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七章 柴旭澤:My Old Friend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145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第七章 柴旭澤:My Old Friend

00.

那應該是初中時代的事情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講臺桌上,一個儀器正支撐著一個空白標本。標本的下方,一個黑漆漆的活物被固定在那裡。那是一隻比較常見的兩棲動物,也是一種十分噁心的生物。粘稠的表皮,凹凸不平的疙瘩,滿身的毒腺。這是一隻令人作嘔的蟾蜍,所有人都在等待著它被處刑,被做進那個標本中。

有不少女生自然是十分討厭那個生物,皺著眉頭移開了眼睛,而不少的男生卻很願意看這一場鬧劇。我承認,我是期待著那只蟾蜍的死相的。

我已經記不清那堂生物課的老師的模樣了,但我記得他說過的話:

“那麼,有哪位同學願意來和我一起為大家展示我們的第一次解剖呢?”

他搓著手,做出一副很期待能夠在我們班裡發現一位生物天才的樣子。

不少的男生都表現出了躍躍欲試的樣子,氣氛十分的歡快。

“喂,令優!你要不要去試試啊?”

柴旭澤轉過頭,帶著一臉壞笑向我問道。

“我拒絕!”我按住他的頭往前推:“那種噁心的東西誰會想碰啊?”

“哈哈哈,那是當然呢。”他笑出了聲,但是沒人注意到他,現在的氣氛就是這樣:“假如那不是蟾蜍,而是一隻小白兔的話會怎麼樣?”

我推他的手停了下來,有點愣住了,沒明白他是什麼意思。

“是啊,人這種生物真是奇怪呢。就因為那是只噁心的蟾蜍,而連一秒都不想讓他多活。假如是只小白兔的話,說不準就有一群聖母心大爆發的女生要圍上去阻止了啊。”

“嗯……?喜歡可愛的東西,討厭噁心的東西,這不是很正常嗎?”

“沒錯,我也是這樣。”他點了點頭。“人類就是這樣。”

那時我還是個小鬼,沒太能明白柴旭澤話中的意思。

“老師,我來。”

他整了整袖子,無視了其他同學的意願,走向了講臺桌。

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醫生的孩子,於是就隨他的意思。拿起了解剖針,毫不猶豫的戳向了那只蟾蜍白灰色的肚子。

老師不斷的誇他的手法嫺熟,他在講臺上的表現也令人驚訝,所有人都在看著他那細微的做工。在一陣屏息中,解剖完成了。

“非常漂亮,柴旭澤同學的手法甚至比老師還要精彩!好的,請回到座位上吧,我接下來給大家講解一下這個生物的器官。”

在那之後,這名生物老師夾起了一個從蟾蜍身體內摘出的水囊,不知為何,水囊突然爆開,一堆渾濁的液體濺射了出來,滲進了生物老師的眼中。他慘叫聲響遍了整個教學樓,那名老師當場失明。

放學後,我問向柴旭澤,他也就對我是笑了笑。

01.

我感到一陣眩暈,但是萊特和高木凱都在我的身邊,使我很放心。

澤魯特先生出現了,他明目張膽的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這是我與他的第一次見面,但並不是第一次交鋒。早在昨天的論壇上,我就已經輕易被他挑釁,而且入侵了謝爾特亞普的伺服器。

這個戴著黑色面具的人自稱是‘澤魯特先生’,而他正站在這頭不知從何處冒出的巨大怪物的身上。在今天,我的認知第二次被刷新了。那頭巨大的怪物難道也是Ghost能力者的產物嗎?

站在這地獄城堡的面前,我感覺自己走進了神話故事書中,面對著這個離譜到了極致的世界,我該怎麼辦?

“怎麼了?你難道忘了我了嗎,令優老師?”

“怎麼可能忘記啊!還不是你把我變成這樣了!”

