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修羅刀帝

至尊重生 第四章 虹光刀法

書名:修羅刀帝 作者:戀青衣 本章字數:249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2日 10:31


“你這個畜生,目無尊長,留著你早晚給家族招禍!”

雲長山說話的同時,已經悍然出手。

他一拳打出,拳勁激蕩,聲勢非常的浩大。

此時,他施展的是雲家一門黃級高階的武技,撼山拳!

顧名思義,出拳有撼動山嶽的氣勢。

由雲長山煉體九重的修為施展,更是剛猛絕倫。

不過,雲塵神情卻是無比的平靜,手中長刀豎起。

在這一刹那,他整個人的氣息,似乎和手中的長刀融合唯一。

人刀合一!

長刀一動,他這個人也跟著動。

唰!

好似電光一閃,雲長山打出的撼山拳,落在了空處。

而一截冰冷的刀鋒,卻從側面劈斬過來。

“什麼!這麼快!”

雲長山嚇了一跳,第一個反應就是去阻擋,他現在撼山拳的威力,足可以擊碎刀劍。

不過,他的速度,太慢!

那長刀,如電光破空,根本來不及阻攔。

雲長山只覺得胸腹間一痛,就有一陣冰涼的感覺傳遍全身。

低頭看去,一道血色的刀痕,從左胸一直劃到了右腹。

血肉翻卷,血色滲透出來,看著十分的恐怖。

只差一點,體內的臟腑器官都要被破開了。

“怎麼會這樣?我是煉體九重的實力,怎麼會……”

雲長山無法接受這種結果。

剛才看到張威被輕易擊敗,他在心裡便已經足夠重視起雲塵,所以一出手,便是最強的撼山拳。

可誰知道,在真正交上手之後,他才感覺到雲塵的可怕。

那出刀的速度,簡直駭人聽聞!

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中刀了。

而另一邊,雲塵收刀而立,神色依舊是那麼平淡,似乎只是做了一件無關緊要的小事。

雖然他如今這具身體,只是煉體七重的程度,但是他的刀法足夠恐怖。

他如今施展的這套刀法,名叫虹光刀法!

乃是一門地階武技!

刀出如虹!

其速若光!

這刀法,追求的便是一種超越極限的速度。

“你,這是什麼刀法?莫非是玄級低階的武技?”

雲長河這時候也不能再保持鎮定了。

這刀法的威力,讓他心頭火熱。

只是他見識有限,根本猜不到,這虹光刀法的品階,不是玄級,而是地級!

而且還是地級高階!

不過這也怪不了他,因為白石城品階最高的武技,便是城主府掌握的一門玄級中階的武技,颶風刀法!

至於地級武技,整個青月國也找不出幾門。

“雲塵,難怪你敢如此放肆,原來是掌握了一門精妙的刀法。”

雲長河眸光一動,沉聲道:“你把這刀法交出來吧,也算是為家族做貢獻,將功贖罪了,我可以不追究你剛才的無禮舉動。”

雲塵一聽,頓時被這話逗笑了。

“將功贖罪?不追究我的無禮舉動?”

雲塵搖著頭,對於雲天河已經徹底無語了,“大伯,我看你當這個家主,已經當傻了,還是早點退下來吧。有你這種人執掌大權,雲家只會越加落敗。至於我這刀法,說實話,就算將完整的修煉之法給你,以你的資質,一百年也未必能煉出點火候。”

雲塵並沒有說謊。

地級高階的虹光刀法,對於他這位曾經的至尊,自然沒有任何難度。

但其他人,可沒有雲塵對刀法的高深領悟,也沒有他曾經至尊的境界造詣。

就算真得到修煉之法,也難以修煉成功。

不過這種話,雲長河聽了,就覺得很刺耳。

覺得這是雲塵刻意在羞辱自己。

“找死!今天我就讓你看一看,什麼是實力為尊!”

雲長河憤怒了。

真氣境強者的威壓,如同實質一般湧出。

他含怒出手。

狂猛的真氣,排山倒海一般傾瀉,一出手,就是要將雲塵置於死地的架勢。

雲塵身子一動,再次人刀合一,人隨刀動。

唰!

刀光一閃,冰冷的刀鋒,就出現在了雲長河的身後,狠狠地劃下。

不過這一次,刀鋒遇到了一股阻力。

隔著雲長河身體一寸的距離,便怎麼也無法繼續砍下。

“哼!你的刀法雖然精妙,不過力量太弱,破不開我的護身真氣!”雲長河言語中,透著一股傲然之意。

雖然他只是真氣境一重的實力,但這也足以讓他有底氣碾壓任何煉體境武者。

而這,也是他不將雲塵放在眼裡的底氣所在。

刀法再厲害,速度再快,破不開我的防禦,一切都是白搭!

“雲塵,再給你一個機會!交出功法,自斷一臂,我可以留你性命!”雲長河覺得自己已經掌控了全域。

身上的真氣,一波波的衝擊,攻擊越發兇猛。

雲塵嘴角掀起一絲譏誚。

破不開雲長河的防禦?

“我現在就破了你的護身真氣,看你還有沒有這個底氣說這種話!”

如果是換成其他人,想要靠著煉體七重的力量,破掉真氣境武者的護身真氣,那是癡人說夢。

不過雲塵不同。

他一下子,就發現了雲長河真氣流轉之間的一些破綻。

唰!唰!唰!

瞬間劈出三刀。

刀光,從三個不同的方向,落在雲長河體外的護身真氣上。

落刀的地方,選擇的非常巧妙,正好是雲長河真氣運作的節點之上。

刀光過後,雲長河體外的護身真氣,突然潰散。

“不可能!”

雲長河大驚失色,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快如閃電的刀光,已經劈斬到了他的面前。

長刀落到他的頭頂,刀刃就貼著他的額頭。

“雲塵,我是你大伯,是你的長輩,更是雲家家主,你敢動手,是想背叛家門嗎?”

雲長河額頭冒汗,還在強自鎮定。

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他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堂堂真氣境高手,竟然會被煉體境的雲塵制住。

不過他現在也沒心思想這些了,性命被雲塵拿捏住,他只能拿自己家主,長輩的身份來壓雲塵。

“長輩?”

雲塵聽了,覺得這兩個很可笑。

這些年來,對他們兄妹刻薄對待時,沒想到自己是長輩。

要將雲嵐送出抵債時,沒想過自己是長輩。

剛才出手兇狠,想要取他性命時,沒想過自己是長輩。

現在倒是想起自己是長輩了。

雲塵手掌微微下壓,刀刃割破了雲長河的皮膚,流出一縷縷鮮紅的血液。

這時,一陣雲嵐的驚呼傳來。

雲濤不知何時,已經閃到了她的身後,一隻手捏著她的喉嚨,惡狠狠道:“住手!雲塵,馬上把刀放下,不然,我扭斷你妹妹的脖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