯上跑下來。就在轉角處剛要撞到人的時候,卻在轉彎的那一瞬間轉換成了好好走路的姿勢,而又十分的從容。

深秋的港澄市比起其他的城市要更顯得寒冷,或許是因為在海邊,每天都會吹到海風的原因。從西伯利亞吹來的寒流十分刺骨,而少女卻還是一副清涼的打扮,甚至可以說是帶著一絲怪異感的打扮。

走出這棟建築物,少女將耳機扣在頭上。確認了手機的錄音APP正常運行之後,開始了在旁人眼裡看起來像是在打電話的行為。

“各位老朋友和新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再次來到港澄市的‘港澄奇譚’電臺直播間。話雖如此,今天給大家帶來的卻是錄播。不過不用擔心,今天依舊會給各位帶來精彩的節目。”

少女一邊說道,一邊走出了住宿區域的大門,大門的一旁標誌著“港城大學宿舍”的門牌。

“因為,我依然是那個用著萌妹子變聲器偽裝成萌妹子,而且給各位帶來僅屬於這座港澄市的傳說的……”少女頓了一下,然後說出自己的名字。

“萊特先生。”

與其說萊特先生是一個可愛、美麗、漂亮的女生,倒不如說她是個帥氣、俊俏的女生。不,這可不是說她是個假小子,更不是說她渾身洋溢著一種女強人似的感覺,漂亮的臉龐與身姿她都有所具備,不過從她身上冒出的爽朗耿直的奇妙感覺,可能就算是女性也會對她著迷。

當然,這僅僅是展現於外表的氣質。

“那麼,今天為什麼要做成錄播呢?大概也是為了體驗所謂的臨場感吧。”

明明是蒸汽朋克風格的大衣穿在少女的身上卻一點不顯眼,望向她的人反而沒有感覺到一絲的不協調感。戴在頭上的名貴耳機、皮革制半袖手套、束住栗色長髮的齒輪型髮卡、大衣上縫補著零零散散的口袋,口袋中更是露出了一些電線與電子晶片之類的奇怪玩意。一切的不整潔的東西集中在在這位名為萊特先生的少女身上,卻顯得十分和諧。

與這座港澄市融為一體的萊特先生繼續做著她的工作。

“現在的我正走在這座港澄市內最繁華的街道上,如果今天在座的哪位聽眾遇上了我這樣一個自言自語的人的話那我們可真是有幸相會呢。”“今天就當是做一期實際體驗的活動吧,我相信我的聽眾裡有都不僅僅是這座港澄市的居民吧?每天僅僅是聽我講述在這裡發生的趣事,我倒不如給各位帶來這座港澄市的小介紹吧。”

“港澄市不算是一座古城,但它的文化歷史似乎可以追溯到近兩千年前。因為其靠近海邊的這一地理位置的關係而受到了重點開發,成為了一個小型的自由貿易區,也就在那之後,這座城市得到了飛速的發展。”

“我就是出生於這座城市的喲,正因如此,才會對這座城市的一切有所瞭解。是啊,這就是在座的各位都擁有的一種心情——熱愛故鄉。”

這輕快地口調會讓所有聽她的節目的人不經停下手中的事情,認真的傾聽,仿佛就像是農田裡忙碌于耕種的農民站起了身,享受那一絲從遠方吹來的涼風。在這個浮躁的時代,這樣的萊特先生就好似這種讓人心平氣和的涼風吧。

“似乎有點偏離主題了呢,那麼就快些上一盤今天的主菜吧——”

萊特先生看了一下手錶,同樣也是蒸汽朋克風格的手錶上顯示的時間剛好是六點整。在這短短的數分鐘內,日月交替,深藍色與赤紅色同時交織於港城市的天空。暗夜漸漸地籠罩住這座城市,似乎在告訴眾人:光與影的交錯之地——這才是港澄市的真正面目。

“今天的主題是‘駭客’。”

萊特先生露出了耐人尋味的笑容,走到一家露天的甜食店面前,用手指了指櫃檯上的某個樣品,示意店家要買這個東西。然後繼續說道:“相信在網路上聽這檔節目的每個人都不會對這個詞語陌生吧?”