聽了我的話,他反而顯得更加開心,極其的惡趣味。

“請不要說出這麼天真的話,你本來就是Ghost能力者,只不過是你自己掉入這個世界了而已。”

他以一副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我們,從那只黑色面具中透出的獨眼好像將我看透了似的,讓他如此的遊刃有餘。

“放心好了,令優老師。”萊特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後退。“澤魯特這個傢伙呢,其實就和這頭怪獸一樣,看起來很可怕,實際上就是個中看不中用的……草包而已。”

聽到這話的巨大怪獸像是被惹怒了一般,揮起那接近一米長的巨大爪子,拍向了我們。

“嗚……!”

我閉上了眼睛,做好了被拍成肉餅的心理準備。但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重心和施力點全都暴露出來了,而且……太慢了!!”

我的衣領再一次被扯住了,但這次是被拉向了後面。只見萊特的身形一閃,躲開了這只怪物拍下的爪子,緊接著,高木凱拋出了他的手槍,萊特像是早就預知到了一般將其接住。然後,對準了它的膝蓋處猛地扣下了扳機。

“所謂的草包,就是指這個喲。”

山羊角怪物向後倒去,像是沙灘上的沙煲被輕易踩踏一般塌了下去。而澤魯特先生不慌不忙地從它的肩膀上滑了下來,完美的落在了地面上。

“是您先挑釁我們‘山羊角’的老者,他一大把年紀,為了救異彩而變成這樣。您可真是忍心啊,萊特先生。”

萊特皺了一下眉頭,直勾勾地盯著澤魯特先生。

“你居然把那麼忠誠的部下畸形化了,得到這麼沒用的東西可不是你的風格。”

“對我來說沒有忠誠的部下,只有有能力的部下。燭芝閻這樣的人要是再多幾位我會很開心的,異彩也很好……不過,既然他栽在了你的手裡,說明他也不過如此呢。”我似乎有點明白了,這個名為澤魯特先生的人是何等的惡劣,與萊特先生的人道主義完全不同。他們就是分別統率謝爾特亞普與山羊角這兩個Ghost能力者組織的人物,他們的價值觀已經充分的說明了這兩個組織的定位。

“所以,就要被你變成畸形化Ghost能力者了嗎?”

“請不要這麼說。” 澤魯特先生向著我們走了過來:“Angel能力者,請尊重我起的名字。作為捨棄了人類身份,有資格喊出‘閉嘴,人類!’這句話的種族,Angel能力者才是我們真正進化的方向。”

“哦……?你是說,你把那種東西稱作是‘Angel’?”萊特先生用槍指了指那只被她輕易絆倒在地的怪物。

“你不也是把我們自身身為人類的姿態稱作是‘Ghost’嗎?”澤魯特先生敲了敲自己的面具,暗示著在這裡的所有人。

“是這樣嗎?有資格喊出‘Shut Up,Human!’這句話的可不一定能被稱作為人類啊。”萊特仔細的觀察著澤魯特一絲一毫的動作,雙方在談話間似乎就已經在交手了。“不管外表與人類多麼相似,當自己的Ghost能力綻放開來的時候,我們就已經是不折不扣的怪物了。既然是怪物,就要好好的認清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這些話狠狠地刺在了我的內心,我不願意面對,但也必須承認萊特先生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正確的。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萊特先生!”

澤魯特先生猛地張開了雙臂,猛地盯向了我,那條從面具中探出的血紅色視線緊勒住了我的心臟。

“沒錯,怪物!無數的Ghost能力者都要面對自己身為怪物的命運!但是我,澤魯特先生,我找到了這一個逆轉的方法!我找到了將你,令優老師變回普通人類的方法!”

“你說什麼!”

不僅是我,就連萊特和高木凱都震驚了。

我們沒有想要再問第二遍,因為我們聽得很清楚:澤魯特先生找到了將Ghost能力者變回普通人的方法!

