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一章 久違的委託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59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3


第一章 久違的委託

雖然大混戰的時代早已過去,但各地還是紛爭不斷。天洛公立學園的公子小姐們每天的談話主題都在變,從南方的蠻族戰爭到北方的軍閥割據。但總有些話題是不變的,比如最受歡迎的女生。

現在這個稱號毫無疑問是屬於夏可蘭的,這位小姐是遠海商會會長夏元天的獨女,擁有天使的美貌和魔鬼的脾氣。總有那麼一群男生被那天使般的外貌吸引,任由這位大小姐用那魔鬼般的脾氣鞭撻自己,樂在其中,不能自拔。也總有那麼一群女生嫉妒那天使的光輝,卻又害怕那魔鬼的脾氣,於是聚在夏可蘭周圍,寧做點綴用的綠葉,不做被無視的鮮花。

然而這一切都與西城蒼火無關,這貨中午在餐廳買了份盒飯,就拿著一本《人體學》跑到角落裡研究去了。

“股動脈是在這裡啊,從這裡切一刀……”

忽然,西城蒼火覺得光線有些不好,抬頭一看自己竟然被一群學生團團圍住了。

“幹嘛啊?”

這貨連起身都沒有。

“真是無禮啊。”

西城蒼火再次抬起頭,這次看見的是一個揚著下巴的少女。少女一頭銀髮,直垂腰際。精緻的五官擺著標準的睥睨一切的姿態,少女的身材配上天洛公立學園的制服十分可人,但那雙眸中似乎總是暗含烈火,時刻警示他人不要靠近。

西城蒼火看到的卻不是這些,他一眼就從少女雪白的脖頸和誘人的絕對領域上找到了好幾處動脈分佈,順便計算了一下放幹這具身體的血需要幾刀。

少女並沒有感覺到西城蒼火懶散的眼神中深藏的殺氣,繼續保持著高傲的姿態:“聽說你接委託?”

聽到委託二字,西城蒼火忽然坐起來,生硬地整理了一下儀容,一本正經地問道:“什麼委託?”

仿佛是將誰教給他的一套談生意用的禮儀生搬硬套過來了一樣……

女生仍舊保持著高傲的態度:“首先你得瞭解一下,我是夏可蘭,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

“……不知道?”

周圍的人一下子炸鍋。

“你不知道夏可蘭?”

“遠海商會會長千金啊!”

“那疑問的語氣是怎麼回事!”

夏可蘭強忍怒火壓下周圍那些死忠的抗議:“這個無所謂,我想托你殺個人。”

周圍一下子安靜下來。

西城蒼火終於忍不住挖了挖鼻孔:“嗯,誰?”

好乾脆……夏可蘭暗暗心驚。她是從最近某件突發事件中瞭解面前這個男生的瘋狂,真正見面了才知道,殺個人對他來說如此輕描淡寫。她深呼吸了一下,咬牙道:“林虎!”

夏可蘭的死忠們都嚇了一跳,卻都不敢出聲,仿佛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東西。

作為各自傭兵團未來的繼承人,這些公子小姐們對整個天洛區的勢力十分瞭解。北方的林家坐擁幾處北方最大的藍晶礦,建立了實力毫不次於天洛三大傭兵團的冰林傭兵團。林家表面上服從天洛共同協定,實際上形同割據。而林虎,正是林家的下一任家主。因為家族害怕他被抓做人質,他是所有天洛傭兵團繼承人中唯一沒有前來天洛就學的。

“果……果然那個傳聞是真的吧?”

“夏小姐要被嫁過去?”

“不要啊……”

“能嫁給大家族的繼承人,也不錯吧……”

“謀殺林家繼承人,有人敢接?”

隱隱聽到死忠們的笑聲議論,夏可蘭眉毛微皺。看著西城蒼火一臉茫然的表情,她臉上泛起一絲無奈和不屑:“敢不敢接。”

西城蒼火沉默了許久才問道:“林虎是誰啊?”

“林虎是誰啊?”

回到藍沙公會,西城蒼火又向加特問道。

加特直接將一口名貴的布蘭迪一號噴了出來:“林虎?林虎就是北方那個林老虎的孫子啊!”

“林老虎?”西城蒼火終於記起一個凶老頭,“他還沒死啊?”

“我說,你小子時政課是不是又不及格?”

“那門課我向來只交白卷!”

“交白卷還有理了!吼什麼?”

旁邊的黑子饒有興趣的盯著這兩個人,歪歪腦袋。

“你問起他幹嘛?”加特重新給自己斟酒。

“嘛,今天有個丫頭委託我殺他。”

加特又一口噴了出來。

“不過後來還沒敲定,一大群保鏢就過來把那丫頭帶走了。”

加特咳嗽了一會兒,終於緩過起來。

“那丫頭是不是叫夏可蘭?”

