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一章 天洛之根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5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一章 天洛之根

天路城的地底深處坐落著一處秘密基地。這處秘密基地完全按照東方古建築的風格建成,在地底形成盤根錯節的建築網路,仿佛這座都市深埋地底的巨大根須一般。

而天洛高層對這裡有特別的稱呼。

這裡是,洛神殿。

這裡,就是天洛的裡世界。

而此刻,作為天洛表世界代表存在的三位傭兵團團長正在等待這座地宮的大門開啟。

穿越那巨大的朱紅門,視界豁然開朗,不知道是耗費了怎樣的人力物力,才能在地底開鑿出如此巨大的空間,簡直會讓人覺得自己步入了虛空之中。

而在這一片漆黑的虛空正中央,一座座宮殿靜靜懸浮著。

海平南是第一次來,以前都是夏元天,他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懾,頓時噤聲,仿佛有什麼看不見的威壓迫使自己沉默。

“第一次來都這樣,”金世圖用過來人的語氣說道,“放心,裡面沒有吃人的怪物,小寶貝。”

海平南瞪了他一眼,平定了一下心情。

來接待他們的是一對打著燈籠的童男童女,他們抬頭看了站在前面的林成森一眼,默默轉身:“這邊請。”

林成森在這裡竟然沒有放肆,乖乖地跟了上去。

海平南和金世圖也跟了上去。海平南四處環顧著,這裡的建築風格可能要追朔到混戰紀元之前的時代——不,比那更早的時代。擁有這樣一種風格的組織,怎麼會一直存活到這個時代?

一座浮橋緩緩升起,一直延伸到最大的那座宮殿。

三位團長跟著那對童男童女沿著浮橋走進宮殿,兩旁的燭臺無聲自燃。童男童女沉默著離去,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大殿盡出的臺階之上。

紫色的紗簾後,有一把精雕細琢的座椅,上面裝飾著鳳凰的圖案,看材質竟然像是純金的。而那座椅上,端坐著一個儀錶泰然的女人。女人身著紫金相間的羅裙,東方古代的髮髻上戴著翡翠的發冠,一頭烏髮直垂腰際。就在她轉過頭來的那一刻,整個昏暗的大殿仿佛被瞬間點亮。

那氣場宛若女帝,那美貌驚若天人。

海平南只覺得口乾舌燥:“洛神姬!?”

雖然洛神眾並不為天洛普通民眾所知曉,但洛神姬這個形象卻在混戰紀元以來就廣泛流傳於東方民間。傳說每代洛神姬都傾絕天下,並且手握東方命脈。而每代洛神姬一旦接受洛神姬這個稱號,就會拋棄自己原本的名字。這個存在的形象是如此鮮明,以至於海平南初次見面就立刻認了出來。

——林成森在圓廳根本沒有分析什麼,他直接拋出了一個建議。

“我們去跟洛神眾談談吧。”

但海平南沒想到,會見他們就是洛神姬……這個傳說果然跟洛神眾有關。

“何人聒噪?”

洛神姬瞪了下方一眼,眉頭微蹙。

金世圖急忙抽了還在發呆的海平南一巴掌,然後向洛神姬送去討好的笑容。

海平南不好發作,只好忍了金世圖這一巴掌。

林成森仍然站在最前方,他倒並不緊張,反而有些自在:“好久不見,林某人參見洛神姬。”

“哼,客套話就免了。”

洛神姬望著臺階下的三人,仿佛俯瞰螻蟻。

“我們洛神眾退居天洛之裡,讓你們三家來經營天洛之表,不過你們好像沒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啊,又跑來麻煩主人。”

這語氣確實有些傷人,海平南沒忍住,開口反駁道:“恕我直言,這一切,都是你們對西方人奇怪的排斥引起的,為什麼不能放那個可蘭一條生路?就算你們才是天洛的實際統治者,那也應該治以仁德,而非恐懼!”

他就是這樣,直來直去。

林成森有些無奈的聳了聳肩,金世圖本來想攔,但還是住手了,只是躲得離海平南遠了一些。

聽到這話,洛神姬面色一凜。

“仁德?”

海平南忽然都感到胸口一緊,一股濃重的壓迫感立刻襲來——這不是心理錯覺,他看到一層淡紫色的光暈自洛神姬瞬間擴展至整座大殿,而金世圖和林成森在這光暈中也都面色微凝!

意念場……

洛神姬當然是不會出現在傭兵排行榜上的,但她竟然也是高階能力者!

