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閉嘴,人類!

《閉嘴,人類!》Special篇!(視心情和靈感的特別篇) SP1:令優老師的休息日(1)

書名:閉嘴,人類! 作者:疾風迅雷的Knight-Hart 本章字數:656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07


“喂!小優啊!你他娘的給我解釋一下學校那邊是怎麼回事!?”

“我就是他娘——喂,小優!媽媽相信你不是那種孩子,但是你回趟老家見見我們啊!”

“別說了孩子他媽,他要是回來了看我不宰了他!”

“達令!你要是還想讓孩子回來就乖乖閉嘴!還有,要打人也別用我那根皮帶!”

“他娘的,這臭小子……這,這臭小子我以為他是個老實兮兮的崽子!沒想到連自己的學生都敢睡啊!”

“也不知道是遺傳誰的,一天到晚上那種糟心爛肺的網站!都是被你教成這樣的!”

“喂,小優……小優!你還在聽話嗎?!小優!!”

噗通——我將手機丟進了海裡,世界終於安靜了,希望那兩個老傢伙能和海龜談得來。好吧,雖然說看起來我這個行為有點浪費錢,也有點不孝順,但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難不成要我對老爸老媽解釋出來龍去脈嗎?是啊,假如我去解釋的話……他們就算不把我送進精神病院,也要把我關進網癮治療所了。說實話,網癮治療所對我來說更可怕,不給我網路就相當於不給我呼吸。

各位好,我的名字叫令優,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姑且還沒有擺脫‘老師’這個稱謂。也許你們覺得好久沒見到我了,但實際上我才剛加入謝爾特亞普一個月。

說起來,我的手機好像是防水的?

我失去了不少的東西,比如說……社會地位、社會地位、還有社會地位。

很明顯,現在的人一旦涉及到了‘性’‘不倫’諸如此類的話題的時候,他們的腦漿就像是摻了維他檸檬茶一樣開始興奮起來,不僅記得深刻,而且還傳的廣泛。而正因為這一系列的話題被新聞媒體炒作之後,我的那間事情就像是生活常識一樣被整座城市的人所得知……我再也回不去了。

這件事情簡直就像是你突然表示自己是個皮革廠老闆,姓黃名鶴,然後人家就能開始對你指指點點一樣……好吧,不過我現在的狀態也差不多是過街老鼠了。

在那起事件之後,我沒睡覺,花了整整二十個小時,總算是把網上流傳著的我的照片全部替換了——用駭客的手法。順帶一提,雖然很不道德,但是我把自己的臉替換成了那個禿頭教導主任年輕時候的樣子。

不過,校方似乎還有我的實體檔案的樣子,那個東西被我忽略了,而員警們也順藤摸瓜地摸到了我老爸老媽的通訊位址,最相信我的兩個人也淪陷了。

不僅是社會地位,我的家族地位也不保了。

“令家就出了你這個叛徒啊!”

剛才那個對話,其實已經持續了整整二十分鐘……而我現在的狀態也基本上是跪在地上聽他們在那邊發洩了。

嗯……確實很難受,但是這也算得上是預料之中的事情。

現在人都不過是腦袋一熱罷了,過一陣子這個風頭就能下去了——至少我是這麼想的,然後我掏出了錢,在附近的披薩店裡買了一份最大號披薩作為早餐,徒步走回我現在居住的地方。

“喲,起得真早啊,令優老師——一大清早就吃垃圾食品?”

這個看起來有一股鄰家大哥哥感覺的青年對我打著招呼,他的身上穿著運動服,額頭上的汗珠表示他剛健身完畢。而他的懷中抱著牛皮紙袋,那裡面是一些現磨豆漿和麵包、水果之類的東西。好吧,不愧是謝爾特亞普的領導者,和我完完全全的相反了。

“早上好啊,凱老大。”我學著謝爾特亞普的其他成員對他的稱呼,對他揮了揮手:“不過你說錯了兩件事情,披薩……應該算不上垃圾食品吧?還有就是,我不是早起,我壓根就沒睡覺。”

兩個生活規律完全相反的青年在女生宿舍裡打招呼,這麼一幅景象怎麼想都滑稽吧。

我打開了門,一股酒精的氣味從門內傳來——很好,有兩個生活習慣比我還要不健康的傢伙正躺在裡面呢。滿地都是方便食品的包裝袋,這個房間內空氣中的酒精含量大概已經超過了酒精廠。這也難怪,一個怎麼看都很厲害的傢伙和一個不用看都知道有多厲害的傢伙湊到了一起,喝的酒也是這麼厲害。

“早上好,萊特、帕茲。”

高木凱像是早已習慣了這幅景象的樣子,拉開了這個房間的窗簾——在這房間中昏睡著的兩個人發出了長達五秒鐘的慘叫和掙扎之後,又像一具死屍一樣掛在了一邊。

帕茲表現的像是貞子,金色的長髮遮住面孔,倒掛在架子鼓上。而被掛在沙發上這個穿著一身蒸汽朋克風格的少女,正掛在沙發上,而且後背還倒背著兩把吉他——你是哪裡穿越來的二刀流劍客嗎!