從那縷帶著一絲瘋癲的視線中,我感到了那張面具之下的面孔正在狂笑。

“這不可能!”萊特一字一頓地說道,她因為深感掉進了澤魯特設計的陷阱而懊悔。

“當然不可能。”澤魯特先生沒有做出肯定,但是他接著說道:“之所以無法變回去,那是因為我們對於Ghost能力者的不瞭解。那麼,如何瞭解Ghost能力者呢?我想這個答案你們都能夠想得到。”

如何能夠瞭解Ghost能力者?除了被謝爾特亞普這個組織的成員指導以外,還有一個方法就是——

“WWW.RIDERZERO.COM。”

高木凱說出了這個答案,沒錯,那是被稱作為每一個Ghost能力者在思考自己這幅為什麼會變成姿態時都會在腦海裡自動冒出來的一個功能變數名稱位址。

“正是如此,原本這個網站的破解一直是我們的心頭大患,即使你們完全將那個伺服器複製下來也無法查明真相,理應從這個網站上能得知一切的我們卻一直無法訪問最核心的內容。但是直到今天早上……”

被我破解了!而且間接誘惑我破解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澤魯特先生!

所有人都明白了澤魯特先生的意思,同時也望向了我,澤魯特沒有問其他人,只是問向我想不想要變回普通人。他所說的話似乎異常的有說服力,讓所有人都產生了動搖,包括我。

“真的,能夠變回去嗎?”

“沒錯,包括你的日常,也會被修復的完好如初。”

惡魔的耳語是如此的甜蜜,但我意識到了這是惡魔的耳語。

“少騙人了,事到如今怎麼可能還會相信你這種人啊!”我儘量的敞開嗓門,即使我的聲音並不是靠震動發出的。“異彩曾經說過了,你是為了殺掉他而來的!像你這種人,一定是把所有人都當成棋子利用,用完之後能丟掉就絕對不會留下來吧!”

預想之外的,澤魯特先生低下了頭搖了搖。

“令優老師,我是發自內心的想要幫助你。對於利用了你破解謝爾特亞普的伺服器這一事我很抱歉,我並不喜歡將普通人捲進來……沒錯吧,萊特?”

萊特默不作聲,而高木凱則是愣了愣。難不成,澤魯特先生真的沒把普通人捲進來過?

“事實就是如此。令優老師,請你相信我。回到你的日常,忘記這裡的一切, 然後都會安好的。不管是回到現實贖罪,還是繼續停留在你最愛的校園生活,都可以。”

甜蜜的誘惑,明知是陷阱也想讓人踩上去。

“令優!”

“閉嘴,萊特!”就在萊特叫住我的那一瞬間,澤魯特高聲喊住了。我與萊特對視著,她只是搖了搖頭。

“你難不成想要阻止他嗎?讓他進入謝爾特亞普,為你們補充對抗我的戰鬥力?聽好了,令優老師,萊特她絕對不是那種好傢伙,她才不過是盯上了你的能力而已!”

“你的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奉還給你!”萊特厲聲說道:“多虧你的說法,我這才產生懷疑……你這不過是想要阻止一個很強的Ghost能力者的誕生吧?假如令優老師選擇了變回普通人,那我也會毫無怨言的接受的。可這並不意味著你可以得逞!”

萊特生氣了?不過從她的口吻中確實缺少了一點的穩重。

“謝爾特亞普與山羊角之間的鬥爭永遠都不會停息的,我依然會像往常一樣我行我素,而你們毫無辦法。所以……選擇吧,令優老師!是否要放棄成為Ghost能力者?”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了我的身上。我們的四周環繞著火焰,那是只有Ghost能力者才能看得見的燃燒,被高木凱稱作為以靈魂為佐料的燃燒。

我的存在是多麼的脆弱,縱使我活了下來,變成了Ghost能力者,我還能夠擁有那麼強大的能力嗎?能夠與澤魯特先生相抗衡的能力?與萊特先生相比肩的能力?我不知道,也無法預知。

風一吹,好像就能把我刮上九重天。我的存在是渺小的,是無人會在意的。

現在我擁有了選擇的權利,一邊也許是通往地獄的死胡同,另一邊是可以享受安樂的天堂。

那麼,我的選擇是——

“你說得對,澤魯特先生。”我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日常更適合我,萊特先生也沒有任何權利讓我背負這個力量。不管從小多麼的渴望成為一個擁有力量的英雄,我也在現在意識到了,擁有力量的這條道路是多麼的險惡。絕對不是能站在光輝之下微笑,在眾人的歡呼之中拯救世界。”

