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五章 林風道&伍代翔:Kept you waiting,Huh?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086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第五章 林風道&伍代翔:Keep you waiting,Hun?

00.

林風道,今年十五歲。是個偵探,自稱Hard-Boiled的偵探。

‘十五歲的偵探’這個看起來很重要的問題我們還是等下次再談吧,這次的問題的核心是‘Hard-Boiled’。那麼,什麼是‘Hard-Boiled’?

如果你嘗試把這個詞放進流覽器的搜索欄中,你大概就會得到與這個詞相匹配的難懂見解。那麼,簡單來說,所謂的‘Hard-Boiled’也就是‘硬派作風’,是一些一天到晚喜歡憤世嫉俗,抱有著騎士一般的思想的人。他們把自己的思想隱藏在面具之下,用冰冷的語氣去教育他人。而林風道就是這麼一個人,即使他只有十五歲。

就算如此解釋‘Hard-Boiled’,大家也很難理解這個詞的意思吧。不過,我們可以肯定的一點是,即使每當林風道擺出偵探的姿態惹人發笑的時候,謝爾特亞普的同僚們都沒有人會去嘲弄他那‘Hard-Boiled’的稱號,僅僅會將他掛以‘Half-Boiled’的別稱。

也就是,半吊子、半熟雞蛋的意思。

但是想要搭配上半吊子這個名號的話,至少需要先去追求‘Hard-Boiled’。

01.

拋開哭喊著的異彩,我望向窗外。此時破窗而出的林風道已經沒了身影,他是跳入了火海內嗎?我不得而知,但萊特與高木凱都沒有擔心這個問題,我就更不必擔心了。所以,我將視線轉移到了充斥著整個醫院的熊熊烈火之上。

相信稍微有一點化學常識的人都會知道,想要造成‘燃燒’這個反應,所需要構成的條件有很多。火源或者溫度達到著火點、助燃物、氧氣。而這間醫院具備這些燃燒條件從而將什麼燃燒成這樣嗎?我並不這麼認為。

我把頭伸出窗外,夾雜著火星的上升氣流撲了我一臉,我立刻將頭縮了回來。

“又是Ghost能力者嗎?”

我問道,這是我能做出的唯一推斷。

窗外沒有任何的異味,也看不見任何可以用於燃燒的東西。但是,那火焰仿佛就是在空氣中不借助任何東西燃燒著一般,像是什麼活著的、猶如生物一般的火焰,甚至能夠感受到它的氣息。

“沒錯,如果不出預料的話,還是我們的老朋友呢。”

萊特露出了苦惱的表情,像是喜歡吃草莓蛋糕的女生突然吃到了苦杏仁一樣皺著眉頭。她用手狠狠地搓著眉頭,不斷地磨著牙齒。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露出被為難道的表情,而高木凱在後來告訴我,萊特其實很少發愁的。

“因為他的出現而一時間無法反應不過來嗎?萊特?”

“嘖!”萊特狠狠地砸了一下舌頭,卻在那之後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可惡,真是失態。那個小混蛋只要一出現,計畫就要重新審視。”

手機內的異彩依然在大吵大鬧,萊特索性將手機電池拔了出來,螢幕一黑。

“不要太著急,先是冷靜下來。”高木凱似乎是想用沉著一點的語氣安慰萊特,但是在我聽起來這並不成功。

“接下來的指揮權就要全權交給你了,凱老大,我要睡一覺。”

“啥?!”

還沒等我驚訝完,我們尊敬的萊特大小姐就已經擅自拉開了ICU病床的簾子,把躺在病床上的病人直接踹了下來,並且喊著:“吃白食的就把床借給我用用吧!”然後自己躺了上去。一臉慌張的高木凱接住了那名病人,再望向床上時,萊特已經拉好了簾子。

不正常!這傢伙絕對不正常!不管是隨便把奇怪的東西注射進自己的心臟裡也好,還是對著重症監護病房的病人做這種事情也好,這是正常人能做出來的事情嗎?

