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三章 看來我不適合精細活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85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三章 看來我不適合精細活

大禮堂裡,賓客們互相寒暄著,林成森的到來讓他們小小地喧嘩了一下。

這貨很自然得從一個侍者的盤子裡端起一杯酒,向大家舉杯示意。

塞哈爾看見這貨吃了一驚,急忙向林遠湖湊過去想問問怎麼回事,但這貨卻先一步走過去握住他的手。

“呀!西方來客!你好你好!我是神木的負責人林成森,不知這位大鬍子兄台來自哪裡?”

林成森一臉好客的笑容,友好度滿分。

塞赫爾徹底懵了,支支吾吾了半天,竟然真的自報家門:“呃……三叉戟……”

“喲!巴倫三大傭兵團之一啊!我其實跟波塞冬團長有過一面之緣……”

塞哈爾不知所措中。

這時林遠湖及時趕來,看似隨意實則用力地推開林成森,佯裝跟塞哈爾握手,湊到塞哈爾跟前小聲說:“這是個突發狀況,我深表歉意。等婚禮儀式結束後,我再找閣下詳談——這個人,不會是問題……”

忽然“哢擦”一聲。

——林成森這貨不知何時掏出手機,對著林遠湖兩人拍了一張照片。

“哎呀,東西方握手,值得紀念。”

然後“哢擦”又是一張,把林遠湖兩人驚愕的表情也拍了進去。

他身後的管家離白一直扶著額頭。

這時一個侍者過來跟林遠湖低語了一句。

“剛才防衛署系統自檢時,發現有個人劫持了一架雪鷹混進了冥湖城區。現在已經調動周圍的不對去追捕了,沒有聲張。”

“嗯,不錯。”林遠湖滿意點頭,“應該是天洛派來的間諜或者殺手,不要發全城警報,派附近的人偷偷抓住他,要活的。”

有了這個證據,事後天洛可就很被動了。

明明看見林遠湖在冷笑,林成森卻一點也不自覺,又從一個侍者的託盤上端起一杯酒,順便抹了一把旁邊一個女賓客的屁股。

跟在他身後的離白誠懇地向驚慌失措的女賓客道歉。

林遠湖冷哼一聲,他倒要看看這傢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這時賓客們忽然鼓起掌來——新郎和新娘已經趕到,林虎換上了一身禮服,友好地朝大家打招呼,風度翩翩。

“林家真是繼任有人啊。”

賓客們如此陳贊著。

而林虎旁邊的夏可蘭卻有些失神,但還是強顏歡笑著,任由林虎拉著自己向前走去。

……

黑子一路跟蹤直升機到禮堂附近,那裡人實在太多,它的龐大身軀無法隱匿。黑子只好在遠處停下來,繼續按按鈕給西城蒼火發訊號。

“你千萬別耍性子沖進去啊!等我!”

西城蒼火一心多用,躲閃追兵的同時操作著電腦發信號。

只要他能再次黑進安保系統,隱藏自己的存在,等婚禮儀式結束後林虎帶著夏可蘭回住所時劫了他們的禮車,然後用這架雪鷹的飛行模式強闖禁飛區——這是最保險的方案。

但對方的安保系統自檢後發現了漏洞,已經做了封補。這時要再次黑進去可就不是西城蒼火能輕易辦到的事了。

“要是那丫頭在就好了……”

他竟然下意識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恍惚間雪鷹的肩部突然冒出火花,西城蒼火回過神來,立刻察覺到有另外幾架雪鷹已經趕到,正在用遠端武器朝自己開火。面對同樣駕駛機甲的追兵,西城蒼火本身的機動性優勢立刻變小。

一交手應該就會被纏住的……他咬牙繼續逃竄,同是有些忙亂地操作電腦,一不小心摁錯了鍵,侵入和防衛網路的監控分支網路。

監控網路對現在的西城蒼火派不上太大的用場,他正要關掉視窗,忽然發現畫面上正是監控設備拍下來的禮堂實況。

……

……

此時賓客們都已經坐在禮堂裡安排好的座位上,一條紅毯已經鋪就婚姻的殿堂大道。林虎挽著夏可蘭的手信步向禮堂另一端的高臺走去。夏可蘭新換上的這身婚紗帶著長長的後擺,一對萌萌的正太蘿莉一手牽著那後擺,一手向紅毯上撒花瓣。

——現在的東方人大多都進行西式婚禮,這些環節都不會少。

林成森故意坐在了塞哈爾和林遠湖中間,喝酒吃點心一樣不少,大家鼓掌他也跟著賣力鼓掌。

“哎喲,這婚禮辦得不錯哦!”

