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六章 澤魯特先生:Nice to meet you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262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第六章 澤魯特先生:Nice to meet you

00.

兩年前,那時的燭芝閻的全身還沒有這一道道的傷疤。

“你知道我為什麼選擇了你嗎?”

澤魯特先生摘下了黑色面具,但他的臉依然停留在陰影處,無法看見他的真面目。他就這樣將咖啡杯停在嘴邊,向著燭芝閻問道。

“不知道,不過你認為我現在還有必要知道嗎?”

黑暗之中,一團猩紅色的火焰在燭芝閻的指尖冒出,照亮了他自己的側臉頰,也照亮了澤魯特先生的身影。他半閉著眼睛,仿佛正十分愜意的欣賞與燭芝閻的對話。

“這是很有必要的,這關係到你還能不能活下去,或者說我能不能活下去。”

真是裝腔作勢的回答,根本就沒有必要理會這個傢伙。燭芝閻這麼想道,接著就準備動手把這個男人烤成木炭。

“很燙對吧?你自己的火焰。”

莫名其妙的語句。

“很疼對吧?你自己的行為。”

那個男人咖啡杯裡的水已經開始沸騰了起來,是燭芝閻的力量在干涉。

“我是個醫生,所以每個人的病情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還不夠嗎?還要壓抑住多久你才會背叛謝爾特亞普?得了吧,不用裝下去了,在你還是繭狀態的Ghost能力者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銘刻在了你的骨子裡的根性。”

他靜靜地聽著,聽著澤魯特先生一層一層的扒開他的面具,但是他卻毫無感覺,沒有一絲的羞恥感和害怕真相暴露於光天化日之下的恐懼。

“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你還在猶豫什麼?我都能發現的事情,難不成萊特先生不會發現嗎?你簡直就是天生的背叛者,天生的被背叛者,從骨頭裡散發惡臭的爛胚子。”

聽了他的形容,燭芝閻反倒有一絲的愉快感。這可不是什麼受虐癖在享受辱駡,而是自己的真相被說出來的痛快感,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感受。

“你是怎麼發現的?”

“不用發現。”黑暗之中,澤魯特先生睜開了他那雙血紅色的雙眼,那邪惡的光芒甚至蓋過了燭芝閻指尖的火光。“你只不過和我是同類而已。”

兩個人對視了一下,不知何時,那血紅色的瞳孔也印在了燭芝閻的眼中。在他們之間,宛如簽訂了什麼契約一般,不約而同的咧開了嘴角,笑了出來。

“有點意思,既然都這麼說了。想必你也做好了被我背後捅刀子的準備了吧?”

“那是當然,你也要注意你自己的後背喲。”

充斥著火藥味的對話十分適合這兩個人,好像隨時都有可能發生爆炸。

“那麼,你有什麼建議給我嗎?對於接下來該做的事情。”

“那是當然,我怎麼可能虧待你呢……先來做場交易吧,你先説明我燒一個人,這對你來說很輕鬆對吧?”

直言不避讓這兩個人不像是頭一次合作,反而像是合作許久的老生意人。

澤魯特先生對著燭芝閻拋出一張照片,那是一個在醫院做聽力檢查的小孩子,照片的後面用馬克筆寫著‘Yi Cai’的拼音。

“殺小孩嗎?這和給我力量有什麼關係?”

“不不,並不是殺掉他。燒瞎他的眼睛,僅此而已。這個任務和讓你獲取反擊萊特先生的力量沒有什麼必然聯繫,只是我們取得相互信任的小插曲罷了。”

“哼……”燭芝閻將照片收回上衣口袋:“說是給我力量,我看你無非也就只能把我改造成畸形化Ghost能力者吧?成為那種樣子我也會很困擾的。”

在聽到了畸形化Ghost能力者這個詞之後,澤魯特反倒是嚴肅了起來。

“還是請不要用萊特先生對我的作品使用的綽號,畸形化?不,那可不是Ghost能力者啊。”澤魯特先生將手中的咖啡杯舉向燭芝閻,做出碰杯的動作,然後將那一杯還在沸騰著的咖啡灌下了肚。

“真正畸形的人反而是Ghost能力者才對,或者說是他們那樣扭曲的人類。沒錯,你將要成為的可不是畸形化Ghost能力者,而是……”

Angel能力者。

01.