“啊對了!順帶一提!”

她的腦袋突然從簾子下面冒出出來,嚇了我一跳。而她的頭髮似乎也散了開來,而且依稀可以看見她的……內衣?

“千萬不要叫謝爾特亞普的各位同學們來這裡增援,要是被一網打盡了就糟了,發一個S級警報郵件就可以了!就這樣了,晚安!”

說完,她的頭縮了回去。

“她一直都是這樣嗎?!”

我已經忍不住抓狂了,剛經歷過的一場戰鬥已經讓我渾身虛脫,而就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要面對更大的壓力嗎?

“實際上,就是如此。”

高木凱露出了略顯為難的微笑。

“別看我這樣,也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習慣了這個人這麼做呢。”

我絕對不想習慣這種事情,絕對不想!

從病床上傳來了酣睡的呼聲,雖然聲響不大,但也很像是裝出來的。

“不過,這種時候還是隨著她的性子比較好,而且……”高木凱把那名被萊特踹下床的病人安置在地板上後,繼續說道:“萊特都沒有辦法解決的話,我們也就只有放手一搏了啊。”

這時,我有股想把萊特從床上拽下來,自己躺上去睡覺的衝動。

“饒了我吧,這種讓心臟受盡刺激的事情我已經不想再接受了啊。”

總是此時的我已經沒有了身體,但是壓力這種東西比起身體,所受到困苦的反而是自己赤裸裸的靈魂。我並不想像個怨婦一樣去抱怨,但我已經感覺自己徘徊在絕望的邊緣了。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啊!!”

狠狠的踹向了床邊的椅子,可是我這半透明的身軀只是從那冰冷的鐵管穿了過去,這讓我更加氣急敗壞。

“令優老師。”高木凱走了過來:“您知道,您的能力是什麼嗎?”

“我怎麼可能知道啊?!”

“那麼,您到底是怎麼破解了謝爾特亞普的伺服器?”

就當是為了轉移話題吧,我捏了捏鼻樑,回答他:“怎麼破解?普通的駭客手段而已啊。”

“那個伺服器內的資料是一份從世界上別的某個伺服器裡拷貝過來的,我們僅僅是把它完全的下載下來,而在那之中的東西,就連我們請來的駭客也是沒有一丁點的辦法將其破譯。”

高木凱說著,從口袋中掏出了手機,打開了某個介面,並且向我展示。

“來,你看到了什麼。”

“這個……”我皺著眉頭看了半天,沒看見一絲的端倪。“完全就是一大堆亂碼吧?”

“正是如此,你看到了亂碼。”他合起手機,對我繼續說道:“但是,這堆亂碼在我的眼睛裡就不是亂碼,而是井然有序的資料。”

“怎麼可能!”——就在我剛要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卡住了殼。我都變成幽靈了,還有能把人變成紙片的降維攻擊,Ghost能力者這麼違反大自然規律的存在都出現了,這世界上還有幾件事情是不可能的?

“而且,你在今早所攻陷的系統安全級別還在這之上,而且……”他頓了頓,繼續說道:“想要訪問這個系統更高級的資料,身為Ghost能力者的等級也需要是相對高級的。而且,這是我的專屬網站,只有在我的眼睛裡這一切才不是亂碼。繭狀態的Ghost能力者沒有辦法得到自己以外的資料,而成蟲狀態的Ghost能力者卻可以從這之中得到一座城市內所有的Ghost能力者的資料。像是令優老師,你的部分履歷全都在這個網站上可以得到。”

“不會吧?”我果然還是忍不住的提出了質疑。

“距今為止十一年前,你作為一名幼蟲Ghost能力者覺醒了,而根據當時的相關報導推測。由於你所成為了Ghost能力者,導致了整座港澄市發生了‘千年蟲事件’。而你記得,十一年前在你的身上發生了什麼嗎?”

