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又是一年花開花落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書名:又是一年花開花落 作者:蘇安然 本章字數:4515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3日 16:15


  “告訴你我為什麼不感動,不欣喜若狂?”在我們那這是必須的,或許在你看來你做了很大的犧牲,但對與我來說真的沒什麼。這話安然可沒勇氣說出口,不過在自己心裡想想還是可以的。

  “我很高興。”雖然沒多大感覺,早幹嗎去了?

  “我也很欣喜若狂。”那是不可能的。

  然後咧,就這樣了?李毓傻眼,做了幾天的工作終於在杜智的勸解下解開心結,放下大男子主義,大男人的尊嚴來道歉,並且給予是個男人都給不了的承諾哎,就這樣輕描淡寫的完了?

  啥?杜智怎麼幫自己解開的心結?這麼多人勸都沒用?因為只有和杜智同是天涯淪落人啦,他家的曼曼也是個難搞定的主。

  還是沒說杜智怎麼說的?就是不告訴你,嘿嘿。

  “你幹嘛去?”

  “上車,準備出發了。”白癡,沒看到那邊已經給我們招手了嗎?

  “吆,瞧你是滿面春風啊,碰到什麼好事了?”

  “為什麼要告訴你?”就是不說,怎樣?

  “咱們可是好朋友哎。”太沒義氣了吧?心情好了就把好姐妹晾一邊嗎?

  “是嗎?”沒義氣是我的強項,恭喜你終於發現了,還不算笨的太徹底。

  “當然是,快給我說說嘛,剛才李毓都和你說啥了?”曼曼擺出三八兮兮的面孔對著安然,太佩服他了,居然三兩句話就可以哄得安然如此高興,趕明兒我就去拜他為師。

  “他說杜智家裡有個未婚妻了,嗯,指腹為婚的。”想看我八卦?牆角等著去。

  “切,沒新意。”擺明瞭不上當的曼曼才不會這麼三言兩語就會被打發掉。

  “曼曼姐,你就不用問了,肯定是我……們李公子向安然說了什麼情話了,哄得安然姐心花怒放。”呼呼,好險,差點說錯話,幸好及時改正。萍兒吐著小舌頭暗自慶倖著。

  為了路途方便,安然決定讓萍兒管自己叫姐,沒想到曼曼也來湊熱鬧,非要讓人家也叫她姐,哎,沒辦法,當慣了小的,有人叫自己姐姐感覺倍兒好。

  “我說你們什麼時候像三八一樣了啊?”

  “曼曼姐,三八是什麼啊?”萍兒不恥下問,看了安然一眼,覺得還是問曼曼比較靠譜,所以轉頭問向曼曼。

  曼曼撫摸著萍兒的頭,摸呀模呀,突然蹦出一句“你用什麼洗的發,手感好好哎?”快告訴我,我也要去買。

  “真的嗎?我來試試。嗯,發質果然很好哎,比我這長做保養的都要好。”羡慕。

  “真的嗎?”萍兒看著兩個歡天喜地看著自己頭髮的人,突然發現人的潛力真的是無限的,剛才明明還說著,不對,剛才明明是自己再問三八是什麼的,不能就這麼輕易的被忽悠暈。

  “你們還沒告訴我三八是什麼。”我要知道啦。

  “呃……”曼曼和安然面面相覷,怎麼可以告訴這個可愛的孩紙三八是什麼呢?以古代守舊的思想,萍兒會不會覺得被羞辱了?會不會煮根麵條上吊?

  “你惹的事,你自己處理。”曼曼很沒有義氣的把事情推給安然。

  “就是,就是,對了,就是,三加八等於十一的意思。”對,就是這個意思。

  “真的嗎?”看她們剛才的表情不像啊。

  “你懷疑我說的話嗎?”看什麼看啊,再看收費了哦。

  “看,流星。”安然突然指著外面的天空喊著。

  物質單純的萍兒就這麼被忽悠了過去。

  “哪兒有流星?”在哪呢?我怎麼沒看到?

  “剛才明明有的,可能是你轉頭的速度太慢了,流星滑落了”

  “是嗎?”