校園欺淩。

此時此刻,我會回想起來這個名詞,或許我也曾經經歷過校園欺淩事件吧。

我不是被欺淩者,而是無意識之中的欺淩者。在那個我上學的時候,我已經麻木了,無意識地把校園欺淩當成是極其普通與日常的一件事情。沒錯,生活之中總是有一個受氣包,有一個讓大家發洩怒火。即使大家不對他做出任何表示,冷眼旁觀就已經是一種欺淩了。

沒錯,現在回想起來,我在聽到了被欺淩者淩淏同學重傷入院的時候,第一反應不是他的傷勢如何。而是這麼一名恐怖的反擊者做出了什麼事情,他有沒有傷害到別人。後怕的事情,甚至也不是在以後如何制止這種現象,而是如何制止這個受傷害者不要反抗。

他就是這個角色,他就應該被欺負,他被欺負的模樣真是可笑。這成為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自然而然的銘刻在了每一個學生的心頭,甚至連一些老師都覺得——哦,他被欺負了?是嗎?他是那個角色啊,那就這樣算了吧。

像模像樣的批評學生,機械化的處理事件,然後連同學校一起保護校風校紀。維護了學校的面子之後,繼續看著那個人被欺淩。或許沒有肢體上的衝突,心靈上的冷漠也莫過於此。

我真是噁心,真是偽善。自稱熱血教師,卻放任這樣的事情橫行。

因為,我也是一名欺淩者。

“為什麼,你也會成為Ghost能力者啊?”我之所以會意識到自己也是一名欺淩者,是因為我看到了淩淏也是Ghost能力者。我害怕成為了Ghost能力者的他會去報復那些欺辱他的人,擁有力量的他,或許去報復那些欺淩者就像是碾死一隻蟲子一樣簡單!

我陷入了矛盾,身為教師的我不知道如何去開導他。

不,身為欺淩者的我有什麼資格教育他?在被欺淩者的眼中,我算是哪門子教師?

無法抑制住的自我厭惡湧上心頭,我仿佛被一個牢籠禁錮住,動彈不得。我一直恐懼的感覺出現了,我無顏去面對淩淏同學的看護人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逃避吧。我怎麼與淩淏的家長交談?裝作十分悲傷的樣子道歉嗎?早就察覺那股異樣氣氛的我,有什麼資格去道歉?

“怎麼了?令優老師!”

我攥緊雙拳跪倒在地,在我看到了傷痕累累的淩淏的時候,我就已經崩潰了。

“難道說,你認識教授嗎?”

“教授?”

我抬起頭,疑惑地問道。

“就是他!”

他指了指躺在冰冷地面上的淩淏,淩淏宛如死人一般,這一點和我現在被鎖在停屍間的身體一模一樣。

“為什麼要叫他教授?”

“嗯?這一個月前我們發現變成繭狀能力者的他的時候,他一直一聲不吭。我們雖然查出了他的名字,但是萊特卻起了這麼一個外號。”

為什麼叫他教授啊?萊特的趣味真是奇怪。

“是、是嗎?他……教授,他是我的學生。”

我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叫出他的名字,而是學著屬於謝爾特亞普的叫法。

“原來如此。”高木凱恍然大悟:“他現在在很安全的地方,還有一位Ghost能力者在他的身邊保護他,放心好了。”

“謝謝!除此以外,我也沒有什麼能說的了。”

我已經不知道現在的自己到底是虛偽還是發自內心的感謝,在我看到受傷的淩淏的那一刻起,我就猛地意識到了一些一直以來發生的這些事情。也許,沒有接觸到這邊這個與日常生活完全不一樣的世界,我也不會反應到這些事情吧。

“都已經是這種情況了,這是我們‘謝爾特亞普’的義務而已。”

“那麼,請務必讓我盡一份力。”

話音剛落,遠處傳來了爆炸聲。不,我無法確定是不是爆炸聲,但應該是在這所建築物內發生了結構崩壞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

我的內心很平靜,但我知道我這是拼命的在用現狀的危機感來壓抑住內心的那份不安。

“大概是風道已經和敵人交手了吧,看著外面這個樣子我們也大致猜出來了敵人是誰。”

接下來,高木凱簡單地向我講述了一個名為燭芝閻的Ghost能力者的事情,從他的能力到他是串通澤魯特先生背叛謝爾特亞普,這樣一個人。

“好過分……”

“是啊,他在背叛我們的時候,挾持的那名人質是謝爾特亞普一名成員的姐姐,同時……那個人,也是林風道的女朋友。”

局中局中局,這樣的說法一點也不誇張。

燭芝閻的背叛是突發性的,但萊特先生沒想到回來的這麼早。他在一次圍剿澤魯特先生的任務中立下了一個功勞,然後在那之後便實施了背叛。他劫持了一個人質,並且給謝爾特亞普造成了極大的損害。甚至給萊特先生施加了一個心理障礙,讓萊特對他的行動毫無辦法。而真正的幕後主使,誰都能想得到,就是澤魯特先生。

澤魯特先生,雖然說高木凱曾經表示,他與萊特在戰略上能夠平分秋色。但是,那種不擇手段的做法,與我親身經歷過他的挑釁,讓我對這個人有一種莫名的恐懼。比起萊特先生,澤魯特的行動更加能夠影響我吧。

第二聲巨響從剛才相同的方位傳來,十分讓人坐立不安。

“那麼,按照你的說法,燭芝閻是沖著異彩來的咯?”

