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女子監獄男管教

正文 第007章 瘋狂的女人們

書名:女子監獄男管教 作者:東床小生 本章字數:355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6:20


監獄裡在女獄警們的威脅聲中,總算安靜了下來,年長一點的女獄警拿著手電筒照了照牢房,然後照我身上,我裸上身,腹部腰部都是血,那些血,是那個漂亮女囚被打後手上沾染額頭上的血劃拉到我身上的。那女獄警命令道:“把這男的,還有裡面那女的,送醫院!”

“是!”之前我對她說的這個事情還半信半疑,如今我還是半信半疑,畢竟帶個男人進監獄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可如果真的帶進來,那這個男人被折騰至死,絕對是有可能的。

到了市監獄醫院後,有

我說我沒事。

她們把我推下樓,送上了安排好的車上。

在車上,我有些驚魂未定,想起了馬姐跟我說的,兩年前有個男人被帶進監獄,被折騰死。個男醫生過來給我做了檢查,的確是沒事,然後幫我洗乾淨了身上的血跡,就走了。

醫生走了後,那個送我到醫院的女獄警進來,問我沒事吧。

我說:“沒事,本來那就不是我的血,對不起啊,大半夜的惹禍讓你們來醫院瞎忙。”

她扔給我一件病服說,“知道就好。”

我穿上了,感慨說,“監獄裡面的這些女人也太渴了。”

女獄警給我倒熱水,聽到我這句話,她繃緊了臉說,“我也是監獄裡面的女人,你是不是也在罵我?”

我急忙賠笑:“不是不是,我是說那些女囚。”

她說道,“你好好休息,有事叫我。”

她轉身出去的時候,我問,“哎,那個被破頭的女囚,是不是也拉到這裡了?”

她一邊走出去邊說,“在隔壁。”

說完她急色匆匆的離開了,她出去後,我躺在病床上,心想,今天發生的這事,我會不會遭受處分?我可剛進來沒幾天,要是就這麼被開除出去的話,也太悲催了,怪自己啊,好奇害人。

心裡越想越怕,索性去找剛才的女獄警,問清楚我這樣的行為會被遭受什麼處分。

出了病房,在走廊上卻看不到那個女獄警的身影。

在隔壁病房門口,卻看到另一個女獄警在裡面,應該是她看守著那個漂亮女囚。

我在病房門口敲敲門,她轉頭過來,看到是闖禍的我,不高興的問,“什麼事。”

我笑著說,“姐姐,你出來一下,我問你個事。”

她走過來,一臉的不高興,“什麼事?”

我先跟她道歉說,“姐姐對不起啊,我闖禍讓你們來醫院跟著受罪。”

她的表情好了點,說,“下次別再這樣,幸好沒出什麼大事。”

我說,“嗯嗯,不會的了,借我一個膽我也不敢了。姐姐,我這樣的違反紀律行為,一般會遭受什麼處分?會不會…被開除?”

她說,“開除可能不會,不過處罰就難免了,這要看領導了。”

我鬆口氣,只要不開除就好。

她問我另外那個女獄警去哪兒了。

我說不知道。

她說道,“你能不能幫我看著女囚?”

我說,“我怎麼看?我怕她跑了,我可承擔不起責任。”

她把我拉進去,說,“沒事的,她被拷著的,跑不了,你幫我看一下,我一會兒就回來。最多就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那麼久!”

“很快的很快的!”說完她把病房的門關上,就跑了。

都幹嘛去了。

那漂亮女囚就在病床上躺著,一隻手被拷著,我走近,她的頭上纏著白色的繃帶,果然好美,瓜子臉,睫毛很長,如畫中美女,眉頭微鎖,看來傷是挺疼的,這樣的表情很容易激起男人憐香惜玉之情,也許這就是有人喜歡病西施的原因吧。

我坐在了床邊,床動了一下,她慢慢眼睛睜開,看到是我,又盯著仔細再看,激動了起來,馬上伸出手抓住了我,把我拽過去,那力氣,就跟剛才在監獄裡扯我過去一樣,根本容不得我抗拒。

她想要坐起來,手銬拖住了她的手,她半弓起身子,一隻手拉著我,親上了我說,“男人,男人!”

……

我看著她,她穿好了衣服,面色平靜了下來,軟軟的癱著。

伸手過來摸了摸我的膝蓋,問,“你叫什麼?”

我想,如果她把這事情傳出去,我會不會被上面處分?

她問我道,“怎麼不說話?”

我看著她,她卻仿佛看透我在想什麼,說道,“你是不是怕我說給別人聽?”

我眉頭皺起來,好聰明的女人。

她說道,“你覺得,我會說給別人聽嗎?我以後還想要呢。”

她的樣子又開始騷起來。

這女的是不是賣被抓的,我說,“你怎麼就那麼騷?虧你還生的那麼美。”

她笑了起來,問我道,“女人打扮給誰看?”

我愣住了,女人打扮當然給男人看,但是在監獄裡,她們打扮給誰看?

