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第零卷~光影之地~ 第九章 帕茲:Don’t be shy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1348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第九章 帕茲:Don’t be shy

這名少女將淡金色的短髮紮在腦後,身上穿著的服裝也是在任何場合都沒有公開過的睡衣。即使這兩個特徵我從未見過,但是她那彙集著亞洲人和歐洲人的優點的五官,與寶石藍色的瞳孔可以在她的任何一張海報上見到。

我瞪大了眼睛……然後鑽回了被窩。

我這一定是在做夢,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美好的現實呢?

拋開那個惹人厭還給我惹了一身麻煩的臭小子不談,國民級的偶像怎麼可能在我一醒來的時候就出現在我的眼前呢?

等等,貨真價實的帕茲小姐?在夢裡?

“人生是多麼的美好啊!!”

我猛地掀開被子跳了起來。活的!那是活的!活生生的帕茲小姐啊!請和我握手!至少來個熊抱吧!雖然我感覺自己這樣行為十分的變態,但請理解我一個對人生沒有半點激情的上班族遇到這種情況的心情!

我沒等我感慨完,劇烈的疼痛就讓我瞬間意識到了自己貌似不是在做夢。維持著跳出被窩的姿勢,我摔向了地板。

慘叫聲傳遍了整棟樓,而帕茲立刻堵住了我的嘴。靠在地板上的那只耳朵似乎聽到了急促的腳步聲正在傳來。這時,這個房間的門突然被打開,急急忙忙探出頭的人是高木凱,他的臉色不知為何有些發紫:“帕茲!不好了,那個管理員老太婆來敲門了!你快點來應付一下!”

聽到這句話,帕茲的臉色也變得和高木凱一樣.

“怎、怎麼了?!又是哪裡來的Ghost能力者嗎!”

“比那個可怕!”

高木凱和帕茲異口同聲地對我說道,帕茲鬆開了手,直徑跑出了門外。

誒?說起來,這裡是哪裡?為什麼帕茲這種國民級偶像也在這裡?

如果用漫畫的表現手法來看的話,我現在一定是滿頭黑線地盯著門外。

下一瞬間,整個房間裡沒有一丁點動靜,這使我也只能屏七呼吸趴在地板上聽著情況。我好像聽見了哪裡開門的聲音,緊接著的是比我剛才的慘叫還要尖銳的怒吼聲。這算什麼!在門外難不成有一個Angel能力者嗎!我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鋼筋在顫抖啊!

怒吼聲持續了三分鐘,終於伴隨著關門聲而停止了。

我忍住渾身的酸痛,推開了這間臥室的門,來到了客廳。這裡確實像是某個地方的公寓,像我剛才躺的臥室還有三四間的樣子,至於這裡是一個比較寬敞的客廳,餐廳與廚房被安置在了一起,是一個比較實惠的裝修方法。

“這裡,到底是哪裡啊?”

我好奇地打量著四周,走向了窗邊,這間屋子的光源就是來源於那裡。打開窗,引入眼簾的是僅屬於港澄市的大海與藍天。我深深地吸了一口帶著海水味道的空氣,把充斥在肺部的渾濁空氣吐了出來。這時,我才算真正意義上的‘睡醒了’。

“歡迎來到港城大學的學生宿舍。”我轉過了頭,站在我面前的是帕茲小姐,她的身後是一臉疲倦的高木凱和林風道,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爵士帽少年。

“是女生宿舍。”

那個一樣是一臉疲憊的爵士帽少年說道,似乎所有人都因為剛才突發的什麼事情而感到身心疲倦。

“怎麼感覺,每次醒來之後,情況都會變得更混亂。”我摸了摸後腦勺,突然察覺到了什麼事情,然後看了看自己的手。

這是實體的手,充滿了由血與肉組成的手。我不再是一個奇怪的幽靈,我復活了。

“對了,現在都已經早上了!”

我望向身後的窗外,現在的太陽已經高高掛起,我擁有的最後的記憶是黑夜。

“何止是早上。”接上話的人是帕茲:“當你被送到我這裡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前了。”

“什麼?”我呆呆的看著她,我已經睡了三天了?