我低頭看了看地面,萊特的手機在剛才一同被甩到了地上,我伸出手去撿起這支裝著異彩的手機——可是卻撿不起來。不,並不是因為我的手穿過了手機,只是單純的因為這個手機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樣,撿不起來。

“讓我來吧。”高木凱用兩隻手抓住了手機,像是提起杠鈴一樣,拿起了手機。

“這是怎麼回事?”

“看起來物體就算被二維化了,也依然要遵守品質守恆定律啊。即使異彩變成了二維生物,被裝在了這個手機裡,也無法改變他自身的體重。”

饒了我吧,我可不是物理學達人。

“連把人裝進手機裡的技術都有,謝爾特亞普的各位真是厲害呢。”

“準確說來,是根據理論,把只能夠裝載二維生物的容器做出來而已。不過,做出這個東西的確實是個很厲害的人呢。這麼想起來,確實是他更應該被稱作教授呢。”

這時候,我沒有特別在意高木凱口中的那個人,而是回想起萊特把玩手機,輕鬆自如的樣子。沒錯,她在用手機的時候絲毫沒有像我們這樣苦惱於重量問題,而是十分普通而又輕鬆的面對難題。這樣的萊特都打了退堂鼓,我們還能有希望嗎?

“澤魯特先生就連異彩也要殺掉嗎?”

“我無法否定。”

我突然進入了一種奇怪的狀態,明明已經打算面對現實,卻又苦惱於難關的狀態。

“總而言之,先去看看吧!”我對高木凱說道。“必要的時刻,我們可以用異彩做交易,這對他而言也算是一枚比較重的砝碼了。”

高木凱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我說錯了什麼嗎?

“是,大概是的。不過,這是被逼到絕境的時候才準備用的方法。”

高木凱很嚴肅,點了點頭後,他拉開了重症監護病室的門。“十分鐘,我們就出去以十分鐘為單位行動,如果是十分鐘的話,我有把握保證我們兩個人的安全。”

我當時並沒有明白高木凱說的是什麼意思,在後來才明白,高木凱的能力可以這麼使用。

“請稍等一下。”

我四處望瞭望,拉開一個櫃子,從櫃子裡面拽出醫院內備用的被子,蓋在了淩淏的身上。

我有些顯得不知所措,十分糾結於如何面對醒來後的一切。

“繭狀態的Ghost能力者是不會感受到寒冷的。”

高木凱拍了拍我的肩,對我說道。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啊,因為我自己的身體現在不就正停在那邊冰冷的停屍間裡嗎?

起身,他一起走出了病室。

我沒有注意到,萊特先生的呼聲在什麼時候已經停止了,是因為她醒了嗎?還是說真的睡著了呢?

燭芝閻或許是在這場戰爭中唯一一個看透了局勢的人。

從現在來看的話,不管是謝爾特亞普還是山羊角,兩邊都已經在這裡混入了不小的戰鬥力,而且很快澤魯特先生為了搶奪某個東西就會趕來支援吧。根據澤魯特先生的推斷來看,一旦燭芝閻出現在了戰場上,萊特先生的戰略就要立刻變化。自己似乎已經變成了一個變數。

但是他沒有忘記,這場戰爭本身的引導者只有那兩個人,不管燭芝閻自己對哪一方產生了影響,實質上在交手的只有這兩個人。

“說實話,我很早就想要反咬一口澤魯特先生了。”

他看著腳底下,他看到的地面已經開始翻騰,甚至冒出了氣泡。

“我們都知道,因為你就是這種人。”

林風道的話語中帶著刺,他的身邊站著伍代翔。一個人孤身挑戰,從局面上來看,確實是燭芝閻陷入了劣勢。

“但是呢,不管是萊特先生還是澤魯特先生,我算是唯一一個與那兩個人同時有過交集的人了吧。我無法徹底瞭解那兩個人,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燭芝閻腳下的岩漿突然急速的沸騰了起來,林風道與伍代翔立刻做出了防禦姿態,但燭芝閻還是十分輕鬆的自言自語。

“在一直以來的這個戰場上,萊特和澤魯特就像是兩個駕駛著坦克的指揮官,而我們卻是拿著步槍的炮灰。很明顯,你們已經很樂意於當炮灰了。”

“你到底想說什麼?赫爾特!”“別用那個名字叫我了!”

