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快穿之小蝌蚪找爸爸

正文 第十四章 皇帝很腹黑

書名:快穿之小蝌蚪找爸爸 作者:溫柏舟 本章字數:229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41


  亥時,他才同吳勁軒從龍吐水裡起身。

  有些困懨懨的。

  但還是被宋醒容嘀嘀咕咕換好衣服,前去用膳。

  一桌子的饕餮盛宴。

  他頓時神色冷然,“從今以後,宮中一律四菜一湯,不允驕奢。”

  “皇上?”

  宋醒容有些不敢相信這是從小皇帝的口中說出來的。

  “有問題?”

  他挑眉,眸光泛冷。

  宋醒容驚異大喜,“沒有,皇上。”

  “那就行。”

  他拿起筷子,夾了塊紅燒肉送到吳勁軒碗中,溫聲細語,“吃了這塊肉,你就是孤的人。”

  吳勁軒先是一愣,繼而拿起筷子,也夾了塊紅燒肉給他碗裡,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可這飯沒能平平靜靜地吃完,吳國使者覲見,他想讓吳勁軒避一避,可吳勁軒也不是怕的人,隨他一同入正殿。

  吳國使者呈上的信,吳勁軒打傷三軍統帥奪兵符叛逃,本應致死,但念父子情深,要吳勁軒十二時辰內返回吳國,否則吳國將親自率兵,連同齊國,將魏國一舉殲滅。

  宋醒容讀完此信,頓時眼淚汪汪地叫起了“皇上……”

  “閉嘴!”

  其實他也想過,吳國沒有那麼容易就把兵馬交給吳勁軒,方法只有一個,搶兵符。

  咳嗽兩聲,讓宮人招呼信使去別院休息。

  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他不由得無奈地把眸光投向吳勁軒,吳勁軒登時就表態,“我這次來,就沒打算回去。”

  “好。”什麼都不必說,先敬一杯再說。

  “皇上……”

  “閉嘴!”

  “兵馬還有多少?”

  “嗚嗚~”

  宋醒容哭哭啼啼,表示自己不能說話,他覺得頗為心累,揚手一揮,“該說就說。”

  “精兵尚餘八千,馬匹三千,殘兵兩萬餘人,城內糧食還有一萬石左右,馬料一萬石,本可以支撐一月,可吳國現在在城內駐紮,糧草最多只能撐十天。”

  “十天?”他不由得頭疼,得趕緊從其他地方托運些糧草過來,不過眼下要緊的,還是想法子避免吳國聯合齊國征伐本國。

  想到這兒,他捋了捋袖子,宋醒容替他鋪展宣紙,他微微思忖,洋洋灑灑三個字——清和宮?

  宋醒容不知道小皇帝寫的是什麼東西,雲裡霧裡,然而小皇帝已經讓他封信送給吳國信使,同樣,又封信送一封給趙國。

  半日後,信使抵達吳國宮殿,吳國皇帝吳明睿聽得信使讀這幾個字,嚇得差點就從龍椅上跌下。

  清和宮?

  當日應該沒人知道這事,除了三國國君。

  吳國,魏國,趙國。

  三國帝君一同對齊王最愛的男寵柳音心實行了輪|肏,而柳音心其實也是個放蕩人物,那日各國帝王在齊國清和宮相聚,柳音心跳了幾支舞,媚眼對諸國君王拋個不停。

  齊王喝的有些多,半晌功夫便醉的不省人事。

  而柳音心天生的狐媚子,舞罷,走出正殿,吳魏趙三國的君王也被勾了出來,在花園裡的假山中就被玩了起來。

  柳音心生性體弱

,本就是齊王一個人的心尖肉,現在三個人一起幹,自然承受不來,最後,活活地三國君王給玩死了。

  當時齊國實力最盛,其他三國尚未發展,而柳音心又是齊王的心肝寶貝,竟然被活活玩死了,這要是被齊王知道……

  三位君王同時選擇閉口,命人找個小廝頂罪,讓人抓奸,小廝被齊王車裂而亡。

  齊王也是個情種,自清和宮一事之後,便不再對其他嬪妃男寵動情,話說,這已經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

  魏國皇帝年幼,怎會知道?

  可吳國與趙國君王都不由得膽寒起來,這事要是讓齊王知道,小則征伐吞併本國,大則亡國亡民血流成河。

  想到這兒,兩國君主又私下偷偷會面。

  兩種方案。

  一:聯魏禦齊。

  二:比齊國先行一步滅掉魏國,或者派遣死士殺掉魏國皇帝魏修遠。

  一方案顯然不太可行,畢竟齊國最近實力膨脹的實在過於兇猛嚇人,別說三國,就是其他所有小的附屬國加起來,估計都不是齊國的對手。

  那只有用第二方案,幹掉魏國皇帝,魏修遠。

  丑時,大批黑衣死士潛入偏殿。

  可匕首還未割到魏修遠的脖子,一個個就被偏殿蹲守的大內侍衛給幹掉。

  那天晚上,星月朗照,可以看見一個又一個接連不斷的黑影在漫天飛行,頭頂是死士踩瓦的脆響,而他正泡著龍吐水的花瓣浴,變換各種姿勢讓吳勁軒肏。

  這樣的風景,好生刺激。

  似乎是有死士發現庭院裡的不對勁,溫泉裡泛著柔和明亮的光,合歡樹下,吳勁軒眼神一凜,扯過石上的黑袍裹住魏修遠的身子,“鐺~”銀色毒鏢直直插入合歡樹。

  “放肆!!”

  吳勁軒執劍,飛劍離手,偏轉方向,簷上死士來不及躲閃,一劍封喉,應聲落地。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的死士也黑壓壓地圍過來,如同雨點般墜落,泉邊,樹上,屋簷上,層層疊疊。

  “勁軒,你怕死嗎?”

  “不怕。”吳勁軒咬牙,眼眸猩紅。

  “孤也不怕……”眼眶卻是紅了,“可孤不會讓你死。”

  他走一步,死士也跟著移動。

  偏殿裡全是死掉的侍衛與死士,黑壓壓的堆疊幾米高,殷紅的血從殿內順著白色的大理石臺階緩緩流淌,血腥味很甚。

  “為首的,是誰?”

  他立在正殿外,居高臨下。

  其中一個死士走上前,拱手跪地,“今日,魏國皇帝非死不可。”

  “孤做了什麼,值得你們這麼做?”他裝不解,“你可懂?”

  “卑職不懂,卑職只按命令辦事。”

  “不懂?”他唇角勾笑,心情愉悅,“你叫範可為是吧?”

  死士心裡一緊,他略為沉吟地托著下巴,“你母親叫李彩,父親叫范新,媳婦叫何玉……”

  “你怎麼知道?”范可為臉色越發難堪,他笑了笑,剛想繼續往下說,“咳~”地一聲,範可為吐了血,原是後面的死士一刀捅進男人心窩,眼神發冷,“嘖,有家庭的人就是麻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