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二章 夏可蘭的冒險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55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二章 夏可蘭的冒險

空港裡,那艘印著神木的綠色標誌的天行艦緩緩落下。林成森神態自若的走下舷梯,笑著與趕到的空港來的林遠湖握手。

“話說天洛有句老話,同姓的,一千年前是一家。別來無恙啊,林團長。”

林遠湖冷冷一笑:“是五百年吧?”

“哈?那是五百年前的老話了,所以得再往前推五百年!”

林遠湖無視了林成森的插科打諢:“我可沒想到你一個人就敢來……”

“哪有啊!”林成森生氣地打斷了林遠湖,仿佛蒙受了很大的委屈,“我把我的老管家離白也帶過來了。”

林成森的身後果然有一個老者正緩緩走下舷梯,他一臉幽怨,拖著個行李箱很不情願地一步一步往下挪著,明顯是在抱怨自己家主人怎麼又發神經。

“……那就請吧!”

林遠湖很敷衍地給林成森指了一輛車。

他知道林成森此刻前來絕對有蹊蹺,但對方也絕對不可能傻到自投死路,那麼不妨先靜觀其變。

……

……

夏可蘭坐在鏡臺前,呆呆地看著自己換上婚紗的樣子。

下午她沒安生多久,一隊女僕就來給她換衣服,上妝。此刻的她美麗動人,心情卻極差。

“我們北方人有種特別的傳統,新娘婚禮前不能與新郎見面。”旁邊的女僕長嚴肅地說道。

“很多地方都有這種傳統吧?”夏可蘭翻白眼。

女僕長忽然抓住夏可蘭的右手,抽出一條木板狠狠地拍了一下手心!

“你幹嘛?神經病啊!”

夏可蘭急忙收回手掌,疼得直咧嘴。

“注意儀錶!”

女僕長生氣地大吼。

“也不許口出不遜之言!”

“要以成為賢妻良母為目標!”

“哈?賢妻良母?”

夏可蘭徹底懵了。

這個神經病老太婆是要給自己灌輸什麼婦道嗎?這算什麼?

“我要見林虎!”夏可蘭起身吼道。

“不許直呼夫君姓名……”

夏可蘭揮手給了這老太婆一耳光:“你們是派來伺候我的吧?那就帶我去見林虎!”

周圍的女僕們都被這一耳光嚇呆了。

女僕長倒並沒有怎麼發作,只是冷笑道:“我剛剛才說過,婚禮前新娘是不能見新郎的。”

“你們……”

夏可蘭還沒說完,女僕長就冷冷地轉身:“晚上8點正事舉行婚禮,請小姐自行休息。”

女僕們跟著女僕正陸續走出房間。

房門將要關上的那一刻,夏可蘭猛然覺得很奇怪。

這不對……她們是想要……軟禁自己?

夏可蘭猛地沖過去,蠻橫地推開房門,在女僕們的一片目瞪口呆中奪路而逃。

“還愣著幹什麼?”女僕正驚恐地吼起來,那聲音尖的可怕,“快把她追回來!”

女僕們這才回過神來,急忙追上去。那可是少爺的未婚妻,當然不能派那些五大三粗的傭兵漢子們去抓。

……

一處走廊拐角處的大號垃圾桶裡,夏可蘭屏住呼吸,緊張的聽著外面的腳步聲——也許是因為那些女僕怎麼也不會認為自己這個大小姐會躲進垃圾桶裡,竟然無視了這個藏身地點——這幾天裡夏可蘭什麼更糟糕的地方沒去過啊?

但幾個路過女僕的對話引起了夏可蘭的注意。

“哼!這小姐譜真大!”

“不就是個用來得到遠海產業的工具嗎?工具!”

“真給我們添麻煩!”

“噓!”

夏可蘭心頭一片茫然,她咬咬牙,一定要找林虎問個清楚,這些人的態度是怎麼回事!

她對這裡的負面情緒主要來自林遠湖,林虎給她的印象還是不錯的。

等那些腳步消失後,夏可蘭躡手躡腳地爬出垃圾桶。

儘量躲開所有監控,夏可蘭偷偷跑到一樓大廳。傳達室的大叔正在打盹,她壯起膽子,溜進傳達室把大叔的手提電腦偷了出來,然後躲進一間堆放清潔工具的隔間開始自己的計畫。

電腦帶鎖屏密碼,但這個難不住夏可蘭,她切進硬碟模式三兩下解開了密碼。

“什麼東西!!”