“對了,初次見面,我叫帕茲,謝爾特亞普所屬的後勤人員,帕茲·柯察金。”

她伸出了手,我也呆呆的伸出了手,恍惚間才發現我們伸出了手背相靠,而帕茲則是被逗笑了,握住了我的手。

不要說我發愣很可笑,突然讓你和你的女神或者男神握手,誰都會有種被命運眷顧而受寵若驚的感覺。

那麼,帕茲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帕茲·柯察金。

四年前,這名年僅十八歲的混血少女直接以一線明星的身份出道,首發專輯在全球突破八百萬銷量。在那之後,很有規律的以一年一次演唱會和三年一部電影,保持著較高的人氣。

隨後,更令人比較敬佩的就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了。她在各大論壇以本人認證的身份出現,她所做的事情就是親身和網路水軍戰鬥。帕茲直言不避,能夠講道理讓他人停止惡意灌水或者和平相處,她也就不再追究。假如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這種事故,那麼對面就會直接接到她的法院傳票。

“沒什麼,我可不是那種看著自己被罵還無動於衷的傻蛋。”她所說過的這句話,甚至讓一些直男癌也為之欽佩。

我從沒想到她會在我的眼前出現,因為平時的課業繁忙,教師那微薄的薪水也不夠買演唱會門票的錢。我也更沒想到她是謝爾特亞普的成員,而且是以一幅日常裝扮的樣子出現在我的面前,這可是絕景啊。

這是我第一次發自內心的感謝自己成為了Ghost能力者。

“請不要隨便因為自己的身份而感謝這種事情,你難不成是個變態嗎?”

“是啊是啊,怎麼可以這麼想呢……啊?!”

我猛地一驚,腦後跟有些發涼。很明顯,剛才那句話我絕對沒有念出聲,但是我的思維就像是被誰偷窺了一樣,接著我的話說了出來。“凱哥哥,這個人真的是幽靈殺手嗎?他內心的想法完全被我讀出來了啊!”

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我的身後竄了出來,似乎是太矮的原因導致我根本就沒有發現她的存在。一米二左右的身高,黑髮上綁著大大的綠色緞帶,從相當稚嫩的臉龐和衣著來看,她僅僅像是個還沒上初中的小學生。

“小月,要稍微懂一點禮貌,這個叔叔還沒有明白發生了什麼就不要刺激他了,而且他還是個老師喲。”

叔、叔叔?!高木凱,這是你的無心之言嗎?我才二十四歲啊!

“叫我老師就好了!我叫令優,令老師!”

“唔……”少女把食指放在臉上沉思了一會,突然開朗的對我說道:“初次見面,我叫小月,叔·叔!”

這簡直就是令我差點噴出血的暴擊傷害,當然不是因為這個叫聲非常萌。而是因為,我居然忘記了,按照那個丫頭剛才對我說的話來看,她或許是個擁有讀心能力的Ghost能力者。

“閉嘴,人類。”

我不懷好意的將那個咒語念了出來,假如按照我的記憶來推測的話,接下來就會——

“嗚……!”自稱小月的少女捂住了耳朵,開始搖頭晃腦:“好難受……突然像是聾了一樣,就和山羊角那個淩咲一樣,聽不見她的聲音。”

這時候,我注意到了另一個問題。

“喂,凱!謝爾特亞普怎麼連這麼小的孩子都會讓他們加入啊?”

“小孩子就不行了嗎!”小月指著我的鼻尖說道:“而且小月已經十二歲了,萊特都說我是個頂天立地的大人了!”

萊特啊,請你不要把小孩子也給扯進來啊,很危險的!

“沒關係的,我們平時是不可能讓小月和她的同齡人去一線戰場的。”高木凱陪著笑走了過來:“不過,別看小月這個個頭,她成長起來可是意外的厲害喲。”

也就是在後來我才知道,這個名為楚音月的女孩是一個怎麼樣的存在。

“對了,萊特呢!”

“到現在才想起來這個問題嗎?!”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了墻角,一個身體呈現半透明的少年正窩在那裡。沒錯,我認識他。

“好久不見了,淩淏同學,還是說叫你教授比較好呢?”

所有人都沉默了,因為從現在開始,我們要面對的是最嚴肅的事情。

“隨你便……不過萊特起的那個名字還是算了吧。”

“這可不是對老師說話的態度吧?”我勾起嘴角問道。

“令優老師,你知道其他人私底下都在怎麼說你嗎?”淩淏抬起了頭,一字一頓的對我說道:“雙面人。”

“嗯,你沒有想像之中的孤言寡語。”我對著欺淩事件中的受害者說道。

在聽了我的話之後,淩淏反而是咧開了嘴笑了笑:“我是有點孤言寡語,不過是因為性格使然而已。倒是老師你,和成為能力者之前相比是變得更加刻薄了嗎?假如你用得是這種口氣上課的話,恐怕國語課上也不會有人睡覺了。”

“我可以把這個視為你的鼓勵嗎?”

