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重生以後我變成了偽娘,開始拯救世界

當我從墓地爬起來 我是公主殿下?(下)

書名:重生以後我變成了偽娘,開始拯救世界 作者:八雲千月 本章字數:308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7


3、

阿爾伯特站在大廳,默默地看著柳千夜走進浴室。

哢嚓~

他聽見了浴室門反鎖的聲音,他放心了。

他抬起手臂,嗅了嗅自己的右手肘關節的內部。

“啊!So fantansitup,這股香氣。他是公主!是公主!是中國的香妃啊!”

他張開手臂,對著房間裡並不存在的天空呼喊。

“哦,原諒我吧,主。觸碰公主除了手臂以外的地方,是對主創造的美好的褻瀆。我要贖罪!我要做我現在能做出的最好早餐給她,為我的無理贖罪!”

他現在一點也不像是一個神父,也不像一個紳士。

如果讓柳千夜看到這一幕,他一定會以為阿爾伯特瘋了。

可阿爾伯特知道自己沒瘋,他只是對現在這個國家的文化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愛。

不然作為異能者的他,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

他來自藝術之都,藝術之都的人總會對某種藝術無比的執著。

有的執著於音樂;有的人執著於作畫;有的人執著於雕飾,而他執著於嗅覺藝術。

他喜歡美好的味道,比如花香、熏香...還有體香。

如果說他的脾氣很暴躁,那麼他同樣容易愉悅。

今天他得到了自己一直苦苦追尋的味道,他愉悅了。

他確信這味道一定不是香水,也不是別的,那味道是皇家紫羅蘭的幽香裡面摻雜有一點點嬰兒的奶香。

毫無疑問,這不是香水的味道,他的鼻子不會聞錯,以主的名義起誓。

這一定是主創造出來的!人造的香水就是垃圾!

香水除了催情,不會有任何其他作用,聞起來只會胸悶。

阿爾伯特很激動,但是正在切菜的節奏異常的平緩,好像一點也不急。

因為他要給主的女兒做出最好的早餐。

“天朝的公主殿下,她早餐應該會喜歡吃一些麵食吧...”

他自言自語,像是把自己的思緒念出來。

他太喜歡柳千夜身上的味道了,但他不想佔有,因為那是他的信仰,信仰不容褻瀆,就和他的主一樣。

或者說,他喜歡的單單是那個香味罷了,他對比a還小一些的胸沒興趣。

...

4、

“這樣,別人應該就不知道了吧。”

我已經擦拭幹身上的水漬,穿上那條阿爾伯特給我的公主裙,換上了一雙毛拖鞋。

我照著浴室裡面的梳妝鏡,勉強看得到全身。

裙子是白色的,有許多碎花作為點綴,裙擺蓋住了膝蓋。

裙子部位從腹部開始蓬起來,很好的掩飾了我尷尬的地方。

只因為因為阿爾伯特給我的襪子...是絲質的白色長筒襪。

那雙長筒襪一直到我的大腿根部,穿上去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困難,反而很輕鬆就套上去了。

可是套上去的時候,我感覺到一種很怪異的感覺。

那絲質的布料在和我的雙腿摩擦,滑滑的...總之難以言喻,但我的身體不知道怎麼的就有了反應。

用綁帶紮緊的小褲褲有些包不住了,也還好,我穿的裙子是蓬起來的,如果是之前的超短裙,一定會飛起來吧。

“女裝...真的不容易啊”

我歎了口氣。

現在我開始佩服之前所見的女裝大佬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輕鬆駕馭所有女性服飾。

難道穿著那些褲子裙子和身體摩擦,不會有反應麼?

我抬起頭,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加緊雙腿,試圖轉移注意力。

我看到了我的衣服領子上有一個小小的黑色蝴蝶結,後腰處也是的。

只是領口的蝴蝶結有些松了,我挺直身子準備把它綁緊。

這時候我發現,自己現在的裙子比起之前的制服要合身不少。

身上柔軟的布料很好的包裹住我的身體,袖子看上去也是,裝飾雖多,卻是剛好合適。

哼!就不應該相信男人的鬼話,還說什麼都沒有做。

希望他沒有掀開我的裙子,發現我的秘密...