萊特依然默不作聲,高木凱失望的搖了搖頭。四周的火焰仿佛都在為我所做出的決策而歡呼,澤魯特先生滿意的點了點頭。

“但是啊——”我刻意拖長了聲音:“我犯下的錯誤是無法贖回來的!就算我現在教出了無數的好學生,我也無法挽回當年的錯誤了!這就是現實!但正因為是這樣的現實,我才要將其打破!我無法成為英雄,也無法贖罪!但是我想要成為英雄,也想要贖罪!我現在擁有著這樣的權力!所以——”

我握住了拳頭,對著澤魯特先生高喊道。

“我絕對不會放棄已經緊緊攥在手心中的這份力量的!!”

萊特先生不再顯示出慌張的神情,而是轉臉微笑了出來:“這說的不是很好嗎,令優老師不愧是教國語的啊。”

“你才是,早就料到我會這麼說了吧?”

我們同時望向澤魯特先生,他不慍不惱,只是惋惜的搖了搖頭。

“假如你在這時候放棄的話,我說不準會更輕鬆一點呢。”他伸開了手指,像是要托起什麼東西一般。“那麼,這次換成我來逼迫你一下吧。”

嘎————!!

異樣的叫聲從天空中傳來,那像是鳥禽類的叫聲,而且,我聽過這個聲音。

“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閉嘴,人類!”

一直綠色鸚鵡從天而降,它的羽毛伴隨著他亂揮的翅膀而到處飄散,但並不見禿頂。我見過那只鸚鵡,一切都是從與那種鸚鵡對視開始的,我失去了意識,醒來後便被誣陷,直到現在。

“那個東西,難不成是動物型的Ghost能力者?”

“什麼?!”

聽到高木凱那不確定的推斷,我愣了。Ghost能力者還可以不一定是人類?

“可能的,一切擁有靈魂的東西都是有可能變為Ghost能力者的。”萊特先生緊盯著那只鸚鵡說道:“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那只鸚鵡的Ghost能力應該是靈魂剝奪。”

“正是如此。”

鸚鵡停在了澤魯特先生的肩膀上,不知為何,它是單腳站立著的。而且它的另一半身體還十分不聽使喚,不斷地掉落羽毛。我盯著那亂動的半邊身體,與那雙鸚鵡眼睛再度交匯。這次,並沒有出現劇烈的疼痛,但我卻從那只鸚鵡的眼睛之中看到了別的東西——

我自己!

“那是什麼,那是怎麼回事?”

萊特與高木凱似乎也注意到了,空氣中的緊張氣氛再一次蔓延開來。

“沒什麼,只不過……是一個你罷了。”

澤魯特先生像是正在演奏中的指揮官一樣招了招手,與那只鸚鵡一樣,從半空中掉下了一個人形的東西,澤魯特先生隨手一接,抓住了那樣東西。

那個,依然是我。

“糟了,又算漏了一步!”

萊特咬緊了牙,她明白了那是什麼東西,因為她也見過。

鸚鵡的左半邊身體中藏著一個我,而澤魯特先生手上抓著的,是我的身體。

“令優老師,你三分之二的靈魂與你的身體,我就毫不客氣的收下了。”

說著,他撬開了‘我’的嘴巴,將那只撲騰著的鸚鵡塞了進去。

02.

三位Ghost能力者幾乎是在同一個瞬間發動了自己的能力。

計謀與力量,到底哪一邊會更強呢?結論很簡單,在以碾壓一切的力量的面前做什麼都是沒有用的。而在無懈可擊的計謀面前,在強大的力量也會顯得如同螻蟻一般。

燭芝閻選擇了前者,燃燒的侵襲以自身為中心,十米內的一切物品全部蒸發。寂靜,宛如這個場面是發生在了外太空似的。數十米內的氧氣全部被用於燃燒,這是燭芝閻第一次做出這種如同賭博似的行為,在他確認了