“請自便。”

我回想起來,被柴旭澤帶走的人不只有萊特先生,還有淩淏的身體。現在的淩淏和之前的我一樣,是繭狀態的Ghost能力者。萊特曾經和我說過,繭狀態的Ghost能力者的成長期是無法被預計的,像我僅僅用了幾個小時,而淩淏都已經經歷了一個月還沒有變為成蟲型Ghost能力者。

“等到我的故事結束了以後,我希望能夠聽一聽你的故事。”

“當然,我相信會有機會的。”

更重要的是,被帶走的淩淏很有可能被澤魯特先生改造為Angel能力者,就像之前的我一樣。

“令優老師,接下來就是讓你大顯身手的地方了。”

我回過了頭,站在我身後的已經不只是那幾個人了,而是一群人,他們都屬於同一個團體——‘謝爾特亞普’。他們為我讓開了一條道路,迎接著我的的人是高木凱和帕茲。

“相信情況你已經能夠明白了——現在,我們重要的兩名同伴,萊特先生和淩淏都被澤魯特先生帶走,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阻止澤魯特先生。”

在我身邊的人一共有數十位,這些是謝爾特亞普構成的主要人員。他們雖然大多為少年少女,但他們與那天晚上出現在澤魯特先生身旁的那些完全不一樣,他們擁有著真正的靈魂。

“我們現在首先需要做的,就是修復好令優老師你在三天前入侵的謝爾特亞普的伺服器,讓Ghost能力者的鑒別系統可以重新使用,重新奪回我們的主動權。”

高木凱顯得很莊重,帕茲也十分嚴肅的站在他的身邊。

“我們誠邀您加入謝爾特亞普,雖然說我們完全無法信任您。”白髮少年,林風道用他那墨綠色的瞳孔瞪著我,對我說道:“我們當然無法相信曾經是澤魯特先生的朋友的人,但是,除此以外別無他法。”

“但是,勝利往往都要伴隨著風險,這是萊特先生教過我們的。”帶著爵士帽的少年苦笑著拍了拍林風道的肩膀,似乎是苦惱於他的性格。

“萊特曾經對這裡的所有人都有過一些影響。”接著話的人是帕茲:“她是我們的中流砥柱,而她選擇相信你,我們也選擇相信你。即使她現在不在這裡,她所做出的策略也不會出現一點問題。”

結果,我還是在意靠著你啊,萊特。

“這個人絕對可以相信!剛才我又聽見他的心聲了!”

說話的人是小月,天真的笑容正掛在他的臉上。

我點了點頭,走進了他們為我準備的房間。我立刻明白了,那裡正放置著一台巨大的伺服器,房間雖然昏暗,但星星點點的亮光照亮了一切。入侵這個伺服器,就是故事的開始。

“我答應你們,謝爾特亞普的各位。”我沒有做出過多的表達,這已經夠了。

我拖出鍵盤,按照熟悉的套路開始敲擊起來。

同時開始思索,包圍著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這是惡意。還是善意?

令我恐懼的並非至今為止發生的這些事情,而是柴旭澤他所對我散發的惡意。

善意與惡意一同存在,就像是欺淩者們對著淩淏的看法一樣。

那麼,柴旭澤對我的惡意又是從何而來的呢?他到底為什麼會那麼厭惡我呢?為什麼那麼的想把我推入地獄的最底層呢?

不,那並不一定就是他。

在鸚鵡的體內,那時的我曾經邂逅過另一個柴旭澤,那個才是真正的他。

到底發生了什麼,要知道這些,也許還有一段路。

01. 令優老師最後的授課

喲,各位,你們沒有在教室的門上放一盆水或者粉筆盒,我真是太感謝了。要知道,我剛才可是抱著被這種‘闊劍地雷’砸中的覺悟而走進教室的哦。

但是我相信你們一定會很驚奇,這樣一個人渣老師怎麼還會走上講臺,佔用你們一節課的事件來給你們‘授課’呢?是啊,假如我站在你們的立場上的話,我一定會破口大駡的。

而且我也很累了,連夜的做另一樣工作,為伺服器補上漏洞——沒有報酬。

不不,你們誤會了,我並不是來狡辯自己犯下的錯誤的。我沒有做過的事情就是沒有做過,我不想再說第二遍了,僅此而已,信不信由你們決定。

你們看,我手上現在拿著的這個東西是什麼?沒錯,辭退信,這是那個我最討厭的禿頭教導主任發給我的,他現在就正在門外偷窺我們呢。我想說的只是,事到如今,我也沒有打算明哲保身。我沒有做過的事情就是沒有做過,因為我曾經犯下更大的錯誤,是你們難以想像的錯誤。

你們一定知道,這所港澄中學是全市升學率和報考率最低的一所學校吧?不,她曾經並不是最低,反而也有過輝煌的時期。那麼,是誰把這所學校拉進了這麼一個深淵呢?沒錯,是我。

是我把那對情侶的照片曝光到了整個港城市的論壇上的,是我逼的那對情侶退學的。雖然我可以辯解這件事情,但是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港澄中學是一所垃圾學校,這件事情已經持續了近十年。

我現在已經承認了我所犯下的罪行,是不是那一起事件就顯得微不足道了呢?也許吧。我還是那句話,我做過的事情我一定會承認,但是我沒做過就是沒做過。

而且……在座的各位,也不一定有什麼資格說我啊。

一個月前,教授……啊不,淩淏同學的事情,我相信各位還沒有忘記吧?