“你怎麼知道?”

加特嘿嘿一笑:“最近遠海高層傳出的消息,夏元天那傢伙恐怕是想把女兒嫁出去來安撫北方的勢力。夏家大小姐一時賭氣,可能就像謀殺未婚夫吧。這是個很簡單的推斷,老頭我當年可是天洛排名第一的情報屋……”

說到這加特忽然頓了一下,大廳裡空蕩蕩的,就他們兩個人和一條狗。

“只不過現在沒人來買情報了。”

“夏家大小姐?那薪酬應該會不錯吧?”

“你有沒有聽我說話?那可是林老虎的獨孫!殺了他會出大亂子的!”

西城蒼火沒回話,喝完一杯龍台,隨手抓起三支飛鏢嗖嗖嗖全扔到了十環之內:“有錢賺什麼都好說,我最喜歡刺殺任務。”

加特望著這小子歎了口氣。西城蒼火回到天洛已經有兩個月了,初回藍沙公會的那種深沉與滄桑感被磨去了不少,多了些莫名其妙的市井氣息,很像當年的某個人。

這麼想花錢?到底還是個孩子。

大廳的門忽然被推開,加特愣了一下。剛要上樓的西城蒼火立刻甩出幾個戰術動作,不知道從哪抓來一把大口徑手槍瞄準了門口。黑子不明所以,索性撲到主人身邊做警戒狀。門口的人看了一眼已經對準自己的槍口,又看了一眼自己根本沒來得及拔出的光能配槍和手下沒來得及開啟的動能屏障,出了一頭冷汗。

“沒有門鈴,所以才直接進來的。”

西城蒼火收回槍支:“海平頭?”

“……是海平南。”

遠海傭兵團團長海平南對平頭這個詞很敏感,但面對一個剛才一念之差就能越過重重安保措施直接斃了自己的傢伙,他發不起火來。

“那個,海團長光臨敝舍,有何貴幹啊?”

意識到這很可能是個大生意,加特急忙迎了過去。

“來傭兵公會,當然是有委託。”

“傭兵團要委託傭兵公會?”這句話加特自己說都覺得彆扭。

“不是我,是一位友人。”海平南歎了口氣。加特伸

長脖子,越過海平南的肩頭,看到門外停著一輛低調的黑車。

雙核引擎,晶體合金裝甲,車底有偽裝好的遠端火控系統……黑車上那幾項常人很難發現的技術改造立刻被列舉在加特的腦海中,車裡坐的是誰直接被他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夏會長的此次來訪,我希望您能保密。”

海平南鄭重地補充道。

幾分鐘後。

西城蒼火又見到了那個高傲的大小姐——夏可蘭嘟著嘴坐在他對面一言不發,一臉慍怒的同時還不忘保持著高傲的姿態。

大廳裡有面對面擺著的一對沙發,此次委託的甲方乙方分作兩邊。

遠海商會會長夏元天就坐在自己愛女身邊。在商會—傭兵團體系下,商會會長作為傭兵團的東家,有時比旗下傭兵團團長更有權力。但夏元天卻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大叔模樣,一點威嚴也沒有,臉上的笑容比棉花糖還軟。

“想提出委託的是夏某人……”

“我再次申明,我認為遠海傭兵團完全有能力完成這次任務,夏會長!”海平南忽然插話道。

西城蒼火撓撓後腦勺,一臉茫然。

加特卻一臉洞察一切的表情:“什麼委託,夏會長不妨直說。”

夏可蘭臉上怒氣漸濃,瞥了一眼西城蒼火,怒氣更濃。

夏元天撫摸著手中的檀木手杖,答道:“我想委託閣下護送可兒去北方。可兒……我想把她嫁給林老虎的孫子。”

果然!加特嘴角微微翹起一絲,很是得意。

夏可蘭始終不肯給她父親正臉。

正撓肚皮的西城蒼火忽然面無表情地起身,轉身,向樓梯走去。

“黑子!”

伴著加特一聲呼喊,黑子直接將想溜號的西城蒼火撲倒在地。

“搞什麼啊?又是護送任務!”

被黑子用爪子摁住的西城蒼火一臉嫌棄的樣子。

“老子討厭護送任務!”

加特無視了西城蒼火的抗議,笑盈盈地搓搓手掌:“這個很好說,我們可以討論一下具體細節——當然,鑒於此次任務難到會長您連自家傭兵團也不信任的程度,得加錢!”

