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九章 但她是哭著離開的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78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32


第九章 但她是哭著離開的

山洞裡,西城蒼火躺在火堆邊,撓著肚皮看著洞頂的岩石發呆。

不對。

有什麼不對,那丫頭竟然連她的電腦都沒帶走……還有短裙,胖次和Bra。

走得那麼急幹嘛?

夏元天怎麼就死了?

西城蒼火現在還依稀記得那個大叔又綿又軟的笑容,他總覺得自己的任務還沒完成,但就是找不到證明自己還沒完成的理由。

一股不爽盤踞在他胸口,久久不肯散去。

黑子從夏可蘭走後就一直耷拉著耳朵。

旅行包裡的衛星通訊器忽然響起來。

西城蒼火懶懶地取出通訊器:“加叔?”

“晚上好啊,大侄子。”

聽到林成森的聲音,西城蒼火仿佛吃了個蒼蠅般,臉色一下子變得很難看。

“怎麼又是你?”

“夏元天死了。”

西城蒼火沉默了一下。

“我知道了,怎麼回事?”

“冰林的人動的手。”

西城蒼火猛地坐起來。

“夏大小姐呢?”林成森繼續發問。

西城蒼火無法回答。

“嗯……你沉默的話,就已經被冰林的人帶走了吧,這下可難辦嘍。說起來早些時候系統自檢發現有一條重要情報被竊取了呢,我不管這是你的本事還是那丫頭的,那條資訊裡偏偏就少了很要害的一環。那個丫頭知道了天洛想讓她死,卻不知道冰林的人害死了她老爸。”

西城蒼火回想起夏可蘭痛苦之前確實在操作電腦,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但林成森話裡的信息量太大,此刻他還是一頭霧水。

“能不能簡單點說?”

“天洛想殺她,林老虎想利用她。”

林成森一針見血地指出了西城蒼火最想知道的兩點。

西城蒼火站在原地沉默許久:“夏大叔臨死前有什麼交代嗎?”

“沒有哦!”林成森有些神經質地回答道,“既然你已經將夏大小姐護送到林少爺身邊了,委託就完成了。夏元天那傢伙用的是預付款,趕緊回來數錢——你要記住,委託一旦完成,傭兵就沒有權利在干涉雇主的事情了——這即便在你們傭兵公會也是死規矩!”

西城蒼火胸中鬱積的那股不爽終於到達臨界,但又找不到發洩的點,他轉過身,在拳頭上凝結了幾層力場陣列,一拳在洞壁上轟出一個大坑。

黑子吃驚地抬起頭。

“這任務有什麼不對的地方,我不能回去!”

“不對的地方?我不是告訴你了嗎?天洛方和冰林方都對那丫頭不懷好意,你執行這個任務時根本找不到任何立場。最初就沒有護送這個說法,因為那丫頭到哪邊都不會有好下場,這就是這個任務不對的地方。”

“不是這個!”

西城蒼火又給了洞壁一拳。

正在品酒的林成森愣了一下:“那是什麼?你已經完成委託的內容了,趕緊回來吧。我早就告訴過你,這個任務很坑。”

對,委託的內容……

夏可蘭和林虎離去的那一刻,西城蒼火就有種強烈的直覺,覺得這根本不是他接到委託的那一刻起準備完成的事。

林成森耳邊的聽筒一片靜默,他知道那小子是在做決斷,於是默默品酒,等待結果。

……

此時,幾公里外的雪林上空,那兩架折返的武裝直升機已經看到了山洞口。

#“發現目標藏匿地點。”#

#“目標能力者可能性很大。”#

#“直接開火。”#

數發熱導飛彈立刻向洞口飛去,他們是想直接將山洞炸塌!

……

那胖大叔委託我完成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啊?

西城蒼火努力思考,心情愈加煩躁。但山洞外忽然傳來很吵的聲響,然後飛彈轟中山體,洞頂一塊岩石被震下來,砸到他腦袋上,進一步打斷了他的思緒。

被打斷思緒的西城蒼火忽然安靜下來,仿佛暴雨前夜的夜空。

“等我一下。”

西城蒼火對通訊器說道。

然後他抽刀向洞口而去。

——山洞外的那兩架武裝直升機降低飛行高度,持續攻擊著,飛彈落點十分精准。

但這流暢的攻擊節奏瞬間被一道自洞口飛出的青藍色流光打斷,這道流光由無數道冷冷的刀鋒映射而成,直接砍爆了向他轟去的飛彈,直取那兩架武直而去!