你們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去欺淩的呢?你們意識到了自己是在欺淩嗎?不,你們沒有意識到,因為欺淩這種行為儼然已經變成了一種自然而然的事情!我很慚愧,我最為慚愧的事情莫過於我居然沒有發現這股‘空氣’,這股令人窒息的空氣!呼吸著這股空氣,我居然還能存活於世間!

你們意識到了吧,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悲傷。你們膽敢想像一下,被欺淩的人是自己的情況嗎?

沒有關係,你們還小,就和那時候的我一樣。

所以,接下來才是重點。我懇請各位——變成我這種人。

沒錯,變成我這種厚著臉皮,廝混在校園中的老師。不論我有沒有資格,也要忍受住內心的煎熬,在這所校園裡贖罪!

也請各位,不要變成我這種人,不再去犯下人性上的錯誤了!

好了,該說的也差不多了,我已經不是你們的老師了。但是,我還是厚著臉皮給你們上了一節課,如果覺得我實在是沒有資格的話,可以把我的話語當做耳旁風。

然後,老師接下來要去一個地方……要去,幫助自己的朋友。

對了,最後說一句:

令優老師我啊,其實是很懷念校園的呢。我喜歡著校園的一切,圖書館的墨香味、吐槽食堂的樂趣、學校商店的運動飲料,校慶活動,朋友們,老師們。我超級喜歡的,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的青春啊。

不過,已經足夠了,港澄中學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雖然,我沒能夠盡到多少的力。但是,我已經在當教師的那一天起就決定了,在將這一切公之於眾之後,我就會辭職。

那麼,下課

02.

走出校門,有人在迎接著我。

“要來一根嗎?”

“我不抽煙。”

我沒有正眼看著高木凱,只是望著天空。

“不……還是來一根吧。”

改口之後,我從高木凱遞給我的盒子中抽出一根,叼在嘴裡。

“啊?什麼啊……這是劣質香煙吧?太熏人了,眼淚都被熏出來了。”

“這是哪個時代的梗了?我還沒給你點火呢,而且這是香煙糖。”

原來如此,我還剛才有點奇怪為什麼嘴巴裡有一股奇怪的甜味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港澄市也開始出現霧霾了啊,快保護環境啊地球人們。”

“你想說什麼?而且你也是地球人哦。”

“霧霾熏到眼睛了。”

想必大家都知道PM2.5這種由於社會經濟活動而造成的大量顆粒物吧,港澄市雖然沒有過多的重工業區,但是在最近幾年也出現了霧霾。

“得了吧你!要是霧霾就這麼熏到眼睛,那滿大街的人不都跟家裡出喪似的了!”

“算我求你了,你就當我沒哭吧。”嗓音有些發啞,我使勁地揉了揉眼睛,可是味道發鹹的液體止不住地湧出來。

我已經拼死地用一切辦法轉移話題了,即使是在內心裡也在回顧那些讓自己笑的喘不過氣的笑話。“沒關係的。”高木凱抽出了根香煙糖,放在嘴中哢嚓哢嚓地咀嚼著。“想哭的時候就笑吧……嗎?不過啊,該哭的時候還是要哭的。至少在哭的時候,身為非人類的我們可以清楚的認識到:我們還是人類啊。”

“還沒到哭的季節呢。”

我用力的吸了吸鼻子,拍了拍臉,盡最大可能的堵上淚腺。

沒錯,現在絕對不是哭的時候。二十個小時之前,我從睡夢中醒來。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身處於萊特的宿舍內,那裡是作為謝爾特亞普的基地一般的存在。在哪裡,我花費了大量的時間來修復被澤魯特先生,也就是柴旭澤篡改過的伺服器系統。在修復完成之後,我思考了很久,最後在高木凱的陪同下,坐上了通往港澄中學的巴士。

“我打電話給小月準備點吃的吧,要不然會扛不住的。”

“嗯。”我點頭致意,然後扣上了帽衫,不太想讓路人們看到我哭的樣子。

接下來該怎麼辦呢?我原來在學校教授的那些學生,接下來會由誰來接手呢?別的老師可以盡心盡力嗎?

想到這裡,我不經開始埋怨起了柴旭澤。

原本我只是對他進行試探性的懷疑,可是他真的對我露出了獠牙,這一點是沒有爭議的。

但是,一直以來,他身為山羊角的首領,與這個世界所產生的瓜葛我都沒有察覺到。沒錯,我作為他的朋友,我也是十分失格的。

而他是什麼時候開始,對我抱有那麼大的而已的呢?

而那時候,在那只鸚鵡身體內的柴旭澤又是誰呢?

