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章 西方來客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2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章 西方來客

冥湖擁有自己的航空港,雖然其規模比不上天洛航空港,但輸送量也不低。

此時一艘天行艦正在航空港裡降落,不遠處的接機組人員看著這艘天行艦,都有些緊張。

因為天行艦的側面,印著一個巨大醒目的三叉戟標誌。

舷梯落下,一行西方人走下來,他們淺色的頭髮和各色的瞳孔在以灰白為主色調的空港裡異常顯眼。接機組負責人擺出笑臉,走上前去與對方的負責人握手。

——作為天洛方的勢力,冰林卻在迎接來自巴倫三大傭兵團之一的三叉戟的人員。如果是那些期盼天洛安定的人得知了這個消息,不知道又會生出多少惶恐的猜測。

早就等在旁邊的車隊接走了所有的三叉戟成員,空港重歸常態。

然而沒有人注意到,就在艙門打開的時候,有兩個身影飛快地閃爍了一下,瞬間消失。

而此刻,這兩個人正站在航站樓頂端,俯視著這個空港的佈局。

那是一個橙色頭髮的大姐姐和一個同樣發色的少年。

大姐姐身著很專業的特種戰鬥服,火爆的身體曲線展露無遺,橙發被編成一個大辮子垂在胸前。而在這樣一個時代,她帶在身上的武器竟然是一把沒有箭的長弓。此刻,她正用軍事望遠鏡觀察遠處的軍事設施。

少年就有些殺馬特,他的頭髮就像一團淩亂的尖刺,還帶著三叉戟形狀的金屬耳釘。他的武器倒是很普通,是一套巴倫傭兵標配的LS-2000型鐳射槍套裝。

——林遠湖應該想不到,三叉戟方面會派遣那對分別排名世界第十五和世界第九的格林姐弟來。

“好冷!我們這次任務要多長時間啊?我想回巴倫!”

弟弟科雷·格林抱著雙肩抱怨道。

姐姐梅爾·格林呼出一口白氣,將辮子撩到背後去。

“第34遍任務內容宣讀,隱匿行蹤,隨時待命。”

“我們出來執行任務還能幹什麼?不就是殺人嗎?告訴我誰該死,我斃了他不就行了!”

科雷繼續抗議,他已經凍得鼻涕都出來了。

“還是那次摩洛克的任務好,雖然熱了點,但是有沙灘,還有妹子!”

“這麼說從那時起你終於不是處男了?”

“要你管!!!”

梅爾不懷好意地笑著,弟弟終於滿臉羞紅,不再聒噪。

“情報裡的婚禮就在今晚舉行,所以最遲今晚,命令就來了。”

她忽然嚴肅起來。

“我還是認為三叉戟不該插手這次的天洛內部衝突……這個世界平靜下來已經很多年,但是像這樣稍有不慎就能讓東西大戰再度開啟的事情,還是每天都在發生。”

姐姐又擺出滄桑臉來,科雷有些不習慣。他瑟瑟發抖的同時撓撓後腦勺,想換個話題:“姐,現在我們到東方來啦,我能叫你的東方名字嗎?梅、涼、心……”

——梅爾忽然一巴掌把弟弟拍到地上。

“第357次重申,不要用那個名字稱呼我!”

科雷說“梅涼心”時用的是生硬的天洛語,所要表達的就是“梅涼心”這三個天洛文字。

梅爾這個東方名字來自一次很不好的回憶——一個來自東方的頑劣男孩兒打賭輸給了她,被迫要給她取一個東方名字。但那男孩兒欺負她不懂天洛語,就用爛大街的諧音梗給她取了一個被無數人嘲笑過的東方名字。

關鍵是她當初立刻將那三個天洛文字刻到了自己心愛的長弓上……

怒火上湧的她又給弟弟補了一腳。

趴在地上的科雷根本不敢動:“再也不敢了!姐姐饒命啊!”