夏可蘭突然面紅耳赤,瞬間爆手速關掉了所有播放視窗。

噁心……

夏可蘭深呼吸了一下,又開始切換到原始程式碼視窗進行操作。只不過沒有棒棒糖,她的速度慢了一些。

首先黑進這裡的局域網,將所有監控識別系統偽裝性癱瘓。然後調出建築結構圖,開始查找每個房間的資訊……

她在天洛時失敗的私奔計畫,卻在這時派到了用場,感覺怪怪的。

很快她就找到了鄰近一座建築裡的一個房間,房間的識別標識為副團長辦公室。

副團長就是林虎……夏可蘭合上電腦,躡手躡腳地走出房間。

婚紗裙真礙事……但夏可蘭已經從這裡的網路裡瞭解了這幾座建築周圍的詳細兵力分佈,很快就找到了一條誰也注意不到的路線,她可以慢慢走。

溜出大廳,瑟瑟發抖地經過寒冷的室外,用手裡的電腦打開目標建築後門的電子鎖,爬上4層無人的樓梯,夏可蘭來到了目標房間所在的走廊,也來到了最後一關。

那房間門前有兩個士兵在站崗。

夏可蘭再次深呼吸,直接走了過去。

“誰?不許動……”

那兩個士兵剛發出警告就呆住了,他們不明白少爺的未婚妻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也不知道該對對方採取什麼行動。

“讓我進去!”夏可蘭的態度異常強硬。

但聽到這個要求,士兵們也立刻強硬起來:“恕難從命!”

夏可蘭冷哼一聲,打開電腦,在士兵們驚愕的眼神中打開了房門的電子鎖。

士兵們當然不敢對她動手動腳,於是當他們猶豫的時候,夏可蘭已經推門進入了房間——

她的瞳孔猛然間渙散。——房間內,林虎和他的女孩兒們尷尬地離開彼此,隨意地整理好自己那散亂不堪的衣衫。

桌子上擺著好幾個酒瓶,房間裡滿是酒精的味道,令夏可蘭作嘔。

“又不是在演狗血言情劇,搞什麼啊……”夏可蘭欲哭無淚。

……

冰林總部大樓外,一個略顯龐大的黑影四處閃現,卻又悄無聲息。黑影中偶爾會出現一抹亮白,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竟然是一排利齒。

——黑子循著小熊胖次給出的氣味一路尋蹤至此,但它看到這棟戒備森嚴的建築就暫時停下來。它脖子上帶著一個特殊的項圈,它用爪子按下上面的一個

按鈕,一個信號就開始發射出去。

不久,項圈上傳來西城蒼火的聲音。

#“這麼快就找到了?先在那裡蹲守,別擅自行動。”#

……

房間裡,林虎端著酒杯無聊地喝著。他臉上並沒有什麼歉意,反而滿是某種被打斷了的不爽。他已經通知了內務處,女僕長正在趕來。

那兩個女孩兒膩在一旁,楚楚可憐。

“啊啊,少爺,小姐她來了,我們好怕啊,我們知錯了。”

“我們真是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孽啊——要不打屁股懲罰一下?”

反正被發現了,這兩個丫頭愈發有恃無恐。

經常逛網路論壇的夏可蘭可是說是閱盡天下狗血事,此刻的她十分冷靜。

“你原來是個演技派。”

林虎無奈地走過來:“不要這麼說,快結婚了,這是我的單身派對……”

夏可蘭掄起胳膊給了他響亮的一耳光。

“我怎麼能嫁給你這種貨色!”

夏可蘭轉身就要離開,但一隊女僕忽然出現在門口擋住去路。女僕長接著出現,她看了一眼房間裡的情形,就猜出了發生了多嚴重的事情。她瞪了被女僕抓住的夏可蘭一眼,然後略帶責備地向林虎說道:“少爺,婚禮在即,您本應該在禮堂那邊迎接賓客……”

一聲刺耳的槍響響徹整個房間。

林虎的臉龐忽然變得異常冷酷,手中精緻的舊式手槍冒著白煙:“哦,真是給你們添麻煩了。”

女僕長愕然的低頭,她腹部多了一個彈孔,血流如注。她雙腿一軟跌坐在地上,終於想起了這位少爺不為外人所知的殘暴。

“對……對不起……饒命……”

失血過多的她面色蒼白,但仍舊拼出最後一絲力氣來乞求。

但是又是一槍。

“爺爺啊,你們啊,都逼我演!”

再一槍。

“我演的很賣力了好不好!!”

女僕長已經奄奄一息,但仍舊呢喃這求饒的字眼。

但是最後一槍還是來臨,直接擊穿了她的頭部。女僕長眼神空洞地臥伏在地,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地面。即便是那兩個與林虎相處很久的女孩兒,此刻也躲到牆角瑟瑟發抖。女僕們面色蒼白,都不敢動。

“你算老幾,輪得到你來教我怎麼做!”

