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七章 雪原,山洞,少年少女和狗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97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32


第七章 雪原,山洞,少年少女和狗

#“第一分隊報導,目標墜毀。”#

#“無人生還。”#

天洛城防署內,林成森冷靜地盯著即時螢幕,忽然抓起通訊話筒:“屍體找到了沒有?”

禿鷲編隊那邊明顯愣了一下。

#“……未確認屍體,目標墜毀,確認沒有生還可能。”#

#“冰林方白雕戰機編隊接近中。”#

“在冰林戰機趕到之前,在墜點附近保持網點轟炸!”

#“……彈藥儲備不足。”#

“那就轟炸到彈藥耗盡為止!”林成森面色陰鷙,“那丫頭可有我大侄子陪著呢,只要沒看到屍體,他們就沒死!”

……

……

西城蒼火從旅行包中取出一件雪地戰術衝鋒衣給夏可蘭披上,兩人和一隻一起行進在雪林中。

夏可蘭坐在黑子背上,但兩腿凍得發抖——她就是不肯接受西城蒼火那穿上又肥又厚的雪地軍褲的提議。女生是一種冬天也要穿短裙給你看的生物,西城蒼火理解不能。

“喂!我們要走到什麼時候啊?”

夏可蘭有些堅持不下去了,冷的要命。

西城蒼火回過頭有些喪氣地看了夏可蘭一眼。

“這次任務真坑啊……”

西城蒼火撓撓肚皮,向叢林深處望去,北方地廣人稀,雪林保存得很完好,向來以廣袤著稱。他小時候來過一次,現在再次到來,這裡還是老樣子。

“走是走不出去的,我們要等救援。”

“那還走個……”

夏可蘭差點把自己逛網路論壇時學的髒話罵出來。

“你以為留在原地就安全了嗎?”

西城蒼火頭也不回地反問。

夏可蘭一時語塞,最後嘟囔道:“那一直走下去也不是個辦法啊……你背著那麼大一個包,總有些通訊設備吧,趕緊發求救信號!”

西城蒼火忽然停下來。

“我不知道該給誰發信號。”

“哈?”

“那些禿鷲應該不是海盜戰機,”西城蒼火撓著肚皮望瞭望天空,“追殺你的勢力太龐大了,冰林那邊的人我不想信任,天洛那邊……也不安全。”

夏可蘭吃驚地看著西城蒼火:“你難道懷疑天洛的勢力?搞什麼,我可是夏元天的女兒……”

夏可蘭平時很討厭自己的父親,在這種時刻卻又自然而然地把父親的身份搬了出來。不得不說父親一直是她的有力依靠,她嘴唇張了張,沒有繼續說話。

西城蒼火看著夏可蘭,目光忽然犀利起來。

“說不定就是因為你是夏元天的女兒。”

一陣沉默立刻籠罩了兩人,夏可蘭心頭漸漸沉重。雖然夏元天平時將勢力鬥爭的醜惡景象隔絕在夏可蘭的生活之外,但她對勢力傾軋的慘烈程度還是有所耳聞。結合這兩天的險惡遭遇,夏可蘭忽然十分不安。

一陣呼嘯聲打破了沉默,西城蒼火當機立斷,猛地將還在發呆的夏可蘭撲進雪堆中,黑子也急忙臥伏。幾架禿鷲戰機就在他們上空掠過,一枚熔甲彈應聲飛來,就在距離他們不到百米的地方炸裂。高溫瞬間熔化冰雪,衝擊波將泥水轟上天空。

這“人造”的冷雨落下,立刻將西城蒼火兩人澆了個濕透。但西城蒼火捂著夏可蘭的嘴,沒有立刻爬起來。

不一會兒,遠處又傳來爆炸聲——第二枚熔甲彈落下。在幾乎相等的時間間隔後,第三枚又落下。

是網點轟炸……西城蒼火皺起了眉頭。網點轟炸強調等間隔均勻投擲,對操作要求非常高,可以在彈藥有限的情況下儘量覆蓋更廣的區域。能將網點轟炸執行到這種程度,這幫禿鷲果然不是海盜戰機。

