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四章 異彩:Don’t touch me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292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第四章 異彩:Don’t touch me

00.

天生失明的異彩曾經聽說過那位名為‘海倫·凱勒’的存在。

在後來失去聽力的他也曾經想要學習海倫·凱勒,即使自己是一個聾盲人,也能夠盡自己所能,完成自己的夢想。而且,自己是個男生,一定能夠比海倫·凱勒更加堅強吧。

然後,他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自己,並沒有一位‘安妮·麗莎文老師’。出生在富豪家庭的他,雙目失明、雙耳失聰,縱使他的父母為他請了再怎麼樣高超的家庭教師,也沒有能夠教得好他的。他似乎只從海倫·凱勒的書中學習到了海倫到底是怎麼撒嬌和任性,卻遺忘了自己要堅強。

所有前來的家庭教師總是不懷好意,瞅准了富裕的異彩家,企圖狠狠地撈上一筆。而在失去兩大感官的異彩,卻對這種人的存在異常的敏感。他們的心臟散發出錢臭味,那股味道隔著八根肋骨也讓異彩哭的撕心裂肺。他討厭那些人,單純的厭惡與拒絕著那群人的靈魂。

為什麼自己要失去光明?為什麼自己再也聽不見父母的呼喊?

因為,自己有著‘天賦’,在某個方面有著過人的天賦。

那就是,身為Ghost能力者的天賦。

如今,對於那無邊的黑暗與永恆的寂靜,他似乎已經無所畏懼……

01.

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冷靜。

或許只是已經失誤了控制自己的全部能力,現在的自己完全是在以本能行動。所以,大腦才會意外的能夠用於思考吧。

萊特先生、Ghost能力者、我、GHOST.SHUT UP、眼前這個會把人類變成紙張的傢伙。

這些詞彙不斷地在我的大腦中略過,我的手已經不知不覺的抽出了腎上腺素注射器,可是這個東西能怎麼用?難不成要注射給眼前的這個小鬼嗎?那樣的話,自己不就是殺人了嗎?

放棄聖母心,不殺掉眼前的小鬼,就無法救萊特——雖然萊特說不定已經死了——可倒退一百步,就算決定殺掉他,面對那種變態能力,我又能做的了什麼事?

可是,為什麼萊特要自殺?為什麼自己在向我表達了腎上腺素是猛毒藥之後,又向自己的心臟注射了這玩意?

異彩緩緩地伸出手,可是我無暇顧及,將半管腎上腺素的針頭對準了他。這一切都是出於本能的反應。

萊特到底想要做什麼?與其這麼想的話——我將思緒扭轉,開始回憶起有關這個人的一切。

澤魯特先生的挑戰信讓我認識了她,破解了她的伺服器,在今天感到第二次人生挫敗而想要自殺的時候與她第一次通話,直到剛才與她面對面的相遇,得知了她是個怎樣愛亂來的女孩。這一切,這就是她的一切。真的是一切嗎?不對,我漏了一點。

我回想起了那陣劇痛,宛如靈魂被撕裂的劇痛。那時,印刻在嘴唇上的柔軟,在眼前若隱若現的天使……嗯?那個時候,那個人是萊特嗎?

可是,為什麼?

“閉嘴、人類……!”

這四個字緩緩地從那個少年的口中吐出,我手中的這根針筒開始發生了物質上的崩壞,正和其他的物體一樣,開始由立體物品變為一張紙。一瞬間,我需要一瞬間。

與其這麼思考,那麼假如像這樣做呢?

沒錯,這就是靈機一動。就像是剛才那樣,有一位萊特的同伴突然在我眼前消失一樣。一瞬間,就是那短短的一瞬間!

“閉嘴人類!”

我拼盡自己嗓音所能做到的嘶吼,雙腿像是彈簧一樣從地面上躍起。

他愣住了,沒錯,就是他愣住的這一瞬間。我將心臟的注射器狠狠地插進了他的胸口處,將半管腎上腺素,足以致命殺死‘成蟲’Ghost能力者的猛毒藥全部推進了他的心臟處。

心臟是在左邊還是右邊來著?我已經無暇顧及這些,那名少年已經是一臉震驚的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如果說一切都是計謀的話,那我可沒有辦法收下這份稱讚。說實話,我也並不是十拿九穩的能保證這個小花招的成功率。首先是思考,只要將這管大殺器注入Ghost能力者的心臟處,就能夠將其抹殺。說實話我很不願意做出‘殺人’這一舉動,但是,被逼進絕路的我,除此之外沒有別的選擇。這是我忽然明白了,這是萊特先生給我的唯一道路。

那麼,怎麼樣才能把注射管插進他的心臟呢?我的性格意外的能夠將異彩激怒,這是連萊特都沒有做到的事情。這並不是能力問題,只是單純的性格使然。因為激怒他的話語是在我一瞬間就脫口而出的,甚至完全沒有經過大腦,也沒能料到這些話能夠將他激怒。而就在那之前出現的另一個Ghost能力者也是關鍵,而那個人所帶來的關鍵就是——

“閉嘴,人類!”