我愣住了。我記得,我當然記得。

那是我第一次肆意的使用自己的駭客本領,在網上大量散佈謠言,入侵新聞網替換頭條,入侵學校網站,在對全校使用大螢幕的時候,把那兩個人的照片公佈于全校。

高木凱說對了,他確實從那手機上得到了我的資料。

“不……就算再這麼說,那也不可能吧?”

“重點不在於您什麼時候獲得了什麼樣的能力,也應該不在於您用自己的駭客技術做了些什麼。我們現在要知道的事情是,澤魯特先生唆使你做了些什麼事情?你到底從謝爾特亞普的伺服器內得到了什麼東西?”

“你們自己的伺服器裡有什麼東西你不知道嗎?!”

“我的回答是,不知道。”斬釘截鐵的回應,這讓我吃了一驚。“確實我們下載了所有的內容,可是,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Ghost能力者到底是什麼。伺服器內下載的內容,很有可能就包含著Ghost能力者的真正秘密。想要訪問那個資料,就需要有一定的許可權,比成蟲Ghost能力者還要高階的許可權。可是,就連萊特也沒有達到那個等級,因此我們一直無法探索到真相。”

“這種事情……太離譜了。”

如果一切都如同高木凱所說,那麼我這麼多年來的駭客經驗都應該被報廢掉。怎麼可能會發生那種事情?僅僅是訪問一個網站,沒有指紋也沒有聲紋,卻可以因人而異的得到不同的資料答案。在我的眼中是一堆無用的亂碼,而在高木凱的眼中確實整潔的資料。而且,直到今天早上我還是一個幼蟲狀態的能力者啊。

“那個網站的網址是怎麼得到的?”

我盡了力,這是我最後的提問。

“當我從幼蟲狀態能力者變為繭狀態能力者的時候,那個網址就自動浮現在了我的腦子裡。”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啊?就在我剛想這麼嘲笑他的時候。

【WWW.RIDERZERO.COM】

我的表情僵住了。沒錯,那個網址十分清晰地浮現在了我的腦海裡。

“請把手機借我用一下!”

高木凱沒有拒絕,將手機遞給了我。手機被我牢牢地握在了手裡,確實的出現了物理接觸。看樣子,只有在我冷靜一些的狀態下,我才有可能對物質界產生影響。

“看起來,您終於明白了呢。”

我在流覽器的搜索框內輸入了這個網址,在那之後,連結發生了改變,自動駛向了這個網站的次頁面。

姓名:令優

性別:男

年齡:26

能力者狀態:繭

接下來所記錄的東西,都是一些我自己都忘記了的私人隱私。其中也包含有我在中學時代犯下的惡行,甚至還有今天入侵成功謝爾特亞普伺服器的消息。

“這算什麼?簡直就是……我一直以來過著被人監視的生活一樣!”

頁面的最下麵,是一系列的指南,而我不經意的隨手一劃。我看到了那個名字,我怎麼想也沒有料到的名字。

距離您最近的繭狀態Ghost能力者為1名,距離您1M左右。

在那下方,記錄著這個能力者的資料。僅僅只有他的名字和一些簡單的資訊,卻沒有更多的簡歷。

身邊一米左右,有一個與我一樣的繭狀態Ghost能力者?

我爬了起來,在這裡的Ghost能力者有兩名,高木凱與正在睡覺的萊特。而繭狀態能力者,除了我以外還有一位。

我邁著小步,看向那個被萊特踹下床的少年。

他面色慘白,緊閉著雙眼,呼吸微弱無序。一頭亂髮已經不知道多久沒理過,而與之相稱的是那貧弱的身體、那包紮著無數繃帶的身體,臉部那被毆打而造成的瘀傷。

他是我的學生,也是在校園欺淩事件中的受害者,他的名字叫淩淏。

02.