不知不覺思索著這些,我們已經回到了港澄大學的女生宿室。我們當然不能從正門進入,翻過牆再繞到大樓的後門。最後悄悄地躲過

宿舍管理員的視線,成功回到萊特先生的宿舍。

這間宿舍看起來十分平常,來往的學生也是十分的井然有序。但實際上,萊特包攬了這棟樓的一半作為謝爾特亞普的基地。除了房地產商,基本上是沒有人知道這件事情的。至於是哪裡來的資金,維持這個毫無收益的組織的運營嘛……

“辛苦了,令優老師。”

“哪裡哪裡,麻煩您做飯了啊,帕茲小姐。”

沒錯,在那之後我瞭解到了,謝爾特亞普的活動資金完全來源於帕茲的演藝事業。從善後處理到隱藏身份,都是需要資金的。不得不說,萊特的這一步算盤敲的實在是太響了。

“對了,那天晚上我們帶回來的十六位山羊角能力者怎麼樣了?現在應該給他們做好心理暗示了吧?”

我走向了餐桌旁,高木凱突然對著帕茲問道。

“心理暗示?”我疑惑的問道。

“啊,令優老師你還不知道吧?”高木凱拿起了筷子:“萊特曾經因為燭芝閻的背叛,而一度失去指揮能力。但是在後來,她多次考慮了這一點,研究出了一套適用在Ghost能力者身上的系統。也就是對他們的打上一個心理楔子,讓他們在長時間內無法使用自己的Ghost能力。”

“哇,這樣也可以啊?”我也拿起了筷子,驚訝於萊特的能力的同時,我也把注意力放在了滿桌豐盛的飯菜上。

不過,看起來都是速凍食品。

“嗯,我來看看。”帕茲拿出了平板電腦:“十六位Ghost能力者的楔子都已經被打上了,現在林風道正在親自檢驗他們,偵探就是可靠啊……嗯?慢點吃啊,令優老師。”

沒顧著說話,我向著帕茲做出了OK的手勢,我想我現在的吃相一定十分難看。我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些速凍食品,但沒想到剛把食物放到嘴邊的那一瞬間,饑餓感就如同洪水一般湧了上來。高木凱說過,為了保證我在醒來後不至於餓的說不出話,在我昏迷的時候還是給我注射了營養劑。

“要是萊特姐姐在的話,就不用吃速凍食品了呢。”楚音月從廚房中走了出來,她的手上端著兩杯牛奶。

我放慢了咀嚼速度,因為我回想起了萊特。

“不用擔心萊特姐姐的。”

她將兩杯牛奶分別放在了我和高木凱的面前說道,她已經看透了我在想什麼。

“萊特姐姐曾經說過,她所做出的一切都絕對是處於她自身的所為,也請謝爾特亞普的各位相信她。就算她犧牲了性命,這也一定是計畫之中的事情。”

我愣住了。到底發生了什麼,才會讓謝爾特亞普的人對萊特信任到如此的地步?

“我們選擇相信萊特。”高木凱抿了一口牛奶,他似乎不是很擅長應對這個味道的蛋白質液體。“萊特也無數次的證明了她是可信的,原本……應該當上謝爾特亞普的首領的人,也應該是萊特啊。”

“我覺得僅憑藉這一點,就可以肯定萊特很有遠見了。”我終於咽下了口中的所有東西,說道。

“饒了我吧,我只是想讓大家都好而已。”

“就是你的這種性格啊。”我灌了口牛奶,然後呆住了。不是因為牛奶的原因,而是因為高木凱剛才說過的某句話。

“萊特的Ghost能力是什麼?”

我在思考了一下之後,我立刻問道。

03.

“突然怎麼了,這麼急。”

一個加急件快遞員氣喘吁吁地站在門口,高木凱拿著筆簽收下快遞之後,將快遞交給了我。

“嗯?重量怎麼不對?”

包裹裡裝著的是萊特的手機,但在這手機裡還應該裝著一個二維生物——異彩,即使是二維生物,品質也是沒有改變的。但現在,這個手機的重量已經是十分普通的了。

“異彩被Any轉移出來了,對了,Any就是製作了承載二維生物的APP的人。怎麼了,你要見異彩嗎?”

“不,不用,我找的是別的東西。”我擅自走進了前幾個小時我一直呆著的房間,那裡是萊特的房間。萊特的房間給人一種時代感落差很大的感覺,從九聯屏的最高配置電腦到宋朝出土的《資治通鑒》原稿,應有盡有。瞧,她床頭牆壁上掛著的,似乎是貨真價實的達摩克裡斯之劍,不過她應該不用擔心那把劍會掉下來,因為有一個蘋果公司在幾年前出品的典藏版VR裝置被她當做眼罩擺在床頭。

但現在可不是在意這些東西的時候啊,我移開成堆的耳機,坐在了她平時用來錄製電臺節目的椅子上,扯開了包裝,抽出了手機。

手機有密碼,但是我已經顧不上那麼多了,直接將其與電腦連接,流覽在那之中的內容。

“那麼,你發現了什麼?”