  “當然是,你再看著外面點,應該還會有的。”

  “喂,你這招也太無恥了吧?”曼曼伸腳輕踢了一下安然,以口語交流著。

  “拜託,不然咧?萬一她自殺了,我們豈不成罪人了?”同樣而口語交流。

  “那也是你,不是我。”別拖上我好不好?

  “哎呦,說什麼你我的,多生分,要不是你惹我我能脫口而出這句話嗎?”一時忘了這是古代,思想落後。

  “安然姐,還是沒有啊。”看了半天的萍兒還是沒有看到流星,有些失望。

  “會有的,可能今天沒有了,下次再出現我再喊你。”黃昏時刻流星還是有的,雖然不是很多。

  “好啊,謝謝安然姐,你真好。”相對單純的千金小姐,就這麼被哄過去了,也忘了懷疑三八就是三加八的意思了。

  曼曼翻了個白眼,古代人的思想真是單純啊,這樣就能哄過去真是強,這要是放現代估計是被賣了還幫人數錢的主。

  “什麼?你再說一遍?”一聲巨吼在一個纖纖淑女的嘴裡喊出來,嘴巴張的之大,足以塞進一個西瓜,真是難為了她的櫻桃小口,做這麼艱巨的工作。

  “我說我想在這買套房子,不是,是買處宅子。”入鄉隨俗,不是買房子,是買宅子,很快改正錯誤,並說出再次讓某個美女雷到的話語。

  “你沒發燒吧?在這裡買宅子?你錢多的沒出花了嗎?”拜託,這裡是古代哎,在這裡買房子幹什麼?幫乞丐做貢獻嗎?

  “我沒錢啊。”窮人一個。

  “那你沒錢還買房子。”聲音拔高的八度半。

  “你想嘛,咱們幾個人住一天客棧的錢就可以在這裡買套房子,不是,買套宅子了,對便宜啊,就算以後我們不住了,再回來的時候還可以住啊。”一舉多得嘛,我多賢慧。

  “你看好地方了?”不會吧,才來幾天而已嘛。

  “是呀,就是剪子巷嘛。”那地方好好啊。

  曼曼看著雙眼冒著小星星的安然,實在不忍心在潑冷水,但有些話還是要說的,如果再任她這麼天馬行空下去說不定明天她就想像著要去住進大明湖了。

  “拜託你醒醒吧,我不同意,

李毓也不一定會同意吧?”在此處買宅真的是用不到嘛。

  “那我去問問他去。”說去就去,此時他應該在他房間吧?不管了,先去看看再說。

  叩叩叩,輕輕地敲門聲響起:“李毓,你在裡面嗎?”

  “在,進來吧。”李毓在如堆的卷宗中抬起頭,奇怪著安然從來沒主動找過自己吧?今天來有什麼事嗎?

  “你在忙啊?”看著坐在書桌後的李毓安然吐吐小舌頭問道。

  咦,不對啊:“你什麼時候看卷宗了?”一直都沒發現哦。難道他是故意不讓我知道的嗎?

  其實李毓每晚都會看卷宗,各地的一些產業,和京中總有些事情是要自己處理的,並不是得個逍遙王的閑稱,雖然各地的一些產業不需要自己親力親為,但還是要查看一下的,但李毓不想說出來徒增安然的煩惱。

  “無妨,都不是什麼要緊的。”怎麼不要緊?關係到國家動脈好不好?如果此時皇上在的話估計會放下皇上該有的形象在這裡跳腳的吧?有異性沒人性的傢伙。

  “哦,我想來給你商量個事。”安然看門見山的說,如果兩個人正在交往的人說話都拐彎抹角的以後還怎麼相處啊?

  “哦?難得你有事情想與我商量,什麼事?坐下說。”李毓這會雖然表現的很淡定,估計內心已經淚流滿面了吧?一直以來她有事都是和曼曼商量的,把自己放在最後,呃,說最後也不盡詳實,她是只給與自己告知義務,一點參與的意見也不給自己發表,讓李毓鬱悶了好長一陣子,但如果為了這麼一點小事生氣也不好意思,所以李毓一直憋著,都快憋出內傷了,還好,終於,她有事情和自己商量了,不管什麼事自己都會答應的。

  “你說,我們在濟南買出宅子好不好?”

  “嗯?”

