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五章 你的力量是不自由的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06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3


第五章 你的力量是不自由的

又一次高層會議在中央高塔的圓廳召開。

這次,三個勢力只來了三個人,圓廳裡一片沉默。

良久,天洛城防署署長韓新川親自前來遞交了一份事件報告。

“襲擊者身份不明,武器也來自黑市。目前只能查到他們是數月前偽裝成難民混入天洛的,這……這是我的責任。”

現在距離襲擊不過半個小時,但這位署長已經恢復了天港高速的交通,平復了居民的慌亂,還拿出了具體的事件調查報告,辦事效率不可謂不高。他作為署長當之無愧,但他依然自責,無法釋懷地自責。

海平南看了一眼那報告:“先不要通知小姐。”

不用調查了,有膽量在天洛掀起這種程度的風雨的,還能有誰?

韓新川頷首,滿臉愧疚地離去。

金世圖彆扭了很久,忽然罵道:“媽的,雖然是個好機會,但連我都覺得在這時候搞你們遠海有點下作……”

“但現在不是在這裡發呆的時候!我沒有什麼落井下石的意思,但我們應該考慮一下遠海的變故會對天洛造成什麼影響,尤其……尤其是那位嫁出去的法定繼承人……”

“我現在不想考慮這個問題!!”海平南咆哮道。

金世圖扶額。

林成森面前的茶水被換成了紅酒,他依然沉靜。

“我早就警告過他,但我也沒想到會來的這麼快——不過也是,在夏家大小姐剛出發的時刻,再合適不過了。”

海平南苦笑起來,忽然十分激動:“洛神眾那幫混蛋!覺得先殺女兒有些不方便,就連父親也一併除掉嗎?”

“小聲點!”金世圖被海平南嚇了一跳,“我還想多安穩一陣子!”

林成森面色微凜:“應該不是洛神眾。”

其他兩人都一愣。

“是冰林。”

“你開什麼玩笑……”海平南忽然止住,一個個線索開始在腦海裡串連。

一瞬間,海平南忽然想起,接走小姐的天行艦是冰林派來的。夏元天死後,夏可蘭成為法定繼承人,冰林立刻就有了兼併遠海的理由——即便天洛勢力不會傻到任由林老虎兼併遠海,但強行否認夏可蘭的繼承權也就給了他……發動內戰的理由。

北方勢力和天洛之間本來就是一種莫名其妙而又脆弱不堪的關係,有時候想要發動戰爭,只需要一個理由。

雖然許多勢力都想打破平衡來牟利,但最先破壞平衡的人卻會被動承擔所有野心者的罪孽。

如果天洛強行否認這門婚事,抑或強行否認夏可蘭的繼承權,那就違反了他們自己制定的共同協定。屆時,雖然發動戰爭的是冰林,破壞平衡的卻是天洛;屆時,環伺的諸多東方勢力終於找到了進攻天洛的理由和機會;屆時,東方大亂。

十分可笑是不是?

但在這個欲望和野心都無限膨脹的年代,在這個剛剛從混戰紀元過來的時代,所謂的和平,就是如此脆弱,脆弱到一個嫁往雪原的少女,就能帶來腥風血雨。

那個林老虎,早就看透了這一點……

“如果把女兒留在天洛,女兒就會成為洛神眾的目標。而如果把女兒嫁到北方,他自己就成了北方勢力的目標。”林成森晃著酒杯,十分惋惜,“熟諳經營之道的夏會長因為氾濫的父愛,掉進了一個死局,於是走了如此一步臭棋。林老虎數月前就往天洛派人手,果然是早有預謀啊。”

海平南猛地起身:“快通知我們的戰機把那艘天行艦攔下來!”

“然後呢?”林成森盯著海平南,面無表情,“就算把夏家大小姐救回來,怎麼面對洛神眾?”