店家僅僅是看了萊特先生一眼,就開始準備起材料現場製作甜品,可能是因為這名叫做萊特先生的少女是這家店的常客吧。

“駭客這個詞是一個音譯詞,HACKER,它的意思翻譯過來也就是‘破解者’。大部分人都認為,駭客是一個貶義詞。但其實並不是,所謂的駭客不過就是一種網路職業身份。他們縱橫於網路的每一個角落,窺探著網路世界的資訊,有些人會以正義使者自稱,為了維護世界和平而將黑暗面的情報挖出來公眾於世;有些人會為了保護國家利益,在網路中展開反擊戰;性質惡劣、物質欲望高的駭客,會為了錢而不擇手段;當然了,也有一些駭客完全出於興趣,毫無理由的行動著。”

說話間,一份以薄餅為基礎的甜點就已經做好了,萊特先生遞出零錢後,邊吃邊走向海邊。

“接下來要講的故事就要追朔到數十年前了呢,同樣也是在這座港澄市剛剛覆蓋網路時候的故事”陰影蔓延於在港城市之,光明也漸漸地從海面上消失。餘暉掙扎著,想在落入海中之前放出最後的光彩。此處的沙灘正是這絢麗的光影交錯之處。

“一說到這個,在座的各位恐怕都會有些陌生了吧?那也是當然,互聯網的普及到現在大家拿著手機隨便找個地方就能連上WIFI所經歷的過程也有將近數十年了。但是,貌似就在十一、二年前的那個時候,港澄市內隱藏著一位水準相當不錯的駭客喲。”

漫步於光與暗交錯之地的少女眺望著海面,遠處似乎傳來了嘈雜聲。海面上閃爍著紅色與藍色交織的警燈,數艘的搜救艇從海港開出,直奔港澄市另一側的沿海堤壩。在海上出了什麼事請嗎?一般人可能不得而知,但是萊特先生卻明白發生了什麼。

“就在那個時候,全國的各個大型論壇內,都發生了管理員許可權被入侵,某一條‘港澄市第一中學內的校園早戀現象曝光’被散佈出去。隨後,那所港城中學的校園網也遭到了非法入侵。想必說到這裡,有些觀眾會有點疑問:‘就只不過是這種程度的事情,放在今天的網路社會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萊特先生的嘴中大口大口的咀嚼著甜薄餅,可是說話卻毫無影響,吃相也還算是優雅。

“沒錯,這就是這座城市的‘奇譚’之一了,不然的話怎麼會登上我的節目呢?沒錯,關鍵就在於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了。”

萊特先生將卷著甜薄餅的紙袋丟入沙灘上的垃圾桶,直望向了圍聚在堤壩邊的人群之中。一輛救護車呼嘯著,從萊特先生的身邊略過,而她卻一點都不在意的讓救護車的聲音傳進自己的錄音中。

“相信各位都知道2000年時,曾經發生的‘*千年蟲’事件吧?雖然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千年蟲事件早已發生過了——但是,就在那名駭客對‘港澄中學’的事件進行曝光之後,整座港澄市的網路似乎發生了遲來‘千年蟲’事件。一時間,整座港城市的交通系統、銀行安保系統、帳戶資訊、通訊公司發生了帳單超額——通話時間100年零三分鐘這種事情。引起了相當巨大的騷動呢,而這一切幾乎就是那起駭客事件同時發生的。或許這麼說有一些牽強,但無數的偶然,總是會連接著必然的對吧?那麼接下來,讓我們進入一段音樂,準備迎接這個故事的序曲吧。”【注* 千年蟲:在2000年時發生的世界範圍的電腦問題,又叫做“千年蟲”、“電腦千禧年千年蟲問題”或“千年危機”。縮寫為“Y2K”。是指在某些使用了電腦程式的智慧系統(包括電腦系統、自動控制晶片等)中,由於其中的年份只使用兩位十進位數字來表示,因此當系統進行(或涉及到)跨世紀的日期處理運 算時(如多個日期之間的計算或比較等),就會出現錯誤的結果,進而引發‘各種各樣’的系統功能紊亂甚至崩潰。因此從根本上說千年蟲是一種程式處理日期上的bug(電腦程式故障),而非病毒。】

萊特先生拿出手機,按下暫停鍵呼出了口氣,對著最後的夕陽伸了個懶腰。

一切都被渲染上了黑暗,不論是港澄市還是這片汪洋大海,唯一的光源是在那人群中圍著的警車燈與救護車燈。

然後,萊特先生感受到了刺痛,不,並不是刺痛。但是對方想發出的東西就是刺痛,宛如刺痛一般的視線落在了萊特先生的身上。

那並不是一般的視線,能夠發出視線的是什麼?一般情況下,視線這種東西會有一雙眼睛吧?但,視線的主人僅僅只用了一隻眼睛。

還是說,他只有一隻眼睛呢?