身為Angel能力者的自己已經不會因為短暫缺少氧氣而死亡的時候,他就毫不猶豫的下手了。

這一樓層仿佛被一顆發著火焰光芒的黑洞吞噬,從中心鏤空出一個直徑二十米的球形空洞。其熱量無法估算,但造成這個影響的就是燭芝閻,將自身的溫度在一瞬間提高到數百萬甚至是數千萬度,將周圍的一切瞬間蒸發。

這就是絕對的力量,碾壓一切的絕對力量。不管對面使用了什麼樣的計謀,一切的物質都會在這熔漿中消散。

“永別了。”

巨大火球開始收縮,變為一個展開巨翼的人影。他降落回地面,或者說熔岩,顯現出了明顯的疲憊姿態,很明顯發動這樣的能力是無法複數使用的。

燭芝閻正處於一個巨大霜淇淋的中央,不過他的四周像是被一個巨大的勺子掏出了一個空洞。而且,這巨大的空洞是他自己挖出來的。灼熱的身體,從滿臉傷口中流出的岩漿,以及在身後展開的巨大羽翼。這些東西聚集在自己的身上,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普通人類應有的姿態。沒錯,自己已經徹頭徹尾的接受了自己是‘怪物’的這件事情。

但是,身為人類的疲憊感還依然存在著,燭芝閻還沒有完全適應成為怪物。

成為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怪物。

“那麼,我們這算是兩邊互換了殺手鐧嗎?”

意想不到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那一瞬間,燭芝閻甚至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他知道,就在剛才,他已經將直徑二十米內的一切的物質轉化為可燃燒的等離子態。就連澤魯特先生都作出過表示,假如燭芝閻在他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使用這個殺手鐧的話,澤魯特先生自己也不一定能夠逃出生天。

他猛地跺了一下腳,一顆發著火光的碎石猛地飛升上天,像是煙花一樣炸了開來。

“怎麼可能——!”

他望著天空,瞳孔猛縮了一下。在那煙花的照耀下,燭芝閻看到了從天而降的那兩個人影。

那兩個人渾身上下髒兮兮的,像是剛從煤礦中爬出的遇難者。沒錯,這兩個人正是林風道與伍代翔。燭芝閻雖然知道是那兩個人沒錯,可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就在這時,燭芝閻盯住了伍代翔。

伍代翔也當然察覺到了他的目光,他按住了扣在頭上的爵士帽,與燭芝閻的目光相交。

目光的主人並不是伍代翔,又可以說那就是伍代翔。因為他再次發動了自己的拷貝Ghost能力,他這次所拷貝的那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萊特先生!

“不可能……就算是萊特,也不可能才對!”

莫名的恐懼感湧上心頭,巨大的羽翼猛地展開,用他自己都沒能敢去想像的速度騰空而上。他要用自己的雙手,去撕碎那兩個人!

“你大概說的沒錯喲,赫爾特。”

爵士帽在臉上一劃而過,萊特先生的面孔變回了伍代翔自己的面孔。

“我們可能只是能當棋子的份,真正掌控戰局的另有其人,但是我們根據了自身的意願選擇了自身的陣營。”

一陣狂風將他們托起,林風道的能力發動了,他們浮在了在距離地面三十米高的地方。

“你想要去當一枚出色的棋子,但我們不一樣。”伍代翔重整帽子,準備再一次發動能力。“我們是Ghost能力者,同時也沒有放棄身為人類的靈魂。我們不是棋子,我們有權決定自己的生死,自己的未來。而不是像你……走上這麼一個彎路。為了追求沒有什麼實質性作用的力量,而使他人受傷。像你這種人,真是可悲到了極致。”

這些話在伍代翔的腦內飛速流過,這不是說給燭芝閻聽得,而是說給他自己和他的搭檔。

“要上了哦,搭檔……倒計時,三。”

林風道開始倒計時,他等待這個時刻已經很久了,為了制裁燭芝閻,他失去了很多東西。

“二。”

燭芝閻依然不抱有任何的迷茫,狂飛向那兩個人。伴隨著一聲巨響,燭芝閻的身後像是發生了火山噴發一般,巨大的熔岩柱像是一條巨龍一樣,隨著燭芝閻一同撲向那對拍檔。

“一!”