一隻手抓住牆壁上的水管,雙腿用力踢碎窗玻璃,在翻滾進一樓的走廊的瞬間就趴下了身體。林風道趴在地上,屏住呼吸,一條火蛇尾隨其後,湧了進來。這時,他突然看見了擺在牆角的消防視窗,沒有一絲猶豫就奔了過去。而那團火焰就像是一隻擁有自我意識的生物一樣,張開巨口咬向了林風道。

“裝神弄鬼就給我算了吧!!”

林風道跌了個踉蹌,一頭撞碎了消防窗上的玻璃。他沒有顧忌流血的額頭,從消防窗內扯出滅火水槍的軟管拋向了那條火蛇。軟管在半空中散了開來,前端的金屬水槍在於那條火蛇觸碰的瞬間就融化成了鐵水。落在地上的軟管被那條火蛇貪婪的咬碎,燒成了黑色的渣滓。

這一個小動作為林風道爭取到的一瞬間,他扭開了消防水炮的水閥,用於消防的中水從水管內噴了出來。

從剛才林風道從二樓的視窗跳下來的一瞬間,整座醫院的火焰就仿佛被賦予了生命,像是活物一般的向著他襲來。而他並不是第一次收到這種攻擊,以從前就有過的經驗,迅速的找到了一個水源。

“閉嘴,人類!”

本來僅僅是向前噴灑的消防用水,在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引導下,與那條火蛇撞在了一起。刹那間,灼熱的水蒸氣充斥了整個醫院,林風道立刻遮住了臉以防被燙傷。但是他並沒有停止自己能力的發動,水柱與火柱的碰撞足足持續了數十秒才停下來。

霧氣漸漸散開,水管之中流出的水像是沒有了水壓一般,垂直著流到了地面上。林風道的渾身上下都被這簡單處理過的污水浸濕,鬆開了保護面部的手臂,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那是一雙墨綠色的瞳孔,在這片黑暗中才顯出亮麗的顏色,假如有一絲的光芒都會將這絲綠色覆蓋掉。他晃了晃腦袋,水珠從他的白髮上抖落。他抽出了手機,似乎比起被全身被淋濕,他更在意手機有沒有進水。

包括自己,在以自身為半徑的五百米內有五位成蟲型Ghost能力者和兩位元繭狀態能力者。也就是說,除了自己的戰友,還有一個已經被萊特困住的異彩。剩下來的敵人,僅有一位。

“如果真的只有一位的話。”

林風道收起手機,對於即將襲來的敵人,他的戰術已經開始實施了。

平時的林風道就喜歡單獨行動,但他並不是那種一股腦只會往前沖的笨蛋。他有一位名為伍代翔的拍檔,擔任‘約翰·華生’的角色,不過現在不在他的身邊。

林風道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自己的身世,或許是他自己也忘記了吧。只知道他從小就從外地移居到港澄市,在這裡生活了近十年。小學時代的他就曾因為一頭白髮而被人稱作為‘怪胎’。因此環境使之孤僻,也使其心智過早地成長,這讓他早早的就來到了叛逆期。兩年前,他在港城中學結識了港澄市警察局局長的兒子,無意中的協助警方偵破案件之後,他正式自稱為偵探。而那名警察局局長的兒子就是他的拍檔——伍代翔。

伍代翔也被林風道稱作為奇怪的傢伙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往常,第一次接近林風道的人首先會問他“你的頭髮為什麼是白色的?”。但是伍代翔不一樣,在他第一次認識了林風道的時候,他卻問了林風道:“你好像看出了點端倪,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嗎?”這種案件相關的內容。在那之後,這

兩個人同時變為了繭狀態Ghost能力者。

然而就在那個時候,趕到現場的高木凱卻發現,這兩個人憑藉各自的力量突破難關。不僅昇華成了成蟲型Ghost能力者,還擊退了澤魯特先生的手下。也就是在那之後,他們成為了謝爾特亞普的成員。

鏡頭回到現在。

林風道看著頭頂上的自動滅火裝置,那個裝置並沒有啟動,大概是因為那種裝置只有在檢測到到煙霧才會噴水。敵人的火焰是不會產生煙霧的,而假如有水的話,情況會好很多。

此時,尖叫聲從遠處傳來。林道風望向走廊的另一端,在那盡頭的大廳似乎閃耀著火光,而在那裡還有很多的群眾。

“糟了,要快去救他們!”

