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八章 Mission complete?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372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八章 Mission complete?

自從母親去世後,夏可蘭就怎麼和父親說話了。

說起來,父親和自己說得最後一句話是什麼呢?

她記不起來。

當看完這條資訊的全部內容時,夏可蘭拼命地回憶著父親和自己共處的片段,卻什麼都記不起來。

她看到了三大勢力高層的集會,看到了洛神眾三個字,看到了一項以自己為核心的交易的全部內容。

然後,她看到了父親的死。

如果那只是“夏元天死亡”幾個字這種程度的內容的話,夏可蘭絕對不會相信。但這份資訊包含的內容實在太翔實了,甚至包括那場戰鬥的監控畫面和法醫的驗屍報告。

【夏元天,遠海商會會長,死于不明武裝襲擊。】

夏可蘭拼命想忍住眼淚,但還是失敗了。

於是西城蒼火正要取出一把槍械把玩時,對面的夏可蘭忽然撲過來抱住他的脖子,嚎啕大哭。

“喂……怎麼啦?”

西城蒼火儘量保持一動不動的姿態,他以為這全裸著撲過來的大小姐是要對自己實施某種形式的敲詐。

“不要說話!”

夏可蘭只是忽然覺得自己好孤獨,一瞬間沒了任何依靠,而此刻在她身邊的,只有這個惹人討厭的傢伙。

“我……我只是現在需要一個肩膀罷了……”

西城蒼火終於從夏可蘭的哭聲聽出了悲慟的成分,他一下子有些手足無措。如何險惡的廝殺都不會讓他害怕,但這種情況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拍拍她的背?那光潔白潤的背……會被當成變態的吧?

怎麼辦?怎麼辦?

西城蒼火頭疼欲裂,最後耍了個花招,用意念場將不遠處的毛毯挑過來給夏可蘭披上,然後繼續一動不動,任由夏可蘭在自己肩膀上宣洩眼淚。

火光兀自閃動。

黑子在夏可蘭撲出去的時候就很乖地用爪子捂住了雙眼,它很奇怪為什麼這麼久了還沒有人給自己可以放下爪子的提示。

……

……

越過雪線,再向北幾百公里有一處彎月形的大湖。

東方人都知道這個大湖,並習慣上稱其為北海,但居住在大湖附近的雪族人卻不喜歡這種敷衍的命名方式。

雪族人稱其為冥湖。

一個同樣名為冥湖的大都市就矗立在彎月的懷抱裡,成為湛藍月牙當中的一抹灰白。

這正是冰林傭兵團的標誌圖案。

冥湖的城市化面積比不上天洛,但軍事化程度卻有過之而無不及。這裡沒有什麼平民,所有男人都是傭兵或者傭兵團後勤人員。冰林傭兵團可以說是完全軍隊化的傭兵團,團內傭兵著裝統一,使用制式武器,按照嚴格的編制作戰。

越過重重壁壘和重型防禦工事,一座藍白色的宮殿式建築坐落在城區和湖區的交界處,冰林傭兵團總部常駐於此。

建築內部的一間寬敞的廳室中,一位壯碩的老人站在落地窗前觀賞者窗外落雪的湖面,整齊的軍裝上印著醒目的冰林傭兵團圖案。

一名年邁的侍者走到老人身後,恭敬地頷首:“團長,少爺她親自去搜救夏家小姐了。”

“嗯,總要給未來的新娘表示一下。”

“……您認為那位小姐可能還活著嗎?”

“她一定還活著,否則天洛方面早就發表聲明了。”

“團長高見。”

侍者說完這句話,忽然猶疑起來,仿佛在考慮什麼事該不該說,但他最終還是說了出來:“刺殺任務成功,天洛方面一個活口也沒有抓到。”

“很好。”

“那……他們的家屬如何處理。”

兩人之間忽然沉默下來。

“我一直在教你。”

老人突然發話,侍者立刻躬身。

“家屬就是為了供養男人,男人就是為了給傭兵團效命。在這種模式下,我們雪原的民族才能跟南方的阿貓阿狗抗衡。”

“團長教訓的是。”

“既然他們供養的男人已經死了,他們又能再為傭兵團做些什麼呢?在這裡,糧食可是很寶貴的東西。”

侍者頭上滲出冷汗。

“我這就去辦,不會有人知道。”

侍者離開後,老人繼續觀賞雪景。

林遠湖,冰林傭兵團第四代繼承人。這個被其他勢力稱為林老虎的老頭面態祥和,根本不像剛剛作出一個極狠辣的決定的樣子。

……

……

“哦,那次啊,那次任務是刺殺一個人販子頭目。結果一個嬰兒沒人認領,我買了奶粉喂了他兩天……”

“最危險的情況?危險這東西沒有‘最’這種說法……”

“最討厭的任務?現在這個就是啊……”

“任務完成後要怎樣?嗯……先說一句Mission complete……”

火堆邊,西城蒼火笨拙地和夏可蘭談著話。

衣服烤幹了,換上衣服。兩人之間的氣氛越來越尷尬,不過這次西城蒼火卻破天荒的想解決一下這個問題。

他不知道這丫頭為什麼突然哭了,但他知道這丫頭繼續哭下去會很麻煩,就強忍著內心的煩躁,對方問一句,自己答一句,撓肚皮的頻率明顯增加。

夏可蘭此刻終於安靜下來,也終於肯換上一身雪地戰鬥服,代表著她大小姐過往的那身套裝和內衣仍舊在火堆邊

烤著。

“你到底怎麼了?”

