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序篇 逃亡的公主 第二章 所謂的利益與陰謀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726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3


第二章 所謂的利益與陰謀

校方的工作人員將安靈姐弟倆安排到了校董辦公樓的休息室裡。安靈通過房間裡的電腦看到自己的父母被槍斃的那一幕時急忙捂住嘴,強忍著沒有出聲,但眼淚還是將她那秀美的臉龐濕了一大片。弟弟安陽今年才八歲,因為逃亡中勞累過度此時正躺在房間裡的床上安睡。

安靈關掉電腦,繼續無聲地落淚。這個消息絕對不能讓弟弟知道,起碼現在不能。

房門外站著兩個保安,這名為保護,實為監視。校長方無期此刻正在房間外的走廊上不安地踱著步,天洛公立學園是由那三大傭兵團背後的商會投資建立的,他無權安置突然闖進來的安靈姐弟。本來他從自己辦公室的窗戶看見校門口抓人的那一幕時裝作沒看見,想等候風傭兵團的人把安靈他們帶走,自己也少了個麻煩,但偏偏那個西城蒼火攪渾了一切。為所有往屆學員提供避難可是寫在校規裡的,人家等了那麼長時間,再裝看不見就很不好看了。

派出去的秘書終於打來了電話,方無期急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迎了出去。

……

海平南、金世圖和林成森分別是遠海、鋼岩以及神木傭兵團的團長,本應是死對頭的三人此時坐在安靈面前卻顯得和和氣氣的。方無期安排秘書用南方產的上好茶葉沏了一壺茶給端了過來,於是三個大佬各自端了一杯清香的茶慢慢品著。安靈此時已經恢復了常態,臉上的淚痕也被盡數擦去。她畢竟是家族的長女,她知道自己面臨著一場談判。她選擇在另一個房間與這三位團長會面,就是不想因為要瞞著弟弟一些事情而干擾了自己的談判。

雙方沉默了許久,最終是安靈先開了口:“我和弟弟會離開天洛控制區前往巴倫,東江王室放棄在天洛的所有產業股份,我希望閣下能調停候風傭兵團,並護送我們離開。”

三位大佬各自沉默不語,金世圖忽然咳嗽了一聲,皮笑肉不笑地答道:“安小姐,東江的產業要是都還在您手裡的話,金某很願意合作。”

安靈咬緊嘴唇,對方對自己的稱謂是安小姐而不是安公主,態度一目了然。他話裡有話:東江的實力已經併入候風,根本就不存在什麼安靈能放棄的產業股份了。金世圖這個人就像他的髮型一樣圓滑油亮,現在肯定又在想著如何給自己爭取利益。這也沒辦法,安靈手裡本來就沒有多少籌碼。沉吟良久,她繼續說道:“我父親從來沒有向天洛拖欠過稅金,並且在能源上為天洛提供了十幾年的便利,那麼根據《共同協定》,我有申請避難的權利,至少有這個權利!”

“冷靜一下。”海平南慢慢放下茶杯,“一切都得按規矩辦事,你所說的那些權利都有個前提,那就是東江王朝仍然存在。”

安靈的瞳孔猛然一縮。

海平南繼續喝茶,他這個人就像他身上的方形徽章,就像他的板寸頭,棱角分明,直來直去。如此殘酷的事實,他竟然毫不委婉地直接點透:“我們來,並不是為了和你談判,而是要告知你如果你繼續待在天洛的話,會對這裡的治安造成負面影響。至於護送你離開,我們並沒有這個義務。”

“老海啊老海,你這麼說可就太沒人情味了!”金世圖一臉責怪地說道。

而一直沉默的林成森則終於開了口:“給我換杯茶,我這杯涼了。”

旁邊的校董秘書立刻接過茶杯。

安靈強忍著這股屈辱,淚水就在眼眶裡打轉:“所謂的天洛三大傭兵團,就是這樣對待昔日的盟友的嗎?”