“不是我發現了什麼。”我繞過系統,直接掃描手機儲存器,然後再將所有的音訊檔篩選出來。“今天是週末,萊特應該更新她的節目了。我覺得,假如她真的很早以前就預料到了現在這個情況,一定會把節目所需的素材做好。”

“這有什麼意義?”帕茲疑惑地問道。

“我不知道,但假如是萊特的話,擁有那種能力的萊特的話。”

高木凱和帕茲面面相覷,而楚音月則是恍然大悟,不愧是擁有讀心能力的Ghost能力者。

“凱,你剛才和我說過吧,萊特擁有的能力你們也不知道是什麼。但是,種種跡象表明,萊特似乎有能夠‘預知未來’的傾向。”

“確實是這樣,我們也很多次問過萊特,但萊特也表示:自己的能力應該不是預知未來,自己只是通過‘推理’而做出了類似于預知未來的舉動。”

“這一點我能夠作證。”楚音月舉起了手:“我明白那時候的萊特沒有說謊。”

“那麼,拋開萊特的能力不談,假如真的是依賴推理的話,那說不準比Ghost能力還要可靠呢。”

此時,電腦裡已經將我要找的東西篩選了出來,我對照了一下生成時間,點開了一個音訊檔。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靜靜地聽著音響裡傳來的沙沙的聲音。

“各位老朋友和新朋友們,大家好,歡迎再次來到港澄市的『港澄奇譚』電臺直播間。”

我們在第一瞬間就明白了,這是什麼東西。

“這個難道是,萊特的節目錄音?”帕茲呆呆地說道,而我打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因為,我依然是那個用著萌妹子變聲器偽裝成萌妹子,而且給各位帶來僅屬於這座港澄市的傳說的……萊特先生。”

用變聲器‘偽裝成’萌妹子是幾個意思啊?我露出了苦笑。

“相信各位都知道2000年時,曾經發生的‘千年蟲’事件吧?雖然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千年蟲事件早已發生過了——但是,就在那名駭客對‘港澄中學’的事件進行曝光之後,整座港澄市的網路似乎發生了遲來‘千年蟲’事件。一時間,整座港城市的交通系統、銀行安保系統、帳戶資訊、通訊公司發生了帳單超額——通話時間100年零三分鐘這種事情。在當時引起了相當巨大的騷動呢,而這一切幾乎就是那起駭客事件同時發生的。或許這麼說有一些牽強,但無數的偶然,總是會連接著必然的對吧?那麼接下來,讓我們進入一段音樂,準備迎接這個故事的序曲吧。”

聽到這裡,我的心瞬間被提了起來。萊特先生知道那時候發生了什麼,她知道我做了什麼。

“遲來的千年蟲事件,令優老師,那時候的駭客是你?”

楚音月一臉茫然地看著我,而我只有點了點頭。

“好帥啊!駭客先生。”帕茲像是要擊掌一般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不,一點都不帥。”

我皺著眉頭思索著。為什麼?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港澄市內發生了千年蟲事件啊,對了,在那之後陷入慌張情緒的我一直躲在床上,沒有瞭解外界的事情。那麼,這件事情又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這麼想著,我打開了下一個音訊。

“閉嘴,人類!”

音響之中傳出那句話的瞬間,我們都瞪大了眼睛。

“喲,各位,想必當你們打開這個音訊時,我已經被澤魯特先生帶走了吧。”

看著顯示器上悠然律動著的聲波紋,我立刻調出了這個音訊的錄製時間。沒錯,這是在我和萊特先生相遇之前才錄製的視頻,她早就預料到了會這樣嗎?

“聽好了令優…真是的,明明你現在就在我的旁邊昏迷著,我卻要對未來的你說話,哈哈哈,真是奇怪。”

萊特的語氣十分平常,就像是在下午茶時的優雅交談。

“總而言之,令優,仔細思考千年蟲事件的意義。因為那起事件,你才會作為幼蟲型Ghost能力者被澤魯特先生注意到,這說不準是扭轉戰局的方法之一。我無法直接告訴你答案,因為這個答案如果不是自己得到的,就毫無意義。順帶一提……接下來請你記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必去刻意理解——我就是Ghost能力者,我的Ghost能力就如同你們所知道的一般,我能通曉過去、現在、未來。沒錯,我就是宛如‘拉普拉斯惡魔’一般的存在,把自己比作為‘惡魔’也真是奇怪呢,乾脆叫我‘拉普拉斯騎士’好了。”

“拉普拉斯惡魔是什麼?”