就是這個瞬間,他們兩個人同時高吼出了那個咒語——

“閉嘴,人類!”“閉嘴,人類!”

青綠色的光芒一閃而過,佇立在半空中的林風道居然出現了兩個,其中一個正是發動了拷貝能力的伍代翔。

兩股狂風彙聚在一起,巨大的龍捲風從天而降。不知怎的,那股狂風似乎是肉眼可見的。這是只有兩位可以掌控風的Ghost能力者才能做出的現象,風化實體。

這並不是指氣體變為了固體,而是其硬度已經相當於固體。而且,根據萊特先生的推斷,在伍代翔的幫助下,林風道的能力足以變成一個巨大的氣流切割機,其鋒利程度甚至可以切割鑽石。在這樣的情況下,僅有一人的燭芝閻是不可能再利用林風道的風來助長自己的火焰了。

也許,這就是真正的‘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吧。

“閉嘴人類!!”

燭芝閻的聲音已經變得十分不像樣,在他身後的熔漿柱狂湧上來。他拼了命地想要讓那兩個人在他的火焰中燃燒殆盡,卻怎麼也無法做出。

風與火是永遠也無法相容的物品,燭芝閻那卑劣的人格永遠也無法與謝爾特亞普的眾人相融。

他們發出了咆哮,為了自己的信念而發出了咆哮!

在命運角落裡刮起的狂風變成了一把利刃,斬斷了燭芝閻那雙巨大的羽翼,也將那巨大的熔岩柱擊散。

但是,燭芝閻的妄想遠遠沒有破滅。

03.

我捂住了喉嚨,似乎與我自己的身體產生了共鳴一般,那個撲騰著的溫熱生物被塞進了我的嗓子裡。十分的噁心,但是我的身體並沒有出現反應。

“你想幹什麼?”萊特先生十分冷靜,用槍指著澤魯特問道。

“讓令優老師跳過成蟲型Ghost能力者階段,直接變為Angel能力者。”

“這不可能!”在我還沒有完全理解澤魯特先生所說的意思的時候,高木凱發話了:“由繭型能力者向成蟲型能力者進化的時候,沒有任何人可以強迫進化者取回身體!必須完全處於本人意願才能完成進化!令優老師的靈魂還在這裡!你到底做了什麼?”

“哼……孤陋寡聞啊,謝爾特亞普的首領。”澤魯特嘲諷道,他將整只鸚鵡塞進了我的最終,我開始翻起了白眼。這並不算是什麼噁心的鏡頭,但是在自己眼中很難接受。“中國古代的道教有一個說法,也就是‘三魂七魄’。用現代科學簡單解釋來說,三魂指的是人類的精神,而七魄指的是人類的血液。靈魂被分為三分,一個靈魂用於掌管身體,你們以為自己流血、受傷、身體調動白細胞和淋巴都是自然反應嗎?沒錯,有一個靈魂在掌管著這一切。另一個靈魂掌管著你的生命力,也就是個類似於能量的東西,失去了這個靈魂的人往往被稱作為‘黯然失神’。至於最後一個……記憶的承載體,思考與做出應對的那個靈魂,就是站在那裡的你,令優老師。”

澤魯特先生指向了我。這讓我回想了起來在今天中午午休的時候,自己就出現了‘黯然失神’的那種狀態,與那只鸚鵡相對視的瞬間,我就被抽走了一個靈魂。

“就在那個時候嗎!?不……就算這又如何呢?”

“很簡單啊……令優老師。”萊特說道,但是她的眼睛沒有離開澤魯特:“當普通的幼蟲狀態Ghost能力者變為繭狀態Ghost能力者的時候,負責思考的靈魂會離開肉體接受試煉,變為腦假死狀態。在體內留下兩個靈魂,負責維持身體存活。而在進化的時候,你會回到你的身體內,此時你的肉體會完成強化,變為成蟲型Ghost能力者。”

“說的很正確,你早就明白這件事情了吧,萊特先生?”