“算不上盟友,利益共用者罷了。”海平南冷冷答道。

安靈死死地握著拳頭,這個女孩兒雖然不滿二十歲,但早就知道這個時代信奉的叢林法則為何物。弱肉強食,不是獵人,就是獵物。失去依靠的話,就會變成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而安靈此刻的處境更糟,她失去了依靠,也失去了價值,只能被拋棄。

良久,安靈顫聲道:“我在王室財產之外還有一筆積蓄,不多,但只是一次護送任務的費用的話,我還是付得起的。那麼,我可不可以向你們傭兵團申請一次護送任務,費用我來承擔……”

說到這裡,安靈有些哽咽:“……以平民的身份。”

她是真的走投無路了。

但海平南面無表情地放下茶杯,答道:“我拒絕。”

“為什麼?”安靈再也無法保持自己的冷靜,她站了起來,吼了出來。

“我要做的事已經做完了,告辭了。”海平南沒有給出任何解釋,起身離開了房間。

“哎呀,你看看這個人!”金世圖一臉生氣的樣子,“但安小姐啊,金某也是愛莫能助啊,這個星期的天洛輪值主席是那個傢伙,我沒有在天洛調動部隊的權利——所以,我也告辭了,您保重!”

而林成森則是直接站起來,和金世圖一起離開了房間。

一直旁觀的方無期見三位大佬都走了,搓著手掌湊上前來:“那個安小姐,校方會為學員提供庇護這是不假,但也有個前提……”

“夠了……”安靈真的有些累了,她捂住雙眼,但淚水還是從指間湧出來,“至少……至少讓我弟弟好好睡上一覺……求您了……”

方無期光溜溜的額頭上滿是皺紋,他知道什麼勢力自己不能惹,但他本不是一個鐵石心腸的人。糾結了一會兒,方無期無奈地擺擺手:“您請便,明天……明天我會派人來打掃衛生。”

推開房門,方無期心情複雜地向自己的辦公室走去,忽然迎面遇上了林成森。

“林團長?您又回來幹嘛?”“噓。”林成森將食指豎在唇邊,顯得神神秘秘的,“我不想讓其他兩位團長知道我回來過。”

方無期點點頭,這位林團長向來以行蹤詭異著稱,方無期並不覺得意外。

林成森再次推門進來時,安靈有些不知所措,急忙擦去了自己的眼淚。林成森重新在自己先前的位置上坐好,手往旁邊一摸,發現那裡沒放著一杯茶後又收回來。

“您……您有事嗎?”安靈坐到林成森的對面,有些莫名的緊張,說不定事情又有了轉機。

林成森一直盯著安靈看,直盯得對方心裡發毛後才問道:“你應該知道那兩個人——也應該包括我——拒絕護送你的理由吧?”

安靈的眼神又暗淡下去,但沒等她回答林成森就又說道:“嗯……答應護送你的話,就意味著無法從候風傭兵團手裡拿到利益份額,一次護送任務的收益比起那個根本就不值一提。”

“那麼您折回來的目的是什麼?”安靈臉上滿是苦笑,態度也變得很不友好,“繼續給我分析形勢然後取笑我嗎?”

“取笑一位公主確實是蠻爽的……但那樣的話我就太孩子氣了,”林成森向後仰靠在椅背上,翹起二郎腿,“其實,我是想知道為什麼候風傭兵團的人不惜冒著強闖安定區的危險也要追殺你,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眼前這個大叔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卻散發出一股毒蛇般危險的氣息,安靈忽然感到很不安,她下意識的站起來後退了一步。

“不不不!當然不是你——你的確有些姿色——但人口販賣在《共同協定》裡就被禁止了——或許有些地方還可以——但你也實在賣不了多少錢。”

安靈用看瘋子用的眼神看著林成森,這個大叔果然還是不說話比較好。

林成森頓了頓,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你手中還握有某種令他們覬覦的東西,不是嗎?如果你將這個東西當做費用支付的話,我的神木傭兵團願意提供一次護送任務……”

“不行!”安靈又後退了一步,“那個絕對不可以!”

“這麼說的確有了。”林成森得意地笑了笑,“你們姐弟倆的命和這個東西哪個更重要?”

最後這一句是赤裸裸的威脅,但安靈憤怒地一揮手:“我絕對不會把它交給你這種趁人之危的投機分子的,現在就請您離開!”