海平南看著林成森,渾身顫抖。

“夏家大小姐在天洛已經沒有容身之處了,嫁到北方卻又會成為我們致命的威脅。”

林成森的聲音令海平南心頭一片冰涼。

金世圖也猜到了林成森的提議,他選擇了沉默。

“辦法還是有的,新娘出事的話,婚事自然也就吹了——這事和打繼承權的官司不同,我們可以暗地裡做,對方抓不到把柄……”

林成森這句話剛出口,海平南就撲了過去,他再次顯露出自己還沒加入傭兵團時的狂暴,狠狠地揪住林成森的衣領:“姓林的!會長他才剛死!你就要對他的女兒下手嗎?你還是不是人!”

林成森冷冷地直視著海平南熾熱的雙眼,忽然笑起來。

“你的力量是不自由的。”

又是這句話,海平南愕然。

“身為遠海傭兵團的團長,您是會先考慮一個丫頭的死活,還是整個天洛的存續?”

海平南頹然的鬆開手,只覺得雙腿無力,噗通一聲跪倒在地,雙拳緊握,直到指甲切入掌心,滴下鮮血。

“我……”

他說不出來,他……當然會選擇後者,他不得不選擇後者。

他是遠海傭兵團的團長,那是他的力量,也是他的……枷鎖。他身後站著成千上萬的人,他必須為他們負責。哪怕是再荒謬,再可笑,再莫名其妙的勢力平衡規則,對他來說也是無法逾越的鐵則!

而這些平時在他看來司空見慣的規則,此刻卻如此致命……

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了好友的話。

“可惡!!!”

海平南一拳砸在地板上,震出一地碎石。

金世圖知道這是海平南的默許,但他卻只是歎了口氣:“老林啊,你可真夠心狠,要我就做不出來。”

林成森轉過身,透過落地窗望著天洛的全景,臉上罕見地出現了幾絲滄桑:“不是我狠心,這種局面下,要守護住這種虛偽的繁榮,也就只有如此了——所以我才叫他為了自己的女兒好好活下去啊。”“這次行動只出動神木的部隊,金團長要當老好人,

海團長又要顧及自己那可悲的良心。”林成森說著向圓廳出口走去,眼中有一絲常人無法察覺的決然,“惡名全都讓我來背好了。”

……

……

天行艦上,西城蒼火坐在夏可蘭對面打盹。

——夏可蘭已經快受不了這傢伙了,老是跟著自己,甚至自己上廁所他也要守在門外——變態尾行和護送還是有區別的吧?自己那該死的父親到底為什麼要找一個性格這麼惡劣的傭兵給自己當保鏢啊?

至於自由傭兵這種說法,在夏可蘭看來只是年輕人的非主流做派而已。

越想越氣,夏可蘭趁西城蒼火打盹狠狠扔了一個杯子過去。

這貨穩穩地接住杯子,放下,繼續打盹。

——更生氣了有沒有?

但幾個小時過去了,夏可蘭身邊就這麼一個人,難免有些無聊。另外這種類型的男孩子……莫名其妙的讓她有些好奇。

於是夏可蘭扭過頭去,儘量不正眼看對方,開始搭話:“你叫西城蒼火?什麼嘛,像東洋人的名字,姓西城?有這個姓嗎?好做作……”

西城蒼火懶懶地睜開眼睛,白了大小姐一眼:“西城不是我的姓。”

“你……你什麼意思?”

“我當年出生在西方的巴倫,那個神經病老爹就造了西城這個姓給我,好像很拉風的樣子。”

“搞笑……兒子難道不應該跟老爹姓的嗎?”

“他……他不能把他的姓給我。”

西城蒼火扭過頭,仿佛觸碰到了什麼自己不想談的話題。

什麼跟什麼啊……夏可蘭懶得再問,對方好像也不想說——但她忽然又捕捉到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資訊:“你出生在巴倫?你老爹是巴倫人?”

“我老媽是巴倫人,老爹他是地地道道的天洛人。”

一瞬間,夏可蘭對這個讓自己無比討厭的傢伙憑空勝出無限親切感——然後她立刻將這種親切感強行壓了下去。她又想起了自己的母親,那個留給她的記憶並不多的西方人母親,她取出那枚髮卡放在掌心撫摸,暗暗歎息。

西城蒼火忽然眼前一亮。

“喂,這東西我好想見過!”