航空港的工作人員都沒有聽到這對說巴倫語的姐弟之間的對話——事實上,航空港裡的所有監控設備都沒有發現他們,一層無形的電磁屏障包裹著姐弟倆,隔絕了所有形式的信號掃描。

姐弟倆沒有在此地逗留太久,正午的鐘聲敲響時,他們的身影又消失不見。

……

……

正午時分,冰林設在冥湖南方密林中的一處秘密軍事機場一切如常。

設立這個機場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冥湖空軍基地被大規模武器精確打擊後,冰林無法調動制空力量。這個機場駐紮的戰機種類很多,有天洛空軍標配的金雕,在黑市也很火的禿鷲,遠程轟炸機北雁,甚至還有冰林仿製自西方的陸空切換機甲雪鷹。

這個基地極其隱秘,因為它位於一個死火山的內部。冰林十幾年前就開始經營它,從來沒有向外界透露過它的座標。

——然而西城蒼火和黑子一路向北,卻不明所以地撞進了這個空軍基地。

西城蒼火的決斷很亂來,但這並不代表他是個喜歡亂竄的無頭蒼蠅。作為一名優秀的傭兵,他迅速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在基地監控發現自己前就帶著黑子潛入了基地內部。

本來可以繞開的,但他和黑子都餓得要命。

黑子縱然可以風一樣地疾馳,但經不住消耗,西城蒼火想在這裡找些給養,然後……再找些方便的代步工具。

潛入廚房,西城蒼火打暈了幾個廚師。一人一犬,一個抱著條烤羊腿,一個叼著一隻宰好的羊,躡手躡腳地返回了自己的藏身點——安全起見,西城蒼火離開前將廚師們五花大綁,嘴裡塞上亂七八糟的東西,然後扔進了人人避之不及的惡臭曹水溝。

一頓狼吞虎嚥。

離開前,西城蒼火躲在暗處看到基地的人員正在往一架大型運輸機上裝載一排排的雪鷹。

“陸空切換式機甲?上次玩是什麼時候啊?”

西城蒼火給黑子打了個手勢。

飛機艙門閉合前,兩道黑影飛速鑽進了機艙,沒有人發現。黑子身軀龐大,竟然也能如此迅速而安靜地行動,西城蒼火卻一點也不驚訝。運輸機外側印著冰林的符號,那麼目的地就確定了。只是可以自己飛去冥湖的雪鷹,為什麼要用運輸機運過去?

西城蒼火首先是從戰術上看問題,這麼做一定是要掩人耳目。機甲自己飛過去,會被衛星偵察到。

那麼從戰略上看,冰林偷偷轉運這批陸空切換式機甲是要瞞著誰?為什麼要瞞著?

——這種問題西城蒼火向來懶得想。他背靠艙壁,想先打個盹。

黑子此時又變回了平時那種又蠢又萌的樣子,懶懶地趴在一旁。

……

……

夏可蘭睡到下午才醒來。

淩晨時分她被女僕們客客氣氣的請進了一間豪華的臥室,她在直升機上沒怎麼睡好,換了身衣服躺在床上,不久就進入夢鄉。

確切的說,她是被人叫醒的。

剛睜開眼,夏可蘭就看到一個老太婆站在她床邊,身後還跟著幾個女僕,嚇得差點跳起來。

“幹嘛!”大小姐的脾氣立刻發作,“誰讓你們進來的?”

“我是這裡的女僕長,我來叫您起床,晚上就是您和少爺的婚禮,不能再睡了。”

那強硬的語氣讓夏可蘭很生氣。

“我想睡到什麼時候就睡到什麼時候!連我父親也管不著……”

她忽然沉默了。

“給小姐換衣服和洗漱。”

女僕長的聲音仍然不容忤逆。

女僕們給他準備的新衣服是那種標準的淑女裙,長度蓋住腳的那種。夏可蘭厭惡地看著那裙擺,卻又無可奈何。

洗漱完畢,女僕長站到夏可蘭面前,表情有些嚴肅。

“老爺要見小姐。”

……

穿著這種淑女裙,夏可蘭好幾次差點因為踩到裙擺而摔倒。但女僕長不為所動,沉默著帶領她來到一個寬敞的房間裡。

於是夏可蘭見到了那個站在落地窗前的壯碩老人。

“坐。”

林遠湖吩咐道。

立刻有女僕給夏可蘭搬來椅子,她猶疑著坐下,有些拘謹地打招呼:“伯父好。”

林遠湖轉過身來,叫人搬了一把椅子在夏可蘭對面坐下。

“你今年已經十六歲了,我不想再把你當孩子了。”

突然聽到這麼一句話,夏可蘭徹底愣住。

林遠湖盯著夏可蘭,目光漸漸變得犀利:“夏兄無故遇害,你應該瞭解此刻遠海商會的繼承權會給你帶來怎樣的處境吧?”