#“目標出現!”#

#“能力者!”#

#“用反步兵武器壓制!”#

但兩架武裝直升機之間僅僅通訊了這三句。

青藍色流光助跑起跳,瞬間躍升到它們的高度。

那一瞬間,兩架飛機的駕駛員似乎都看到了西城蒼火那厭煩的表情。

青藍色的力場與能量場的混合陣列刹那間自刃鋒流出,一刀,切去了兩架直升飛機的旋翼,又一刀,將憑著反應想拔槍的一名冰林傭兵斬為兩截——短短的一瞬,無數道弧形斬切陣列穿透兩架武裝直升機的鋼鐵護甲,切出熔融的斷層,向前向前,直到將這鋼鐵猛禽當中的血肉軀體也切得粉碎,這才漸漸隱去自己的威力。

西城蒼火從漫天飛舞的鋼鐵碎片和腥紅斷肢中穿過,落在雪地上,一擺手刀刃入鞘。

“煩不煩啊你們。”

直升飛機的碎片太碎,落地後甚至沒有爆炸,只是燃起大火。

黑子銜著通訊器奔出山洞,將其交給西城蒼火。

“喂。”

“喲,大侄子,想通啦?”

林成森聽到了戰鬥的聲音,他猜到發生了什麼事。

“天洛為什麼要殺她。”

“最初的原因是因為她母親是西方人。”

西城蒼火皺了一下眉頭。

“原來如此——你接下來會派人去幹掉她吧?”

“……我主要就是為了通知你這個——你打算怎樣?”

“繼續執行委託。”

“你的委託已經結束了。”

“你知道那胖大叔的委託是什麼嗎?”西城蒼火忽然如此發問,林成森好奇地皺起眉頭:“哦?”

“那大叔的委託上寫著讓我護送她女兒直到她幸福的歸宿……”

西城蒼火遙望北方,颯颯冷風吹起他額前的紅發,一抹不羈而決然的微笑忽然出現在他的嘴角。就在剛才,他終於想明白自己不爽的理由。

“……但她是哭著離開的。”

說完他就捏碎了通訊器。

林成森耳邊一片雜音,他瞪著眼哼哧哼哧的走到那面告示板前,仔細地讀了讀那張還釘在上面的委託申請單。

“幹!不帶這麼玩的……”

他揮揮手召集自己的部下:“到總部集合,給我通知鋼岩和遠海!”

看著林成森匆匆離開的樣子,加特不屑地撇撇嘴:“明明剛剛說的話那麼裝酷,被拒絕了還不是照樣懵,so naïve!”

然而他沒看到林成森上車前也遙望北方,眼角閃過一絲興奮。

向北數千公里

的雪林中,西城蒼火將夏可蘭留下的東西匆匆裝入旅行包,騎上黑子就開始向北進發。

黑子奔跑的很快,然而西城蒼火卻附在它耳邊說了一句話。

“黑子,我知道以前實驗室那些人因為害怕你而躲避你,但我可不怕你,別再賣萌了,跑得這麼慢。”

黑子澄澈的瞳中忽然閃過一絲野性,然後它那萌如薩摩耶蠢如哈士奇的表情瞬間散去,猛獸本色重現與他呲出的獠牙間。

西城蒼火選擇此刻讓黑子解放,因為他知道此行不能收斂。

他一直在思考天洛和冰林哪方面才是敵人,到頭來都是敵人。

黑子長嚎一聲迎風狂奔,忽然間雪地松林都飛一樣地後退。白冷月色下,一人一犬,像一顆黑色子彈般直奔北方那個大湖而去。

……

……

夏可蘭一覺醒來已經是黎明時分,而她自己正被林虎抱下直升飛機。

“啊……我自己能走!”

夏可蘭急忙掙脫。

她偷偷看了一眼林虎,因為早有婚約在先,她很早就開始瞭解這位遠在千里之外的未婚夫。而這個王子般彬彬有禮的帥氣少年,到底沒有給她留下負面的第一印象。

“這座建築就是可蘭暫時的居所啦,”林虎微笑著繼續說道,“我還有傭兵團的事務要處理,可蘭就先進去避寒吧,有女僕會接待你。”

“哦……你先去吧。”

來到如此陌生的地方,夏可蘭突然變得拘謹起來。

她轉身欲走進建築,身後突然傳來林虎那有些緊張的聲音:“實在是萬分抱歉!”

夏可蘭疑惑地轉過身,卻看見林虎已經單膝跪地,表情如立誓般的嚴肅。

“夏叔叔的死訊……我已從爺爺那裡瞭解到了,沒能及時在你身邊陪你,我實在是太差勁了。”

此刻那份悲痛已經消散了一些,夏可蘭沒有回話。

“而我現在依然不能陪著你,我知道這樣更差勁。但只有我更加努力讓冰林強大起來,才能在那些殺死夏叔叔,並且一定對可蘭也有歹意的人襲來時,有能力保護你!”

這句話讓夏可蘭抬起頭,她望向林虎,眼中終於有了一絲親切感。

“那麼,可蘭允許我去處理這些事務嗎?”