林成森叭嗒叭嗒嘴,失望地搖搖頭,然後取出一個紙條交給安靈。安靈狐疑地接過紙條,看到上面寫著一個位址。

“你不願意就算了,”林成森笑得很流氓,“其實叔叔我不是壞人哦,至少給你介紹個地方,去找那裡的人,他恐怕是整個天洛控制區,唯一一個,願意為你提供護送的人——不過嘛你得付得起錢。”

走到房門前,林成森又回過頭神神秘秘地說道:“友情提示:別以為待在A級安定區就是絕對安全的。”

安靈看著這個毒蛇一般的男人,心頭湧起一股惡寒。

校董秘書按照方無期的吩咐去給安靈姐弟送飯,但他敲了半天門都沒人應。秘書心裡湧起一股不詳的預感,急忙取出備用鑰匙打開房門,卻發現安靈姐弟早已不見,房間裡的窗戶敞開著,窗簾和被褥被拆下來擰成繩子,從窗戶垂到地面。

方無期接到這個消息後立刻通知了三大傭兵團,同時他也松了口氣,這個麻煩終於自己離開了。

……

今天是週六,只上半天課。放學後學生們三五成群地走向校門,女生們討論著晚上某個權貴公子哥的生日派對,男生們則討論著這些女生。許多高檔的飛車停靠在校門口,衣著考究的司機們耐心地等待著自己的小主人。在這裡上學的少年少女們幾乎都有車接,所以每次放學必然導致堵車。但西城蒼火不在乎,他騎著自己的噴氣摩托靈活的在車流中穿行,不一會兒就離開了堵車的區域,讓某些趕時間的公子小姐們好生羡慕。

上了高架路,西城蒼火將摩托的支撐用輪架收起來,渦輪發動機開始滿負荷運轉,這頭紅色的猛獸咆哮著以半懸浮的方式飛奔而去。

天洛這個要塞都市是混戰紀元的初期修建起來的,許多建築還保留著東方古建築的瓦頂和飛梁,主色調是朱紅色。如果去掉那些高層建築頂端煞風景的防禦系統,這裡的確是一個很美麗典雅的大都市。但飛馳中的少年並沒有對這別具風味的建築群多看一眼,他從小在這個城市長大,對這裡的一切都再熟悉不過。

高架橋漸漸升高,一道宏偉的高牆漸漸出現在視野

裡,那便是天洛主防城牆,從西城蒼火的位置可以看見城牆上的一排排軌道炮。但西城蒼火的視線落點卻在城牆之外的那片荒野中,天洛東面臨海,西面則是戰火留下的無邊荒原。路過一處高架橋休息區時他停下來,趴在護欄上向城牆外望去。他經常這麼做,眺望著那片荒原,然後心中湧起一股濃重的宿命感。

西城蒼火最終還是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因為他知道,那個人,那些人,不會再從那片荒野中回來了。

……

幾經周折,安靈終於到達了紙條上的那個地址。也許是因為先前被派來追捕她的人都被那個少年幹掉了,她沒有發現誰跟蹤自己,不由得松了口氣。天洛西五環85號——這是那個破舊的門牌上的內容,安靈眼前這座老舊的建築有個更顯眼的招牌:藍沙傭兵公會。傭兵公會與傭兵團不同,公會不具有發號施令的權力,充其量就是個俱樂部,傭兵們聚在一起喝酒找女人的地方。委託人可以將委託貼在公會的告示板上,有意向的傭兵會接下告示,於是委託就會被處理掉,酬金會經由公會轉交給傭兵本人。公會作為中間人,會從酬金中抽取很小的分成來維持經營。

安靈很奇怪,因為傭兵公會只為自由傭兵存在,自由傭兵漸漸消亡後,傭兵公會早就成為歷史了。林成森說的是“這裡的負責人”,這個負責人真的接委託嗎?他又是屬於哪個勢力的?

但她實在沒得選擇了,於是她想摁門鈴,卻發現沒有門鈴。

那個林成森不會是在耍我吧?安靈歎了口氣,上前敲了敲門,直接把門給敲開了。

難不成這公會就是個酒吧似的地方,想進就進?這樣想著,安靈拉住睡眼惺忪的弟弟的手,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

正門進去是一個大廳,儼然是一個酒吧的佈局,吧台和高腳椅都很講究。另外這裡顯然很久沒被打掃過了,到處都是灰塵,大理石的地板上堆放著雜物,天花板上蛛網密佈。而大廳的中央,豎立這一面堪稱古董的木質告示板。

安靈小心地向裡走了一段距離,試探著喊道:“有人嗎?”