再次被人提起父親的逝世,夏可蘭咬咬嘴唇:“我……我現在不想談這些事情……”

“不,必須要談!”

林遠湖忽然握緊拳頭,眼中滿是不能違抗的威壓。夏可蘭被那目光嚇壞了,下意識地後退,但身後的女僕長卻上前抵住了她的椅子。

“有些人容不得你再考慮多少時間!”林遠湖的目光像蒼鷹的利爪一樣擒住夏可蘭,“夏會長將你託付給我們林家就有這方面的考慮。只要你還是遠海的繼承人,就會有一幫人恨不得你死!”

“那,那怎麼辦?”

夏可蘭咽了口唾沫,渾身發抖。

林遠湖的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但那是一種難以名狀的笑容。他向夏可蘭伸出手去,夏可蘭恍惚中仿佛看到那寬大手掌的陰影延展開來,吞噬一切。

“交給我就可以了。”

夏可蘭聽到這句話,本能地想在那手掌的陰影中掙扎一下,但這個念頭終於被緊縛到窒息。

“好……”

……

簽署完那些檔,夏可蘭的靈魂仿佛被抽空了一部分。

由於天洛協定裡的某些內容,夏可蘭在沒有合法監護人的情況下不得轉讓繼承權。所以當她和林虎宣誓成為夫妻後,林遠湖自動成為他的監護人,而她也將轉讓自己對於遠海的全部繼承權。

這些檔上,說的就是這個內容。

之後,女僕長又以強硬的姿態將她請回了臥室。

回臥室的路上,夏可蘭透過走廊的落地窗遙望著遠處的雪景。

這就是自己將要度過餘生的地方嗎?

夏可蘭早些時候少女心發作讀過一些言情小說,作者們對於婚姻這件事都有自己的描寫,但歸根到底所要表達的思想都是一樣的。

無論何時何地何人,一定要幸福。

幸福嗎?自己。

林虎倒是個不錯的男生,無論從哪方面夏可蘭都討厭不起來。

但就是不對,感覺不對。

也有一些比較冷門的書上寫著,女生嫁不嫁人都無所謂,關鍵是要有理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那樣,才能幸福。

而代表著她少女心的小熊胖次,代表著她理想的晶體核心電腦,都被她丟在那個山洞,丟給了那個少年。

因為她知道,從今往後那些東西都與自己無關。

她只是想活下去罷了,而現在她即便只是想活下去就要放棄很多東西。

“忘了跟你說再見呢……”

夏可蘭對著窗外極遠的天空低語了一句,走進了臥室。

門被重重地關上。

女僕長面色陰沉地向守在門口的女僕們吩咐道:“滿足小姐的任何需求,但不能讓她離開這個房間一步!”

……

……

運輸機上,西城蒼火已經醒來,稀裡嘩啦地搗鼓著裝備。

“待會兒到冥湖的時候,我就不能和你一起行動了。你先循著氣味找到那丫頭的位置——注意不要讓別人發現!我潛入他們的武裝人員裡,摸一摸他們的兵力佈局,然後找一條撤退路線。”

黑子吐著舌頭認真地聽著,忽然叫了幾聲。

“什麼?那丫頭的氣味?”

西城蒼火撓撓肚皮。

“有了!”

他從旅行包裡取出夏可蘭的電腦包給黑子嗅了一下。

“氣味不夠?”

他又去旅行包裡翻了一遍,忽然掏出那個小熊胖次來。

“這個上面的氣味應該夠了吧?”

黑子立刻叫了幾聲以示同意。

採集好了氣味,西城蒼火將夏可蘭的隨身物品整理到一個小包裡掛在黑子脖子上。“記住了,待會兒要到的地方,除了那丫頭之外,誰都可以咬!”

聽到這句話,黑子那蠢萌的表情又漸漸斂去,呲出獠牙的它露出一個極其兇猛的笑容。

……

機艙外風聲大作,運輸機已經開始降低高度,前方就是冥湖航空港了。

西城蒼火不知何時出現在運輸機機翼上,前方航道的燈光照亮他的面龐,大風吹起他銀色風衣的下擺。

腰間的長刀,兀自閃閃發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