在伍代翔喊出那個名字的瞬間,整棟大樓都突然向下陷了下去,這兩個人差點因為重心不穩而摔倒。

在燭芝閻腳下為中心的半徑三百米內,整座醫院的地下都已經變成了一個火山口。

“哼……”看著被這點小小的震動驚嚇到的兩個人,燭芝閻笑笑得咧開了嘴:“謝爾特亞普也好,山羊角也好,這些都是一般人無法插手的領域。萊特先生也好,澤魯特先生也好,無論是什麼樣的Ghost能力者都無法干涉到他們的戰場。我暫時也不會渴求達到駕駛坦克的境界,但至少,要把步槍換成厲害一點的RPG吧!”

話音剛落,從地底有什麼東西急速的爬了上來。那像是燃燒著火焰的焦黑藤脈源源不斷地從地下爬出,在一瞬間就鋪滿了整棟醫院。而林風道與伍代翔腳下的藤脈直接變為了一條巨大火蛇,在瞬間吞沒了他們的身影。

“拍檔!”

“我知道,為了應對他的能力我可是練了很久呢——閉嘴,人類!”

在這火球之內作出回應的是林風道,他擁有著一張王牌,自從曾經與燭芝閻交手過的他就一直在練習的技能。

一股綠色的光芒在林風道的眼中一閃而逝,在林風道與伍代翔身邊四周的氣流突然變得急促起來。兩個人同時大吸了一口氣後,伴隨著這股氣流的升騰和急速散開,周圍燃燒正旺盛的的火焰在瞬間熄滅了。

這就是林風道的Ghost能力,掌控風,掌控極其強大的風。那麼,什麼是風呢?拋開一切文藝的回答,所謂的風就是一種自然現象,是一種空氣的流動。而林風道就能夠操縱這種流動,甚至將其加速至一定程度,實現一定的硬度。就在剛才,林風道就是用這樣的能力操縱水流以及炸開了頭頂的消防水管。

但是,根據曾經他們與燭芝閻交手的經歷可以得出,只要燭芝閻輕鬆地掌控一下火焰的強度與燃燒的地方,燭芝閻的火焰不旦不會被這股風撲滅,甚至可以讓林風道的風助長他的火勢。那麼,面對這樣的能力,林風道該如何解決呢?而當時剛剛從打擊中振作的萊特先生,給出了答案:

“提問,這是一個小學生都會的問題哦——燃燒必要的幾個條件是什麼?”

萊特先生用著開玩笑的語氣問道,但是卻讓林風道恍然大悟。

可燃物、最基本的助燃物、燃點。

很明顯,燭芝閻的能力就是操縱可燃物與燃點,而他無法掌控的東西就是助燃物。助燃物是必不可少的一樣東西,它成為了突破點。

有一點知識的人都知道,氧氣是一種最常見的助燃物。但同時,也存在著名為無氧燃燒的這種燃燒方法。這樣一來,考慮到了一切的可能性的林風道,練就了這個方法。

利用他自己的能力製造真空。

但是,人類是不可能在真空狀態下存活的,但至少要製造出真空的空氣層,為此需要的能力操作和計算會讓人難以想像。最終,林風道做到了這一點。

(其實,我本來想去找一套宇航服來穿的。)

在火焰滅掉之後,林風道不經如此想到。但是在他上購物網站找了一下宇航服之後,那望而生畏的價格讓他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從口袋中抽出了兩個金屬管,將其中一個丟給了伍代翔了,打了個OK的手勢。伍代翔學著樣子,拉開金屬管,那是一個小型呼吸器。

此時,這兩個人的身邊罩著一層薄薄的氣體,以保證他們能夠在正常氣體環境下行動,而呼吸氧氣就需要他們現在使用的潛水用呼吸器了。

伍代翔打出了OK的手勢,在他們之間隔著一層厚厚的真空牆,他們無法傳遞聲音,而且嘴巴也被塞住了。但是他們要表明的意思很簡單——林風道成功了,林風道被一度利用的能力現在反過來泯滅了燭芝閻的能力。

火蛇消散,它的真身也不過就是燃燒著的藤脈而已,只需輕輕一碰,就

損毀成了黑色的渣滓。

他們望向損毀的地面,在那之下的景象依然猶如地獄一般,充斥著岩漿與熔岩。可是,燭芝閻的身影並不在那裡。

就在他們探出頭的那一瞬間,異變再度發生了。

伍代翔無意間瞟了一眼林風道,發現他口中的呼吸器不對勁。剛開始還以為是他自己看錯了,鏡面一般的表面上倒映著他們身下的岩漿湖。但那並不是倒映出了什麼東西,而是那根呼吸器正在燃燒著!