  李毓一愣沒想到是這件事。

  “不好嗎?”安然的一張小臉垮下來,看到李毓愣了一下,以為他和曼曼一樣不同意呢,怎麼可以這樣?

  一直以為李毓有什麼事情都會順著自己的,所以以前遇到任何事情也沒有和他說過,畢竟嘛,什麼事情都會順著自己,那任何事情自己做主就好了啊,做什麼還要和他商量?浪費時間不是?沒想到也有不順著自己的時候。

  “你也不同意那就算了。”

  “不是不同意,等等,你說也?你是不是又和曼曼商量之後來找我的?”看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自己還是被告知的那一個,還是沒有資格參與商量中。

  “是啊。”不知道李毓想法的安然大方的點頭承認。

  “你有事情不能第一個來問我嗎?你把我當什麼?”李毓發火了。

  安然看著橫眉豎眼的李毓心裡有些怕怕的,什麼嘛,剛才還好好的,要變臉不會提前說一聲哦,人家天空下雨的時候還會提前給幾個陰雲來提示一下的好不好?

  “我、我拿你當我自己。”不知道這樣說行不行哦?一頭暴怒的雄獅是需要母獅的安撫的吧?

  哇呀,家有河東獅啊,李毓,你可小心著點嘍,我先替你禱告。

  咳咳,不對,自己才不是獅子呢。

  果然,李毓的臉瞬間變得好看了,暴戾的青色變沒了,呼呼,變臉絕技啊。

  “喂,你,你剛才怎麼了?”看到危機解除,某人的膽子又變大的許多,伸出食指對著某人的肩膀戳了戳,問出自己的問題,要知道發怒的根源才會知道安撫的辦法嘛,萬一再來一次那估計自己就提早的心臟無力了。

  “沒什麼。”不好意思說出自己剛才是在吃醋。

  “說嘛說嘛。”安然撒嬌大法,百發百中,例無虛發。

  “你是在吃醋嗎?”在某人不好意思的轉過臉去之後,安然猜測著。

  “沒。”這麼丟人的事,打死不承認。

  “還說沒有,我都猜到了哦。”我是冰雪聰明,心思玲瓏剔透的安然哎,這麼聰明怎麼可能猜不到呢?

  “快說是不是……唔…唔”你在做什麼,我透不過氣來了啦。

  就在某人的小嘴喋喋不休的時候,全然忘了坐在是自己身邊的是狼,不是小綿羊,哪有任她欺負的道理,這不,最直觀的經驗總在最痛苦的實踐中提取,某人便後知後覺的知道了這一個道理。

  不過,說慘痛也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只不過某人現在腦袋成了豆腐渣,靠在李毓懷裡一點力氣都沒有,嘿,想哪去了,只是吻到沒力氣而已,不要想太多。

  “呼呼,一點力氣沒有了。”原來親吻也是需要力氣的。

  “你剛才找我說要早這裡買出宅子是嗎?”不想讓她想起自己剛才是怎麼讓她腦袋變成豆腐渣的,雖然自己不介意再讓親吻她了啦,但在這樣下去恐怕自己會先著火的吧?

  “是呀。”雖然力氣還沒有回復,但是也沒有忘記自己來的目的。

  “為什麼突然想在此處買出宅子?”李毓雖然不在意著點銀子,但還是想問一句。

  “就是突然想嘛,也沒什麼,喂,你不會真的不答應吧?”這男人好小氣哦。安然在他懷中坐直身軀。

  李毓把他又摟會懷中之後道“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而已。”

  “為什麼?”

  “因為我們在此處已經有套宅子了啊。”

  “什麼?”有套宅子了?那不早說?

  你又給我時間說嗎?李毓在等著她回神的時候替她倒了一杯水,好讓她長了好久的嘴巴可以潤一潤。

  “那你不早說?”

  “我的錯。”很快的承認錯誤,知道和女人是沒有道理講得,而且李毓本就是想逗逗她,所以才沒有說的,看著她吃驚的樣子覺得很好笑。

  “看你這麼快的認錯,我就不和你計較了。”安然很大人大量的拍了拍李毓的臉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李毓一把抓下她的手:“我看你剛才收的懲罰還不夠。”嗯,看來還需要再來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