這句話,就是關鍵。在我破解了萊特的伺服器的時候、在面對旭澤的鸚鵡的時候、以及剛才與這個少年交手的那個Ghost能力者。閉嘴,人類!這句話是我耳朵內聽到的核心語句,而這個少年在使用能力的時候,也是念出了這句話。那麼,我可以理解為這句話就像是開關一樣的東西嗎?開啟身為Ghost能力者的閥門。

那麼,我所說的這句話,說不準就能製造出一瞬間的空隙,讓他產生動搖、並且大意的一個空隙。而這個空隙,就是足以扭轉戰局的反殺。

時間似乎變得很慢,我盯著那注射器內慢慢變少的的混濁液體。我突然感到了一種揪心的恐懼。難不成,我以後就變成成這樣一個生物嗎?害怕腎上腺素,掌控著這極度強大的力量,或許可以以此改變社會,改變自己的生活。這個,或許就是一個開端吧。一個,跨入另一邊世界的開端。

我像是要躲開什麼的一般閉上了雙眼,奇怪的情感蔓延於內心。

“閉、嘴、人、類!”

一字一頓的聲音傳進了我的耳內,我猛地睜開了雙眼,再次與那只充血的眼睛對視,針孔般細小的瞳孔仿佛放射出了無數根尖刺,將我刺成一隻刺蝟。我拼了命的向後倒去,而身體的前段已經開始變成了紙片。

可惡!原本以為靈魂狀態下的我應該是不會受到物質上的攻擊,可是他居然能夠做到。

“澤魯特、大人、的命令是將、你活捉,可是,他可沒說過、一定要是、三維的你、吧?”

糟糕了,為什麼腎上腺素沒有效用?

真的,萬事休矣了嗎?

“真是沒想到,要不是那換個針頭在刺入我的皮膚的瞬間就被我變成了二維物體,說不定我就成為第一個被‘繭’狀態能力者抹殺掉的‘成蟲’能力者了呢。”

他將注射管從自己的胸前拔了出來,頭部已經變得扁平而又彎曲,不具備刺進他的身體內的硬度。而在針頭上沾著的血跡,那是萊特心臟部位的血液。

可惡,果然遲了嗎!

我的身體仿佛正夾在兩個壓路機中間,這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覺真是糟糕透頂。

意識漸漸的遠離,屬於我的一個維度正在被慢慢的剝奪走。

“你說的有點錯了呢。第一,令優老師雖然想要保命,但他也不會發自內心的去想‘抹殺’你。第二,並不是‘說不定’,你就是第一個被‘繭’能力者打敗的‘成蟲’能力者喲。”

這個聲音如雷貫耳,對於現在的情況來說,毫不誇張。

“什麼?萊特!”

少年發出驚呼聲,也就在驚呼完的下一秒,我身體的‘二維化’被解除了。

我猛地坐到了地上,依然處於一種心有餘悸的狀態。

“你最好給我解釋一下發生了什麼,萊特!”

那名少女正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坐在地面上,沒錯,那是萊特的招牌式氣場。現在的她,似乎正在小覷著一切東西。

“怎麼、可能!這種事情、怎麼可能!!”那名少年正捂著自己的胸口,被我戳中的位置已經化作了空洞,可這是為什麼?

“喂,萊特,你總不會該告訴我,那個腎上腺素對於你們來說其實是硫酸一樣的東西吧?”

“你在想什麼呢?哪有這麼方便的東西。”

她揮了揮手,然後對著少年說道。“你是叫異彩對吧?如你所見,你的胸口現在已經被你自己給‘二維化’了。心臟位置可不像是我這只右手一樣簡單,如果不快點把你自己整個人進行‘二維化’的話,很快就要死了哦。”

“不!!你在開、開什麼玩笑!!”異彩說著,身體向後傾倒,猩紅色的血泡沫從他的嘴中泛出。“我……怎麼可能,無法停止、對自己的、二維化!”