林遠湖臉上橫肉顫抖,好幾次想要發作但都忍住了。

“這樣值得紀念的場景,怎麼能記錄下來呢?老白,拿攝像機!”

“嗯?”

林遠湖一愣,忽然發現林成森的管家離白竟然真的從那行李箱裡取出一台肩扛式的攝像機。他咳嗽了一聲,一咬牙把那攝像機扛在肩上,對準那對新人,滿臉生無可戀的表情。

林遠湖的表情精彩了一陣,最終還是忍下來。

你派來刺殺那丫頭的傢伙已經被我的人盯上了,等宣誓完畢,就看你怎麼處理吧!

……

夏可蘭心神渙散,根本沒注意到賓客席上的林成森。

林虎挽著她的手走上臺階,一位神父站在那裡微笑著迎接他們。

禮堂裡安靜下來。

林虎牽住夏可蘭的雙手,深情地望著她,而那深情的眼神中卻隱隱有種常人無法發覺的脅迫威逼感。

他看著面前乖順的新娘,瞥了一眼遠處滿意的爺爺,掃視了一下禮堂裡面帶贊許的賓客們。

嗯,這次我仍然演得很好。

神父開始宣讀婚誓。

——林遠湖偷偷看了林成森一眼,發現這傢伙仍舊悠閒地品著酒——

大腦一片混沌的夏可蘭根本沒聽神父在宣讀什麼,她腦海裡滿是林虎殘暴的樣子和陽光的樣子,互相交織,混亂不堪。

她腦海裡還一直回蕩著前來途中林虎不停地灌輸給自己的東西:她父親已經死了,天洛的人想殺她,巴倫的人都是她的仇家。她已經沒有歸宿了,除了……除了嫁給這個人,這個令她顫慄的人。

沒有別的選擇……

想不到別的選擇……

林虎說得對,沒有人在父母雙亡,失去依靠後,還能在大勢力的恐怖博弈間生存。

她只好微笑,強顏歡笑。

神父宣讀完婚誓,開始發問。

林虎微笑著答道:“我願意!”

神父又向夏可蘭發問。

“我……”

這一瞬,賓客們都已經下意識地舉起雙手,準備鼓掌慶祝這對新人結為夫妻。

這一瞬,林虎看出了夏可蘭表現出的短暫猶疑,眼裡閃過一絲狠厲。

這一瞬,夏可蘭沒來由的想起了那個小子。

那個小子……父母雙亡,無依無靠,竟然還要當沒有隸屬的自由傭兵,在三大勢力傾軋下的天洛,硬是頑強的活著。

她忽然開始羡慕那個小子的活法。

所以不對,這場婚禮不對,這不是她要的活法。

夏可蘭臉上的笑容忽然斂去,淚水滑下她的面龐。

“我不願意!”

賓客們瞬間都愣住了,林虎的

臉頓時變得陰沉可怕。

夏可蘭猛地掙開他的手,向禮堂一側的緊急通道拼命跑去。

“救命!誰來救救我!”

賓客譁然。

林遠湖倏地站起,冷冷的看了林虎一眼,十分不滿意。

夏可蘭十分果斷的死掉了婚紗後擺,很快就跑進了緊急通道。林虎面色陰鷙,竟然直接抽出配槍追了上去。

“哦?怎麼回事啊?”

林成森也是一臉驚呆了的樣子,他忽然生氣地對旁邊的離白說道:“還拍?人家都出醜了你還拍?”

離白準備放下攝像機。

“哎哎哎!婚禮這麼值得紀念的事,一定要記錄下來,停什麼停?”