這小子竟然直接從夏可蘭手裡拿過那枚髮卡:“真的好眼熟……”

夏可蘭咆哮著甩出一個耳光,直接將西城蒼火拍飛!

被打懵了的西城蒼火捂著臉爬起來,驚訝的看著盛怒的夏可蘭。

“你再敢亂動這個東西,我就讓你死!死!!”

這個……這個不符合人體結構學原理啊。西城蒼火看著嬌弱的夏大小姐,又回想起公寓裡的那一耳光來,為什麼女孩子甩出的耳光的破壞力遠遠比看上去要可怕呢?

兩人之間再次沉默,西城蒼火乾脆回到座位上,繼續打盹。

不一會兒,乘務長忽然面帶愁容地走過來。

“小姐,請您前往安全艙,我們……大概會遇到紊流,艦體會晃動。”

西城蒼火警惕地睜開眼:“天行艦會怕紊流?”

奇怪的是,乘務長無視了西城蒼火,甚至擺出了一個強硬的請的姿勢:“請小姐您……”

哢噠一聲,西城蒼火已經掏出腰間得配槍對準了乘務長的額頭:“你這個人有問題,到底出了什麼事?我不問第二遍。”

夏可蘭詫異的看著突然嚴肅起來的西城蒼火,覺得他有些神經病。但西城蒼火已經救了她好多次,她識相地沒有插嘴。

附近的機組人員立刻趕了過來,舉起武器將西城蒼火包圍。但西城蒼火不為所動,那眼神讓乘務長確信他會毫不猶豫地開槍。乘務長滿頭冷汗,終於妥協:“雷達監測到了一支航空戰機編隊,全部是對天行艦專用的禿鷲突擊機,已確認為敵襲,應該是海盜戰機。”

乘務長知道那並不是海盜戰機,但這批戰機都抹去了自己的電子識別信號,若日後被調查,也只會被確認為是打劫運輸艦的海盜戰機。乘務長當然清楚這批戰機屬於什麼勢力,又為何而來。

“外邊有一整個編隊的金雕,那可是對戰機專用戰機,一隊禿鷲就讓你們怕成這樣?”西城蒼火反而更疑惑了。

“我……”乘務長冷笑了一下,“我不信任他們。”

夏可蘭聽著他們的對話,越來越不懂。

“勢力之間的事情真他媽麻煩……”西城蒼火的嚴肅減了幾分,但他仍舊不肯放下槍,“那你們冰林的戰機什麼時候到?”

“還有一些時候,請小姐隨時準備逃生。”

乘務長竟然直接說出這種話,夏可蘭呆住。

“沒時間跟你浪費了!”乘務長聲音顫抖,她已經接到了來自冥湖的消息,那個刺殺成功的消息。再過半個小時,他們就會到達冰林的領空,屆時天行艦會由冰林戰機接管。但她沒想到天洛高層的決策竟然如此果斷而冷酷,沒有時間了。

但西城蒼火仍舊不肯放下槍,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眉頭愈發緊皺。

夏可蘭終於回過神來,急忙起身:“還愣著幹什麼?我要去安全艙!”

“如果外邊的不能信,我為什麼要信你們?”

夏可蘭又愣在原地。

“你這是什麼意思?”乘務長警惕地與西城蒼火對視著,這個少年終究也是天洛勢力派來的,恐怕有詐。

“我要一個單獨的逃生艙,讓我自己帶著這丫頭離開!”

“我不能把小姐的安全交給你一個人!”

乘務長的目光終於完全變冷,她偷偷向圍住西城蒼火的機組人員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們可以無視自己開槍!

但一陣劇烈的震動突然傳來,舷窗外映出火光。

是那群禿鷲!

怎麼這麼快?乘務長一臉茫然。然而她忽然看見機組人員中有一個人把槍口調轉方向,瞄準了夏可蘭。是天洛安插在這艘天行艦裡的內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