“風道!你的嘴!”——伍代翔剛想喊聲出來,但是他的口中正含著呼吸器,只發出了吱吱嗚嗚的聲音,而且因為真空還無法傳遞聲音。他只好直接用手抓住了林風道的呼吸器,而林風道本能的不想失去空氣,一時間內沒有鬆開嘴。直到道他注意到了伍代翔拽住呼吸器的手已經出現了燒傷,才猛地對著熔岩吐了出來。

充斥著純氧的呼吸器在半空中噴出一堆火花,那是鐵在純度高的氧氣中燃燒著的最佳證據。也就是說,燭芝閻的能力正在干涉著。伍代翔立刻吐出了自己口中的呼吸器,果然與發生同樣的反應。

假如不立刻吐出來的話,那玩意甚至有可能爆炸。

也就在吐出來的時候,他們才發現自己做出了這件十分不明智的決定。在沒有氧氣的狀態下,他們還能堅持多久?

這麼想著,他們屏住氣,立刻向身後跑去。林風道製造出的真空環境僅有半徑三米,突破這三米後就能呼吸到空氣。

“你們真是滑稽啊,難道會以為我沒注意到你們會想方設法破解我的能力嗎?”

剛要跑出這三米的半徑,帶著火焰的藤脈壓了過來,他們摔倒在地。這條剛形成的第二條火蛇盤踞在真空領域之外。在這條火蛇盤踞著的中心,一隻手打破了這個樓層的地面,燭芝閻爬了上來。

“真空是嗎?結合一下你的能力就能想像出來你會怎麼做了——當然,把這件事情告訴我的人是澤魯特先生,他早就料到了。”

與燭芝閻曾經說過的,這場戰爭實際上是屬於萊特先生和澤魯特先生的,他們只不過是拿著低級武器的炮灰而已,並不能左右戰局。

身後是幾千度高溫的熔漿,身前是操縱著烈火的燭芝閻,而他們所處的位置正處於無氧狀態的空間。就算比作成四面楚歌也顯得更加輕鬆,壓倒性的不利被現了出來。

而且,他們並不明白這個火焰藤脈是怎麼回事,也不明白沒有被燭芝閻接觸過的呼吸器怎麼會燃燒。他們所認識的燭芝閻只不過是個會讓被自己摸到的東西燃燒的可怕Ghost能力者,而這次,燭芝閻隔著真空就使物體燃燒了。

“你們很奇怪吧?”

燭芝閻摸了摸自己的臉,慢慢的撫摸著自己滿臉的傷疤,一點點的火星正在從他的臉上掉下來。

“你們都知道Ghost能力者的進化要經歷幼蟲化、繭化,最後變為成蟲型Ghost能力者。可你們知道……在這之上的進化嗎?”

林風道和伍代翔呆住了,他們一時間沒能夠理解這個瘋子在說什麼。

“我燒瞎了異彩的眼鏡,使異彩變成了一名出色的Ghost能力者,掌控維度的能力確實很強。但是,那始終都是成蟲型的Ghost能力者。”

燭芝閻的表皮正在不斷地脫落,與此同時,從地下蔓延上來的藤脈源源不斷地往燭芝閻的體內輸送熔岩似的東西,燭芝閻的後背漸漸地鼓了起來。

而林風道和伍代翔已經意識到了,在燭芝閻的身上發生了什麼,而他們根本沒有想像過這種事情。

“沒錯,我成為了……”

進化,燭芝閻的後背猛地展開了一隻巨大的羽翼,像是被賦予了形體的巨大火焰形羽翼。微微一扇動,無數的藤脈牽扯住了這對翅膀。沒錯,燭芝閻的背後長出了一名人類絕對不可能長處的東西,羽翼。

“Angel能力者……也是萊特先生口中的畸形化Ghost能力者!”

——裝腔作勢的傢伙!