“放棄吧,早就在剛才我們的追擊戰中我就發現了。”

萊特從容地說道。

“你自從一出生起就沒有視力,在後來也失去了聽力。這樣的你,感受世界的方式只有一個,沒錯,那就是‘味覺’。你連自身都無法感覺到了,充斥在你的鼻腔裡的東西,只有令優老師的腎上腺素。也就是說,令優老師向你注射的東西,並不是為了殺了你,而是混淆你的攻擊目標。也可以理解為……腎上腺素和靈魂的味道很像哦。”

不是吧?那我現在不就是一灘腎上腺素?

“開什麼玩笑!你居然、為了達成、這、種程度的、目的,就把、腎上腺素注射給、自己?!”

異彩的身軀開始完全變成紙片,他抽搐著,滿眼的寫滿了不甘。

“至於那個嘛。”萊特抹了抹鼻子:“你以為發現了腎上腺素對Ghost能力者有劇毒作用的人是誰啊?沒錯,就是我自己啊。”

“是你有、解毒藥?!”

“才不是呢,大概大部分能力者在使用了腎上腺素之後都會發生生命危險吧。說到底,腎上腺素這種東西對於普通人而言,有時還是救命的良方。但是,成為了Ghost能力者的人並不會分泌出腎上腺素。要問為什麼的話,這個道理大概就和喜歡長期進行蹦極運動的人也不會分泌出腎上腺素一樣吧。”

沒錯,柴旭澤那個傢伙曾經和我說過,腎上腺素只有在受到強烈刺激時才會分泌出來,最基本的作用就是使心臟的跳動速度急劇加快。

“因為獲得了能力而興奮過頭的傢伙們可是不少哦,可是身體也是會因為成為了Ghost能力者而得到強化。尤其是心肺能力,就像是一個新生兒一樣成長的心臟,就算不管怎樣強大的心臟,在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腎上腺素的刺激的時候……過度的強大就讓這顆心臟、‘啪!’的一下爆炸吧?”

此時的異彩已經兩眼翻白,昏厥在地,可是身體已經完成了二維化。

“等等,這麼說的話。”我轉身問向萊特:“這樣的話,你自己也應該死掉啊!”

“笨蛋,這點小問題還想不出來嗎?”

萊特站起身,從口袋中掏出手機。“我確實也算是運氣比較好吧,我只需要在成為Ghost能力者之後保持平常心就好了。相當正常的去分泌腎上腺素,這樣一來我的心肺功能就能夠在常量的腎上腺素的滋潤下健康成長咯。”

點亮手機螢幕,萊特將手機扣在了異彩的頭部。

“異彩同學,假如你怪怪的說不準還是個不錯的小男生呢。可惜,大姐姐還是會懲罰你這種臭小鬼的。滾去二次元的世界如何?希望你不是個死宅喲。”

萊特的手機螢幕慢慢的將變為二維狀態的異彩吸了進去,不會吧?被剝奪掉了一個維度的異彩,還活著嗎?

“萊特!我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問你!”

“哦?是什麼呢?”她合起了手機螢幕,轉向了我。

“還是少裝蒜比較好哦。”我沒給萊特好臉色看。“剛才的那些舉動,明顯只需要你一個人就能夠完成。可是,你為了向我傳達腎上腺素對於Ghost能力者的這個資訊,而讓我在面臨死亡的時刻可以想方設法用一切方法的去自保,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向我展示一名成蟲Ghost能力者被注射了腎上腺素之後會怎麼樣,對吧?”

“嗯?你似乎發現了呢?”萊特表現出了很有興趣的表情。

“所以說叫你少裝蒜了。你這是想要測試我吧?還是說,一切如你所料,我激怒了異彩,也利用了腎上腺素混淆了異彩的感官。這一切,你都已經預料到了吧?不然,實在是無法解釋你那極不合理的行為。”

就算是無害的液體,你會直接用那麼細長的針管戳向自己的心臟嗎?我想,大家都不會的。

“說對了一半吧。”萊特拍了拍手,露出了微笑:“你所說的都是正確的,可是還有另一半沒有說出來的東西哦。”

萊特舉起了自己的右手,那只原本還薄得像一張紙似的右手,現在正在慢慢的恢復原狀,也是異彩深度昏迷、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能力的證明。

“你別看我輕輕鬆松的打倒了異彩,實際上異彩是個比你想像的要更可怕的傢伙。被他二維化的人,不僅是身體受到了限制,而且生命情況也可以被他得知。如果我不‘死’掉的話,異彩是不會放下警戒心的。相反,我只要有辦法‘死亡’,就可以得到擊潰他的機會。也正因如此,他能夠在破門而入的那個瞬間斷定了我的死亡。而這個擊潰他的機會的使用者,沒錯,就是令優老師你啊。”