女孩甜美的聲音在空曠的大廳裡回蕩著,只震下來一層塵土。安靈有些失望,這時她忽然發現有一條旋轉樓梯通往二樓,於是就把弟弟抱到一個高腳椅上:“阿陽乖,姐姐待會兒就回來。”

“別走太遠,我怕。”

安頓好弟弟,安靈正欲上樓,卻被猛然出現的一個黑影撲倒。看清這個黑影的原貌後安靈倒抽了一口涼氣——那是一頭身軀巨大的黑色獵犬!

趴在吧臺上剛要睡著的安陽被姐姐那驚悚的尖叫聲驚醒,然後又立刻被眼前的景象嚇哭。只見一頭體型趕得上戰馬的獵犬正用前爪摁著他的姐姐,張開血盆大口,然後伸出血紅色的舌頭——舔了姐姐一臉口水。

“黑子!去去去!”

旋轉樓梯頂端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這個名為黑子的巨型獵犬立刻跳到一邊,乖乖地坐下,十分的乖巧可愛,但它跳動時整個大廳都在震動,實在又太嚇人。

伴隨著“噔噔噔”的腳步聲,一個身材矮小、光頭油亮的老頭兒走下樓梯。他圍著個圍裙,還戴著一個電子工程技術人員專用的可調焦顯微眼鏡。鏡筒向前伸出,鏡片泛著綠色螢光,乍一看還以為這人是個鬼。

安靈爬起來掏出手帕擦去了臉上的口水,心有餘悸地看了黑子一眼:“生物技術產物?”

“哦,黑子是‘戰狼計畫’的一份子,可惜那個計畫被認為是一次錯誤的投資,計畫終止,黑子就成了它的族類中僅剩的一個。”老頭兒說著走到吧台後,不知從哪兒找來一杯牛奶,好好安撫了一下受驚過度的安陽,“鄙人加特·艾佛爾多——小姐是來收集歷史材料還是想體驗歷史?幾個學者之類的人來過這裡,畢竟這裡是天洛僅存的傭兵公會,各方面都保存得很完好。”

“不不……我不是來體驗歷史的。”

安靈在驚訝這個漢語流利的老人竟然是西方人後,又被他的詢問搞得很緊張——這個地方只接待歷史學者的話,自己就真的被耍了。這個老頭應該就是這裡的負責人,安靈可不指望他給自己介紹這座破舊建築的歷史,而是指望他保命。

“那……就是要委託了!”

加特忽然興奮起來。他急忙給安靈斟了一杯酒,然後取出一份表格:“能請您告訴我委託的內容嗎?”

安靈終於安心了一些,看來這個老頭真的還接委託。雖然不知道他的實力怎樣,但別無選擇了:“我想要申請一次護送。”

“護送任務……這要加錢。”加特用同樣堪稱古董的鋼筆刷刷的寫著,“目的地?”

“呃……天洛航空港。”

“那在城東,蠻遠的,加錢!”

“那個……我要搭乘的航班明天才有。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在這裡過夜,請保證我們的安全。”

“加錢就可以了,加錢!”

加特終於填完表格後,將紙筆推到安靈面前:“同意的話就簽字。”

安靈一眼就看到了價格那一欄的一連串的零:“這麼貴!”

“不要這麼說啊,公主殿下。”加特那綠幽幽的鏡片裡忽然透出一股子狡黠,“追殺您的人可不是好惹的主,這次護送任務,值這個價錢。”

原來這個人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處境了,這簡直是赤裸裸的訛詐,但安靈也並不是負擔不起,她在天倫聯合銀行有自己的私人帳戶,存了不少私房錢。被狠宰了一刀,恐怕她和弟弟到達巴倫後要艱苦樸素地生活很長一段時間。

猶豫了很久安靈還是簽了字,只覺得一陣肉痛。

“好嘞!”

加特樂顛顛地接過表格,用圖釘將它釘到了那面告示板上,然後就又回到吧台後面,笑盈盈地給安靈斟酒。

“不是……就這樣?”安靈一頭霧水,“您這就算接過了委託嗎?”

“我?我不接委託!我是公會負責人,”加特覺得很奇怪,“你的委託,會有人來接的。”

安靈啞然失笑,同時心裡湧起一股很不好的預感:“您是指在這個公會註冊的自由傭兵?”

