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序篇 逃亡的公主 第一章 逃亡的公主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386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3


第一章 逃亡的公主

【候風傭兵團攻破王都夜安,王室成員僅公主安靈和皇子安陽成功逃脫,目前下落不明。】

【更正:標題中公主和皇子的稱謂已經失效,權當娛樂。】

“天洛傳媒的那幫記者真是刻薄啊……”

“謔謔,王子公主的羅曼史也到此結束嘍。”

天洛公立學園的門口,兩名衣著光鮮的學員人手一台洛神電子公司最新款的智能手機,各自刷著當天的頭條新聞。東江王朝和候風傭兵團的戰爭已經進行了一段時間,最近天洛的各大媒體都在跟蹤報導,今天總算有了一個結果。

報導裡還附上了被俘的王室成員被槍斃的視頻,這兩名學員看完那血花四濺的場面後,不由得驚歎了兩聲。

他們覺得那很刺激。

在東方,進攻天洛等於給其他勢力聯手消滅自己的理由。天洛名義上是東方各勢力的聯合自治區,遠離各地的局部戰爭,在這裡文明與秩序仍是一切的主流,各大勢力的領袖都將自己的子女送到這裡來上學和搞社交。正因如此,這兩名學員才能若無其事地將那些真實發生的流血事件當成閒暇時的談資。

東區時間早晨7:50,預備鈴已經響過一遍。學園裡的學生們都朝教學樓走去,這些十幾歲的少男少女們走路時都有意無意地將下巴揚起一個不易察覺的角度——他們都有種驕傲的態度,他們也都有驕傲的資格。他們的父母最次也是傭兵團團長或者商會會長一類的人物。毫不誇張地說,再過二十年,整個東方就在他們手中。

就在這個很安定的時刻,校門對面的大街上忽然跑過來兩個人。這並不太引人注目,但這兩個人身後還有幾個手持武器的黑衣人在緊追不捨。有兩個學生因為好奇望過去,忽然睜大眼睛:那兩個人正是新聞中正在逃亡的的公主和皇子!

安靈今年十九歲,三年前她曾在天洛公立學園讀過書,知道這裡是天洛僅有的三個A級安定區之一,這意味著任何勢力都不能在這個學院裡進行或明或暗的對抗行為。畢竟東方各大勢力的公子小姐們都會來這裡修課,相互敵對的勢力也是一樣。將這裡設立為A級安定區,避免了勢力間的相互傾軋,保證了教學的順利進行。

而這對安靈來說,則意味著保命。

她抓緊弟弟安陽的手,拼上最後一絲力氣向校門口奔去,因為太過焦急而在門口摔了一跤,但還是咬牙爬進了校門。這位昔日的公主爬起來,迅速將自己那尚年幼的弟弟攬入懷裡,像一頭母獅般沖那些追過來的人狂吼:“我們在這裡享有豁免權,你們不能抓人!!”

黑衣人都停在校門口,臉色變得很難看,其中一個立刻掏出手機開始撥號。

校園裡暫時的平靜被這突發的變故給徹底打破,學生們停下腳步,看著那衣衫襤褸的姐弟倆交頭接耳,竊竊私語,但沒有一個人有上前幫助的意思——這些公子小姐們的眼力早就被平時參加的社交活動鍛煉得極好,他們馬上就注意到了那些黑衣人身上候風傭兵團的標誌,於是眼下的局勢就再清晰不過:幹嘛要為了兩個沒落的王室成員去得罪新近崛起的傭兵團?

安靈緊張地盯著那些黑衣人,她曾經是這裡的學員,所以校方有提供避難的義務。但校方的工作人員卻遲遲沒有趕到,而那些旁觀者冷漠的眼神也著實令她心悸。

那個黑衣人收起手機,瞪了安靈一眼,忽然揮揮手。

前進的手勢!

意識到對方的態度後安靈急忙後退:“這裡可是A級安定區,你們太囂張……唔……”

黑衣人一擁而上,迅速堵住了姐弟倆的嘴,並牢牢抓住了他倆。仍然沒有人出手,旁觀的人只是對候風傭兵團的人竟然敢硬闖安定區有些驚訝。即將走出校門時,黑衣人們忽然朝圍觀者們致以微笑,圍觀者們也急忙還以微笑,於是一個交易默然達成:圍觀者們將無視候風傭兵團的行動,而日後候風傭兵團也會給他們代表的勢力帶來等價的好處。

這樣的結果,在這個世界的這個時代,是皆大歡喜的。

但突如其來的刺耳的渦輪引擎制動聲打破了這一片祥和——

一輛噴氣動力摩托以漂移刹車的方式停在黑衣人前方不遠處,主引擎噴出的煙氣熏了那些黑衣人一臉。

“別擋道啊,大叔們,會出人命的。”

摩托上的少年一頭紅發,校服敞著懷,還挽著袖子,一臉嫌惡的表情。

黑衣人們被嚇了一跳,而安靈則似乎看到了最後的希望,趁黑衣人發愣時向少年投去求救的目光:“救命……唔……”

黑衣人們又堵上了安靈的嘴,同時瞪了少年一眼。少年把校服穿得如此隨意,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飾品,顯然不是有背景的人。於是一個黑衣人不耐煩地說道:“不幹你的事!”

“……算了,反正她買不起我的服務。”少年將安靈打量了一番,嘴裡忽然蹦出這麼一句話來,然後就推著自己的摩托準備繞開這些人。安靈終於絕望,垂下頭默默地流淚。也不好抱怨什麼,這種事情,大多是這樣收場的。

但就在少年經過時,一個黑衣人忽然踹了少年那摩托一腳:“識相就好!”