林風道眉頭緊皺,剛要準備沖向大廳時,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一幕出現了。

天花板上的噴水器啟動了,那是只有在出現煙霧的時候才會啟動的滅火裝置。那麼,煙霧從何而來呢?答案是,被淋濕的林風道的身上。

這名白髮少年大睜著眼睛,沒有動彈。可是,火焰確確實實的在他的身上燃燒了起來,他也感受到了那緊緊貼著自己皮膚的灼熱感。沒錯,所謂的‘絕對不可能的一幕’就是這樣,林風道身上這潮濕的衣服正在燃燒著。

但是他反而更加冷靜,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就在附近。

他大睜著眼睛,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

“剛才我就說了,裝神弄鬼很有意思嗎?”

話音剛落,粘在他衣服上的火焰驟然升騰起來,宛如一條勒住獵物的蟒蛇,盤旋在林風道的身上。這是一種屬於蛇的習性,將獵物用自己的身體緊緊束縛住,直至死亡,再一口吞下。正如現在這樣,火焰的一端高高升起,那只巨蟒露出了烈火築構成的毒牙,撲向林風道。

“閉嘴,人類!”

雙唇微動,開啟能力的魔咒再度響徹於寂靜的走廊。

有一股看不見的東西從林風道的身上散發出來,散佈於他的全身。那似乎是一股氣流,卷起了他的衣服與白髮,也同時撕裂了那條盤踞在他身上的火蛇。在這黑暗之中,那雙墨綠色的瞳孔顯得格外明亮。

假如從微觀的角度來看的話,除了林風道的體內,在他身邊可能已經不存在一絲的液體了,就連他的衣服也是幹的。那股看不見的力量似乎幫助林風道清除了身邊的一切液體,這就是他身為Ghost能力者所擁有的力量。

就在風息靜止的那一刹那,他動了。林風道的右手似乎抓住了什麼東西,將它像是標槍一樣的投向了頭頂上的滅火裝置。

看不見的標槍像是被塞進了滅火裝置的噴水口一樣,猛地炸裂了開來。緊接著,以噴水口為中心,天花板向周邊裂了開來,而真正爆裂開的東西是滅火裝置的輸水管。伴隨著一個巨大的聲響,走廊的盡頭,在那裡的天花板隨著輸水管的爆裂而坍塌。巨大的水流伴隨著天花板的碎片落了下來,但林風道並沒有忽略掉隱藏在那之中的一個身影。

“實在是厲害,果然我和你的相性真是差到不行。”

時間宛如被停停止了一般,正處於那半空中的碎石突然濺射開來。伴隨著火光,碎石在刹那間消融,一個身影落在了地面上。

“你是在什麼時候發現我藏在儲水器裡的?”

那個人向著林風道走了過來,僅僅是這一步步走來,也像是盛夏中太陽一樣灼人。他的腳底下所經過的地方,他所留下的腳印都在燃燒著。他就像是一灘會走動的熔岩,或者說燃燒的人。

林風道沒有回答他,因為他知道,敵我之間心知肚明。在他們兩個人見面的那一瞬間,所等待的事情可不是一番談話,而是廝殺。

“如果連這點小事都沒有發現的話,我還好意思自稱偵探嗎。”

林風道也邁出了腳步,但伴隨著他身邊的並不是烈焰,而是什麼與其完全相反的東西。

“少得意了,白毛怪胎。”

“玩火自焚的幼稚園小朋友可沒資格說我。”