“對啊。”

一瞬間,一種被戲耍了的憤怒湧上心頭。安靈眼前又浮現出林成森那可惡的嘴臉,她的雙手在怒火中顫抖。她滿懷希望奔波了兩個小時,得到的卻是一個如此荒謬的結果。“別開玩笑了!早就沒有自由傭兵了!”

安靈的聲音再次回蕩起來,加特沉默了。大廳微微顫抖著,仿佛一個任性的小孩子,再次聽到了自己不願意接受的事實。也許十幾年前,這裡也曾人來人往,許多身負傳奇的自由傭兵完成任務歸來,砸下鈔票買下昂貴的美酒,肆無忌憚地挑逗著自己心愛的姑娘。但現在這裡剩下的,只有蒙塵的歷史和空曠的大廳。酒架上的美酒早已成為陳年佳釀,卻沒有人再來品嘗。

安陽呆呆地看著憤怒的姐姐,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而在這一片死寂中,忽然響起了“刺啦”的一聲撕裂紙張的聲音。

“加叔,這委託我接了。”

安靈猛地轉過身,於是她又看到了那個少年。

下午的陽光透過天窗,映著少年那紅色的發,黑色的瞳,灑下一片金色。少年手中拿著那張表格,比起在校門口時的不羈和狂傲,更多了一種從容和淡漠。

不知為何,她忽然覺得有些安心。

——西城蒼火將自己撕下來的那張表格認真地讀了一遍,向加特招招手:“來杯龍台。”

“好嘞!”

……

鋼岩傭兵團的總部大樓坐落在城中心,與其他兩座大樓成三足之勢。西裝筆挺的侍者推著一輛精巧的手推車,將一瓶冰鎮的香檳送進大樓頂層的團長辦公室。侍者熟練地擺好杯子,拔出瓶塞,為團長金世圖和坐在他對面的年輕人各斟了一杯。

金世圖端起水晶質地高腳杯,有些不滿地看著對面的年輕人:“你本不必槍斃安和跟他的王妃的,留著他們當人質不愁那個丫頭不妥協。”

這個年輕人正是候風傭兵團的團長陳璲。他染了一頭惹眼的藍發,左耳上還打著兩個耳釘。從進屋起他就一直在把玩自己那型號為L-307的新式光能手槍,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這傢伙在世界傭兵排行榜上名列第107位,屬於新生代精英中的精英,有對金世圖擺出臭臉的資本。

“您派我去滅掉東江王朝,可沒規定誰不可以殺。我攢排行榜積分正好差兩個擊殺名額,就拿他們湊數了。”

“我不想跟你爭論這些問題,我只要拿到那個東西就好。另外你能解釋一下今天早上你的人失手的事嗎?”

“還不是你們天洛狗屁規矩太多,我的人施展不開手腳。”

“你給我認真一點!”金世圖的眼神變得很冷,“我在學校裡有人手,但那個丫頭在他們行動之前就逃走了。她很警惕,不是你想抓就抓得住的。明天有一個前往巴倫的航班,再讓她逃走就沒有第二次機會了!”

陳璲沒回話,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冷哼了一聲。

“別忘了你的候風傭兵團是靠誰才從一個三流傭兵團發展到現在的規模的!”金世圖喝道。他早年發現了陳璲在戰鬥上的超卓天分,就招至麾下認真培養。但這個傢伙管理傭兵團的本事實在太差,要不是鋼岩和候風暗中的裙帶關係,候風才沒有這麼強勁的發展勢頭。

“因為你的疏忽,這個丫頭現在不知道躲哪兒去了。但她的目的地一定是航空港,你帶上你的人手埋伏在通往航空港的主要幹道上,我的人發現她的行蹤後會通知你。”

“煩死了,你這麼想要這個丫頭,為什麼不讓你的人出動?”

“根據天洛三大勢力的協定,鋼岩私自介入只會落人口實,長點腦子!”金世圖歎了口氣,自己養的這條狗只會咬人,“遠海和神木也不會出動,作為交換候風將和它們分享一部分東江的產業份額。他們並不知道你和我的關係,也不知道那丫頭手裡有什麼東西,所以明天沒有人會攔著你,給我機靈點兒!”

說著,金世圖突然將手中的杯子攥成了碎片。

“一定要將礦圖給我拿到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