這時,萊特從地上拾起注射器。沒錯,我回想起來了,她確實將某種別的液體與我的腎上腺素混在了一起。“剛才我向心臟裡注射的東西是一種從高原上某種植物裡提取出的濃縮液,具體的東西我也不太清楚。但很明顯,將其注射進心臟的話,可以讓我陷入一定時間的假死狀態。”

也就是說,一切都在萊特的掌控之中。

這個可怕的傢伙讓我不經冒出一身冷汗,或許只是冒出冷汗的感覺吧。我只是感覺,千萬不要惹這個表面上看起來很可愛的女生,要不然的話總是會出現很可怕的事情的。

與其說她是個喜歡亂來的戰士,倒不如說是個高深莫測的魔法師。

02.

“喂喂喂!異彩,那個異彩被打倒了啊!”

拿著手機的人揮著手大喊道,手機螢幕上正顯示著一堆堆的亂碼,而在他的眼中卻是一條條整齊有序的信息。

夜幕籠罩住港澄市,這裡像是某個地方的垃圾場,那個拿著手機的人正站在四五輛廢棄轎車堆成的小山上。其餘的幾個同伴在聽到了這個消息之後,也同時拿出了手機。

“是嗎?就這點程度還敢號稱你們‘山羊角’的最強Ghost能力者?”

坐在由塑膠袋做成的垃圾吊椅上的少女說道,而那個站在廢舊汽車小山上的男人立刻跳了下來,從後背摟住了她的肩膀。

“別這麼說嘛,怎麼能用‘你們’這麼冷淡的詞語來形容我呢?淩咲?”

“給你兩秒的時間放開你的手。”

被稱為淩咲的少女抬起頭,短髮微微晃動。而那個男人在被淩咲剛讀完秒的那一瞬,就像戰場上逃逸的士兵一樣舉起雙手,卻擺著一臉壞笑的弓腰看著淩咲。

“你做的太過頭了哦,黑晷。哪怕淩咲是‘幽靈殺手’,但她也是個小女孩啊。”

當這個聲音在黑晷的身邊響起的時候,整個垃圾場的黑影都開始躁動起來,那一群人開始向黑晷的身邊聚集。因為,‘那個人’來了。

踏著滿地的廢料,‘那個人’看似正常的走著。而有心一點的人就會發現,他的每一腳步看似很輕盈,但實際上,他走的每一步都是在蹂躪他腳下的土地。擺在他腳前的易開罐被他輕輕鬆松的踩成鐵片。似乎對於他來說,妨礙他走路的東西無需花費一丁點的心思,只要踏平就好了。

“這可真是,我們等您很久了。”

剛才還還是一副嬉皮笑臉樣子的黑晷在見到了那個人之後,立刻彎腰行李。可是話語中的頑劣絲毫沒有減少,反而變本加厲:

“澤魯特先生。”

烏雲散開,煞白的月光灑了下來。照亮了在場的所有人,也照亮了一個帶著面具的人的身影。鬆鬆垮垮的白大褂似乎被熨了一遍,更加襯托出他堅實的身體。但頭上那棕黃色的卷毛與金燦燦的耳釘沒有一絲的變化,可那一股放羈氣味已經全無,僅僅給人帶來了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他就是澤魯特先生。

“嗯,‘山羊角’的各位,大家好。”

他就像是掃視了一下還未盛上豐盛晚餐的空餐具一樣,看著在場的十余名人。除了淩咲,其他所有人都是Ghost能力者。

“想必各位已經知道了,我們的最強戰鬥力,小彩已經失敗了。”

他僅僅是淡淡的複述著,不帶有一絲的情感。

“不過也情有可原,畢竟他面對的是萊特先生啊。”

這個組織的名字叫做‘山羊角’,是一個在很多年前就與高木凱的‘謝爾特亞普’爭鋒相對的組織,也是個充斥著Ghost能力者的組織。在聽到了萊特先生這個人名之後,很多人都為之一振。而就只有坐在吊椅上的淩咲只是抬起了眼,看了看周圍人的反應。

“我明白各位的想法,一直限制住我們的謝爾特亞普與在座的各位的仇人不都是那個萊特嗎?萊特先生這個老朋友給我們添麻煩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不不!澤魯特先生!”黑晷高舉起了手,揉了揉自己那噴滿摩絲的頭髮:“我可不認為喲,至少我是很討厭那個一天到晚擺著一副苦大仇深似的臉的熊孩子。”