見對方沉默下來,西城蒼火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沒什麼,”夏可蘭將臉埋在膝蓋裡,眼角的淚光還沒有散盡,“只是……覺得自己以前好任性。”

“才發現?”

西城蒼火強行忍住沒翻白眼。

然而夏可蘭並沒有發怒,她盯著火光,忽然問道:“你父母待你好嗎?”

西城蒼火忽然停止撓肚皮,一臉幽怨。

“我老爸老媽都掛了。”

夏可蘭吃驚地抬起頭。

“我……對不起。”“沒事,反正他們已經掛了。”

或許是察覺到了什麼,西城蒼火頓了頓,繼續說下去:“我母親去世得很早,我甚至不記得她的樣子。至於我老爸,當自由傭兵的,有時候難免就會很倒楣——他掛了之後我在外面闖了一段時間就回天洛去了。”

“不孤獨嗎?”

夏可蘭看著西城蒼火,認真地問道。

西城蒼火沒有立即回答,他撿起一根柴禾扔進火堆。

“怎麼可能不孤獨。”

夏可蘭低下頭。

怎麼可能不孤獨呢?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失去後就無法挽回,但最令自己傷心的可能還不是失去本身,而是失去之前某些事情再也無法彌補而帶來的悔恨。

西城蒼火拆開一袋壓縮食品啃起來,結果黑子跑過來跟他搶。

“你這麼大個頭,出去逮只麋鹿吃啊!”

夏可蘭看看黑子那酷似薩摩耶的萌萌臉部,又想像了一下這貨銜著一頭血淋淋的麋鹿的場景,不禁感歎這個主人實在太差勁。

但打鬧中的西城蒼火忽然安靜,黑子也跟著臥伏下來。

“外面有人!”

夏可蘭回過神來,急忙乖乖地屏住氣息。

西城蒼火抄起一支光能步槍緩緩逼近到洞口,警惕地向外望去。

雪原的天空異常澄澈,漫天星光灑到銀色的雪地上再形成反射,林地間能見度非常高。

那是一個十幾人的小隊,無一例外地穿著印有冰林傭兵團標誌的軍裝。

“不要開火!”

“身份通報!”

西城蒼火沉默不語,隨時準備戰鬥。

對方見沒有回音,於是保持著距離自報家門。

“冰林傭兵團第一大隊直屬特戰小隊!我們是來搜救夏家小姐的!”

山洞中的夏可蘭聽到喊聲,忽然跑出來,西城蒼火一把攔住她:“我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騙我們!”

特戰小隊中一個明顯是軍官的少年看到夏可蘭,眼中閃過一絲驚豔,直接跑過來。

“你就是可蘭吧?太好了你果然還活著……”

他腳下忽然濺起幾團泥土——西城蒼火直接開槍,示意他不要再靠近。

這個舉動讓少年軍官身後的傭兵們立刻緊張萬分,所有人都立刻舉槍瞄準西城蒼火。

“你想幹什麼?”

“這位可是冰林傭兵團第五代指定繼承人林虎!”

西城蒼火眉頭一皺。

少年軍官林虎臉上的怒色一閃即逝,他往夏可蘭望去,臉上是一種一見如故的笑容。他長得不能說不英俊,一頭卷卷的黑髮,頗有王子的風範

“是他,我見過他的照片。”

夏可蘭忽然沉靜下來,向林虎擺出一種彬彬有禮的笑容,越過西城蒼火向他走去。

“喂,我是直接向你父親負責的,現在還不確定天洛和冰林方面哪個才是敵人,我判斷和他們接應有危險。”西城蒼火沉聲道,他作為一個十六歲少年的頑劣忽然消失,化成一股冷厲。

“我父親已經死了。”

雪林之間瞬間萬籟俱寂,西城蒼火嘴唇微張,最終沉默,舉槍的手不由得放了下來。

林虎愣了一下。

夏可蘭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

她讀完了那條資訊,她知道了那次秘密會面,她清楚了自己面臨的險境,她瞭解了父親為了從那個洛神眾的手裡保護自己費了多少苦心,她明白父親死後自己在天洛已經沒有歸宿。

她記起來了,父親說給自己的最後一句話。

好好活下去。

如果嫁到冰林就能活下去的話,那就嫁過去吧。

自己總是違逆父親,那麼他一生對自己最後的要求,還是遵守一下吧。

“根據委託管理條例,我作為父親的唯一繼承人,他生前的所有委託自動歸到我名下。”說著說著,夏可蘭漸漸淚染面龐,“你的任務是護送我到我的未婚夫身邊……Mission complete。”

她捂住淚眼跑到林虎身邊,林虎有些詫異,但看到她急於離開此地,暫時忍下了疑問。

“我們走吧。”

林虎挽起夏可蘭的手,像迎接新娘那樣帶著她離開,遠處的雪地中有幾架直升飛機在等著他們。

那些傭兵們仍舊警惕的看著西城蒼火,一直舉槍瞄準他,知道林虎和夏可蘭走遠。

西城蒼火呆立在原地,他根本找不到任何戰鬥的理由,一切看起來都那麼順理成章。

但直到這些傭兵登上直升機離開,西城蒼火都沒有說出那句“Mission complete”。

……

……

直升飛機上,林虎看著裹上一件軍大衣躺在座椅上睡去的夏可蘭,拿起了對講機。

#“那個小子可能是個威脅,三號機四號機去處理一下。”#

#“收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