轟炸點漸漸遠去,但冷雨還是時不時地波及到這裡來。夏可蘭渾身發抖,呼吸急促,但仍舊不敢亂動。即便已經經歷了許多危險,此刻她還是非常害怕。

漸漸遠去的爆炸聲忽然消失,幾架禿鷲又掠過西城蒼火兩人上空,向南飛去。

又觀察了一段時間,西城蒼火才站起來向南方的天空望去。

“它們……它們沒彈藥了吧……”夏可蘭顫巍巍的站起來,抖得像個篩子。黑子跳過來想提供溫暖,可惜它的皮毛也濕透了。

然而,西城蒼火觀察到的重點卻與夏可蘭不同。

“它們回程是向南。”

夏可蘭的眼神黯淡了一些,沒有回話。

……

……

也許是網點轟炸的蒸騰效果,這片雪林忽然飄起小雪。

夏可蘭此刻簡直生不如死,濕透了的衣物緊緊貼在她身上,一雙美腿已經紅腫不堪,每打一個噴嚏臉上就會掛著很不雅的一串鼻涕。她一瘸一拐地走著,大小姐的高傲再次消磨殆盡。

反觀其餘的一個和一隻,渾身是毛的黑子也就算了,只穿著一身單兵作戰服的西城蒼火竟然也生龍活虎,還是不是人啊?

“啊!不走了!走不動了!凍死算了!”

夏可蘭賭氣地一蹲,結果只隔了一層胖次就坐到了雪地上,一個激靈又跳了起來。

西城蒼火撓撓肚皮,不耐煩地看著這位大小姐:“那你不騎黑子?”

“我穿的是裙子!我可不想被濕漉漉的毛髮蹭來蹭去啊!”

黑子的耳朵耷拉了下去。

“……好吧,回到最初的問題,為什麼不穿褲子?”

“我……”

夏可蘭只覺得自己急得吐了一口血。

但她忽然覺得身體一輕——西城蒼火很不情願的把她背起來,將旅行包扔給黑子,然後繼續趕路。

“這個任務果然很坑啊……”西城蒼火又想起林成森來,心情立刻又變得很差。

夏可蘭總算緩了口氣,她盯著西城蒼火的後腦勺,拼命忍住了甩一巴掌上去的衝動。

又走了一段距離,西城蒼火忽然又把夏可蘭放下來。

“哎?你要負責到底好不好!”已經昏昏欲睡的夏可蘭再次接觸到冰冷的積雪,立刻精神百倍。

西城蒼火指指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山洞入口:“快入夜了,找個過夜的地方。”

一路上被西城蒼火教訓來教訓去,此刻夏大小姐忽然想找回些自尊,於是重新擺出大小姐的高傲來:“蠢貨,這種山洞一般都棲息著猛獸,進去就是找死!”

“呵呵……”

西城蒼火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橫加一點的形狀了,仿佛在表現著Lv.100的不屑。

——西城蒼火和黑子走進了山洞。

——幾分鐘後。

——一頭遍體鱗傷的成年棕熊哀嚎著逃出山洞,甚至看都沒看旁邊瞠目結舌的夏可蘭一眼。

夏可蘭吸了吸鼻涕,一臉囧樣的走進了山洞。

……

……

藍沙傭兵公會裡,加特貓在自己的小工作室裡劈劈啪啪地焊接著一組機械元件,忽然聽到了敲門聲,急忙關掉焊槍迎出去。

“姓林的?”

