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序篇 逃亡的公主 第七章 代號The Blue Fire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50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3


第七章 代號The Blue Fire

恍惚中,西城蒼火仿佛又回到了父親的身邊,回到了那個堆滿屍體的荒野。

“刀叔死了,四爺……應該是投奔了大天使傭兵團吧……”

西城蒼火喃喃自語著,而站在他前方的那個男人則只是望著血染的荒野,沉默不語。大風裹挾著沙土撩起他風衣的後擺,帶來一陣又一陣濃重的血腥氣息。

“自由傭兵,總有一天就會消失吧?”

西城蒼火忽然問道。

“個人,還是抗衡不了大勢力的吧?”

他繼續發問。

“不會的,”父親終於轉過身,漫天的陰霾竟將他的笑容襯得十分燦爛,“只要你足夠強大!”

意識猛然間回轉,西城蒼火睜開眼睛,很快便意識到自己是被埋在廢墟裡了。

“竟然被爆風震暈了一段時間啊……真是丟臉。”

在火箭彈襲來的那一瞬西城蒼火迅速用自己的意念場張開了動能屏障,火箭彈爆炸產生的巨大反作用力還是將他震飛,但並沒有造成多大傷害。但接下來倉庫倒塌時很多石塊直接砸到了他身上,現在他身上的傷可不輕。他活動了一下手腳,發現四肢並沒有骨折,這才松了口氣。還能行動,一切就都好說。

“還是太收斂了……”西城蒼火苦笑道。

然後,他的周身瞬間燃起一層青藍色的火焰般的能量場!

此時駐守在候機廳外的傭兵們忽然感覺到不遠處的廢墟傳來一陣震動,沒等任何人反應過來,一股青藍色的能量場猛然爆發,頓時掀起了漫天的石塊。煙塵中,西城蒼火根本沒理會不遠處的那些傭兵,他飛速地用意念場感知著,很快就發現了候機廳天臺上的安靈姐弟。

當然,還有跟在他們身後的那架直升機。

到處彌漫的煙塵忽然被破開一處空隙,就像是一發子彈穿越濃霧時留下的尾跡。西城蒼火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奔上候機廳的外牆,直取那架武裝直升機!

“不明物體接近中!”

“啊?”駕駛員正要確認襲來的目標,一道青藍色的身影突然一閃而過——西城蒼火從直升機旁邊掠過後,迅速轉過身借著原先的速度開始在天臺上滑行,同時他麻利地取下了背上的八組卡火箭筒瞄準了直升機!

“警報!制導武器!制導武器!”

電光火石間,訓練有素的駕駛員立刻按下了啟動動能屏障的按鈕,但系統儀錶上一片紅燈。

“動能屏障發生裝置已損壞!”電腦繼續報警。

——從直升機旁掠過的那一瞬,西城蒼火順便斬下直升機動能屏障發生裝置。你要問為什麼不直接把直升機砍爆?

“一萬五洛幣呢,”西城蒼火說著鎖定了直升機,“不用就太可惜了。”

小型制導導彈立刻飛出,這個距離實在太近,無論是機炮反擊還是動作規避,都超出了駕駛員的反應時間。導彈準確命中,直升機打著旋撞到地面上,激起沖天的火焰。西城蒼火身形一扭,迅速止住了自己的滑行。然後他將火箭筒隨手一扔,向不遠處已經目瞪口呆的安靈姐弟倆走去:“現在天行艦已經快起飛了,趕緊去登機吧。”

安靈良久無語,忽然沖過來把西城蒼火狠狠地抱在懷裡:“我以為你死了呢!”

“你還有五分鐘。”西城蒼火面無表情地說道。

安靈這才回過神來,急忙鬆開西城蒼火,又尷尬地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索性抓住安陽的手準備下樓。

而安陽卻不肯離開,他盯著西城蒼火,仿佛下了什麼決心。

“西城哥,我還有個委託你接不接?”

“啊?”

安陽的淚水忽然決堤而出:“雖然姐姐老是在安慰我,但爸爸媽媽他們到底怎麼了,我現在已經能猜出來了。那個壞蛋……”

安陽咬緊嘴唇,握緊拳頭:“只有那個壞蛋我饒不了!”

“阿陽……”安靈此時十分揪心,不知該做些什麼才好。

忽然,西城蒼火俯下身去拍拍安陽的頭:“刺殺的任務最容易,這次就當送你了。”

說完,沒有等任何回復,西城蒼火轉身奔下天臺。

安靈望著西城蒼火的背影直到消失,這個少年面對一個世界排名107的傢伙,到底是哪來的信心?而安陽終於振奮起來:“姐姐,我們走吧,父母的仇有著落了!”

現在已經不能再想太多了,通往停機坪的通道已經打開,安靈立刻拉著安陽向安檢口奔去。

……

那名隊長接住了項墜,並在落地之前打開了動能屏障。雖然如此劇烈的一次撞擊讓他吐了口血,但小命和礦圖總算都保住了。

之後,就盼著金世圖能將他調離候風傭兵團,不再讓他伺候這個瘋子一樣的團長。

但他還沒高興多久,一道光束突然穿透了他的胸膛。他茫然地轉過身,面前出現的這個人讓他一臉疑惑:“你?”