她繼續說道,“在監獄裡,再漂亮,沒有男人欣賞,沒有男人看你,再漂亮,有什麼用?這麼多年了,我以為我就這麼枯萎了。”

她指了指床頭的水杯說,“能不能給我拿過來。”

我把水杯拿過來給她,她弓起身喝了幾口,然後躺了回去。

我在想,她是不是站街被抓的,怎麼那麼騷。問她,“你做了什麼壞事,被關進來。”

她沖我笑了笑,說,“關你什麼事?”

她一臉的冷淡,好拽啊。

我這才意識到自己不該問她這個問題,對每個犯人來說,問她們犯了什麼罪,都是在揭開她們的傷疤撒鹽。

我有點尿急,說,“我去趟衛生間,你不會逃了吧?”

她看著天花板,眼睛空洞,悠悠反問我,“你說我能逃去哪?”

在走廊盡頭找了好久都沒找到衛生間,問了一個坐在值班室的值班護士,護士說在那頭。

搞了反方向這裡來。

往回走,走到了那頭盡頭,在逃生門外卻聽到樓梯裡面有個女人叫了一聲。

這聲音,怎麼回事?我走到逃生門把耳朵貼上去,有人在樓道裡。

逃生門並沒關好,這聲音是從開著的門縫傳出來的,我偷偷望進去,卻見之前給我擦掉身上血跡的男醫生,摟著之前給我病服的女獄警。

也不知道他們是早就有一腿還是剛剛好上。

這個女的跑來這裡,另外那個說出去三個小時的,八成也是去找男人了吧。

偷看了一會兒,身後響起腳步聲,我急忙進了衛生間,生怕那女囚有什麼變故,就回去病房了。女囚跑了的話,這可不是什麼處分的小問題了。

漂亮女囚看我進來,問道,“你是男管教?”

我說,“我是剛來的心理諮詢師。”

她笑了起來,花枝亂顫。

我問她:“有什麼好笑的。”

她說,“我開心不可以嗎?”

我說:“你有什麼好開心的。”

她說,“做我男朋友吧,我給你錢。”

我心裡高興,嘴上卻說,“你想得美。”

我突然想到,她和屈大姐是一個牢房的,我問,“她們為什麼要打屈大姐。”

“哪個屈大姐?”薛明媚問我。

“就是你們牢房的,我去的時候,你們正圍在一起打她。”我說。

她問:“你認識她?”

“算認識吧,她去過心理諮詢室,跟我說她一些事。”

“那算什麼認識?”她嗤道。

“她們為什麼要打她?”我又問。

“你是不是很好奇?”她問我。

我說是的。

“以後你慢慢的會知道的。”

“你們是不是在逼她要錢?”我聽到她們一邊打屈大姐一邊要屈大姐交錢的話。

“別問那麼多,在這監獄裡面,不該問的別問,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多,對你越不好。”她有些警告的意味。

我奇怪了,你們幾個女犯人抱成團,欺負一個老實的屈大姐要錢,怎麼就對我不好了?難道,不是她們逼她要錢,而是這監獄裡的潛規則某些人逼她們拿錢?

她看我胡思亂想,問我,“你叫什麼名字。”

我說,“你呢?”

她說,“明媚。”

我說這是你網名吧。

她說,“薛明媚。”

這女囚,隨便往大街上那麼一站,就是一道明媚的風景。

“你呢,你叫什麼?”她又問我。

我說,“一次一夜狼。”

她眉毛皺起來。

我說,“這是我網名。”

她笑了,很動人。

門開了,那女獄警回來了,進來時剛好看到薛明媚在笑著,劈頭蓋臉就罵,“笑什麼笑,大半夜的不睡覺!”

我看她那張臭臉,心想是不是出去沒約到男人,這麼快就回來還臭著臉,趕緊站了起來告辭。

女獄警還罵著她,薛明媚不理女獄警,我走到門口她又叫住我,“你叫什麼還沒告訴我?”

我正要說我叫張帆,女獄警過來碰的把門關上了。

我只好回去自己病房躺下去睡了。

次日,我和那個守著我的女獄警回了監獄,還沒到辦公室,就得到通知,帶到了康指導員的辦公室。

辦公室裡,李洋洋,李洋洋的小姐妹,女漢子幾個都在,一臉被訓的樣子。

冷豔的康指導員身旁,還有一個肥胖的矮個子女人,正在訓人。

就是昨晚的事。

康姐見我進來了,問我,說吧,昨晚怎麼回事。

本來這事就是我的錯,連累了她們幾個女孩子,我把責任往自己頭上攬:“指導員,這事都怪我,好奇的要去看女囚,就……”

我把事情經過大概說了一遍。

說完後,我還說,“處分我一個吧,這事跟她們真的沒關係。”

康姐不說話。

那個肥胖的矮個子大罵我道:“你進來監獄幹嘛的!你是幹嘛吃的!你難道不知道你不可以直接和犯人接觸嗎!”

康姐急忙說,“隊長,他確實不知道有這條規矩,他是心理諮詢師,不是員警學院出來的。”

我心裡滿滿的對康姐的感激,平日對我冷冰冰的,這時候她卻是護著我,看來,我不會有什麼事了。

肥胖的矮個子頓住了一下,又罵我道,“難道沒人和你說有這個注意事項嗎!”

康姐又對她說,“這事怪我,我的確沒有吩咐過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