“黑晷,最好少用點摩絲,沒到中年就會禿頂的。”澤魯特微笑著說道:“這是有醫學根據的喲。”

“哼……不說明話的傢伙。”

黑晷整了整自己的花襯衫,隱沒于人群之中。剛才還一臉張揚的他,突然抹去了一切的頑劣氣息。因為他感覺到了,他的頂頭上

司已經送給了他一個很可怕的警告。

不知為何,這個名為‘山羊角’的組織中,所有的人都有著一個奇怪的共同點。除了澤魯特與淩咲,所有人都具有著這個共同點。可是,這股難以形容的感覺,讓一般人難以觀測到。

“澤魯特……醫生。”

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從陰暗處走了出來,他眯著雙眼,神色凝重,著裝像個老紳士。不知為何,他對於澤魯特的稱呼是‘醫生’。

“我希望您能夠讓異彩那個孩子平安無事,他雖然性格有些缺陷,但他的可塑性還很高。請不要讓他在於我們同流合污了,我已經是一把老骨頭了,為了醫生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請您放心。”澤魯特點了點頭:“我十分瞭解萊特先生,以她那個人道主義至上性格,被打倒的小彩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現在估計已經被萊特用了什麼方法囚禁住了吧。我相對害怕的是,小彩他會經受不住萊特的計謀,而暴露出一些消息吧。而現在真正處於危險困境的人並不是小彩,而是……我們啊。”

說到最後,澤魯特的眼神已經變得十分可怖。

“難不成,您……”

老者立刻環顧了一下四周,圍在周邊的身影並沒有‘那個人’,那名澤魯特先生最心腹的部下並沒有出現在這裡。

“不在,那個人不在!澤魯特先生!您讓‘他’去小彩那裡了嗎?!”

老者激動了起來,拄著拐杖的手開始顫抖。

澤魯特先生摸了摸面具的下巴,用著一幅早已料到這種情況的眼神看著老者。

“您過激了,老東西。”

他的語氣沒有任何的改變,而在其後的那個稱呼更是得體,深深地刺入了老人的胸膛。

“在座的各位都是願意成為我的棋子才能夠活下來的,但是,您老人家不一樣。”

老者的眼睛睜得都要讓眼球脫落出來,他沒能料到澤魯特的行為。

“我對南宮老人家您有恩,而您也十分識相的願意做我的手下,死心塌地的支持了我的理念。但是,您的性格實在是不適合在‘山羊角’。相對而言,您更適合去朝氣蓬勃的謝爾特亞普,與萊特先生一同戰鬥吧。”

“不,醫生!我絕對沒有那個意思!”

南宮老人的膝蓋發軟,似乎為剛才自己的進言而後悔。

“沒關係的,南宮。”澤魯特說道:“您是我的病人,您的要求,我會盡最大努力完成。當然,想要做好治療,醫生與患者的配合是最重要的。”

澤魯特先生露出了獠牙。

“我會去拯救異彩的,不過,需要您全身心的配合哦。”

淩咲一言不發,此時在她的腦內所模擬的東西與澤魯特先生進行的對話毫無關聯。她只是在單純的計算著,從她的這個位置來看,如何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抹殺站在這裡的‘山羊角’全部成員。

“全身心的配合,是嗎?”

“沒錯,全、身、心。”

澤魯特先生把話語壓得很重,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已經將一把火丟了出去。

澤魯特先生的手底下有一位心腹大將,那名成員在‘山羊角’的地位非同一般。整個山羊角的成員在認識了那個人的時候都感到了一絲驚訝,因為這個人,是他們的敵人。

他謝爾特亞普的前成員,一名背叛者。

也是澤魯特先生第一次勝過了萊特先生的一盤棋。“是火嗎?”淩咲低喃道。“火焰正在慢慢地燃向糾紛之地,而盤旋在那塊地域之上的狂風又會如何呢?助長火勢,或亦是……”

今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03.

相信各位都看過一部名為《午夜凶鈴》的恐怖電影。

說實話,在晚上看的時候是很恐怖,但是在白天看的話未必會有那種把你嚇到骨頭發軟的程度。為了驗證這個,我曾經專門和柴旭澤一同嘗試了夜晚觀影和白日觀影的效果,還做出了調查。結果確實是如我們所料,在白天觀看時《午夜凶鈴》並不覺得部電影恐怖的人占得比重更多一些。那麼,這又說明了什麼呢?

