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我的夫君是冥王

正文 第七章:王岐

書名:我的夫君是冥王 作者:落秋塵 本章字數:243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26


  “王總,開發地那邊變得非常奇怪,那些棺材蓋全部都跑了出來,就連郭順都回老家了。”秘書稟報道。

  王岐肥胖的身體都快要陷進沙發裡了:“這個年頭,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郭順就是個慫貨。不過工地上的事情的確是有一些邪門,最近我也總是覺得有些不順,這樣吧,你去找一個道士來做做法。”

  在這個世界上最相信鬼神之說的就是商人,一有點風吹草動商人就會有些忐忑,而王岐能有今天的成就自然是深信這種事。可是王岐更加相信道士的能力,這些年來一些靈異的事情他都已經解決了,這次還是會一如既往地解決。

  秘書離開之後,王岐就回房間了。

  王岐在鏡子前刮著鬍子,一道黑影突然躍過,在鏡子前倒影出了一個明顯的身影。王岐下了一跳,他往後看去,但是什麼都沒有。

  在他身後的鏡子裡,出現了怨靈的臉,當王岐轉過身的時候正好和鏡子中怨靈的臉相對。

  “啊……”王岐將手中的刮胡刀扔向鏡子,鏡子碎裂,隨著鏡子的碎裂,血液順著裂紋往下流淌。整面鏡子都變成了血紅色,而地上的血越積越多,漸漸地漫過了王岐的小腿。

  王岐一臉驚恐地看著自己的周圍,他想要離開,可是他的雙腿就像是被什麼東西纏住了一樣根本無法動彈。

  “你是誰,你想要什麼?”王岐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在鏡面上的鮮血慢慢地開始浮動,最後顯出了一張人臉:“我要你死……”伴隨著聲音,那鮮血慢慢地凝聚成一雙血手,從鏡子裡伸出來,慢慢地掐向王岐的脖子。

  王岐身下一熱,一股尿騷味和屎臭味和血腥味融合在一起:“不要殺我、不要殺我……”王岐的雙目大睜,眼球都快要爆裂,他的心臟已經快要跳出胸口了。

  就在血手快要觸及到王岐的時候,王岐脖子上懸掛的金佛在這時發出了一道金光,血手急速往後退去。鏡面上的面容也是一陣扭曲,很快,鏡子上的那張臉就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大片的血跡。

  束縛住王岐雙腿的力量也在這時消失,王岐恍如失去了全部的力氣一樣坐在了血地裡,空氣中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王岐後怕地爬出了衛生間,他看著一地乾涸的血,只覺得無比的噁心。

  王岐握住了胸前的金佛,就像是握住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一樣。王岐突然想起這個金佛的來源,他立刻拿起了旁邊的手機撥通了秘書的手機:“你立刻幫我聯繫白鶴道長。”

  “什麼白鶴道長?”

  “就是兩個多月前我接手那片開發區的時候遇到的那個道長,你快點把他請過來,不管要多少錢。”

  “嗯。”

  王岐掛了電話,他想起兩個多月自己準備開發從楚家那裡奪過來的那一片地時,那個白鶴道人突然出現,他說自己若是開發那片地將會大禍臨頭,可是王岐是一個商人,怎麼可能放棄這個商機?那個白鶴道人就送給了自己一個金佛,若是將來有什麼事盡可以找他。

  王岐緊緊地握著這個金佛,現在看來,這個白鶴道人早有預料,他一定有辦法對付那個惡靈!

  與此同時,在一個昏暗的小屋子裡,一個穿著道袍的道人在用木頭搭建的簡易床上盤腿打坐,他看上去很是瘦

小,臉上的皮膚也像是幹縮了一樣緊緊地貼在臉骨上,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具乾屍。

  道人突然睜開了一雙眼睛,他的眼神看起來很是恐怖,就像是已經快要死的人突然之間找到了繼續活下去的希望,但是白鶴的眼中沒有驚喜,只有貪婪和狠辣。

  “終於重現天日了,哈哈哈哈……”白鶴的眼中閃過瘋狂之色,千年的怨靈,這可是難得一遇的怨靈。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手機鈴聲吵醒了,我拿起手機一看,是一個陌生號碼:“喂。”

  “是簡虞嗎?”聽著那一邊的聲音我就知道是楚陌言:“是,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我昨天回去之後問了一下我父母楚家祖上的事情,可是我的父母也不是很清楚。這件事情我忘不了,我想要知道發生在那個怨靈身上所有的事情,他是我楚家先祖,我不能不管不顧。”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直接告訴你吧,你畢竟是楚家後人,身上的血脈和那個怨靈是相通的,可以以血脈為牽引知道當年發生在簡家先祖身上的事情。”

  “需要我做什麼就儘管說。”

  “我們今天晚上就去找他,那個怨靈現在受的傷很重,白天不會輕易出現。”

  “嗯。”

  我掛了電話,整個人頓時就清醒了過來,趕緊爬起來去洗漱。

  此刻,在王岐家的,秘書已經將白鶴道人請進來了。

  王岐看到白鶴道人,臉上的笑容越發地熱切了:“道長,您終於來了。”王岐一邊說著一邊讓白鶴道人坐下,秘書已經很有眼色地離開了。

  王岐正欲說什麼,白鶴道人已經開口打斷了他即將說出口的話:“老道曾經說過,不讓你開工,一旦開工就會引來禍事。如今恐怕已經引來了禍事了吧?”

  王岐的臉上一片愁容:“大師,我當初沒有聽信大師的話,如今當真是引火上身,不知大師可有解決的辦法?昨天晚上那個怨靈已經來過了,多虧了大師的金佛我才逃過一劫,還望大師救救我。”

  王岐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老道我今天來這裡就是為了幫你解決這件事情,今天晚上老道就幫你除了那個惡靈。”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道長了。”王岐的心裡終於有些輕鬆了。

  經過一個白天的膽戰心驚,夜晚終於來到了,在王岐的別墅的院子中已經佈置了一個桌子,桌子上點著一對白燭,然後就是一個鈴鐺,一個碗,碗上面放著一把匕首,一疊符紙,以及一把壓在符紙上的桃木劍。白鶴道人站在桌後面,王岐已經讓所有的下人都離開了,他躲在後面看著。

  白鶴看著時間,已經是七點了。那個怨靈現在已經受傷了,但是也不可小覷,根本不能等到午夜陰氣最盛的時候引他顯形,所以只能現在引他出來。

  “你過來。”白鶴對著王岐招了招手,王岐走到白鶴的旁邊:“道長,怎麼了?”

  白鶴二話不說就拿起王岐的手,拿起刀在他的手心劃了道口子,血流了出來,王岐用碗接住了王岐流出的血。

  血盛滿了小半碗,王岐有些驚愕地看著白鶴。白鶴漠然地鬆開手:“你進去躲著吧,不管外面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出來。”

  “好。”王岐說完就捂著自己受傷的手跑進了屋子裡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