從第一槍開始夏可蘭的大腦就一片空白,如此近距離地看著一個活生生的人被虐殺致死,常人實在難以接受。

但被最近的危險遭遇磨礪過的神志令她強行鎮定下來,而下一刻,林虎忽然調轉槍口對準了夏可蘭,他的眼神扭曲而可怕:“你就配合我演一下怎麼了?”

房間裡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一直旁觀的兩位士兵終於想出手阻攔,林虎卻突然神經質地一笑,熟練地將手槍轉了幾圈插回腰間。

“別怕別怕!我怎麼會對我可愛的未婚妻下手呢?刺激不刺激?”

“你看,這個吵人的老太婆,biubiu幾下就死翹翹了!”

“爽不爽?爽不爽?”

此刻他表現的就像一個頑劣而陽光的公子哥,若不是地上的屍體仍在流血,誰也不會懷疑他為自己塑造的形象。他揮揮手,女僕們顫慄著鬆開了夏可蘭。

夏可蘭看著林虎那神經質的表現,只覺得毛骨悚然。

“我要解除婚約……”

林虎猛然伸出手去,掐住夏可蘭的脖子將她摁在牆上,夏可蘭回過神來時林虎那扭曲的眼神已經近在眼前。

“你以為你有選擇嗎?你老爸死後,天洛的人要殺你,西方的人也不會接受你,你想活是不是?是不是?乖乖嫁給我!放心,我對於精緻的玩具可是很珍惜的——哎,待會兒宣誓後,我們可以回洞房玩一下夫妻play哦。作為玩具可要努力逗我開心哦,要讓我無聊了可就糟糕了。”

林虎靠近夏可蘭,仔細欣賞著她那驚惶不安的眼神,聲音也忽然低沉下來。

“除此之外,你已經沒有其他的歸宿了。”

林虎說完鬆開夏可蘭,任由她靠著牆壁絕望地緩緩下落,無聲落淚。

此刻的他忽然又變得成熟穩重起來,儼然一位優秀的家族繼承人。

“給我未婚妻換身婚紗,她跑去哪裡了,這麼臭……給我準備直升飛機,我們先去見一下我爺爺,然後準備婚禮儀式。”

這時他看到了剛才夏可蘭丟落在一旁的手提電腦,撿起來打開。

“喲,你果然和這些土貨不一樣啊,可蘭。我真是驚喜呢!”

然後他沉下臉,對守在門外的士兵吩咐道:“這丫頭是個駭客,馬上通知防衛署系統自檢!”

“是!”

林虎又整理了一下衣裝,披上一件軍大衣,完全就是一個標準的軍官形象,這才走出房門。

……

……

一架直升機停靠在目標建築天臺時黑子正潛伏在陰影中,它立刻摁下了項圈上的另一個按鈕。

“目標要離開?我就快到了,不要妄動!”

正在飛速朝目標建築趕去的西城蒼火回應道。他也想將雪鷹切換為飛行模式,但這樣會被對方發現的。這個緊張的時間段,冥湖防衛署已經設立了禁飛區。

就在這時,他面前的螢幕上忽然一片紅字。他設置的偽電子碼被系統發現了!

“現在明明不是他們的系統自檢週期啊……”

西城蒼火暗叫不好,此時防衛署的系統已經發現了他這架雪鷹的異樣,鎖死了雪鷹的電子系統,並將其座標發給了鄰近所有的單位。

此時黑子已經看到林虎拽著夏可蘭登上直升機,卻怎麼按按鈕也收不到西城蒼火的指示。它咬咬牙,風一樣地跟了上去。

西城蒼火已經從敵我識別系統上看到好幾架雪鷹正朝自己駛來,他罵了一句,直接強行切換到手動模式駛進一條偏僻的巷道,然後用夏可蘭的電腦給黑子發去了指示。

#“先跟蹤著,想辦法在系統上在動一次手腳!”#

黑子不滿地叫了一聲,仿佛在說自己正在做。

鄰近的一些步兵單位已經趕到,但西城蒼火駕駛的雪鷹是在太靈活,三兩下就甩掉了他們。幾輛步兵車也就加入了圍追堵截,逼得雪鷹在街巷間繞來繞去,而遠處幾架雪鷹也就要趕到。

就在這緊張的時刻,西城蒼火竟然是單手操作機甲,他空出一隻手來操作電腦,想再次黑進冥湖防衛系統。

——如果在這裡開打的話,絕對收不了手。但如果能夠再黑進系統,讓自己隱藏到暗處,對於救援行動就有利得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