那個人的臉上露出了微笑,那是一張充滿了傷疤的瘮人面孔,隨著他微動的嘴唇,所有的傷疤都像是熔岩一般發出了火光。不僅是面部,這個人的全身似乎都被劃滿了傷疤。讓人感覺他的體內流動著的不是血液,而是熔漿。

“謝爾特亞普的背叛者,燭芝閻。”

被稱為燭芝閻的人發出一聲嗤笑,似乎是很滿意這個稱呼。

“今天你的拍檔不在這裡呢,林風道,就憑你一個人還有把握打贏我嗎?”

“只有我一個?那可不好說啊,敢到這裡來撒野的人是你吧?謝爾特亞普最強的兩個人——萊特與高木凱都在這裡哦。”

“最強?”燭芝閻發出了笑聲。“高木凱的Ghost能力又能有什麼戰力價值?至於萊特嘛……”

他伸出一隻手,那只手上的傷口內正緩緩地流出數千度的液體。

“我可以理解其他人,但是我……為什麼要害怕自己的手下敗將呢?”

林風道咬住了牙,雖然不想承認,但這就是事實。站在他眼前的這個年齡相仿的男人,名為燭芝閻的男人,背叛了謝爾特亞普的男人,是在至今為止所有的交手中,唯一一個戰勝了萊特先生的人。

這無疑就是他最棘手的地方。

林風道其實不是很喜歡萊特先生,擅自發佈奇怪的命令,還喜歡鬧奇怪的脾氣的人也很少有人喜歡才對。但萊特每一次的戰略實施都是貨真價實的,她的指揮能力及其強大,也必須令人佩服。林風道也很多次推測萊特先生的Ghost能力是預知未來,但都被萊特否定了。也就在燭芝閻靠著澤魯特先生的指引,第一次戰勝了萊特的時候,林風道才明白,她並沒有預知能力。

自從在那之後,燭芝閻的出現似乎對萊特造成了心理障礙,他的出現會使她無法冷靜地思考。這無疑是萊特先生的致命傷,也是謝爾特亞普的致命傷。

“確實呢,你曾經非常偶然的打倒了一次萊特……但是你也不要忘了,你也是我的手下敗將啊。”

此時正在睡覺的萊特打了個噴嚏,因為她並不知道現在的自己莫名其妙的被當成了戰力對比的標準。

那麼,為什麼高木凱在知道了敵人是燭芝閻的情況下,會讓林風道隻身迎戰呢?答案很簡單,只是單純的信任。林風道與燭芝閻,這兩個人是相同類型的Ghost能力者,而且根據萊特先生曾經的推斷,這兩個人的實力應該是旗鼓相當的。自己真正失敗的原因是站在燭芝閻身後的澤魯特先生,但即使是如此,自己還是有一定的心理障礙。

“……嘿。”

一抹瘋狂的神色出現在了燭芝閻的臉上,就在兩個人的距離相距不到五米的距離時,整條走廊的四壁都冒出了火光,這裡仿佛變成了火山洞穴。

“閉嘴,人類!”“閉嘴,人類!”

這兩個人同時吼出了這句話,就在這一瞬間,風與火,兩股看不見的力量對撞在了一起。兩個人雖然都停下了腳步,隔著一段距離,可是在這個空間之中仿佛有兩個看不見的巨人撞擊在了一起。

這兩股強大的力量對峙著,林風道咬住了牙,慢慢的牽引著屬於自己的那股力量。腳下的地板在他們對峙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陷了下去。一聲巨響,這裡的走廊也迎來了崩壞的命運。而兩個人的戰鬥並沒有因為中心失調而停止,反而才拉開了序幕。