萊特先生反而露出了愜意的笑容,這是從容嗎?並無法猜透她,但她轉身望向了視線的主人。

獨立於懸崖之上,縱使與萊特先生橫差了數百米遠,但萊特先生的眼中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個人。那雙,不,那只眼睛。

一陣寒風吹過,在那海邊附近圍觀著的人們紛紛抱住了肩膀。而忙於救護的人員根本就沒有在意這陣寒風,依然有條有序的實施救護。

伴隨著寒風,一個細微的聲響傳入了萊特先生的耳中。

這一輕微的聲響,代表著有什麼東西發生了本質上的改變。

“哦……?我可以把這個視為宣戰嗎——”

萊特先生轉過了頭,剛才被丟進紙袋的垃圾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甜薄餅紙袋與一堆垃圾落在了地上,而在那堆垃圾的中間似乎有一個異樣的東西。

“澤魯特先生?”

定眼一看的人便變會發現,那個異樣的東西像是一張海報,一張印著垃圾桶的海報。

也許,事情的嚴重性只有萊特先生才能明白了。

02.

這個世界擁有著一種名為‘Ghost能力者’的存在。

高木凱覺得自己並不善於擺出一副冷酷、有威嚴感的領導者的表情。

更何況,更有資格做領導者的人是‘她’吧?不管是領導力、親和力、作戰能力——高木凱認為,‘那個人’比起自己不知道要高到哪裡去。

“已經確定了!目標已經由‘幼蟲’更變為了‘繭’模式!”“這麼說的話,那個人真的是Ghost能力者嗎!?”

聽到身後的兩名少女所傳來的對話,高木凱立刻掏出了手機,啟動了某個APP。

在一般人的眼中,這個APP一打開所能看見的東西不過只有滿螢幕的亂碼而已,但是在高木凱的眼中、以及高木凱所領導的這個組織裡的人們都能看得懂這堆亂碼表述的是什麼東西。

“是萊特幹的嗎……?”高木凱盯著手機上的那堆亂碼,沉吟了一下,隨後對身後的人說道:“現在立刻聯繫林風道和伍代翔,萊特現在大概已經和‘澤魯特先生’發生正面衝突了!”

“瞭解!認真起來的凱哥哥真是帥啊~”

“誒……?”其中一名少女反倒是沒有直接執行費高木凱下達的命令,對著他產生了疑問:“木凱前輩,為什麼這時候要支援萊特先生?往常的話,交給那個人獨自一人的話不就是們都能解決了嗎?”

“是啊!”另一名少女停止了操縱鍵盤的手,轉向了發出疑問的少女:“琪琪這麼一說我才想了起來,如果是萊特先生的話,不應該什麼事情都能迎刃而解嗎?”

高木凱收起了手機,深吸了口氣說道:“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想把全盤的戰局都交給萊特。但是,這一次誕生的Ghost能力者可能會與一個月前被我們監控的‘NO.0’特殊能力者有很大關聯。”

說到這裡,兩名少女的臉色都有點變了。

“而且,萊特察覺到了,一直以來與我們‘謝爾特亞普’進行鬥爭的‘澤魯特先生’已經露出了狐狸尾巴。雖然靠她一個人幫助我們得到一切的真相是一種最保險的做法,但是也要考慮到‘澤魯特先生’也並不算是等閒之輩。所以,雙重保險是有必要的。”

高木凱擁有著相當高明的決斷力,雖然他自己認為自己是在全程依靠著‘那位元少女’的英明手段,但眾人對於他下達的指令總是會言聽計從。

“明白了!小月,你來聯繫林風道,伍代翔交給我來聯繫。”

“No Problem!啊,不……說起來那對拍檔應該一直在一起吧?”

