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四章 燃盡的回憶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389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3


第四章 你的力量是不自由的

“滾,現在我有幾十公斤的槍械,信不信我直接斃了你?”

林成森卻不把這個火力十足的威脅當回事,竟然直接把西城蒼火摟在自己的臂彎裡:“相信我,你這次被坑了,這個委託到後面會很麻煩的。”

“比你還麻煩?”

“這個問題就見仁見智了。”

“……滾。”

“我付加倍的錢,買你不執行這次任務行不行?”

“藍沙公會有規矩,委託衝突時,先約先得。”

“藍沙公會?”林成森鬆開西城蒼火無奈地聳聳肩,“你是說你再加上那邊那個老頭子?”

“姓林的,你再叫我一次老頭子試試?”加特立刻抗議道。

西城蒼火沉默了一下,認真地糾正道:“還有一條狗。”

林成森盯著西城蒼火,臉上那吊兒郎當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見。

“你消失了四年後又重新回到天洛,應該是為了遠離某些東西吧?”

西城蒼火警惕地抬起頭。

“弄不好這次你會碰上他們。”

說完林成森已經走遠:“什麼時候想通了,記得打我電話。”

加特罕見地嚴肅起來:“阿火……”

西城蒼火沉思半晌,忽然又鑽回卡車裡:“那樣的話得多帶些傢伙了。”

加特一口氣沒喘過來。

“果然是那個瘋子養出來的小瘋子……”

……

……

領隊謹慎的打開私人候機室的安保系統,小心翼翼地通知夏可蘭:“小姐,該登艦了。”

夏可蘭看了一眼窗外那些明顯緊張起來的傭兵部隊,面無表情地起身:“那就走吧。”

“另外……”領隊頓了一下,揣摩了許久,“會長他來了。”

天行艦側面的空地上,夏元天親切的與西城蒼火握手:“昨晚多虧了你……”

“所以說要怎樣你才能撤銷委託啊?”

“……這一路上也拜託你了。”

“好好聽我說話啊大叔!”

牽著黑子的加特急忙制止西城蒼火這種自毀財路的行為:“你剛才面對姓林的,不是還蠻講信譽,不肯推掉委託的嗎?”

“一碼事歸一碼事,那樣不合規矩,也沒人說不能直接請委託人撤銷委託啊?”

“你到底是想去還是不想去?”

“這……這是個自我邏輯思辨問題?幹!”

夏元天朝加特和藹地笑笑:“林團長來過?”

“哎哎!您就當我什麼也沒說過!我們藍沙公會很講信譽的!”

這時一隊傭兵護送著夏可蘭向天行艦走來,她仿佛沒看見自己父親似的,徑直向登艦舷梯走去,護送她的傭兵們非常尷尬,但也沒人敢攔。

——西城蒼火過去揪住夏可蘭的衣服後領:“你老爸在這等你呢。”

……算你狠!那些尷尬的傭兵們暗自抹了一把汗。

夏可蘭正欲發火,一回頭就看到了自己父親,於是又把那股怒火壓了下去,臉上滿是冷漠。

“可兒……”

“昨晚差點死掉真是對不起了,差點壞掉父親的宏圖大略呢。”夏可蘭一開口就威力驚人,夏元天也不得不沉默。

“我這就嫁到北方區,父親好好打您的如意算盤!”

夏可蘭決然地轉過身,繼續向舷梯走去。

西城蒼火挖著鼻孔,有些無聊地看著這一幕。

夏元天沉默許久,終於開口:“我……一直愛你母親,而她留給我的,只有你了。”

已經走遠的夏可蘭稍稍頓了一下,繼續前行。

“所以,無論如何,好好活下去。”

夏元天臉上那種生意人特有的又爛又軟的笑容忽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父親對女兒才有的無限愛憐和期許,只是夏可蘭一直沒有回頭,當然沒有看到。

夏可蘭登艦後,西城蒼火牽著黑子在機組人員詫異的目光中緊隨其後。這兩貨一個背著上百公斤的軍火,一個本身就有上百公斤,踩得舷梯咚咚響。

護航用的金雕戰機率先升空,天行艦的引擎也開始轟鳴。不消五分鐘,這個龐然大物就和護航編隊一起消失在朝陽初升的遠空。

夏元天仍舊站在原地,身後那些傭兵看著他的背影沉默不語。引擎掀起的狂風猶在,夏元天的頭髮被風吹亂,仿佛一瞬間花白。這個背影讓加特也有些唏噓,他走過去與夏元天握手,相視無語。

這握手與生意無關。

“原來遠海商會會長活得比我還不容易。”加特說。

夏元天微笑點頭,召集屬下登車離開。

航空港的控制大廳裡,海平南目送夏元天的車隊離開。

無論是洛神眾,還是天洛的一些保守勢力,都不想這門婚事成功,必須要加強護送力度才行……海平南已經看到過夏元天憔悴的樣子,他不想夏元天更憔悴,所以他與金世圖交換了輪值主席的席位,就是為了再多調動一批戰機。

下個月天洛有東西方貿易協定修正會議,海平南本來下個月輪值,這對遠海來說簡直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可以用輪值主席的許可權為傭兵團撈到很多好處,但海平南竟然用下個月的輪值權交換了這個月的。

一定不能讓小姐出事!

海平南緊盯著眼前的螢幕,那是護送航隊的即時資訊回饋圖。他親自護送當然不行,天洛到北方都市冥湖有幾小時的航程,他打算一直盯守。

但一個屬下急匆匆的報告讓他瞬間方寸大亂。

“團長,會長於天港高速遇襲!”