雙方同時踏著崩壞的碎石,他們以Ghost能力者所擁有的體能在半空中直接展開肉搏戰。燭芝閻抓起兩塊碎石,碎石在掌中融化,用雙手拿著的岩漿猛地拍向林風道。林風道立刻做出閃避,劃出左拳同時加以還擊。拳頭硬生生的擊中了燭芝閻的面頰,擊退了他。但他立刻縮回了手,因為擊中燭芝閻的那只拳頭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燙傷口,假如再繼續使力的話,恐怕就可以看見骨頭了。

見到林風道這樣,燭芝閻的笑容露出了獠牙。

這是一種畏懼,人類生來對火焰的畏懼,是一種無法被抗拒的本能。

對準了林風道,他甩出了手中的岩漿,熾熱的岩漿可能比子彈的威脅力還要大。林風道急忙閃身躲避,而衣服上已經被擦碰到,燃燒了起來。瞅准了這一瞬間,燭芝閻一腳將林風道踢向地面,激起了一陣沙塵。

轟的一聲,地板完全陷了下去,在這之下的空間便是地下室。

“就在這裡把你埋葬了吧。”

他已經看穿了林風道的一切把戲,他也曾經學習過謝爾特亞普內的CQC近身格鬥術,作為一把倒勾,他十分合格。

他跳向了這片凹陷的空洞,同時念出了宛如魔咒一般的語句:

“結束了,林風道。”

操縱燃燒,這麼一個說法確實很奇怪,但這就是燭芝閻的Ghost能力。如果用學名來解釋的話,他可以將任何物體的狀態轉換為等離子態。也就是使任何物體燃燒,並且燃燒出的火焰可以加以控制。就在剛才,與林風道戰鬥的那條火蛇就是這樣一個產物。

“閉嘴,人類!”

他用雙手抓住了那顆長著白髮的腦袋,連慘叫聲都沒有,從他的眼睛、耳朵、鼻孔、嘴巴內發出了刺眼的火光。燭芝閻笑著,在他臉上顯現出的熔岩的光芒同樣反映在了林風道的身上。

腦漿沸騰原本只是用於形容一些熱血上頭的人,但這一次,人體之中的這一重要組成部分,真的在林風道的腦袋裡沸騰了。

燭芝閻在嘴角的微笑不知何時已經凝固住了,他並不是在猶豫,林道風的頭部已經變得焦黑。他也不是看到自己一手造成了駭人的景象而後怕。只是有那麼一絲的感慨,沒想到弑殺自己曾經的隊友還有一絲的快感。

看著林風道漸漸融化的頭骨,他回想起了自己對於他的稱呼——‘怪胎’。而燭芝閻自己又何嘗不是個怪胎?在學校中被他人誣陷為縱火犯,自己沒有做出一點表示反而承認了。成長之中的很多事情都是如此,而自己雖然融洽的與他人相處,可是卻很清晰地意識到價值觀上有著決定性的差距。

快感,背叛的快感與被背叛的快感在燭芝閻的心臟中湧動著。與澤魯特先生串通,成為Ghost能力者,玩弄整個謝爾特亞普的成員與鼓掌之中。這樣的自己,快樂無比。也許在他人眼中,自己就是這麼一個壞胚子。但這就是自己的存活方式,享受快感的方式。

以林風道的身體為中心,伴隨著火光,無數的碎石化為熔漿濺射開來。當燭芝閻雙腳落在地面之時,一切已經不復存在了。

“嘻嘻……嘻嘻嘻,原本只是想幹掉異彩那個小子的,想不到能幹掉最不順眼的老朋友。這可真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仿佛是世間最令人噁心的笑聲,充斥著惡意的笑聲。令人心寒的這股惡意仿佛已經超越了一切。令人感到邪惡的,並不是燭芝閻撕碎林風道的這個行為,而是包含在這笑聲之中的惡意。純粹的、不包含一絲私心雜質的、天然的惡意,讓人難以想像這是這個世界孕育出的人類所能散發出的惡意。

“閉嘴,人類。”

笑聲戛然而止。

在聽到了這一聲音的瞬間,燭芝閻就做出了反應。

“閉嘴!人類!”