“沒有你這個研究者明白的早就是了。”

澤魯特先生笑了笑,接著說道:

“那麼,在靈魂上發生了極大改變的Ghost能力者,從靈魂深處就開始挖掘其潛力,也就是對於人類本性的完全解放……這,就是Angel能力者。”

澤魯特先生用他那難以想像的臂力,將我的身體拋向了天空。

在那一瞬間,我明白了‘繭’這個詞是什麼意思。

淡紫色的光芒從‘我’的眼耳鼻口中放射出來,‘我’的體內像是有什麼東西一樣,正在慢慢地撐破這一層表皮。忽然間,一個異樣的心跳聲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朵裡,有什麼東西正在那紫色光芒中胎動著。

“你選擇了山羊角,而不是謝爾特亞普。”

澤魯特先生用手撫摸著自己的面具,指尖劃過倒水滴狀面具的眼部,就在那一瞬,露出的那只瞳孔不再是血紅色,而是大地一般的漆黑。漆黑的瞳孔中充斥著淡然與傷感,那個人還是澤魯特先生嗎?我產生了疑惑。

“糟了……要破壞掉嗎?”

高木凱剛這麼說道,澤魯特先生立刻有了反應——僅僅持續了一瞬間的黑色瞳孔再度變回了血紅色,同時,聽到了一聲大吼——

“閉嘴,人類!”

發動能力的人不是萊特先生,更不是我,而是澤魯特。

只見一陣銀光在地面上閃過,原本已經栽倒在地的山羊角惡魔猛地爬了起來,巨大的惡魔展開血紅色的肉翅,站立在了我們的面前,守護著在他身後的那個身體,也就是我的身體。

“放棄吧,假如在這裡為了顧全大局而破壞令優的身體的話,我可就毫無顧忌了哦。”

“混蛋……剛才還說要讓我變回普通人,現在倒是直接把我變成怪物了啊!”

“那是建立在你同意的情況下,不過,你現在還持有著這個機會哦。”

不知道澤魯特先生使用了什麼樣的技法,讓那只被萊特輕易打倒的怪物重新爬了起來,而且發出了更加危險的氣息。

“真是會乘人之危啊……!如果不服從你就要這樣嗎?”

話音剛落,那只巨大的山羊角怪物轉過了身,用他那巨大的爪子猛劈向我的身體。

“糟了!!”

高木凱發出驚呼,可是卻沒有任何辦法。而且,那是我的身體啊!

“——不,仔細看。”

萊特先生瞪著山羊角惡魔的爪子,那匹惡魔像是被什麼看不見的力量吸引了一般,要破壞那個繭。

“你們一定都知道,如果用人為手段過早地讓蛹裡的生物爬出來的話,那個生物就會死掉,Ghost能力者也是如此。但是,Angel能力者不一樣。”

發著紫色光芒的繭炸裂開來,一個難以想像是從我那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中爬出的巨型生物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而且,更重要的是,那個東西居然不是以生物的姿態存在著,而像是一條巨大的機械鳥!

那個是我?那個就是我成為了Angel能力者的姿態?!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

“沒有錯啊,令優老師!”站在互博的兩隻巨型怪物的下方,澤魯特先生張開手臂,淡定地說道:“Ghost能力者是在人類使用那將銘刻在靈魂上的能力,而Angel能力者,則是人類靈魂的真實姿態!這就是你啊!”

呼應著澤魯特先生,巨大的機械怪鳥發出了尖銳的嘶鳴聲。

多麼的無力,在那一瞬間,我像是失去了歸屬感一般地跪在了地上。

“要說謊也應該有個限度啊,澤魯特先生!”

下一瞬間,萊特先生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她親自出手了!

快,十分的快,但那是可以用肉眼可見的速度。澤魯特先生十分從容,在一瞬間就與高速向他沖來的萊特相交鋒,這兩個人就像是兩位老練的拳擊手一般,或者說如同久經沙場的老戰士。眼花繚亂的近身格鬥術由他們展現出來,這就是獲得了Ghost能力者的肉體之間的人們的戰鬥。

“說謊?我什麼時候會做你那樣的勾當了?萊特先生。”

“和令優老師相處的這幾小時,我似乎有點明白了他是個什麼樣的笨蛋。他對於價值觀和道德觀這些事情可是十分優柔寡斷的,怎麼可能這麼快做出決定呢?!”