……

……

半個小時前。

天港高速即天洛前往天洛航空港的高速公

路,高架橋下方,一幫流浪漢聚集在火堆旁抱怨著什麼。這幫沒有天洛戶口又不想離開天洛的可憐蟲在天洛有很多,三大勢力把他們驅逐到城區和空港的夾縫中就不想再管。

最近這種流浪漢的數量好像更多了。

忽然,流浪漢中響起了清脆的電子提示音。流浪漢們詫異的張望著,這裡竟然有人買得起電子設備?

電子音來自一個面帶刀疤的大漢,他掏出一部衛星電話。

“嗯,嗯,瞭解。”

大漢忽然站起來,同時,很多流浪漢竟然也跟著站起來,他們沉默著扯掉自己用來偽裝的破舊衣物,露出一身的准軍事裝備。而搞不清狀況的真流浪漢們奇怪而又恐懼地看著他們,發現他們的人數竟比流浪漢還多。

大漢取出一個精緻的酒壺向自己的同伴們致意:“待會兒就要死在這裡了,別剩。”

這群來自不明勢力的傭兵們取出各自的酒壺一飲而盡,然後像扔垃圾似的將其摔在地上。

……

……

夏元天上午還有很多商會事務要處理,他的車隊行進得蠻快。

然而,毫無預兆的,前排的車輛被一陣突然襲來的猛烈爆炸淹沒。高架橋的一整個路段都被炸成飛灰,車隊剩下的車輛倉促刹車,終於沒有跌下斷口。

這個時代的飛車並不真的具有飛行能力,而是借助空氣動力學懸浮在地表以上一定距離,所以這個斷口也就成為了車隊無法逾越的一道溝壑。車隊負責人軍事素質極高,他見去路已斷,甚至沒有想要一探究竟,立刻咆哮著下令:“撤回航空港!!”

但襲擊者沒有給他們機會,車隊後方的路段也在一陣爆炸中化為飛灰!

此時,上百名身著單兵機動裝甲的傭兵已經借助背部噴射器的助推殺上高架橋。

“敵襲!!”

“聯繫海團長!!”

“剩下的人跟我來!”

“會長的車先撤!!”

車隊的負責人是一位年輕的隊長,他不明白在天洛有什麼勢力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對三大勢力之一的高層出手。如果會長出事,天洛勢力必將失衡,那他就是千古罪人!

夏元天坐在車中,手心已經滿是汗。但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將自己的安全全權交給了這些比他更熟悉作戰的年輕人們。

他的這輛黑車經過改裝,甚至在動能屏障之上又添加了一層光能屏障,現有的所有單兵武器都無法擊穿它的防禦。而司機本人卻並沒有蠢到打算依賴這一點,他直接啟動了車輛的第二套引擎,車身直接浮空,準備飛行離開交戰場所。

遠海傭兵已經損失了一大部分人手,人數上處於弱勢。襲擊者們的攻勢異常兇殘,這樣下去遠海傭兵都會被擊殺。

但只要會長離開,他們就贏了!

這時一道陰影掠過填空,直奔懸空中的黑車而去——襲擊者中的那名面帶刀疤的大漢在黑車上方散去自己的機動裝甲,猛然加速墜落,同時他的下方開始出現能力者特有的力場陣列。黑車本不是專門用來飛行的載具,根本承受不了這種強度的衝擊,栽回路面。飛行引擎正面承受衝擊,直接失靈。

車中的夏元天因為衝擊受了傷,但他抹去額頭上的血跡,仍舊沉默。如果他慌了,傭兵們必將顧此失彼,死傷更多。

隊長也是一名能力者,他擊斃一名襲擊者後,立刻拔出軍刀,展開力場將疤面大漢從黑車上驅趕下來,然而就在下一刻他身後忽然一片火光。

——襲擊者們就像嗅到了腐肉的豺狼,都瘋狂地朝黑車聚攏,然後發射了身上的可擕式炸彈!

黑車的淡藍色護罩在火光中頻頻閃現,漸漸暗淡。司機滿頭冷汗:“通報各單位!再讓他們攻擊下去,護盾能量就耗光了!!”

遠海傭兵們也扭頭殺回來,意圖阻擋這些襲擊者。司機也動用了黑車的火控系統,擊殺了大批襲擊者。但襲擊者們竟然不惜自爆,只求爆風能消耗黑車的護盾能量,許多遠海傭兵也葬身在這瘋狂的自殺式攻擊中。

司機看著那直線下降的能量槽,汗水涔涔流下:“海團長還沒到嗎?”

疤面大漢趁隊長顧此失彼的一瞬,一槍打穿了他的脖子,然後沖入遠海傭兵隊中,冷酷的斬殺這意圖支援的人。

但他瘋狂的斬殺忽然被擋住。

那是一個渾身燃起深藍色能量場的男人。

——海平南終於趕到,他沒有猶豫片刻,大漢瞬間被他斬為兩截。

可是大漢卻冷冷地笑了,海平南卻面如死灰……

始終還是晚了一步……

不是海平南擋住了疤面大漢,而是疤面大漢成功地擋住了海平南,哪怕只擋住了一瞬……

司機看著能量槽被清空,滿臉愧疚地想回頭對會長致歉……

夏元天似乎知道了結局,他和藹地笑了笑,掏出了自己妻子的那張照片……

這一瞬,黑車的護罩終於消失,剩下的襲擊者都嚎叫著撲了上去,帶著一身的炸彈,帶著不知從何而來的瘋狂。

黑車瞬間被炸成碎片。

趕來的遠海傭兵們猛然間沉默,海平南呆立在原地,一貫剛毅的臉上陡然生出無盡的滄桑。

##############

自己在遠海的生涯,是從遇到這個滿臉堆笑的生意人開始的吧?

一起經營遠海吧,那個生意人說。

好啊,反正一直打打殺殺也很無趣,就把遠海這兩個字經營好吧。

##############

爆風散開,燃盡了所有的回憶。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