海平南側過臉翻了個白眼。

“倒不是我不信任海團長,”夏元天臉上那軟軟的笑容忽然斂去,“我們家的遠海傭兵團有很強大的力量,但他們的力量是不自由的。所以在某些關鍵時刻,借助這種力量,卻不一定能得到我想要的結果。”

加特和海平南都愣了一下。

西城蒼火終於爬了起來,和黑子戰成一團。

“裝什麼哲學家。”夏可蘭不耐煩地說道。

夏元天苦笑起來:“所以要借助貴公會這位自由傭兵的力量。”

“我不接!”西城蒼火終於一拳將黑子揍趴在地。

夏元天面露難色,加特卻毫不理會西城蒼火:“這個價怎麼樣?”

“喂喂喂!這樣真的好嗎?”西城蒼火撇開黑子過去指著不肯正眼看自己的夏可蘭,“你家丫頭今天上午可是想委託我謀殺她未婚夫啊!這樣嫁過去會出事的!”

夏可蘭目光微冷,一言不發。

海平南臉色頓時很難看:“這種指控有多嚴重你知道嗎?好歹尊重一下小姐的聲譽……”

“罷了罷了,”夏元天打斷海平南,一臉苦笑,“可兒她今天確實是做了些出格的事,安保人員都告訴過我了,就當是小孩子胡鬧吧。”

海平南詫異地看了夏可蘭一眼,臉上隱隱有些愧疚。

加特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多說話,就閉了嘴準備申請單。

一份詭異的沉默漸漸蔓延……

“很明顯這丫頭不想嫁過去吧?”西城蒼火忽然問道,“那就別讓她嫁過去唄,一個個愁成這樣是為毛啊?”

這句話直接把在場人的人都問了個啞口無言。加特拍拍額頭,正想跟西城蒼火解釋一下這位大小姐的婚事可能涉及到的利害關係,夏可蘭忽然站起來吼道:“笨蛋!”

“蠢貨!”

“傻子!”

連吼三句,夏可蘭喘了口氣,仿佛終於釋放了一股鬱積的火氣。

西城蒼火像看瘋子似的看著她。

夏元天想說些什麼,夏可蘭直接打斷他:“第一件事,夏先生,我不是小孩子了;第二件事,我不管這個笨蛋傭兵哪裡打動你了,委託他是你的事,我要回去了;第三件事,今天我不想再看到你。”

說完,這位大小姐起身離去,幾個隨從得到夏元天的眼神示意後,將她護送上車。

“態度好惡劣啊,切……”西城蒼火一臉的不屑。

“嘛……丫頭長到這個年紀,逆反心理好重啊……”海平南笑著拍拍夏元天的背,希望自己能緩解一下好友的情緒。

夏元天搖搖頭:“這不能怪她啊。”

“那委託就這個價了!”加特瞅准了機會。

“我都說了不接了!”西城蒼火冷冷地回絕。

一分鐘後。

已經填好的申請單又被釘在了那面堪稱古董的告示板上,西城蒼火瞪著它咬牙切齒。(這個梗參考第一章)“真是獅子大開口……”海平南看了一眼加特那笑眯眯的眼神,愈加反胃。

夏元天站起來,忽然躬身道:“那,拜託了!”

他朝向的事西城蒼火,西城蒼火盯著那張申請單上的內容,沒有說話,臉上的乖戾少了幾分。

夏元天等人離去後,加特哼著小曲開了杯極名貴的酒:“財運滾滾啊——你小子可得好好幹,委託本來就很少,哪能挑挑揀揀的!”

西城蒼火沒回話。

“誒?臭小子?好歹吐槽一句‘我要告你虐待童工’嘛!”

西城蒼火盯著申請單,眉頭扭成一團。

不就是申請個護送任務,還寫成這種調調來噁心我……

“請護送我女兒直到她幸福的歸宿。”

——在委託內容一欄裡,夏元天如是寫道。

……

……

天洛城中央的朱紅高塔是整個城區最高的建築,也是天洛區權力頂峰的象徵。

高塔最頂層是一間圓廳,夜晚降臨,清冷的月光透過塔頂的琳琅灑到大廳中央的圓桌上,頓時也變得七彩迷離。

夏元天自圓廳邊緣走來,圓桌周圍,海平南、金世圖和林成森已經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這是天洛商會—傭兵團體系最高權力者的會面,金世圖兼任鋼岩商會會長,而林成森背後的神木商會則總是蒙著一層迷霧,其負責人從來不露面。

但夏元天知道,什麼兼任,什麼神秘,都是糊弄人的東西。

天洛三大商會裡,現在仍舊掌握著商會的會長,只有他一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