“人類果然是生性害怕黑暗的生物吧。”

我們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正因為火焰能夠驅散黑暗帶來光明,人類才會向其靠攏。讓愛迪生堅持許久的電燈發明,或許也是如此吧。從古至今,似乎有無數的案例證實了,生活與黑暗世界的人們渴求光明。

人類為什麼會渴求光明呢?這個問題我們並沒有接著探討,而是將視線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

沒錯,那就是盲人。

自從一出生就陷入了黑暗之中,無法逃脫。也有因為發生了什麼事故,而就此與光明世界無緣。有一些眼盲人即使從未接觸過光明,他們也能坦然的活下去。那麼,這是否代表著,光明其實並不是人類生命中的必需品,假如讓一個人從一開始就不接觸光明的話,那他就不會渴求光明了。

那樣的話,生活在陽光之下的我們就是在一直享受著一種奢侈品嗎?柴旭澤給出了肯定的答案,但是我的看法略為不同。

“那樣的話,人為什麼要長出眼睛啊?”

我說了句糊裡糊塗的話。

現在被囚禁在萊特先生的手機中的Ghost能力者,異彩。就是他,勾起了我這段回憶。

“即使是變成了二維狀態,也還能活著嗎?”

我問道。萊特的手機螢幕上,那名少年雙目緊閉,神色痛苦的沉睡著。

“就現在的情況下來看,是這樣沒錯。而我也是在確定了這一點之後,才會想出這樣的作戰計畫的。包括他把自己變為二維生物、做出能夠把他囚禁在螢幕裡的APP,一切暫時都在計畫之中。”

萊特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喂……萊特,說實話,之前被強制變為二維生物的時候,你也應該感覺到了吧?”

“嗯?”

“很冰冷啊,二維的世界。”我慢慢的說道,不由得想起了那些混跡於二次元的死宅。假如真的讓他們進入了二次元的話,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是嗎?你要是這麼認為的話,那麼這孩子,或許在那個世界生活了很久哦。”

萊特看著手機屏,淡淡地說出了自己的推測。“他身為Ghost能力者的能力是二維化,但是對於物體的定位處於一種模糊不清的狀態。因為他僅有一隻耳朵以及一隻眼睛能夠使用,精准的定位一些什麼東西都需要依靠著嗅覺。而你知道嗎?僅有一側的眼睛和耳朵,這個人是並無法感受到三維的世界的。”

萊特將手機豎到了我的面前。

“也就是說,異彩從一開始對這個世界的感知僅僅是二維的,他的能力也對應了這一點——剝奪掉其他人的一個維度,使別人和他自己完全一樣。不過,現在的他倒是變成了貨真價實的二維生物呢。”

身為老師的心有些顫抖,我雖然沒有教過小學生,但總是將這些年齡段的人看作是自己的學生。這不是偽善、不是高傲,只是每當被人稱呼為‘老師’就不由得想要盡心盡力的感覺,

“那麼……他,異彩接下來會怎麼樣?”

“怎麼樣?”

萊特先生歪了一下頭,然後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因為,我想起了異彩曾經說過,他自己曾將敵人變為‘紙片人’,然後撕成碎渣後還原。萊特到底會怎麼對待他,我抱有疑問。

“這一點你就放心好了,憑藉他自己的力量就可以從手機螢幕裡爬出來的。不過還原回三維姿態就有點花費時間了,但是肯定沒問題的。在那之後,我們會想辦法把他的能力封印住,處於無法使用的狀態。對了,其實要制止這種降維能力是很簡單的,只需要把異彩的雙眼雙耳都治好就可以了。”

“真的?說實話,我已經準備好聽到你會宣告他的死刑呢。”

“我們沒有行刑的權利。”萊特略帶嚴肅的看著我:“我們不是國家,也沒有建立法律體系的打算。而我們又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異類,正常的法規對我們來說不一定是最好的。我們擁有著力量,力量的擁有者之間會相互鬥爭與制裁。勝者決定一切,這就是我們的世界。但是……”

萊特先生頓了頓,繼續說道。

“憑藉自己的本心行動就好了,被招募進‘謝爾特亞普’的每一位成員都有這樣一個權利。”

“那麼,你能招募到的人只能是與你們志同道合的人才可以。”

“我可是個理想主義者呢。”她聳了聳肩。

“那麼,你剛才的行為,也是為了測試我是否有著加入‘謝爾特亞普’的能力?”

“不!”她做出了否定:“你還沒有資格測試呢。”

啥?那我剛才都那麼辛苦了,還沒把我當同伴?