“這個是什麼……伏特加?看不懂俄羅斯語啊……”

我打開了冰箱,裡面塞滿了方便食品和瓶瓶罐罐的飲料。

好吧,其實作為帕茲小姐的粉絲,我早該想到這一點的——俄羅斯人很能喝,僅此而已。

真是的啊,有些時候真的應該和偶像保持一點距離,一旦瞭解到偶像的另一面,對那個人的看法或許會在一瞬間崩盤,就像是當你貼著女神像觀看的時候,會發現女神像有很多的瑕疵……不過還好了啦,別看我這樣,我在前兩天的時候還是帶著帽子、口罩和墨鏡,跑到了市中心的CD店搶購到了帕茲小姐的最新專輯。

“所謂的悶騷就應該是指你吧?”

——在我身邊這個趴在沙發燒的少女在得知了這件事之後,做出了這樣一句評價,讓我的腦袋狠狠地抽了一下風。

我現在就住在隔壁,沒錯,我就住在女生宿舍。每天都要想辦法繞開管理員大媽的視線,然後繞進來,這是一個技術活。而某人美其名曰‘練習潛行’。看樣子她真的沒想過,要是我被抓到了,那絕對會被在扣上一個汙名。

我一邊胡亂的往嘴巴裡塞披薩,一邊習慣性地拍了拍口袋想找到手機——可是手機被我丟進海裡了啊,上哪去找回來?買新的吧,號也要換新的,這些都能在網上做到。

“嗯……嗯?嗯……啊……”

就在這個時候,‘某人’醒了過來。她睡眼惺忪,向著四周望了一下,最後盯到了我的臉上——張開了嘴巴,我毫不留情地將一片披薩拍到了她的臉上。

有些時候,就是要認清楚了她是什麼樣的人,才會對她這麼做。

“早上好啊,令優老師。”“早上好,萊特先生。”

睡眼惺忪的她像是垃圾場的廢物處理機器一樣把垃圾絞入了自己的肚子裡,然後,翻了個身,正坐在了沙發上。身後的兩杆吉他也被整齊地放在了身邊。

“呀哈……果然在辛勤的工作之後,就是為了這個瞬間呢。”

她伸了個懶腰,我沒有去特意在意她的前胸,因為嘎嘎嘎作響的脊椎聲率先傳進了我的耳朵裡。這個傢伙真是接地氣啊,各種意義上來說。

“那麼……我的第一個休息日到底應該怎麼過呢?”

沒錯,今天是休息日……根據萊特的說法,這是一個月謝爾特亞普裡唯一的一次休息日,而且這個休息日是不定期的,要根據她的‘推理’來決定。而我剛好加入謝爾特亞普一個月,正好也迎來了第一個休息日。

“你可以和他們幾個去大街上釣釣妹子啊,唱K啊,血拼啊……當然了,像帕茲那樣子狂喝一晚上,然後現在爆睡一整天也是可以的哦。”

就算這個樓層是隔音的,昨天晚上我也聽到了她們兩個人在開‘演唱會’。偶像和偶像的經紀人真是可怕啊,各種意義上。

高木凱將兩杯冰豆漿擺在了我們的面前,而我揮揮手表示感謝,然後他又將昏睡著的帕茲抱到了床上蓋上毯子,才坐到了我們的面前。

“謝爾特亞普的這種休息日可是很難得的哦,我個人建議還是好好地利用比較好。”

我不由得苦笑——這就是吃健康早餐和吃垃圾食品的人的區別嗎?

“那麼,今天我打算回一趟我的老家——”當然,我並不是說回到我的老爸老媽的身邊,而是我在那之前一直居住的單身公寓。

住在這裡我並不缺什麼,有一台世界上排名靠前的中型機電腦給我使用,已經是最幸福的失去了。而其他能買到的東西更是無所謂,擺在家中的一大堆有關於帕茲小姐的海報簽名什麼的我雖然很想拿過來,但是每天都能見到那位本人,我想也用不著了吧?

人生最愜意的也莫過如此了,我突然感到了自己的不幸似乎也算不上什麼。

好吧,我可不會這麼沒良心呢。

“實際上在那之後,我入侵了原本裝在自己家中的攝像頭,確實在那之後……有員警去了我家,但是好像沒搜到什麼東西就走人了。我就想回去看看,畢竟也是我住了很久的地方。”

“沒問題嗎?”高木凱問道:“你家現在已經被盯上了哦,你的鄰居也知道了你的身上發生了什麼。雖然警方沒有證據,也撤銷了對你的通緝,但是你的名譽還沒有恢復呢。”

而就在這個時候,萊特打了個響指。

“沒事,去吧,我相信令優老師應該不會出什麼事的。”

我聳了聳肩,看向高木凱,而他也是一臉‘既然萊特都這

麼說了’的樣子,表示同意。

不過,為什麼我令優到現在還能掛以老師之名呢?這件事情也還是要從一個月之前說起。

“啊?!謝爾特亞普的老師?又讓我當人民教師?”