真空是無法傳遞聲音的,但是看著燭芝閻那誇張的造型,他們也能夠意識到燭芝閻的身上發生了什麼。

關於這個東西,過去,與謝爾特亞普交手的一個可以被稱之為一支兵種的東西。

擁有著被強化的肢體與被強化的Ghost能力,但是其心智完全喪失,擁有著各種難以理解的行動。甚至不聽從他們的造物主——也就是澤魯特先生的命令。而澤魯特先生將這個姿態稱作為Ghost應有的姿態,也是獲得進化的姿態。

這就是與其名稱完全不相符的存在——Angel能力者,也被萊特先生命名為畸形化Ghost能力者。

事到如今,只能放手一搏,配合伍代翔的能力,把真空領域盡可能的擴大,與這個傢伙同歸於盡了嗎?

林風道這麼想到,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將這最後的一口氣吐出來的話,還足夠自己喊出一聲“閉嘴人類”。“你們不要輕舉妄動。”燭芝閻伸出了一隻手指晃了晃。“要知道,現在的我想要抹殺你們只不過需要一瞬間,被強化的能力可以直接點燃我的眼中看到的所有東西。就算你們所處的位置沒有氧氣,你們的肺裡總是有的吧?”

燭芝閻犯下了一個很大的錯誤,他確實忘記了真空之中不能傳播聲音這個道理。但就算燭芝閻不這麼說,他們也不會輕舉妄動的。

那麼,就真的萬事休矣了嗎?

“我只不過是想要,在你們死之前好好地折磨你們一下……”

變為Angel能力者的燭芝閻展現出了壓倒性的實力,而且他們本身也被自己比如了死胡同之中。

“比如說,這樣。林風道……讓你,最心愛的人,和你葬在一起如何?”

燭芝閻從口袋中抽出了一張照片,不知為何,他身上的衣物並沒有被火焚燒掉。

他向著林風道展示了那張照片,林風道在看到那張照片的瞬間就睜大了眼睛,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來。

“我要看的就是你這個反應。”

燭芝閻笑了笑,而就在他把注意力放在林風道的身上的那一瞬間,伍代翔動了起來。

“……閉嘴……人類……!”

伍代翔發出了嘶啞的聲音,而燭芝閻僅僅看到了伍代翔嘴唇微動的那一刻,他那血紅色的瞳孔猛地閃了一下。Ghost能力發動,他要直接焚燒掉伍代翔的肺部!

“閉嘴,人類!”

一股灼熱的氣流掀開了林風道,而伍代翔的身影已經無影無蹤了。

“逃了嗎?!”

以燭芝閻對伍代翔的瞭解,他絕對不會逃走。但是,伍代翔因為自身能力的特殊性,他可以使用各種各樣人群的Ghost能力,雖然是被削弱的能力,但也十分棘手。

“所以說我不喜歡用女生的Ghost能力啊!!”

在頭頂上!

燭芝閻猛地望去,一個少女的身影從天花板上竄下來,她拿著小刀刺向燭芝閻。那個少女的身姿僅停留了數秒,就變回了拿著匕首的伍代翔的原樣。這就是他的Ghost能力——拷貝他人的Ghost能力並削弱使用,但二十四小時之內無法使用同一種能力。

很明顯,他剛才所變得那名少女似乎有著瞬間移動的能力。

“膽敢探出頭才是你的失誤啊!”

燭芝閻咧開了嘴角,那巨大的火焰即將吞噬掉伍代翔。

“動手!風道!”

這是一場聯動,隔著真空,林風道本來不應該聽到伍代翔的聲音。但是,互為拍檔的默契已經銘刻於心,他吼出了那句宛如魔咒的宣言——

“閉嘴!人類!”

03.

“那個火焰應該只有Ghost能力者才能看得見,效果也是。”

高木凱說完,又看了看自己的手錶。

我從剛才起就注意到了他的這個小動作,除了和我說話外,都是在警惕著四周。警惕能夠理解,但是為什麼要念念有詞?他的嘴巴沒有停下來,在和我說完話之後,他又看了看表。

“你難不成很有時間觀念嗎?”

“不……只是為了更精准一點。”

接下來我就明白了高木凱是什麼意思,這是高木凱的能力所致,他能力可以讓任意的一件物體的回到於過去的十分鐘,每十分鐘可以使用一次這個能力,因此保持一定的精准性還是很重要的。

“就像是填充子彈一樣的休息五分鐘,大家都有這樣的限制。”——高木凱這麼說道。

“原來如此,這就是Ghost能力者啊,我還以為可以任意使用的呢。那麼,有沒有辦法變得更強一點呢?比如說可以隨意使用,甚至是把整個世界倒退十分鐘的那種!”