——林成森笑盈盈地坐到一把高腳椅上:“一杯龍台。”

“呵,林團長可是稀客啊,有何貴幹?”雖然很不歡迎林成森,但加特還是熟練地為他斟酒,然後啪的拍下一份帳單,“20年的佳釀,50萬洛幣一杯。

奇怪的是林成森並沒有抗議什麼,他舉起杯子一飲而盡,臉上的笑容忽然斂去:“夏元天死了。”

加特僵了一下,回過頭吃驚地看著林成森。

“這件事被嚴格保密,目前只有天洛高層知道……動手的是林老虎的人。”

說完,林成森拍下一張稀有的天倫聯合銀行金卡。

“我要聯繫西城蒼火的方法。”

作為冷眼旁觀勢力鬥爭數十年的老鳥,加特片刻間便猜出了局勢的走向,而他只是苦笑了一下。

“光付酒錢可用不著這種卡。”

“艾佛爾多先生是明白人,我要聯繫西城蒼火的方法。”

林成森再次提出要求,目光漸冷。這時加特敏銳地發覺公會門外和天窗外都已經埋伏了武裝人員。

加特沉默良久,將金卡推回到林成森面前。

“那小子可不會聽你的。”

“我不奢望說服他什麼,我……”林成森抿嘴一笑,“我只是想通知那個小子我要幹什麼事,我可不想讓那個小子說我陰他。”

加特又沉默良久,終於去裡屋搬出一個電臺。

……

……

山洞裡,西城蒼火收集了一些幹樹枝,生起一堆火。

黑子甩甩身上的水,趴在火堆邊吐舌頭。

夏可蘭用洞裡一處石坑的積水洗了把臉,這才蹲在火堆邊想把衣服烤幹。結果她一抬頭,就看到西城蒼火正在脫衣服,往全裸了脫的那種。

“啊啊啊!!你幹嘛?你要幹嘛?”

夏可蘭雙手捂臉連續後跳好幾步,她從手指縫裡看到了西城蒼火輪廓明顯的胸肌和整整八塊腹肌,頓時滿臉火辣。

這個禽獸終於展現本性了嗎?

西城蒼火脫得只剩個褲頭,又將自己那濕透的衣服用樹枝架在火堆邊,這才白了夏可蘭一眼:“衣服穿在身上烤,那前面的是幹的,後面的是濕的,不得病才怪。”

夏可蘭剛想反駁,忽然打出一個噴嚏,剛才洗臉處理掉的鼻涕又出來了。

西城蒼火取出一條毛毯扔給夏可蘭:“隨你啦!”

夏可蘭現在背後透心涼,胸前暖如春,說實話很難受。她羞怒地吼道:“你別看!”

“好好好。”

西城蒼火說著面壁去了。

“黑子也是!”

正睜著炯炯有神的雙眼的黑子急忙乖乖地用爪子捂眼。

幾分鐘後。

架在或對旁邊的衣物多了一套女生短裙裝,還有一個小熊胖次和一副Bra,西城蒼火看著它們有些無語。

“不用脫到這種程度的……”

“女生的貼身衣物濕透了很討厭的!你這粗魯的男生懂什麼啊?”

夏可蘭保持著羞怒的狀態,她把自己全身都裹在毛毯裡蹲在火堆旁,終於暖和了一些,鼻涕也不出來搗亂了。

雖然覺得這樣很不成體統,但夏可蘭還是生平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腹肌,還是有些好奇。似乎毛毯只有一條,西城蒼火只穿著褲頭坐在火堆邊烤火,紅黃的火光映上棱條分明的肌肉,一瞬間讓夏可蘭覺得看也不是,不看也……

這就是網上說的的男色嗎?