試問,整個港澄市還有誰不知道,港澄中學有個叫令優的老師和女學生發生不良關係了?我可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名了啊。

“是啊是啊,就是這群小鬼——”然後,萊特敲了敲牆壁,這幾個神情各異的學生模樣的人故作整齊地對我眨了眨眼。

好吧,在這群人之中,我只認識一個‘教授’……還有就是那個外貌特徵特別明顯的林風道了。他們所有人的都是出於不同階段的能力者,有幼蟲型能力者,也有繭狀態能力者,甚至還有成蟲型能力者。

“謝爾特亞普的活動總是讓他們的學業有些落後,因此我很是過意不去啊。”

我立刻明白了萊特想叫我做什麼。

“也就是說,我又要當老師了?”

不過這一次,我的學生全都是Ghost能力者罷了。如果論使用能力和戰鬥技巧的話,我絕對遠不及經驗豐富的他們,我自己上陣前恐怕只有手忙腳亂的份……這是事實,在這一個月內我又經歷了幾次的戰鬥,而且每次都有些出糗。

我是一種名為Ghost Killer的特殊存在,我能夠無效化其他能力者發動的能力……而我好幾次,不小心都在對友軍使用這種能力。

最終導致,我遭到了不少白眼。

“來,昕輝同學,背一下《滕王閣序》吧……”

但是我只會教國語啊,充其量我會教一點電腦知識和英文,然後理科方面……中學時代的東西早就忘記了好嗎?

不過漸漸地,我也算是明白了萊特的真正目的,她並不只是需要我作為老師的經驗,也是給了我一份能讓人信服的統率力。至少這群孩子裡還有不少腦子不錯的人,他們自己之間的學習和互相幫助也是很好的。

“喂,海涅同學,不能用能力作弊的哦……閉嘴,人類。”

同時,萊特也是想給我找一份事情做做,不至於每天只能趴在網上做一名專職的駭客。

24歲的我總算是沒有浪費青春,至少還能繼續做駭客和Ghost能力者以外的工作,這一點讓我很開心。因為,我還是很懷念校園生活的,無法割捨就是這麼一回事。

但是比起以前,那種無法畢業的心情,現在的我或許更像是一名老師吧。

然後,老師我迎來了休息日。

02.

“我可以把這看作為約會嗎?”“這個嘛,麻煩你自己意淫去吧。”

這一個月算是我長年累月以來,難得的鬆懈下來心情的一個月,或者說我這是有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我挺欣然的,而且還比較樂意當這種負面人物,也許這就是懷著鬼胎而無法在陽光下大膽走路的感覺吧?

我又沒做錯什麼……大概吧。

總之,目前的情況就是我很阿Q地認為我自己過得很好,就是比以前刺激了點。

口罩和墨蹟成了我的必備出門裝備,根據萊特的說法,我大概還要帶五十天才會徹底沒人能把我認出來,運氣好的話會出現新的事件將風頭蓋過去……我不由得感歎,現在的人真是三分鐘熱度啊。

萊特的身上還沾著一股酒精味,而且整個人似乎也就是剛從宿醉中醒來的狀態。渾身有點淩亂,比如說頭髮,還有這一身就算不整理也顯得很亂的裝扮。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的這幅狀態不管站在哪裡都可以很輕鬆的融入進去的樣子。

簡單的來說,這是個並不顯眼的少女……但實際上,認識她的人都會意識到從她身上散發出的那股不俗的存在感。雖然,這傢伙平時就是一幅很隨和的樣子啦。

“約會啊……說實話,也算是個讓我有些感冒的東西啊。”

我的腦袋裡冒出不好的回憶,那可以算得上是我第一次被背叛吧?因為那一切的開端,我對於戀愛這回事不由得就有些敏感。不過,現在這種敏感已經好多了。

“我原本以為令優老師不會是這麼輕浮的人呢。”

“我唯獨不想被滿嘴巴跑火車的傢伙這麼說啊。”

萊特抱著手臂,像是認同了我的這句話一般地點了點頭……喂,你真的要這麼有自知之明嗎?

“別看我這樣,我說過幾句虛話嗎?”

“確實沒有,但是……你不就是給人這種感覺嗎?”

說道這裡,她露出了壞笑。

“那麼,就讓你看一下我滿嘴巴跑火車的厲害吧。”

啊?這傢伙又要幹什麼?!