高木凱轉過身,拉開窗簾,窗玻璃上映出了他清秀的臉龐。隔著他的影子,所看到的是這座充斥著霓虹燈光的港澄市。

雖然高木凱的長相很清秀,但是他卻在旁人的眼中有一絲身姿高大的感覺。就是這一絲的感覺,讓整個名為‘謝爾特亞普’的組織的成員都覺得他像是鄰家大哥哥一般的親切。而在面對外敵的時候,他展現出來的威嚴與氣魄,也讓所有人覺得他是如同頂樑柱一般的可靠,這也正是萊特先生極力推薦他來做首領的原因。

指令已經傳達了下去,在這個組織中的兩位元佼佼者已經被派了出去。“今天這位變為‘繭’的Ghost能力者難不成和昨天晚上,我們這邊的伺服器被入侵有關係嗎?”

“不可能吧?要是能夠輕易的入侵這裡的系統,那豈不是能夠探尋到我們都無法理解的‘Ghost能力者的真相’了嗎?”

她們談到這裡,高木凱不禁露出苦笑。

——沒錯,我們連Ghost能力者是什麼都無法得出結論。

那是一群隱藏於陰影之中的人群,宛如鬼魅一般行動著的存在。可以看出,當這絕非人類可以擁有的力量被展現於光天化日之下的時候,會引起怎麼樣的騷動。化為透明、隱匿於黑夜,或許這就是‘Ghost’這個名字得來的原因吧。

那麼,擁有著力量的人到底應該怎麼做呢?

高木凱回想起了過去的一件事,緊緊的皺住了眉頭。

Ghost能力者的力量遠遠超越身為普通人的認知,但是這掌控著這股力量的人大多數都是擁有著一般心智的人類。這股力量真的是人類應該擁有的嗎?有時候高木凱甚至會覺得,讓人類與這麼強大的力量接近,簡直就是一件比讓三歲小孩拿著核彈發射器還要愚蠢的事情。

正因如此,才要探明真相,探明Ghost能力者的真相。

可是,目前能夠得到的情報實在是太少了。

高木凱捂住了頭腦,他回想起了現在所領導的這個組織‘謝爾特亞普’這些年來所經歷過的風風雨雨。回想起了背叛組織的人,也想起了為了這個組織犧牲的人,也回目了一下至今還在為這個組織做出努力的人。高木凱堅信著,跟隨著這個組織的人,

只要與他們一同前進就一定能夠邁向Happy Ending。

“至少請相信一下自己,相信一下身為人類的自己。”

萊特先生這麼對他說過,高木凱默默地照著那個人的口吻慢慢默念道:

“人類會犯錯,人類也有愚蠢到了極致的地方。有一句話,身為人類的我們沒有什麼資格說出這句話——人類的愚蠢之處就是沒有認識到自己的偉大之處,正因為我們身為人類才能夠意識到錯誤,人類才會不斷的進化。總有一天,人類能夠坦然的面對這幅能力。在那之前,身為先驅者的我們,能做的就是好好地‘閉嘴’,然後,以自己的價值觀行動。”

口袋內傳來了震感,是自己的手機來了一條短信。

“‘繭’先生被安置在了港澄醫科大學附屬醫院,敵人並沒有進行追擊,現在開始嘗試接觸目標。就在那裡會合吧——Mr.Wright.”

“比想像之中的要輕鬆多了嘛,不愧是萊特。”

但此時的高木凱並不知道,倘若不是萊特先生的威懾力擺在那裡的話,恐怕會發生更加可怕的連鎖反應。“小月、琪琪,你們今天晚上就快點回家吧,如果有緊急情況我會聯絡你們的。”

03.

我夢到了過去,第二次夢到了過去。為什麼,明明已經過了這麼久,我為什麼會多次回憶到那段可悲的過去。

身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觸覺,我嘗試動了一下身體,但似乎有點困難。我慢慢地睜開眼睛,僅有一道小小的縫隙,人影與奇異的光線在這條縫隙中竄動著,視覺無法恢復,我似乎連聚焦的力氣都沒有了。聽覺開始慢慢的恢復了,我不斷地聽到了一些類似於‘內臟破裂,快止血’、‘準備開顱手術’、‘不,不用截肢!’之類奇怪的字眼,混亂的現實與過去交織在一起,我無法識別任何的東西。

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我一直維持著這樣半清醒的狀態。我感受到我的身體被移動,終於,我來到了一處陰暗的地方。一切都變成了黑暗,我原以為那混沌的折磨終於結束了,但緊隨而來的是,令人撕心裂肺的疼痛。

“住手啊!!!!!!”