燭芝閻的腳下在刹那間出現了光芒,腳下的水泥地在瞬間融化,整個地下室被這股仿佛來自煉獄的火光所照亮。假如有人站在這裡的話,他的雙腿一瞬間就會被熔漿吞噬才對,可是,他的身邊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你難不成不知道嗎?”

聲音來自身後,按理來說不可能有人類能站在這熔岩上才對,而且這個聲音他十分熟悉。

“不管是漫畫還是電視劇裡,像你這麼笑的人都沒有什麼好下場的。”

燭芝閻望了過去,瞳孔之中的那抹瘋狂瞬間變為了恐懼。在那緊縮的瞳孔之中,倒映出的身影是他自己的身影。

沒錯,此時此刻,一個與燭芝閻長著同一張臉的人正站在他的面前。

不過,那個人絕對不是燭芝閻,即使他與燭芝閻的長相完全一樣,他缺少燭芝閻身上特有的氣質。

“糟了,時間快到了!拍檔!快點拉我上去!哇哇哇!好燙!”

突然慌亂起來的假貨燭芝閻對著上面的那一層喊道,而站在那裡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本應該已經死無全屍的林風道!

“難不成,你是……!”

燭芝閻突然意識到了,這個假扮成自己的人是誰。

林風道伸向著那個人伸出手,而假貨燭芝閻從身後拿出一頂爵士帽扣在頭上,彎下了腰。

“好久不見了,赫爾特。”

赫爾特,這個稱呼是燭芝閻還在謝爾特亞普的時候就使用的行動代號,至今為止應該不會有人再這麼稱呼他了。

爵士帽的陰影籠罩住了假貨燭芝閻的面孔,他右手按住帽子,雙腿彈起,伸出左手抓住了林風道身下來的右手,爬了上去。雖然這個動作十分細微,但可以確定這個人是個左撇子。

按住爵士帽的手拿開,露出的是一個蘑菇頭少年的清秀臉龐。

“伍代翔!!”

為什麼林風道會沒事,當伍代翔的身影出現在這裡的時候,這個問題已經被解決了。

謝爾特亞普的最強二人組,當代的夏洛克與約翰,不輸於中流砥柱的那兩個人。這樣的稱號,在謝爾特亞普內要多少有多少。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就在林風道這個人被變成等離子態的時候,他的拍檔——伍代翔十分及時的出現了。

“真是的,拍檔,看樣子我來的還十分及時嘛。”

“不……我完全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

林風道為什麼會沒事?看著他的反應,燭芝閻也在瞬間明白了是這麼一回事。

現在的林風道並沒有被自己抹殺時的記憶,也就是說,燭芝閻的認知範圍之內,有一位能力者可以做到這種事情——將某個人或物的時間倒流至十分鐘之內的任何一個時間點上。沒錯,那就是高木凱的能力。但是,高木凱並不在這裡,取而代之的是伍代翔。

燭芝閻曾經說過,高木凱的能力十分沒用,但現在卻被這一事實狠狠地回擊了。

伍代翔的Ghost能力是讓多數人感到十分棘手的能力,簡單來說,他的能力就是拷貝學習。比如,高木凱的十分鐘時間逆流,他可以將時間逆轉至一分鐘以內。也就是在剛才,他將林風道救回了一分鐘之前的狀態。

而接下來,他立刻拷貝了燭芝閻自己,變為了與燭芝閻一樣的等離子態,不會受到腳下熔岩的侵襲。雖然時效很短,但足以扭轉戰局。

“是時候復仇了,拍檔。”

伍代翔整了整帽子,對著他的拍檔發出宣言。

“用不著你說。”

此時此刻,燭芝閻感到了意外的興奮。又一次,他可以再一次的撕碎這兩個人,他的嘴角不經意間高揚起來,露出了尖利的牙齒。

——Keep you waiting,Huh?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