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快穿之小蝌蚪找爸爸

正文 第三十章 首領很高冷

書名:快穿之小蝌蚪找爸爸 作者:溫柏舟 本章字數:235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42


  

  

  “直接捅死豈不是更好,這樣會引來官兵。”

  語氣嚴厲而又隱怒。

  “引來官兵豈不是更好,我想你帶我走……”

  男孩撲進他的懷裡,蒼白的小臉,微皺著眉,“哥哥……”

  這一聲哥哥叫的著實入了心坎,陸宗維愛憐地摸了摸他的臉,“好吧,我帶你走。”

  “等等,我裹點玉米帶走。”

  男孩三下五除二拿破布籠了玉米,還剩兩個饅頭也一併裹了,隨即小腿麻溜地拉著陸宗維往小路的方向跑,“這個地方應該沒人追來……”

  這幾天無論是城內還是鄉下都不安全,兩人在山裡洞中呆了幾天,陸宗維問男孩名字,男孩說叫玉米。

  玉米挺可愛的,不過還有個大名才好。

  似乎是擔憂到自己的未來,又特別疼這個弟弟,所以取名叫陸宗承,傳承陸家香火的意思。

  當時宗承還撇了撇嘴,說好土,可是又背對著他抹眼淚。

  宗承當時不過九歲。

  他只裝沒看見。

  晚上他去捉了十幾隻田雞,扒乾洗淨,生火烤,宗承已經伏在石頭上睡了,身上蓋著薄衣。

  好像是受涼了,所以宗承會咳嗽。

  他烤了兩隻田雞,把宗承扶在懷裡,撕開肉喂宗承吃。

  宗承說好香,可是一隻也沒吃完。

  淩晨陡然雷聲大震,傾盆大雨,宗承的咳嗽卻是愈發嚴重,洞裡生火,卻依舊擋不住濕噠噠的水汽,試了試額頭,燙的簡直要冒火。

  和著滂沱大雨,宗承終於第一次哭了出來,說好難受,好害怕死掉。

  他心裡也堵得慌,把宗承安置好,說去給宗承尋藥,宗承哭的更凶,可他還是毅然決然地去了。

  山裡到城中要走兩小時的路,回來也要兩小時,更何況路上說不定還會遇到想殺死他的人。

  興許是雨的緣故,所以城內並無守衛,藥房玻璃門緊鎖,他一腳踹碎,退燒藥、止咳藥、止痛藥一股腦全用外衣兜了,披星戴月回到山洞。

  宗承還在燒,呼吸都快沒了。

  唇皮乾裂地一塊接一塊,喂點水,藥片卻還含在口裡,難以下嚥,手指摳出,自個兒嚼碎,濡濕成漿,給宗承吻了進去。

  宗承睡到第二天中午十點多,燒也奇跡般地退了,坐在火堆旁津津有味地啃著田雞,還說有點辣椒就更好了。

  身體不好,不能吃辣,更何況也沒有辣椒。

  兩人在山裡呆了一陣,陸宗維覺得膩的慌,手裡還有些錢財,之前全埋在深山老林,防的就是這一天。

  這會兒陸陸續續都挖了出來,招兵買馬,名為青木,號為反陸。

  陸宗維給自己做了個假臉,人皮面具一戴,誰都認不出。

  後來青木勢力越發壯大,D國陸家倒敗之後,各國虎視眈眈,都想分一杯羹,青木卻憑藉狠辣的手段盤踞在D國,誰也不敢覬覦上前。

  十幾年之內,風雲變幻,戰爭四起,諸國無力,逐漸消散,開始以聯盟的名義來統轄各國,國又逐漸改成了城。

  政治制度不同,治國理念不同,新型能源爭奪,也就出現不同聯盟。

  有國際聯盟,也有反國際聯盟,反

國際聯盟三大巨頭:青木聯盟、珍珠聯盟、血月聯盟。

  陸宗維還是眾所周知的陸宗維,只要手段到位,誰敢不聽。

  陸宗承卻厭倦了在哥哥身後享福的日子,自己建了一支聯盟,血月聯盟,想試試征伐權謀的滋味兒。

  起初,陸宗維並不認為弟弟能翻出什麼花來,可這一翻,就是海的大浪潮,翻天覆地。

  不鳴則已,一鳴進前三。

  如今的陸宗承,被囚禁在青木的水牢裡,依然是漫不經心的冷眼模樣,陸宗維手裡握著鞭子,卻狠不下心抽打一鞭。

  “我今晚就要滅掉血月聯盟,和那個國際聯盟該死的特務!”

  “哼!”

  表面上的不屑一顧,可這“特務”兩字,如同一把尖刀,毫不留情地插進他的心臟。

  “心痛了?”

  陸宗維握著教鞭的手,劃弄他的肌膚。

  “滾!!”對於這樣的曖昧動作,陸宗承厭惡至極。

  “啪——!!”

  重重的一教鞭甩在他的臉上,抽出一道猩紅的血痕,留在白淨的臉上,顯得更加無辜而又純真。

  陸宗承恨不得把他撕碎的眼神,讓他心情愉悅而又痛苦。

  “我決定把你的小貓咪給弄死。”

  “你敢?”

  陸宗承咬牙切齒,眼珠赤紅。

  “哈哈哈哈……”

  拿著教鞭的男人仰頭狂笑,笑的眼淚都要冒出來了,胸口一顫一顫,恢復平靜之後,教鞭托著太陽穴,雙眸灰暗,“你說呢?”

  “這麼多年,你從沒真正喜歡過哪個男人,包括我,只是你登上權力巔峰的踏腳石,雖然一口一個哥哥的……”

  陸宗維聳聳肩,不想再繼續說下去,“別再搞那些小動作了,我又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

  陸宗維將他胸前的紐扣一顆一顆地解開,紅的黑的愛|痕,解到一半,手指都在顫抖,忍不住甩了一耳光,卻又心疼不已地捧起他的臉,“宗承疼不疼?”

  “我不想看到你,噁心。”

  陸宗承真的有想吐的衝動,陸宗維要碰他,他偏頭,陸宗維又強制性掰正,結果沒忍住,他一股腦全吐陸宗維襯衫上了。

  陸宗維有一秒鐘的驚愕,隨即唇角上揚,“長這麼大,還喜歡吐|奶?”

  抽出上衣手帕替弟弟擦嘴,陸宗維眉開眼笑,“我去換衣服”,轉身,態度陰冷,“然後滅了血月和你的貓咪。”

  陸宗承的臉有一瞬間的煞白,理智強壓,把所有的情緒全都吞咽進肚子。

  陸宗維一走,他試圖掙脫手銬腳鐐。

  身體被爆炸型璃石元素鏈捆得非常緊,他不確定是不是真的爆炸型璃石元素,搏一搏。

  可事實證明,他搏錯了。

  “砰~”地一聲巨響過後,他整個人都炸成了一灘血泥,除了身體裡破碎不堪的璃石晶體勉強維持他的靈魂不脫離肉體。

  可他什麼都看不到,剛剛那一場爆炸,耳膜轟鳴,雙眸也被爆炸所激起的強光所刺瞎,他現在不知道周圍的情況。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座水牢一定被流態層所包裹住,沒人會知道這場爆炸。

  也就是說,如果陸宗維不來救他,他就會死在這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