“大概會有吧……有,肯定有。但是,令優老師。”突然高木凱的話鋒一轉:“你最好永遠也不要祈求在能力上變得更強——與其去考慮‘怎麼做才能把這個能力變得更強?’倒不如去想想‘用現有的能力能做什麼?’。”

這句話有點繞口,但是明白了他的意思之後,還是莫名的有道理。

爆炸聲的位置似乎在這間醫院的另一端,要去那裡的話會經過醫院的大廳,而大廳裡的圍觀群眾還是沒有散開。高木凱順手從一張椅子上拿走了一次性口罩和白大褂,裝扮成醫生的樣子混入了醫院大廳的人群中。

“咳咳,怎麼了?都發生什麼事了?各位病人和家屬都先請回去吧,不要圍觀了!這裡很快就會有人來處理了!”

看熱鬧是人類的本能嗎?我不確定,但看熱鬧的人群總是會被驅散開的。

我繞開人群,望向地洞。一個上了年紀的保安拿著強光手電筒左看右看,他眯著眼睛,好像看得不是很清楚。我順著光源往下望,這片坍塌的景象實在是嚇人,假如我也是一個普通群眾的話,大概也會圍觀吧。原本十分正常的一間輸液室突然凹陷了下去,直接可以看到深達四五米的地下室。想想自己假如當時正在那個輸液室裡的話,會摔成怎麼樣呢。

滿地的碎石與摔碎的瓶瓶罐罐,這讓人聯想到地震後的景象。

我的身體還好嗎?看到異彩這驚人的破壞力,我不由得想到。

說起來,我要是變為成蟲型Ghost能力者的話,會不會就這樣直接長出一個新的身體啊?我想了想,乾笑兩聲以示困擾。

明天課案又該怎麼辦啊?此時,我又開始擔憂起明天,差點忘記了我已經被辭退了。

“喂!著火了快跑啊!”

或許我是個多愁善感的人,越是在這種時刻越是憂心忡忡於更多的東西。我盯著破碎的瓦礫,它們在這之後會怎麼樣?當做建築材料回收再利用,還是永遠的呆在垃圾場裡呢?

“愣什麼呢!快跑啊!”

真是可悲。“令優老師!”

我猛地驚醒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處於一種極度恍惚的狀態,和今天午休時出現的狀態一模一樣。

“怎麼……”

我剛要問道,這才發現一股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整個地下室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充斥了一層岩漿,嚇得我急忙退縮回去。而緊接著,一條條黑色的藤脈劃過了我的手邊,像是無數條巨蟒從那岩漿之中爬出來。

一聲尖叫從身後傳來,一個穿著病號服的男性被藤脈綁住,深紅色的火焰依靠著他的身體升騰起來。甚至連慘叫聲都沒有,就化作了與那藤脈完全一樣的顏色。不,不只是顏色,被藤脈吞噬的他也變成了藤脈!

糟了……還有很多沒疏散的人!

剛要起身向後跑去,赤紅色的光芒透過了我的身體,照射在了地板上。一條巨大的火蛇渾身滴著岩漿,張開了吐著藤脈芯子的巨口沖向了我!

“嗚啊啊啊啊啊啊!!”一個穿著白大衣的身影擋在了我的面前,雙手撐住火蛇的巨口,是高木凱!可是,就在他的雙手接觸到了火蛇的雙唇時,難以想像的高溫將他的雙手漸漸融化掉了!高木凱在幾近昏厥的情況下高吼了出來:“閉嘴,人類!!”

然後就像是經過了電影中一幀那麼短的時間一般,火蛇突然憑空消失。而高木凱則是跪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胃部,不斷地幹嘔。他的雙臂已經恢復了,可是卻止不住的發抖。

“你、你怎麼樣了!?”

我立刻問道,現在的我想要狠狠地抽自己的臉。自己要是不發呆的話,說不準還不會這樣。

“沒關係,家常便飯而已。比起我這點程度,快點疏散其他人!”

“啊…是的!”

高木凱勉強站了起來,他依然喘著粗氣。即使他的手臂不再疼痛,但是剛才那灼燒的劇痛確實在他的精神上留下了痕跡,要相適應還是略有困難的。

不過,在這混亂之中,我找到了突破點。

所有人都在擁擠著跑出大門,火焰順勢升騰,有些人看到了那名男子被焚燒的樣子而被驚嚇到,拼命的跑出門口,但也有一些人還沒意識到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個方法我曾經用過,就在之前救出輸液室的那幾個人一樣的方法。

牽住人們一些重要物品之後,轉身就跑!