我想這麼放聲高喊出來,可是我的身體完全不聽使喚,只是在本能的抽搐著。而抽搐著的身體也發出了劇痛,宛如四肢與頭部被綁在馬車上,接受名為‘車裂’的刑罰。

幾近讓人逼瘋的疼痛,我只能在意識裡瘋狂的吼叫。

但,這是怎麼回事?這不是身體的疼痛,但我確確實實的疼痛著。

失去了,我仿佛失去了什麼至關重要的東西。

或者說,我有什麼極其重要的東西與身體相剝離了。

讓我死吧,讓我就這麼去死吧!!

“還是,請不要死喲。”

——誰?在我的內心深處,我仿佛看到了一位天使的形象。

在那光芒中紛飛亂舞的羽毛,是想要守護我嗎?

耳旁傳來她輕微的呼吸聲,輕微的鼻息吹打在我的臉頰上。

嘴唇上,傳來了溫暖、柔軟、甜美的觸感,不可思議的是,沉浸於這一感觸的我,渾身的顫抖漸漸地平息了下來。安心,源於在我身邊的那個存在,那個存在宛如麻醉藥一般,任由我失去了‘那樣東西’。

我與那樣東西撕扯,分離了開來,卻又如同被切斷的蓮藕,無數的藕絲與其相連。骨頭斷了,筋還在連者,無數的‘筋’也開始斷掉,僅剩下那唯一的一絲。

我醒了過來。

不只是睜開了眼睛,五感全部都恢復了。除了觸感,全身上下圍繞著一股很奇異的觸感。

到底發生了什麼?我這麼對自己問道。

我盯著天花板——天花板上並沒有帕茲小姐,這裡不是我的公寓。

這似曾相識的反應,我最近是不是經常不在自己的床上醒來啊?

我的生物鐘怎麼了?今天發生了什麼來著?

“喲,看起來你醒了啊?”一個略顯沙啞而又悅耳的女性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中,這似曾相識的甜美聲音是從這個房間裡唯一的光源處傳來的。我對這個聲音應該是有一些印象的,快速的在腦海中回憶了一下,但是卻沒辦法回憶起來。同時,扭曲著麻木的身體,望向了她。

“你是,哪位?”

這個房間內唯一的光源被握在了那名女性的左手中,那是一部手機。手機螢幕散發出的光芒微微照亮了她的身軀,也照亮了她俏麗的面龐。

“怎麼了?令優老師,我們幾個小時之前還談過話呢。”

她知道我是誰?

“啊,對不起,我實在是記不清楚了,您到底是哪位?”

我下意識的使用了社交場合的口氣,畢竟是第一次遇見的人。

說著,我開始打量起這個女性。

栗色,難以判斷是否是染色出來的頭髮。意外有個性的服裝,不過假如穿著這種皮夾克來我們學校上學的話,會被當做怪胎吧。這是叫做蒸汽朋克風格嗎?明明長著一張十分有文學少女范兒的臉呢,但是卻意外地適合穿這種衣服。我不是很會評價女性的著裝風格,評價外貌的話更別提了,所以我只能從自己的主觀意願上得出‘好看’或者‘不好看’這種選項,所有的結論都指向了她是一個‘好看’的少女。

“噗……哈哈哈哈。”

“誒、誒?!”

不知為何,瞄了我一眼的少女突然笑了出來……而且還是那種傻笑,像是在網上看到了搞笑圖片或者是搞笑段子一般的傻笑。

“沒事,我只不過是在考慮,接下來得知更多真相的你會是一副怎麼樣的表情。”

這傢伙,真是有夠惡趣味的。

等等,惡趣味……?

我愣住了,我會想起來了,我是在哪裡聽過她的聲音了。沒錯,只聽過聲音。

“嗯哼?”少女彎下了腰看著我,我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對了,還有,我忘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這裡是哪裡?但緊接著,鑽進鼻孔裡的味道就已經告訴了我這裡是哪裡:消毒水味,福馬林味。由於我和柴旭澤那個醫學狂人接觸已久,所以不由得懂得一些小知識,也就是說,這裡大概是醫院。

“你……難不成就是……?”