林成森又開了一槍,正中眉心。他從屍體旁撿起那項墜,然後向上望了一眼。陳璲墜落後立刻調整身形,終於在候機廳的外壁上找到了立足點,而西城蒼火正從上方沖下來。他們兩個似乎都沒有注意到林成森這邊發生的事。

看著西城蒼火身上燃起的那層青藍色能量場,林成森吹了聲口哨:“這才像樣嘛,大侄子。”

陳璲剛剛站穩,一道明晃晃的刀刃就閃到了他面前。他立刻拔出自己的短刀並附上力場接下了這一擊,但他的短刀竟被生生震斷。就在這兇險的一瞬,他飛速的後仰,讓這刀刃從他面部上方堪堪掠過。就在這短暫的一刹那,陳璲看到那刀刃上附著著一層青藍色的物質。

不是力場,是能量場!陳璲後仰而後立刻擰身躍出,儘量拉開了雙方的距離。西城蒼火停在陳璲原先落腳的地方,也並不急著進攻,而是用審視的目光將陳璲打量了一遍:“嗯,體術勉強合格。”

“你到底是誰?”陳璲此刻又驚又懼。意念場通常表現為力場,只有很高階的能力者才能將意念場表現為能量場。

西城蒼火懶洋洋地挖了挖鼻孔:“那就再試試你的場強度吧。”

什麼叫試試?陳璲臉上頓時青筋暴起:“你敢看不起我?”

陳璲突然拔出另一把手槍,他的這對雙槍都是為他量身定制的,可以用他的意念場來大副增加攻擊威力,並且無視一般光能武器的內核冷卻時間。一瞬間,仿佛有無數道高能光束同時飛向了西城蒼火。但令陳璲驚訝的是,西城蒼火竟然直接用長刀彈開所有的光束,硬扛著如此密集的火力沖了過來!

這傢伙到底是是什麼人?

陳璲已經沒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了,他清楚地人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被這個傢伙近身,在施加密集火力壓制的同時抽身急退。而西城蒼火則如入無人之境,一路猛追。明明陳璲才是施加火力壓制的那一方,但事實卻是他被壓制得喘不過氣來。兩人從候機廳的外壁一路打到候機廳的正門前。陳璲急忙命令守在那裡的傭兵截擊西城蒼火,結果沖過去一個死一個,西城蒼火的犀利攻勢絲毫不減!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

刻金世圖簡直就是熱鍋上的螞蟻,幾分鐘前他和那名隊長已經失去聯絡。另外他從遠端畫面上清楚地看到,陳璲竟然被壓制了。金世圖沉吟片刻,立刻聯絡了自己派去的那十幾名能力者:“你們快到了嗎?”

“已經趕到航空港了。”

“趕快去支援陳璲,他不行了!你們一起上,務必把那個小子拿下!”

“十幾個對一個?有些欺負人啊。”話筒那頭傳來一陣笑聲。

而金世圖可沒開玩笑的心情,他掛了電話後焦急地踱著步,這時他的秘書忽然推門進來,面色緊張地送上一份資料。

……

太快了,陳璲不知該如何形容。僅僅是用追擊陳璲過程中的短暫空當,西城蒼火竟然順道解決了周圍的所有傭兵,這是怎樣的殺戮效率?連心狠手辣的陳璲都覺得心頭冰寒。

而此時,那致命的刀刃已然近在眼前。陳璲下意識地張開自己的意念場防護,但他周身的那層護罩馬上被西城蒼火一刀斬碎!

但刀劍只是從陳璲腹部掠過,並沒有傷到他。陳璲發愣時,西城蒼火飛起一腳將他踹倒在地。

“你的場強度果然很渣。”西城蒼火面無表情地評述道。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陳璲此時根本不敢動彈。

“意思是你根本就是個只能靠擊殺積分上位的二流水貨。”西城蒼火依然面無表情地答道。

陳璲頓時渾身顫抖——傭兵的世界排名有兩部分的積分,PK積分和擊殺積分。PK積分的計算規則為當你戰勝一個排位高於自己的傭兵時,對方所有的積分自動歸你所有。而擊殺積分則純粹是人頭數。提高排名最快的方法當然是挑戰高排位的傭兵,但這也只是實力絕對夠硬的傭兵才有資格選擇的方法。

陳璲稱霸了自己的那一方天地後,也曾挑戰高排位的傭兵,結果被揍得頭破血流。說到底他只是小有實力的一個自大狂,根本無法撼動那些傭兵的排位。

西城蒼火的這句話頓時說到了陳璲的痛處。

“所以我最討厭你這種人了,”很奇怪的,西城蒼火根本不在意陳璲的憤怒,他自己的眼中也燃起了怒火,“你到底殺了多少人才拿到107這個排位的?”