林虎重新變得彬彬有禮,臉上請求的表情很誠懇。

夏可蘭看著林虎認真的樣子,略略臉紅。

“去吧。”

……

林虎走進冰林傭兵團總部大樓,進入自己的專屬房間裡,因為身著軍裝而筆挺的站姿忽然垮塌。他隨手甩掉外套,躺到轉椅上,然後早就候在旁邊的兩個漂亮女孩子就湊過來,一個給他揉肩,一個給他斟酒。

“啊,那個高貴的大小姐終——于——過來了。”

“看上去好像很漂亮的樣子喲——”

“林哥哥不會不理我們了吧?”

“在某、些、方、面,我們可要比那個大小姐更懂你哦!”

兩個女孩子的話語裡充滿了挑逗和醋意,林虎卻安之若素,一把摟住她們那被緊身短裙襯出來的苗條腰肢:“嘛,女人就像槍械一樣,各自有各自的用法,那個大小姐的用法和你們可不一樣。”

“討厭!”

“那我們是什麼用法呢?”

少男少女曖昧不清的同時,房間的門忽然被打開。門前出現的老者讓兩個女孩兒瞬間噤聲,但林虎卻依舊我行我素。

“爺爺,你來啦。討厭啦,我也需要一些私密空間來幹青春期男孩子該幹的事啊。”

——林遠湖走到房間中央,跟在他身後的侍者急忙搬過來一把椅子給他坐下。

“夏家的繼承人已經安置好了嗎?”

林遠湖無視了孫子的放肆,自從林虎的父親死于傭兵團戰爭後,這孩子的母親就返回了南方。平時林遠湖雖然對林虎很嚴格,但在某些方面卻對他寵溺有加,比如林虎在私宅裡的紈絝行徑。

“安置好了——我表現得簡直完美!夏家大小姐已經完全被我俘獲了芳心。我在外界塑造的形象,可完全不會丟爺爺您的臉哦!”

“昨晚搜救時有異常情況嗎?”

林虎抿起嘴,臉上忽然滿是謀略者特有的成熟感:“昨晚接到夏可蘭時,有一個傭兵陪著她。我派人去處理後一直沒得到回信,應該是被幹掉了。”

林遠湖滿意地點點頭:“決策正確。想來是夏元天派去做他女兒貼身護衛的傭兵,實力絕對不低。不過既然夏元天的女兒已經到了我們手裡,也就不要再擔心他了。”

“另外,”林虎皺起眉頭,“我遇到夏可蘭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自己父親的死訊了。”

這讓林遠湖略略思忖了一下。

“她是怎麼得到這個消息的?”

“那並不重要,”林遠湖抬頭望向窗外,“既然她最終還是選擇了跟你回來,這就說明她還不知道自己父親是死在誰的手上。”說完,林遠湖朝侍者揮揮手,侍者立刻叫人取來一張象棋桌擺在祖孫中間。

“又要下棋啊,爺爺?我能不能讓美女陪我下?”

林遠湖沒理會孫子的嬌嗔,大手一揮,當頭炮落。

“這次的事件將是兩個大勢力的博弈,我們冰林蟄伏極北之地多年,這次是要正面遭遇天洛勢力。”

“我來代表天洛勢力。”

林虎陰測測地笑著,走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

……

天洛高層會面的圓桌上,也擺著一個棋盤。

不過是跳棋。

“老林——你又發什麼神——經——”

金世圖賣力地吐槽著。

“你找我們來分析局勢,然後擺一盤跳棋,合著我們先飛一局?來來來來,我要黃子!”

海平南沉默不語。

一天過去,他終於振作起來,重新承擔起遠海傭兵團團長的重任。他要守住遠海的前途,即便要承擔很多註定會令他煎熬的罪孽。

“瞎咋呼什麼,老金?”林成森竟然還端著一杯飲品,這次是紅茶,“當然是用跳棋來分析局勢啦!”

“我們中間最神棍的就是你了,接著忽悠!”

金世圖表示不屑。

然而海平南卻從圓桌中央的棋盤上看到一些關鍵的資訊:“跳棋是三方對抗的。”

“嗯,值得表揚。”林成森很滿意,“海團長拋掉感情雜事後果然智商飆升啊。”

“別BB,天洛對抗冰林,協力廠商是誰?”

金世圖繼續表示不屑。

“協力廠商……就是西城蒼火啊。”

海平南一愣。

金世圖則翻白眼:“我知道那小子厲害,但這可是勢力集團之間的對抗,一個人改變不了什麼。”

林成森繼續喝茶,喝得金世圖有些心煩。

“你們對那小子的認知也就局限在The Blue Fire這個代號,我跟你們不一樣。”林成森終於發話,“我知道那個小子能幹出什麼事情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