帕茲疑惑地問道。“拉普拉斯妖(Démon de Laplace)是由法國數學家西蒙·拉普拉斯在十七世紀時所提出的一種科學假設。這只惡魔能夠知道宇宙中每個原子確切的位置和動量,能夠使用牛頓定律來展現宇宙事件的整個過程,過去以及未來……原來如此,用來形容萊特,可真是合適。”高木凱苦笑著回答帕茲。

拉普拉斯騎士,萊特先生。她對我說這個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東西?

我略感頭痛的摸了摸腦袋,她所想表達的意思就是這個而已,到底有什麼目的?但是她也說了,“不必去刻意理解”,話雖如此,卻更吊人胃口。

“令優,是時候證明自己,與過去做下一個決斷了。還請你做到最後那身為老師的義務,然後邁向這個世界。山羊角的基地,一個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地方,那裡是我們最後的戰場。”

所有人的心都被吊到了嗓子上。

“最後說一句,在聽完這段對話後,幫我把節目上傳到網上就好了。然後,你們就可以來找我了。”

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地方?我愣了愣,立刻調出了地圖。

在地圖上尋找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地方,真是有點可笑。

“真是的,都到這時候了萊特還在繞圈子。”高木凱無奈的撓了撓頭。

“不,或許她已經給了我們足夠的提示……電臺,先幫她把她錄製好的節目發佈一下吧。”

萊特是在一家名為‘BiniLico’的彈幕網站上發佈電臺節目,雖然我不知道萊特的帳號和密碼,但是這個網站的防火牆在我的面前形同虛設。

果不其然,接著這裡飛快的網速,在這段音訊被發出去的瞬間,我們接收到了一封電子郵件。發信人是Mister Wright,也就是萊特本人,郵件被設定成某個開關被啟動後就會由系統自動發出。很明顯,那個開關就是萊特所需要更新的節目。

打開郵件,郵件中並沒有什麼內容,但是有一封附件,將其下載後得到了一張圖片。

“這是,哪裡的地圖?”高木凱瞪著這張圖片,圖片上是一個手工描繪出的島嶼地圖,像是古文物一般。

“沒錯,看起來和我預想之中的一樣啊……這張圖上描繪的是港澄市。”我指了指地圖上沿海的地裡形狀,說道:“這裡已經被改成了沿海浴場,這裡是碼頭,這裡是堤壩的建造口。這幅圖應該是一幅古代的港澄市的地圖才對,繪製的時間大概是兩千年前。”

“為什麼?兩千年前?有點扯得太遠了吧?”

楚音月問道。

“這張地圖絕對是兩千年前繪製的,只有那個時代的人才知道,那時的港澄市還是一座獨立的大嶼,在後來發生了地殼運動才會形成半島的。”

“真是意外,你對這個方面很瞭解嘛。”

“不……”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兩天我在休息的時候,就會看一下萊特這裡的書籍,誤打誤撞才看到的……真是奇妙,她怎麼會知道我看了她的書。”

“那樣的話,‘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地方’是哪裡呢?”帕茲問道。

“很快就知道了。”

我要將這張地圖與剛才打開的港澄市現代地圖相對比,通過地殼類比軟體,讓這張兩千年前繪製的地圖再一次經歷時間的洗禮,慢慢的變回半島。

“完成了,接下開就是看一下現代地圖了。”

“啊,我看到了。”小月發出驚呼,指向了地圖上的另一座小島。“模擬出的兩千年後的地圖,原本在港澄市的東部應該有一座島嶼才對。”

原來如此,距離港澄市港口十五海裡的地方原本應該有一座島嶼,這就是‘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地方’。

“等等,再對比一下,這次用世界地圖!”

高木凱的一句話提醒了我,我再次下載了一張世界地圖進行對比。

“沒有?這是怎麼回事?既然都不存在於地圖上,還能去那座小島嗎?”

“能去……Ghost能力者就能去。”我說出了自己的推斷:“就像是WWW.RIDERZERO.COM一樣,在外人的眼裡只能看得見一堆亂碼,但在我們的眼裡不一樣。沒錯……這簡直就像是遊戲規則,我們被賦予了這種奇怪的權力,我有預感,我們是可以登上那座島的。”

“那事不宜遲,我立刻去準備快艇。萊特和教授肯定都在島上!”

說完,高木凱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給我準備一艘快艇,二十個人左右乘坐……你說什麼?”高木凱的聲音變得急促起來:“昨晚的天氣預報說有暴風雨?那種事情無所謂,不管是豪華遊輪還是戰艦,能出海的就行了。”

不對吧,港澄市那小小的碼頭真的會有戰艦和豪華遊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音月望向窗外,剛才還是萬里晴空的藍天,就在這幾分鐘之內烏雲密佈。拉開窗戶,強烈的海風掛了進來。

“不行,現在找不到船,只有海邊農家打漁用的快艇。但是,根據現在的天氣來看,人家根本不可能借給我們,就算借給我們,我們也不一定能在短時間內航行十五海裡啊。”

怎麼辦,那該怎麼辦?我再度陷入了沉思。總該要想個辦法,不至於讓我們遊三十海裡吧?