我從一大群人的手上搶過了他們的手機,又搶走了一個暴發戶長相的人的金鏈子,一個正在化妝的女性的化妝包,一個畫師的畫板、一個攝影師的單反,一個吃貨的零食——誒?好像醫院裡多出了很多奇怪的人?不過不管了,只要提醒到了每個人,對他們而言至關重要的東西都正在飛往門外就夠了,把這些東西丟出門外就像是讓狗狗接住飛盤一樣,足夠讓他們逃亡就夠了。

最後,我再一次推起了曾經推過的那輛嬰兒車,奔向了門口。

“好……重……”

那名母親發出了驚叫,也真是辛苦她了,今天第二次遇到這種情況。也就在這時,她一手抓住了嬰兒車,我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以和她抗衡。這時,高木凱一手抓住了嬰兒車。

“這位太太快跑啊!失火了!”

終於,所有人疏散完畢,我連滾帶爬的沖出門外,擺脫了那黑色藤脈的追擊。整個樓層的玻璃炸裂了開,無數條的火蛇從那之中湧了出來,但是並沒有襲向人們。黑色的藤脈在短短的半分鐘之內蔓包裹住了整間醫院,這件醫院已經變得十分可怖。這讓我想到了那間名為‘藤井醫院’的著名醫院主題鬼屋。

“嘻嘻……哈哈哈……”

我的身邊傳來了笑聲,嬰兒車內的嬰兒醒了過來,他並沒有如我想像之中的大哭大鬧,而是笑著看著我。

看著我?我驚呆了,這個嬰兒怎麼會看到我?這讓我一瞬間聯想到了一件事情——這個嬰兒該不會也是個Ghost能力者吧?

那是不可能的,這樣一個孩子,怎麼可能呢?那嬰兒的視線與我相交集,我可以肯定他正在看著我。

“很驚訝嗎?”高木凱搓著手,咧著嘴帶著笑意向我說道:“嬰兒的眼睛很乾淨,他總是能看到很多正常人看不見的東西。比如說,大家都看不見的你。”

我很驚訝。

站在這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地方,他們紛紛從地上撿起被我丟走的東西,一邊帶著後怕與驚奇的眼神看著身後的醫院。那名母親不顧正在嬉笑的孩子,推起嬰兒車就向著遠處逃走,人群徹底疏散了。

被火海包圍著的醫院,難道只是幻覺嗎?整間醫院從我們離開重症監護病室時就被罩上了一層烈火,而現在更是被包裹上了一層藤脈。

城堡,地獄中的城堡。火蛇,熔漿,我們這些受難者,如果再配上拿著三叉戟的惡鬼,那這不就是貨真價實的地獄嗎?

“糟了,萊特和淩淏還在二樓!”

我剛這麼說道,二樓的視窗就突然碎了開來,萊特扛著淩淏的身體跳了下來。

“你剛才說我們在哪裡來著?”

萊特先生在之前的那股慌張神色完全不見了,也顯得十分正常,這才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高木凱擺出了一副‘所以我才會這麼淡定嘛’的表情,聳了聳肩。

“看起來你恢復了啊。”

“不,並沒有。”

萊特把淩淏遞交給高木凱後,豎起了一根手指頭,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充滿了皺褶,明顯是硬套上去的。

“別看我這樣,我現在還是很慌的,因為……我們的老朋友出現了啊。”

說著,她望向了剛才的跳出的重症監護病房,我和高木凱循著她的視線望了過去。在那裡,正站著一個人。火光襯出了那個身影,就在我們目睹到了那個身影的一瞬間,一股難以形容的壓迫感湧上了心頭。那個身影是多麼的不自然,仿佛一個黑洞,要將所有的物品吸進去一般。

“你好呀,澤魯特先生。”

於是,組成地獄所需要的最後一樣東西出現了——與我想像之中一模一樣的東西,惡鬼,一直拿著三叉戟的惡鬼從那個身影所在的那面牆蹦了出來。至少十米長的巨大身影掀開了樓板,雙足踩踏到了地面之上,像是地震一般的發出了巨響。

猩紅色的皮膚、膨脹的身形、被鐵盔困住的頭部、更重要的是……從那鐵盔之中延伸出來的巨大角狀物,那是一根山羊角,或亦是惡魔角。

“貴安,萊特先生、高木凱首領。”

我嚇得坐在了地上,望著這只巨大的怪物。‘那個人’正站在這只怪物的肩膀上俯視著我們,他身穿整潔的白色大衣,頭部戴著一個倒水滴狀的黑色面具。面具上的左眼位置開了一個邪魅的圖形缺口,從那個缺口內,映出了一個更加邪魅的血紅色瞳孔。

他就是澤魯特先生。

“還有你。”

這個聲音,我好像在哪裡聽過。

“以這個身份向你問好——初次見面,令優老師。”

——Nice to meet you

【To be continue】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