她用右手食指戳著我的太陽穴……啊?為什麼要戳我的,一般要思考都要戳她自己的吧?!然後,像是得出了答案一般在我耳邊打了個響指,嚇了我一跳。

“一分鐘,啊不,是59秒後,會下雨哦。”

我的眼角狠狠地抽了一下,這傢伙真的在滿嘴巴跑火車,各種意義上。

“不……就算你這麼說……”我指了指天空,萬里無雲,今天的太陽還有點刺眼,更別提天氣預報的內容了,今天會是一整天幹燥的晴天。“不可能的吧?帕茲又不是那個一開演唱會就要下雨的歌手。”

昨天晚上的那個宿醉時候的唱歌……應該能算得上吧?

“那就等著瞧好了。”

萊特從自己的口袋中抽出了手機,就在這一瞬間,異樣的預感籠罩在我的內心……我抬起了頭,風突然變大了,將我一直戴在頭上的帽子吹飛了,就連卡在臉上的墨鏡也差點要掉下來,不過多虧我的手比較快。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刮這麼大的風?

萊特玩著手機,將手機的碼錶APP調了出來。不僅僅是風,就連烏雲也靠了上來——這不可能的吧?!這也可以!?

烏雲密集,頭頂傳來了一聲轟隆隆的悶響,當碼錶APP上的時間歸零的一瞬間,雨滴先打到了我的鼻子上。

“躲雨躲雨……”這個飛快跑開的少女在水中像是飛起來一般地展開了雙臂,口中吹著口哨,與路上的行人是截然相反的反應。我有點發暈,便壓著帽子跑向了她。

“這有點神乎其神了吧?萊特?!”

“你知道蝴蝶效應嗎?”

靈巧地沖進了一間公寓樓棟之後,萊特反問道我。我這才發現,她的身上完全沒有沾到一滴的雨水。

“我還是知道一點的……也就是所謂的,滾雪球吧?微小的動作能夠像四兩撥千斤一樣,引發一系列的劇變。”“說對了一半吧。”

萊特指了指頭頂,我剛開始就料到了這裡是哪裡——我的老家,我居住了好幾年的單身公寓。我聳了聳肩,既然來到了我的家裡,那麼就應該讓我帶路才算得上是禮儀所在吧。

“與其說是滾雪球一樣的反應,或許會是更加讓人難懂的東西吧……這麼說吧,這個世界就像是一台巨大而又精准的計算器,也許很多人會在無意識中輸入一些看似無關的微小資料,但是這些資料卻足以改變整個世界。”

這名少女跟在我的身後,一蹦一跳的。

“資料根據不同的輸入方法,會得到不同的誤差……假如說對一個龐大的數值使用加法,加入了一個微小的數值便不會有什麼改變。但假如用的是乘法,會怎麼樣呢?”

數值會翻倍、或者會變為負數、亦是會變為無限、或者零。

“你可能會以為,我在剛才使用了你曾擁有過的,名為‘世界意志’的能力,但是你錯了。”確實,我剛才是有那麼一瞬間回想起了這個能力。“但是,這一點物質程度的變化,是不需要用到那個麻煩的東西的。一口氣,我剛才僅僅是經過計算,吐出了一口氣,就能夠引起那樣子的變化。”

“你……是哪來的妖怪吧?”

“我剛才也說了啊,要用適當的‘運算方法’和‘數值’,就能得出不一樣的東西。一呼一吸也許很簡單,但是那億兆分之一的巧合,並不是每天都在上演的。”

我有點發悶——簡單的來說,她剛才只是進行了一個計算精准的呼吸,就改變了大氣?

“你至於說的這麼玄乎嗎?!物質世界就這麼容易被改變啊?!”

“那是當然……呵呵,開玩笑呢。”

萊特靈巧地從我的身邊躍過,站在了一個房間的門前——我家。

“你知道嗎?古代人的‘祈雨’。”

走廊上全是雨水,而萊特似乎絲毫不在意。

“是什麼?法術嗎?你總不會告訴我,古代也有能力者吧?”

“雖然我不想否定你的最後一個結論,但是我確實可以告訴你……僅僅是‘祈禱’僅此而已。人類是一個沒有發現自己到底有多厲害的生物,他們從沒意識到,自己的精神力量實際上是可以干涉到物質世界的。那麼,你帶鑰匙了嗎?”

日後談,或者說,這次的事件的結尾:

回到家的我忘帶了家門的鑰匙,或者說我早就忘記了我丟到哪裡了,或者一直就丟在了港澄中學,我的崗位上。而這個時候,萊特則是開玩笑一般地對我說道:

“祈禱吧。”

我祈禱著,然後一個勁地盯著萊特,看著她、不讓她做出什麼奇怪的小動作。

然後,門開了。

【未完待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