混跡網路論壇的習性漸漸顯現,這丫頭作為大小姐的節操很快就餘額不足。

——但她忽然愣住了,她的視線在西城蒼火的腹肌上游走時,忽然看到了一處嚇人的傷疤,那傷疤幾乎橫貫兩塊腹肌,西城蒼火不時就要去撓撓它。

說起來怪不得這傢伙動不動就撓肚皮,聽說傷疤經常會癢。那是怎樣的一次戰鬥啊,讓這個怪物傷成這樣。

西城蒼火沒注意神遊天外的夏可蘭,他把超大旅行包裡的東西整理了一遍,忽然掏出一個粉色的電腦包遞給夏可蘭。

夏可蘭差點從毛毯裡跳出來,還好忍住了。她興奮地接過來:“你怎麼……”

“逃命的時候,我取包時看見了就順便裝進來了。”

“你逃命逃得真閑……”

包裡的正是她放在貨艙裡的晶體核心電腦,這台電腦不僅僅是處理能力強大而已,它還有個軍工科技級別的內置信號處理器,可以直接連接上衛星網路,只要有電就不怕斷網——可惜它的電池也很變態。

這樣就可以連上網路,連不上也可以黑進去!但是……

夏可蘭下意識地摸摸嘴,這荒山野嶺的上哪裡去找棒棒糖啊。

然而當她抬起頭,正好看到西城蒼火剛剝好一支棒棒糖放進嘴裡

“那個!就是那個!棒棒糖!給我!”

西城蒼火一臉茫然地看著突然就死而復生似的大小姐,好半天才回過神來,取出一支棒棒糖遞過去。“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會讓大腦消耗很多的糖分。”

說完大小姐一臉嚴肅地剝開棒棒糖放到嘴裡。

西城蒼火張著嘴,想說些什麼,到底沒說出來。

但接下來的事情讓西城蒼火忽然變得專注。

只見夏可蘭打開電腦,飛快地敲擊著鍵盤,螢幕上同時有好幾個原始程式碼視窗流動著程式碼,螢幕的高光將她的瞳映得閃閃發亮。

為了成為一個完美的傭兵,西城蒼火一直也想學一些程式設計技術,但一直學得很渣,沒想到這個丫頭玩得這麼溜。

但令西城蒼火專注的並不是這個,他用意念場感知到有某種形式的聯繫存在于夏可蘭和她的電腦間。

——甚至在夏可蘭輸入相關指令之前,有些代碼就自動出現在了相應的程式流裡,但夏可蘭和西城蒼火都沒有發覺這一點。

不一會兒,電腦螢幕上就出現了一幅衛星軌道圖——夏可蘭已經成功黑入了天洛的北斗衛星網路!她得意地拍拍手掌,下意識地做了個平時習慣做的伸懶腰動作——

毛毯無聲地滑落。

山洞裡立刻傳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尖叫。

“我捂住了!我反應很快的!”

西城蒼火捂著眼睛對夏可蘭做發誓狀,似乎頑劣如他也知道直接將對方看光是不禮貌的,雖然他還真做過一次。

黑子跟著捂眼。

夏可蘭尖叫了一陣,結果這兩貨都如此自覺,讓她把剛到嘴邊的罵人話又憋了回去,只得恨恨地披上毛毯。

“早晚要你好看!”

“怪我咯?”西城蒼火一臉無奈,“當委託內容裡出現女生當真是生不如死啊,我當初就該想盡辦法推掉的……”

“別當著雇主說這種話行不行?”

“雇主是你老爸,又不是你。”

聽到這句話夏可蘭忽然沉默了,再怎麼討厭父親,遇到這種危險也總該通知他吧?內心裡,夏可蘭還是擺脫不了對父親的依靠。

她又開始熟練的操作電腦,很快便侵入了父親的手機,想起西城蒼火的猜測,她將資訊加密後才發了過去。

沒人回信……

又忙著生意嗎?夏可蘭滿心的厭惡,於是用“夏元天”作為關鍵字進行全域搜索,試圖找到其他聯繫父親的管道。

其中一條搜索結果迅速被程式按照機密等級置頂,這是夏可蘭作為一個駭客的程式設計習慣設定。

那是一條來自天洛一個加密等級極高的伺服器組的資訊。

夏可蘭皺著眉頭點開了那條搜索結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