“好的!到這裡打住!”少女攤起左掌,“各位新老朋友們,大家好,我是港澄市電臺‘都市奇譚’的主播——萊特先生。今天的萊特先生,也依然會使用變聲器偽裝成萌妹子,給大家帶來僅屬於這座城市的‘奇譚’。”

這句話如同雷擊一般貫穿了我的身體,或者說,有這句話可以得到的她的名字,才是讓我回憶起在今天發生的一切事情的關鍵字。

她就是萊特先生!一瞬間,毛骨悚然,為什麼是她?難不成這個人的背後擁有著什麼很不妙的東西嗎?果然是因為我的駭客行動而要對我打擊報復嗎?

我回想起了在堤壩上的那一幕,她已經探查到了有關於我的一切資料。更重要的是,我感覺自己的內心像是被偷窺到了一般,做出了一些相當不合理的事情。比如說……莫名其妙的爬上堤壩上的圍欄,而且還,跳了下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回想起來,我才因為這異樣的違和感而驚了一身冷汗。

“不要用那麼可怕的眼神看著我了啦,可是有很不好的事情發生了喲,我也只不過是在最關鍵的時刻做了最理智的事情而已。別看我這樣,我也在剛才稍微吃了個大虧呢。”

不,聽你的口氣一丁點都聽不出來。

但反而是這樣的口氣,讓我莫名的安心了下來——才怪咧!

“能不能稍微給我解釋一下呢?如果說是為了我入侵你的電腦的事情的話,我會道歉的。請饒了我吧,再這麼下去我真的會被當成鬧師生戀和學生發生不良關係的人渣的!”

沒錯,這才是關鍵!

“真是的啊……”萊特先生做出很困擾的樣子扶住了額頭,“現在這種情況你居然還在擔心那種事情,不過也算是正常,為了讓你能快一點意識到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果然還是展現給你看看吧。”

嗯?我聽得一頭霧水,難不成還有什麼更嚴重的事情嗎?

萊特先生轉過身,摸索了一下牆壁,然後我似乎聽到了什麼機關被打開的聲音。頭頂突然發出一閃一閃的亮光,我急忙閉住了眼睛,那刺人的白光一時半會我還無法適應。

“什麼啊,”我搓著眼睛,想盡力看清楚周圍。“這裡是……”

我睜大了眼睛,即使還無法適應這一強光,我也明白了周圍是什麼。

我從未來過這裡,也從未來過與這性質相同的地方。但是我知道這裡是哪裡,也知道為什麼這裡充斥著福馬林的味道。我正坐在一張床上,一張金屬制的床上。這張床十分特別,是從一個金屬櫃子裡抽出來的,而這種金屬櫃子排滿了整個房間。

停屍間。

我只在電視中見過停屍間,而更多的細節我已經沒辦法敘述出來了,但是全憑感覺,我能夠確定。

“饒了我吧……”

這麼一來,我仔細地回想了一下,又有哪個人從那麼高的堤壩上摔下來不會死呢?

不,為什麼我會認定我死了?那我現在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是假死,醫生們以為我是真死了?所以,把我送到了停屍間裡來嗎?那我還真是幸運,要是都已經被推進火葬場再醒過來的話,那就太不幸了。

仔細想想,這種新聞還真是多呢。

“如果你還真的活著就好了呢,令優老師。”“誒?什麼意思……?”

萊特先生靜靜的走向了我,對著我伸出了手摸向我的臉。沒錯,摸向了我的臉,然後穿了過去。我眼睜睜地看著她這麼做,從下顎穿進我的頭部中的那只手在我的臉上打了個轉,然後勾到了似乎是我的腦髓的位置。

我幾乎要嚇暈過去了。

是啊,誰都會的吧。

但那只手並沒有傷害到我一絲一毫的肌膚,更沒有一把抓住我的腦髓,攪個稀巴爛。

我看著我自己的身體,在我的眼中毫無異常,但我望向了身旁的金屬牆壁,也映照著我的身影。

我正躺在床上,與其說是我正躺在床上,倒不如說是我這血肉模糊的屍體正躺在床上。

真的假的啊?

“是真的哦。”

萊特先生就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什麼一般,對我說道。

我是在做夢吧?