“我們還沒有確定,你入侵了我們的電腦的真實目的呢。”

我的腦袋後面冒出了冷汗,真是沒想到,又回到了那件事情上了嗎?

Ghost.Shut Up,那個超大型的文件的真面目似乎也越來越清晰了呢。“不……關於那個事情真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啊……”

“有話一會再說,關於你的事情還是讓大家一起來商討比較好.”

萊特揮了揮手,掏出了另一個手機。

“我們走吧,他們似乎已經來了。”

穿過支離破碎的走廊,我看了看自己的靈魂,雖然剛才被異彩重創出了裂紋,但是似乎並無大礙。走廊出口的點滴室內充斥了人群,大多數是值夜班的醫生與保安,還有正在住院中的病人正在圍觀著。就在那裡,有兩個鬼鬼祟祟的人繞過人群,走向我們這邊。

萊特對他們打了個手勢,示意他們避開耳目,去樓頂上找安靜的地方。而萊特領著我走了另一邊的走廊,走到了住院樓層才停了下來。確認了值班護士不在這裡的時候,才打開了一扇ICU重症監護病房的門,轉身走了進去,之前鬼鬼祟祟的那兩個人已經到了這裡。

“看起來剛才真是辛苦了啊,萊特。”

我見過其中一名男性,就在萊特要被異彩襲擊的時候而出現的男人。他長著一張十分清秀的臉龐,而又不失沉穩,身體較為健壯。在見到萊特的時候,他將頭上的鴨舌帽摘了下來。

“普通吧,也就是心臟停了半分鐘的程度。”

原來心臟停止半分鐘是很普通的事情嗎?

“那麼想必這位就是令優老師了?”

他在一瞬間認出了我,並且向我伸出了手,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也突然意識到,我過度的以為,能看到我的人只有萊特與異彩。而實際上,Ghost能力者都能看得見我吧。那麼也就說明了,他也是Ghost能力者。

“啊……您好,初次見面。”

“您好,我是謝爾特亞普的首領。我姓高,高木凱。希望我們組織的成員沒有給你添麻煩。”

我握住了他的手,就像剛才握住嬰兒車的車把一樣,沒有傳過去。不知不覺,有一種松了口氣的感覺。名為高木凱的人很可靠,這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我這時也才發現,他雖然身形健壯,但年齡上似乎並不比我大,甚至不到二十歲。

“哪裡的話,沒有萊特的話,我現在恐怕已經死了呢。而且……最先造成麻煩的人,是我吧?”

我動了動僵硬的臉頰,笑了出來。

“放心好了,一切都會沒問題的。”高木凱點了點頭。而此時,另一個人靠近了過來。

“寒暄可以結束了嗎?”

他說道,語氣裡充滿了冰冷,與萊特和高木凱相比簡直就是天差地別。

“是啊,我們應該進入正題了。”萊特走到了那個人的身邊:“但是在那之前,是不是應該先把自己的自我介紹做好了”?風道!

伴隨著‘嗚!’的一聲慘叫,這個人的帽衫被扯了下來,我與他四目相對。“你在幹什麼呢!”

剛才的那副冷冰冰的語氣變了,不過是多了些責怪的味道。

“啊!你是……”

我認識他,我當然認識他了。或許每一個在港澄中學上班或者上學的人都會認識他,但並沒有幾個人知道他是哪個班的,更別提知道他叫什麼名字了。如果要問為什麼的話,在港城中學裡,染著白髮上學的人可只有這一位。

“我叫林風道,這位有點眼熟的老師你好。”

我曾經很多次在走廊和操場上與他對視過,也似乎看過他混在二年級的隊伍裡。擁有個人特徵的人總是會給人深刻的印象,像是在一群非洲人裡記住那唯一的一名歐洲人一樣,黑髮叢中的白髮是他最好的特徵標記。

“天生的,請不要在意!”

他似乎猜出了我在想什麼,可能是他已經很習慣了吧。

我們學校裡似乎有著禁止染髮的校規,即使染了,加入並不是特別顯眼的顏色的話,是沒有問題的。可這種白髮,我很難想像他會一直存在於校園內。

“所以說這是天生的了。”

“是、是嗎?沒想到呢,還有同校的學生也是Ghost能力者啊。”

我剛說完就意識到了自己說了蠢話,現在被關在萊特先生的手機裡的異彩不也就只有十二歲嗎。

“對了,異彩怎麼樣了?”高木凱問。

“放心好了,被牢牢的囚禁在了這裡。”

萊特先生晃了晃手機,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來龍去脈。包括我們是怎麼將異彩打倒,並且提到了另一個名字——‘澤魯特先生’。

“澤魯特先生?!”