這個黑衣人站的比較靠前,因此承擔了很大一部分的尾氣攻擊。

少年那輛摩托和他的頭髮一樣,也是扎眼的紅色,流線型的機體上還噴

塗著火焰的圖案,閃閃發亮,十分霸氣。

而現在車頭上多了一個髒腳印。

圍觀的學生們忽然集體後退,少年慢慢地轉向那些黑衣人,眼裡驟然殺氣滿溢。

一分鐘後。少年將一個黑衣人身上那昂貴的西裝扒下來,用其將車頭上的腳印擦去,然後將它扔到躺在地上的主人身邊。七八個黑衣人已經全部撲街,少年就直接推著摩托從他們身上軋了過去。所經之處,路人退散。

上課鈴忽然響起,看熱鬧的人終於想起了正事,紛紛向教學樓奔去。

安靈摟著弟弟站在原地,有些恍惚。這時校方的工作人員“終於”趕到,告知安靈校方可以暫時提供避難。

“那個少年是誰?”安靈問道。

“他啊,”工作人員苦笑了一下,“西城蒼火,他在這裡也算蠻有名氣的。”

大課間,西城蒼火又被班主任華翰叫進教師工作室。華翰是資深的時政教師,親自負責出版教材和習題冊。昨天他佈置了一份課後思考大作業:試分析東江王朝的覆滅將對自己的生活造成的具體影響。學生們被要求將電子稿發到老師的郵箱,西城蒼火這小子發過來的就四個字:

【關我屁事】

華翰將手中的數顯板往桌子上一摔,整個工作室的桌子似乎都晃了一下:“【關我屁事】是什麼意思?”

西城蒼火撓著肚皮愣了一會兒,答道:“就是……關我屁事啊。”

華翰怒極而笑,這個小子絕對不是笨。理科,數學,外語全部滿分,地理這樣的副課也拿了優,像《場的量子論分析》、《新式武器原理》、《人體構造》這樣又偏又難的科目照樣拿優。但偏偏文科的就非常差,尤其是時政和文學。這種談話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上次西城蒼火私自選修《人體構造》時華翰就找他談過,明明作為主課的時政這麼差,還要選修其他科目,那麼這絕對就是態度問題。

而正準備大肆教導西城蒼火時,華翰卻被這小子的回答徹底震驚,不得不結束了那次對話。

#“為什麼要學?當然是因為有用。不瞭解一個人的身體構造,那怎麼才能找到最方便的弄死一個人的辦法。”#

西城蒼火的志向是當一名傭兵,這無可厚非。社會崩壞,軍團爭霸的時代,傭兵是主流且強勢的職業,學校裡有很多專門為這個職業準備的課程。

良久,華翰頹然地歎了口氣:“你這種態度可不行,當傭兵不是只會殺人就可以,瞭解各大勢力之間的局勢,才能為自己謀取最大的利益……”

“不對不對!”西城蒼火很不快地打斷華翰,“不是傭兵,是自由傭兵!”

西城蒼火指著自己的胸口,黑色T恤上赫然印著“自由”二字。

“老師您講的那些東西,不適合我這個職業。”

華翰當然知道西城蒼火的情況,入校時的身份認證顯示西城蒼火的確有天洛的戶口,鬼知道他這個一點背景也沒有的人怎麼會有天洛的戶口,還能進入這所天洛公立學園。這傢伙早先有好幾年不知所蹤,十六歲時忽然返回天洛,並帶回了一份傭兵執照。沒有人閑到去驗證那份執照的真假,且不說十六歲的人怎麼可能通過傭兵執照考試,另外他那執照上的隸屬一欄竟然為空,這就意味著要麼他的執照是假的,要麼他就是那早就絕種的自由傭兵。學校裡的男生們沒少拿這個去取笑他,挑釁他,但每次都反過來被他揍得滿地找牙。

華翰的眼角抖動了很長一段時間,終於無法再壓抑自己的怒火:“大混戰的時代已經結束了,自由傭兵這個職業早就不存在了!!”

西城蒼火的座位在最後一排靠窗戶的那個角落,他很喜歡這個座位,上課發呆時可以望著窗外。班裡的同學都不敢接近他,或者說不屑於接近他。西城蒼火,十六歲,無父無母,孤兒一個,一點背景也沒有,也不出席任何社交場合。在這個學院裡,他所在的這個牆角就是他的一切。

班主任的那句話猶在耳邊回蕩,但西城蒼火已經懶得和那位大叔吵架了。

所謂的自由傭兵,即不隸屬於任何傭兵團的傭兵。意念場的出現造就了許多個人武力十分強大的能力者,世紀大戰初期,這些人不服從任何勢力的命令,不向任何勢力的利益負責,向任何勢力高價出售自己的武力,漸漸形成了自由傭兵這個群體。可以說,自由傭兵就是大混戰時代的混亂和無序的代名詞。但伴隨著劇烈的兼併,各路傭兵團強勢崛起,許多昔日的自由傭兵也組建了自己的傭兵團,建立了自己的勢力。各勢力漸漸形成制衡,世界終於安穩下來。

於是狼群終於統治了草原,獨狼失去了奔跑的空間。

文學老師感情飽滿地朗誦著大混戰時代之前的和平紀元遺留下來的詩文,西城蒼火卻聽得昏昏欲睡。他習慣性地望向窗外,正好看到三輛豪華的懸浮飛車停在校門口,每輛車上都走下來一個一身軍裝的人。西城蒼火揚起眉毛,他沒想到這三個人會同時來同一個地方。

天洛也是有自己的軍隊的,遠海、鋼岩和神木這三個傭兵團可以說是東方最早崛起,現如今也是勢力最龐大的三個傭兵團。它們身後各有一個同名的大商會,在經濟與軍事上共同持有天洛的控制權,相互之間也是明爭暗鬥不斷。

而現在,這三個傭兵團的團長同時出現在了校門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