“這是就是現實。”

我看了看自己的雙手,才看清楚,呈現出半透明的狀態。而可以充當鏡子的金屬牆壁上僅映照出了萊特先生的身影,並沒有我的。我低下頭望瞭望自己的屍體,一時間,我的胃部泛起了一陣抽搐。我從床上滾了下來,捂著肚子,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這股真實感,並不是假的。

“看起來或多或少能理解一點現實了吧,令優老師。”

萊特在我的耳邊說道,此時不知為何,她的言語中充滿憐憫。我也不由得放下了一點警備心,但是,這並無法代表我會完全信賴她。

“到底發生了什麼啊……”

果然這就是報應嗎?多年前的自己所應得的報應。

我看著自己半透明的身體,不知所措。

“如果可以的話,為什麼不出去點一杯咖啡,我們在這裡慢慢聊呢?”

“現在是喝咖啡的時候嗎?!我都已經……靈魂出竅了啊!我現在是孤魂野鬼嗎?!”

站起身,看著自己的身體。雖然看過不少關於靈魂的奇怪電影,但是——

我將手輕輕放到我的身體上,手臂破裂,露出了雪白的骨頭。腦袋上有著一道駭人的疤痕,傷口也已經泛白。我的眼睛半閉著,也多虧是半閉的眼睛才讓我更加不會害怕這個身體會突然睜眼。

“原來如此,原來我真的死了啊……原來死了之後,真的會有靈魂啊。”

我嘗試著躺回床上,和自己的身體重新合二為一,但那並不可能。而就算可能,就算我這時候回到了我的這副身體上,也沒辦法保證我會不會直接因為滿身的傷口而疼暈過去吧。

“雖然我能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令優老師,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情。”

萊特扶住了我的肩膀,說道:“你還沒有死呢。”

“這麼重要的事情請早點說!!”

“呀哈哈,你這不是沒有問我嘛。”萊特屬於那種十分精明的類型,也是有點喜歡捉弄人的類型,在以後這一點會被證實的。

“沒關係了啦,至少你沒有掉到阿鼻地獄裡不是嗎?”

“為什麼是阿鼻地獄!我活著的時候也沒有做什麼壞事啊?!不對!我不是沒死嗎?”

“可是我也沒說過你活著啊。”

我有點無語了,但是經過這一番開玩笑似的談話,我的心情似乎變得放開了些。緊繃著的胃部——雖然我不知道只剩下靈魂的我還有沒有胃部——也算是放鬆了下來。

“不過,說起來,有靈魂的話,真的有地獄嗎?”

“嗯,我也沒去過呢”

你這個回答可不像是否定式啊。

這時,我才注意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為什麼,萊特先生你能看得到我呢?”

我皺起眉頭,回想了一下今天一整天的事情。從今天清晨我破解了萊特先生的主機電腦,並且在她的電腦裡做下了手腳。隨後在學校內就無辜開始頭疼,暈厥。直到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被誣陷為與學生有著不正常交往的老師了。難不成,今天的這一切,直到我變成這幅姿態都是面前的這個人一手策劃好的?

“哦?這是你應該問我的話嗎?”萊特先生笑了起來:“你覺得,變成了這幅姿態的你和看起來就不過是個普通人的我,哪一個更加正常呢?”

“請正經一點的回答我吧,你到現在沒有繼續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就說明了,我可能在哪個方面還有一些利用價值吧?”

聽了我的話,萊特輕輕地歎了一口氣,笑了笑。

“看起來你和我預想之中是同一個類型的人呢,令優老師。”

萊特看著我,一字一頓的說道:

“倘若要我問你,接下來你有兩個選擇:一個就是一直乖乖的呆在這裡,等‘我們’把事情給全部解決,你就可以回歸你的日常。”

她是認真的,我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一種感覺。

“另一個選擇,也是你沒有辦法拒絕的選擇:我將告訴你有關於‘這邊的世界’的一切事情。”

我選擇前者。

“啊,是嗎?那就一股腦地全部告訴你好了。”

“我都說了我選擇讓我乖乖呆在這裡吧!”

結果這個傢伙還是在開我玩笑啊?!

“正是如此,實際上,我說不準有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要請求你哦。說不準的話,你在學校裡發生的那一系列事件,都能就此迎刃而解哦。”

“成交。”

不,這絕對不是涉及到面子與骨氣的問題,只是我單純的想要探知事情的真相……如果你們相信的話。

“那麼,把真相告訴我吧。”

——Tell me the fact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