我愣住了,沒錯,就是這個名字!就是用了這個ID的人,把萊特先生的IP地址發給了我,讓我試行破解。而且,我成功了。

“是嗎?這麼說來,你是在討論版上被澤魯特那個傢伙唆使的嗎?”

林風道問道,此時的他又使用回了冷冰冰的語氣。可是,有了剛才的經歷,並沒有使我與他的交流出現障礙。

“嗯,是這樣沒錯……現在想起來,那個叫‘澤魯特’的人像是十分瞭解我的樣子,我不經意被他牽著鼻子走了。沒錯,和萊特給我打電話的那個時候一樣!”

眾人沉默了,萊特擺出了一幅果真如此的表情,點了點頭。

“伺服器被攻陷,這次的幕後果然又是那個傢伙,到底要耍我們幾次啊?”林風道的語氣裡多了一分慍怒,“說起來你也是,為什麼你會有破解那種防火牆的能力啊?”

話鋒指向了我,而萊特舉起了手。

“我認為令優老師值得信賴,假如澤魯特很早以前就握著這枚棋子的話,Ghost能力者的真相很快就會被破解了吧。”

“是嗎?原來你們很久以前就和澤魯特先生有過交鋒嗎?”“正是如此。”高木凱點了點頭:“自從我當任謝爾特亞普的首領的時候,就傳言著有一個叫做‘澤魯特’的面具男,一直在進行Ghost能力者的研究——非人道的研究。”

“我們‘謝爾特亞普’自發性的去管理Ghost能力者,一般的Ghost能力者假如不使用能力,和普通人是沒有任何的區別的。因此,我們幫助他們隱匿於普通人之中,也引導他們使用自己的能力。被我們看好的人,也會被我們請入謝爾特亞普。”

萊特先生接過話,直截了當的表明了謝爾特亞普的存在理由。

“正因如此,我們不會讓澤魯特先生為所欲為。”

林風道說的很堅定,從他的話語中我似乎感到,他一定經歷過了什麼。

這是一個十分正派,而又十分理想化的組織,反而是其理想程度引起了我的懷疑。

突然,不知道誰的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而萊特第一個反應過來,掏出了手機。

“你醒了啊,異彩小朋友。”

眾人的目光彙集到了萊特的手上,我靠了過去。萊特先生的手機屏上,正印著異彩那驚慌失措的臉龐。

“你們!萊特!是你幹的嗎!快把我放出去!!”

他舉起雙拳捶螢幕的樣子十分可笑,像是搞笑視頻裡的熊孩子,但是我卻笑不出來。

“話可別這麼說嘛,在你把‘山羊角’的情報全都抖出來之前,我是不會把你放出來的。”

“快把我放出來!!放出來我什麼都會說的!!”

他畏懼著黑暗,從他的表現之中可以看得出來這件事。他沒有意識到我們正對著螢幕的方位,也僅僅只能單方面的接收聲音。

“那可不行,你的能力到底有多危險?我們可是在得知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之後,才為你設了這個禁錮二維生物的監獄。”

“求你了!我求你了!!”

現在的他,表現的就像是對著家長懇求給他買玩具的小孩,滿大街都能見到的那種。高木凱和林風道都露出了受不了的表情,而萊特卻發現了什麼。

“你在害怕什麼?是澤魯特要把你滅口嗎?”

這麼一說,異彩反倒安靜了下來。並不是他冷靜了,而是捂住胸口,做出大口呼吸的樣子。

“他要來了!他要來了!!”

淚水湧了出來,他哭了。尖銳的嗓音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中,但沒有人因此而動容。

萊特楞了一下,靜靜的瞪著螢幕中的異彩,鎖緊眉頭。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樣認真思考的萊特先生,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平時思考戰略的她就是這幅姿態。

“糟了,算錯了一步。”

萊特淡淡的說道,她的話音剛落,一個巨大的爆炸聲從一樓傳來。所有人都被聲音吸引,望向窗外,這才發現,整座醫院不知何時已經被一片火海包圍。

“這是……”

林道風似乎發現了什麼,對著我們使了個眼色,掀開窗戶就跳了下去。我當然沒有料到他會這麼做,於是愣了很久。

異彩打著顫,他的狀態實在是異常。到底是什麼東西,會讓他如此害怕?

“他要來了,他要來了!!”

這個尖銳的聲音似乎告訴了我——

Don’t touch me!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