啊!其實我也是男孩子,我該不會是因為穿著女裝忘記了吧,我還要去找妹妹呢。

扭了幾下浴室門的小鎖,把鎖解開,拉開了門。

門外有一雙女士皮鞋,穿上去以後感覺剛好合腳。

我越發的

確定阿爾伯特一定對我做了些什麼,不然怎麼會對我的身材那麼清楚,連穿的衣服都是剛好合適的吧。

我儘量邁著小步子走到客廳的沙發前,在沙發上坐下了。

我把雙手搭在自己膝蓋上,等著阿爾伯特過來。

這時,門鎖的聲音再度想起。我以為阿爾伯特準備過來了,便開始醞釀語言。

我已經準備好了三種審問他的方法了,只要他不招,連聖光也保不住他。

“姐姐?啊!你醒了。”

怎麼是個女聲?我覺得奇怪,正想回頭去看。

這時我覺得我的手臂上貼上了一團柔軟,即使是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它的溫熱。

還真是個女孩子啊。

那是一位和阿爾伯特發色相同的少女,有著藍寶石一樣的眼睛。她的鼻樑高挺,標準的西方人面孔。

身材也十分的有料,我手臂所感受到的一切很好的說明了這一點。

她穿著寬鬆睡裙,可即使是睡裙也遮蓋不住她的曲線,看上去顯得比較豐滿。

小麥色的皮膚和她的豐滿映襯在一起,有一種野性的美感。

她看上去有些迷糊,應該是還沒有睡醒吧。雖說不深,但還是看得出來她有一點點眼袋。

我能夠理解她現在的這種狀態:春困秋乏夏打盹,冬天還要冬眠。

這句話可以用來形容我們這類人的常態,因為晚上睡得晚,剛剛醒來總是有些迷糊。

我雖然理解她,但不是很喜歡她直接抱在我身上這個行為,我明明已經有妹妹了。

我試圖掙脫她的手,不想讓她再抱著我的手臂了。

可是我的目的沒有達到,她反而抱得更緊了,身體也在往我這邊壓。

“嗯...能不能先放開我,這樣我有點熱。”

她聽到我的話,慢慢的放開我的手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抱歉呢姐姐,剛才真的不好意思。”

她的眼睛慢慢的張開,看到我的樣子,好像有些吃驚。

“姐姐,你真漂亮,看來只有這件衣服才能配得上姐姐的氣質呢,我沒有挑錯。”

衣服配的上我?我有些難為情,我現在真的那麼適合做一個女孩子麼?

她的讚美染紅了我的臉頰,不過我還是明白了一點:阿爾伯特確實沒有對我撒謊,他確實什麼也沒做。

我的怨氣慢慢的消散了。

“姐姐,你的身上好香啊。”

她努了努鼻子,慢慢的向我靠近,幾乎要埋到我的胸口了。

我一下子變得不知道怎麼辦了。

還好她只是湊近了聞一聞,沒有真的整個人壓在我身上,不然我的身體可經不起她這麼誘惑。

一下子,大廳的氣氛變得尷尬起來,我們都沒有什麼話好說。

她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不知怎麼的突然就坐直了,抓撓的動作也停了。

“對了,姐姐。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蘇菲兒·達克爾。是我那個瘋子哥哥的義妹。”

她笑的很甜,眼睛幾乎是眯著的,這樣笑看上去很單純。

“我叫柳千夜。”

“嗯嗯,昨天晚上我哥哥已經介紹過了,不過我現在問問姐姐,你和我那個哥哥應該沒有什麼關係吧。”

她審視著我,我突然感覺到了壓力。

“沒有啊,怎麼這樣問?”

我幾乎沒有什麼思考就回答了。

確實,我和阿爾伯特只是認識了一天,他幫了我,就是這樣簡簡單單的關係。

其他的關係好像還真沒有。

她的表情一下子松了,整個人垮了下來,重重的呼出一口氣。

“那就好。”

“你...很在意你哥哥嗎?”

我想起我的妹妹千月,她離開之前說的話。

這個蘇菲兒不會和我的妹妹一樣吧。

我的這個想法很快被她本人否定。

“我怎麼會在意那個瘋子,我只是覺得姐姐這樣的人如果和哥哥是親密關係的話,那也太便宜他了。我覺得沒有男人能配得上姐姐。”

難道我想錯了麼?她對阿爾伯特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樣子。

也難得我的關注點在這個地方,不然我應該會被她最後一句話弄的羞愧難當吧。

這時候,阿爾伯特端著一個餐盤從廚房走出來,餐盤上有著一盤看上去就讓人有食欲的蔬菜沙拉。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