海平南終於沉默下去。

“東西大戰已經有幾次了?不過才安穩了十年,你們就忘了敵人是誰!”洛神姬華聲朗朗,怒氣很明顯,“東方就要由東方人來統治!哪怕是只有一半西方血統的人,也不能進入天洛高層,就算只有進入的可能性也不行!”

“但我們這次確實搞砸了啊,”林成森忽然發話,一臉無賴的樣子,“不知道主子能提供什麼幫助呢?”

其他兩人吃驚地看著林成森作死。

洛神姬冷哼一聲,收回了自己的意念場:“少跟我耍寶,姓林的。你來這裡應該是有自己的計畫,你想請求洛神眾為你通融什麼?”

“哈哈,洛神姬明鑒。”

林成森終於不再嬉皮笑臉,嚴肅起來。

“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想暗殺掉那個丫頭,這是最省事的解決方法。但出於某些原因,只能委託你們洛神眾的人去幹了。”

海平南欲言又止,表情有些痛苦。

“我們已經派人去了。”

此語一出,三位團長都愣了一下。

“那個小子接了委託去保護你們的目標吧?”

林成森苦笑了一下,沒想到洛神眾對地表的監視從來都是如此嚴密。

“那個小子確實是個大麻煩,但在這種局勢下,我想可以利用他一下。”

“如果那個小子跟他爹脾氣一樣的話,你這個提議根本就是妄談。”

“讓他聽命令固然是妄談,但因勢利導還是蠻容易的。”林成森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所以,我請求您的人配合我的安排。”“你想來指揮洛神眾嗎?”

洛神姬鳳眼圓整,那股威壓又逼來。

“只是出謀劃策罷了。”

林成森滿臉微笑。

良久,洛神姬不屑地笑了笑,收回了威壓。

“你又在打自己得如意算盤吧?說,你想要達到什麼目的?”

“沒什麼特別的目的,”林成森笑容微冷,“只是不想讓北方的冰林再囂張下去了。”

洛神姬沉默了一下。

“也罷,就由你去吧。”

“多謝——另外我斗膽問一下閣下派遣的是什麼等級的高手,最好能牽制住那個小子。”

“我

派去了兩位‘天罡’。”

三位團長頓時都面色凜然。

……

……

走出連接洛神殿和地表的秘密通道,三位團長坐上飛車,一起前往天洛城防署。

“就老林你在那裡巴拉巴拉,搞得我好沒面子。”

金世圖開了一瓶紅酒抱怨道。

“還不是金團長嚇得話都不敢說一句,海團長那才叫英勇啊,直接頂撞洛神姬!”

林成森直接把金世圖倒好的一杯紅酒奪過來,後者拿著酒瓶,臉色很不好看。

海平南還比較正經一些:“他們竟然直接出動了天罡啊……”

車裡沉默了一段時間。

天罡共有三十六位,代表著洛神眾中實力排名前三十六的成員,同時也代表了世界傭兵排名前一百中幾乎所有的東方人。這些人名義上都是隸屬於天洛三大傭兵團的傭兵,但實際上管轄他們的卻是洛神眾。而被派去對付西城蒼火的那兩個,恐怕還會出現前十裡的怪物。

“不過這樣也就好辦了,”林成森品了一口美酒,“不過為了更好的完成計畫,林某人想向兩位團長借一些東西。”

“什麼東西?”

林成森放下酒杯掏出兩個紙條分別遞給了兩位團長。

海平南和金世圖都有些奇怪為什麼在這個時代還用紙條傳遞資訊,但他們看完各自紙條上的內容後忽然都吼起來,吼得話也出奇地一致:

“你丫怎麼知道我有那東西的!?”

……

……

夜色將近,冥湖城中心的一處禮堂裡燈火輝煌。這裡聚集這冰林的高層和一些西方勢力的負責人。值得諷刺的是,冰林作為東方的勢力,家族繼承人婚禮這麼大的事,竟然沒有任何天洛勢力的負責人出席。

事實上,林遠湖確實向天洛發過請帖,但誰會真的赴這種鴻門宴呢?