總感覺我在無意之中被貶低了似的。正說間,萊特先生突然開槍,堪比重拳的橡皮子彈擦過了澤魯特先生的肩膀,發出了明顯的脫臼聲音,同時,那黑色的面具也被擦出了一道裂縫。

“是嗎?我並不這麼認為哦。他對於善惡標準的評判,在他的內心中早就明白了。”

澤魯特的呼吸沒有一絲紊亂,剛才的攻擊像是沒有起到絲毫作用一般,他捂著肩膀向後退去,而萊特也放棄了追擊。

“體術上是我略勝一籌呢,你早就想試試了對吧?”

“我不否認……一直以來我們都是在戰術中相切磋,這次確實是我要弱上一點了。”

他們視在他們頭頂上搏鬥的兩隻怪物為無物,或者說那兩隻巨大的怪物視他們為無物。其中一個是我的身體,我實在是無法淡定的看著這一切。

“放心好了,萊特的話一定能處理好一切的。”

高木凱拍了拍我的肩膀,但是,我此時已經是處於一種呼吸都很困難的狀態了。望著那樣的龐然大物,我有一種換上了恐高症的感覺。我低下了頭,就這麼閉上眼睛來逃避一切。

“不要移開眼睛!”萊特的咆哮聲宛如重拳一般擊打在我的臉上。“澤魯特說你是怪物你就一定是怪物了嗎?好好地看著你自己!不管是何等醜惡的姿態,那只不過是電燈泡上的污垢罷了!燈絲是絕對不會改變其發光的本質的!”

第二聲槍響,不過這次的並不是萊特開的槍,而是兩手空空的澤魯特先生。萊特的身體弓了起,向後摔倒。她捂住了腹部,口中嗆出了鮮血。

“正是如此啊,好好地看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然後甘願變成這樣就好了。”

不知為何,澤魯特先生伸展著那只本應脫臼的手臂,對著萊特手上做出開槍的手勢。

“原來如此……澤魯特,這就是你的能力啊,真遜。”

萊特從腹部挖出了一枚黑色的子彈,那是和高木凱一樣的橡皮子彈。

“那是怎麼搞的……?”

高木凱呆呆地說道,他沒見過如此吃癟過的萊特。

“有勞你了,黑晷。”

澤魯特似乎正在對著什麼人說道,以這烈火為背景,有什麼東西正在慢慢地顯現出來。

“什麼啊,我還以為每次在你口中吹噓的‘萊特先生’到底有多強大,沒想到根本就沒有意識到我們的存在啊。”

首先,一個憑空出現的是一個渾身充滿危險氣息的男人,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個混跡於黑道中的人,他的手中拿著和高木凱一模一樣的手槍。緊接著,在澤魯特先生的身後,數十名人物像是被揭開了隱形斗篷一樣出現在我們的面前。其中,居然還有一位面無表情與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少女。但隨著各種各樣的人出現,她的存在也不顯得違和。

“歡迎來到山羊角,萊特先生。現在,我就為你解答為什麼我能過輕易地說服令優老師的另外兩個靈魂。”

數十名山羊角的成員,情況是壓倒性的不利。

以兩隻相互搏鬥的怪物為背景,這一場面顯得十分震撼。

“我原本不想這樣的,因為我會有可能失去一個摯友。但是……我既然把他當做摯友,他也一定會相信我的。”

澤魯特先生摸了摸面具壞損的地方,順著裂開的口子,他緩緩地將面具摘了下來。

我祈禱著,不知道自己在祈禱著什麼。也不知為何,在內心中湧起了不安感。

“對吧,令優?”

倒水滴狀的黑色面具摔落在地上,碎成了數片。

他從來不會像那樣把衣服穿的整整齊齊,即使他的家長為他扣好了領子,在學校和我見面的時候也會把衣領鬆開來。

“為什麼是你……”

柴旭澤笑了笑,對我點了點頭。

“有可能的話,真希望沒讓你和萊特先生接觸啊。”

——My Old Friend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