“對了,萊特在一星期前找我借過錢,她說她要買一樣東西!”

帕茲突然豎起了手指,用恍然大悟的口氣說道。

“什麼?”

“嘻嘻,把東西帶好,跟我來就知道了!”十五分鐘後,我們在帕茲的帶領下,來到了沿海處的一個小型船塢。船塢的鐵門已經生銹,但可能是最近被打開過的原因,鐵門並沒有想像之中的難以開啟。在那裡,一個等身大小的物品被藍色塑膠布所遮擋住。

“這個,難不成是……?”

“沒錯!”帕茲猛地扯下塑膠布,一架機車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只不過,那是一架水上摩托。

“我說萊特急急忙忙地找我買這個幹什麼呢,早點把目的說出來不就好了。”

這麼說來,萊特連這場暴風雨也預料到了?

“不僅如此哦。”帕茲掀開了水上摩托的後備箱,在那之中裝著一套防彈衣和一把手槍,手槍旁搭載著一堆子彈。“萊特還準備了防彈衣和手槍,這個子彈沒有什麼殺傷力,是將麻醉彈之中的麻醉液換成了腎上腺素。沒錯,這是用來對付Ghost能力者的專用子彈。”

“從說明書上來看,這玩意的速度可以達到三十節,似乎想要跑完十五海裡的話,半個小時左右就足以了。地圖也不用擔心,在這上面也搭載了GPS,只要把那座島的座標輸進去就可以導航了。那麼,要用這個嗎?”高木凱搖著手上的說明書問道。

“當然了,要不然那傢伙買這玩意還想幹什麼?”

我一隻腳踩上了踏板,垮了上去,躍躍欲試。

“可關鍵是……”楚音月突然說道:“令優老師會開這個嗎?”

我差點從那上面栽了下來。

“大概會吧……這應該和騎單車差不多吧?我還看過比賽,好像是先把保險栓拔下來,然後按下綠色按鈕……”

在按下綠色按鈕的那一瞬間,水上摩托發出了轟鳴聲,我們立刻堵住了耳朵。

“等等!果然還是先等等吧,令優老師一個人去那座島上也不太好吧?那座島上還有敵人呢!”

“我想那個應該沒什麼問題。”我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說道:“我是一種特殊的Ghost能力者對吧?Ghost Killer,你們已經給我解釋過了,假如對手是Ghost能力的話,我可以將他們的能力完全無效化不是嗎?”

“確實如此……不過,你在實戰方面還稍遜,要是遇上黑晷那種人的話就糟了。”

“OK!到此為止,凱老大!”帕茲插話道:“稍微信用一下他吧,也是信用萊特。萊特準備這架水上摩托的意義,肯定也是讓他前往的。”

帕茲擺著笑臉迎向我,那畢竟是國民級偶像的笑容,立刻俘虜了我。

“對了令優老師,送你兩個東西。”帕茲從口袋中抽出了一個做工細緻的包裹。“錦囊,假如被逼到絕境了就拿出來碰碰運氣吧,就當是護身符了。”

“嗯?這是什麼?”高木凱一臉不明所以地問道。

“保密。”

“這可真是,太感謝了。”能收到帕子小姐親手贈予的物品,我當然是滿懷激動地手下了。不過,錦囊這種東西,到真正需要用的時候,打開一看是騙人的那就要命咯。

“還沒完呢,我早就看出來,你想要這個了,對吧?”

帕茲伸出手指,指尖上夾著一張白色卡片。卡片一翻開來,我就明白了這是什麼。

“簡、簡直就是大禮啊!帕茲小姐親手授予的簽名照啊!”

等等,這絕對不是一個偶然對吧!能夠在此有幸相會夢中的女神,還能夠得到這個如此良好的開場。真是的,太讓人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了!我們一定能夠做朋友的吧,那麼,在以後還能夠加深關係嗎!嘿嘿,誒嘿嘿嘿……

“哇!令優老師的思想好骯髒啊!”

楚音月在一旁驚叫道,糟了,我竟然忘了這個傢伙的存在!

我渾身發麻,面紅耳赤地想要逃離這裡,假如她的口風不夠緊的話,那我就準備被帕茲小姐數千萬名的粉絲圍追堵截吧!

慌亂之中,我踩下了油門。水上摩托以我根本就沒有想像到的速度,在海上狂飆起來。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on’t be shy!”

那位偶像在我的身後大聲地喊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