兩個冰林高層人員端著酒互相寒暄著。

“這次老爺子走的棋真狠啊。”

“現在是敏感時期啊……我在這裡都覺得不安全。”

“不怕,‘霜狼’就在外邊。”

禮堂外,一隊士兵肅立于寒冷的廣場上。

路過的冰林傭兵看到這些士兵,臉上露出的都是一種敬畏交加的表情。這隊士兵肩上也有冰林的標誌,但那灰白色的月牙變成了血紅色的。

紅月特戰隊的名稱由此而來。

隊長慕寒霜是一個年輕人,他臉上有一道嚇人的傷疤,讓本來英俊的臉龐滿是滄桑感。一對雙刀被他系在腰間,映著寒冷的月光,仿佛狼那霜染的獠牙。

一輛軍車停在這支隊伍前方,林遠湖走下車來,紅月特戰隊集體立正敬禮。

林遠湖上前拍拍慕寒霜的肩膀:“辛苦了。”

慕寒霜仍舊站姿挺拔:“這裡是敏感地帶,可能遭遇襲擊,團長您不該來的。”

林遠湖為難地笑了笑:“安保的事情都是你對,但我可不能總是躲在總部辦公室裡。”

慕寒霜欲言又止。

“又有什麼事?”林遠湖問道。

“我不信任這些西方人!“

慕寒霜說得斬釘截鐵。

林遠湖沒有馬上回話,而是望了一眼遠處禮堂裡的人。

“合作這種事情,就跟狼群捕獵一樣。跟信任無關,只要保證各自能分到肉就好了。”

說完林遠湖就向禮堂走去。

慕寒霜沉思片刻,立刻又恢復往常的嚴肅和警覺。

這時一架雪鷹開啟行進模式緩緩駛過,慕寒霜眉頭一皺,上前攔住它。

“我是這裡的安全負責人,請出示電子認證碼。”

慕寒霜盯著面前這頭鋼鐵猛獸,雙手輕輕放在刀柄上。

這架雪鷹停下來,駕駛員用外部發聲器說出一串數位。慕寒霜通過耳機連接到冥湖防衛總部驗證了這串數字,原來是從南方機場調來的一批雪鷹,此時正在冥湖城區分散巡邏,一切資訊都符合。

慕寒霜總覺得這架雪鷹有些不對勁,但他們紅月特戰隊早就在冰林傭兵團中有濫用職權的惡名,此刻他不好強令對方接受什麼檢查,只好將它放過。

雪鷹緩緩離開。

駕駛艙裡的西城蒼火叼著跟棒棒糖,腿上放著夏可蘭的電腦。

“這丫頭真是做出了幾個了不得的程式啊……”

西城蒼火由衷地讚歎著。

他也是學過駭客技術的,雖然最終也沒學會怎麼程式設計,但有現成的程度總知道怎麼用,沒想到那丫頭的程式是如此強大,竟然直接黑進了冥湖的安防網路。

西城蒼火本來是打算採用其他更簡單粗暴的方法的,但既然能黑進安防網路,那就可以做一些精細活。

——運輸機落地後黑子獨自出發,循著氣味尋找夏可蘭。而西城蒼火偷偷打暈了一個雪鷹機師,偷樑換柱。

剛剛那個軍官應該是個能力者,並且似乎發現了什麼,但西城蒼火將自己的意念場隱藏到了極限,看來對方沒有識破。

那應該就是舉辦婚禮的地方。

西城蒼火透過機甲的全景視界望著遠處的大禮堂,有些小得意。

有了這架雪鷹,待會要逃就很容易了,只要自己搶新娘的動作足夠快。

——不過,剛剛那個軍官的場好像有點強啊,應該可以排進前一百吧?以前沒見過啊……

近幾年的超級新人嗎?曾經十歲就踏進世界前十的西城蒼火恬不知恥地做出這個評論後,繼續駕駛著雪鷹收集情報。

……

……

禮堂內,林遠湖的出席引來一片問好。三叉戟的負責人湊上前來,用生硬的天洛語和林遠湖交談:“林團長好,我是塞哈爾·巴爾米羅,我代三叉戟向您問好。”

“哈哈,就問三叉戟波塞冬團長的大名。”

林遠湖與塞哈爾握手,笑容很到位。

“那麼,我們來談生意吧,”塞哈爾皮笑肉不笑,“不過這裡不行。”

“有合適的地方。”

林遠湖說著揮揮手,一直跟著他的侍者上前做出請的姿勢,將三叉戟的人引向禮堂的一個側室。林遠湖也要跟過去,但另一名侍者忽然急匆匆地趕過來:“團長!”

“怎麼了?”

林遠湖對這個侍者此刻的慌亂很不滿,臉上滿是慍怒。

“航空港那邊剛剛傳來消息,說一架剛剛從天洛趕過來的天行艦請求降落。”

這個消息讓林遠湖也吃了一驚。

“對方有麼有通報自己的具體身份。”

侍者擦去額頭上的汗,仿佛終於說到了真正讓他緊張的那部分。

“神木,林成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