在聽到陳璲的世界排名是107後西城蒼火就在懷疑了,此刻他的猜想終於得到證實。

“要你管!!”陳璲突然站起來吼道,“老子排名就是高!敢瞧不起老子,有本事亮出你的排名!!”

此時,那十幾名能力者已經趕到現場。他們迅速對西城蒼火完成了包圍,而圈中的西城蒼火卻面無表情,巍然不動,只是盯著發狂的陳璲。

“老子是世界第107!老子是新人王!這就夠了!!有本事亮出你的排名!!!”陳璲繼續吼道,而後舉起雙槍——

一道青藍色的閃光突然掠過陳璲的身側,斬下了他舉槍的那條手臂!

沒有人看到西城蒼火的動作,連陳璲本人也是目光呆滯。劇痛猛然襲來,陳璲立刻哀嚎著滾倒在地上。

“排名那東西,我早就不再關心了。”西城蒼火佇立在陳璲後方,閃亮的刀刃兀自滴血。

他那沒有表情的臉上,頃刻間殺氣滿溢!

能力者的領隊立刻揮手:“上!”

……

幾分鐘前。

韓新川等待許久,一名手下終於前來報告。

“怎麼回事?要你找一個傭兵的資料花了這麼長時間!”

“這個自由傭兵的傭兵執照是在巴倫考的,所以調取資料需要獲准進入巴倫的傭兵資料庫,花的時間就長了些……”這名手下目光呆滯,仿佛發生了什麼比被署長責備還要了不得的事情。

韓新川立刻察覺到了這一點:“怎麼了?這個自由傭兵還有其他的貓膩?他的世界排名是多少?”

“89……”手下囁嚅道。

“89!?”韓新川驚訝地站了起來,“他竟然是世界前一百?”

“這還不是最值得驚訝的地方……”手下苦笑道,“他的排名之所以是89,是因為他有整整四年銷聲匿跡,在積分榜上大幅度下滑。”

韓新川頓時出了一身冷汗:“那四年之前他的排名呢?”

手下頓了一下,顫聲道:“世界第九,代號THE BLUE FIRE。”韓新川腿一軟跌坐在椅子上:“那個‘紅發的蒼火’嗎?”

……

“‘紅發的蒼火’?那個沉默了四年的紅發的蒼火!?”金世圖看完秘書送來的資料,幾近發狂。“紅發的蒼火”是個有名的代號,進入過世界前十的傭兵都會獲得一個這樣的代號,因為他們的真實身份不會對大眾公開。

他立刻撥打那十幾名能力者的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

能力者是重要戰略力量,十幾名,要一下子折在這個小子手裡了!

航空港裡,那青藍色的身影已然帶起一片血雨。西城蒼火那纏繞了能量場的刀刃直接破開了那些能力者的動能屏障,挑開血脈,斬斷筋骨,留下一個個一臉痛苦和茫然的屍體。沒有人阻攔,沒有人敢上前阻攔。航空港的警衛傭兵呆呆地看著這支純能力者的隊伍被屠殺殆盡,以被碾壓的姿態!

現場陡然寂靜,滿地屍體中,陳璲呆坐著。

“你到底是誰?”陳璲又問道。

“我?我就是我啊。”西城蒼火說著走過去,乾淨俐落地扭斷了陳璲的脖子。

“Mission complete。”

西城蒼火說完這句話時,巨大的天行艦IRON EAGLE已經升空。安靈姐弟從舷窗中望著西城蒼火直到他打贏,然後姐弟倆相視一笑,擁抱得更緊了一些。

……

IRON EAGLE漸漸飛遠,西城蒼火站在一地血肉中,像個沒事人似的又剝了一支棒棒糖放嘴裡含著。

這時,航空港的警衛傭兵終於接到命令。他們將西城蒼火團團圍住,卻沒有人敢上前。不一會兒,一個人忽然穿過傭兵走到西城蒼火面前,這人竟然是海平南。海平南在航空港的戰鬥剛開始時就已經在往這裡趕了,他是本周的天洛城防輪值主席,航空港出問題了他要負責的。

而另一個人這時候也走到了包圍圈裡面,這人正是林成森。他一本正經地看著海平南說道:“平南兄,我大侄子可沒違反傭兵法。”

“你這個無關人士出現在這裡,我必須懷疑你有插手的嫌疑。”海平南還是直來直去。

林成森滿不在乎地笑了笑,湊到海平南跟前小聲說道:“如果你仔細檢查這些屍體,不難發現他們都是鋼岩的人。另外,給了那架武裝直升機准入權的正是現在歸閣下管的航空港警衛隊吧?我們三個都脫不了干係。”

“那你要怎樣?”海平南倒是很冷靜。

林成森舉起那個項墜:“這便是老金如此大費周章要拿到的東西,你我對半分,讓老金吃屎去吧。”

“成交。”海平南竟然都沒有猶豫。

而後,海平南嚴肅地看著西城蒼火說道:“根據傭兵法,在天洛武鬥的人有清場的義務。”

西城蒼火掃了一眼自己製造的一地狼藉,頓時一臉衰樣:“媽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