離白很果斷地朝自家主人翻白眼。

出席的賓客們並非全都是冰林的高層,也有一些北方的小勢力的代表。他們不知道出了什麼事,起身想要離開。然而禮堂出口處突然湧進來一大批士兵,他們手中的光能槍械都已充能完畢。

林遠湖咳嗽了一身,緩緩走上高臺,從驚慌失措的神父手裡接過話筒。

“婚禮馬上會如常舉行,還請各位耐心等待一下。我們會儘量滿足各位的需求,但請不要離開這裡。”

那些賓客們面面相覷,但還是坐了下來。

塞哈爾等三叉戟的人員被一個侍者帶領著離開了禮堂。

林遠湖走下高臺,來到林成森面前:“這步棋夠狠。”

林成森驚愕地聳起肩膀:“關我毛事!”

林遠湖冷哼一聲,給旁邊的一個軍官打了個手勢。一隊士兵立刻跑過來圍住了林成森兩人。

“抓住他們!”

林成森乖乖就範,離白松了口氣,將肩上的攝影機放到那個要來抓自己的士兵手上。

這時一名士兵跑過來與林遠湖耳語道:“城西遇襲。”

“多少兵力?”林遠湖很淡然。

“……一架雪鷹。”

“什麼?”

“……就是剛才我們要抓的那個傢伙,他……忽然不逃了。”

林遠湖冷笑著看了林成森一眼,終於要行動了嗎?

“帶上這兩個人,去防衛署!”

林遠湖說完接過旁人遞來的軍大衣披上,向禮堂外的車隊走去。

夏可蘭那個丫頭的事林虎自然會搞定,因為……他不敢讓自己失望。

……

……

幾分鐘前。

從西城蒼火面前的螢幕中傳出的夏可蘭的呼救,異常清晰。

“你個臭丫頭,乖乖跟他走個過場,然後坐進禮車不就好了,這下計畫又泡湯啦……”

但對他衝擊最大的還是夏可蘭的那句“我不願意”。

他隱隱有種感覺,自己再晚到一秒鐘,對那個丫頭來說都是種煎熬……

讓自己做駭客的工作,簡直搞笑啊。

“看來我不適合精細活……”

西城蒼火忽然控制雪鷹轉身,然後用電腦給黑子發去了最後一條指令:“黑子你可你進去救人了,我也馬上就到。有擋道的,見誰咬誰!”

……

於是正在追擊的那幾架雪鷹忽然看見對方的機體調轉方向,徑直朝他們沖來!

#“注意敵襲!”#

#“V字隊形閃避!”#

訓練有素的機師們立刻做出反應,對方那台機體的電子系統已經被終端系統挾持,任何遠端武器都無法工作,最多也就撞過來成為靶子……

那台機體突然手動脫落所有遠端武器模組,一甩手彈出手臂前端的合金刀,進入近戰模式!

手動狀態下的近戰模式?

機師們匆忙應對,所有武器立刻集火那台機體。但那台機體竟然跟活了似的直接踏上旁邊的牆壁躲開了大部分攻擊,接著落地,左閃,右突,一往無前。等機師們反映過來後這頭灰白的鋼鐵猛獸已經逼到近前。

合金刀立刻開始嗡鳴,幾道寒光閃過,那幾架雪鷹都被癱瘓。那架機體的攻擊並不強力,卻無比精確地命中了他們得機甲各自的要害,液壓系統洩露,電路中樞燒毀!

其中一架雪鷹的機師隨著機體轟然倒下時,從即將熄滅的全域視界中只看到那架機體如鬼魅般遠去的背影,心中一片冰冷——如果不是對方趕時間去幹什麼,自己已經機毀人亡了吧?

那真的是手動操作嗎?

……

“垃——圾!不東不西的山寨貨!連體感類比系統也沒有!”

此刻機艙中的西城蒼火卻不爽地抱怨著。

要說機甲的正宗,東方非火麒麟莫屬,西方則是雷神。它們都裝備了體感類比系統,可以直接類比機師的動作,手動反倒機動性更強。火麒麟的技術被天洛三大組織壟斷,冰林仿製了西方的雷聲,可惜仿製的品質真的不強。西城蒼火對機甲涉獵很深,但他們能力者都不怎麼用機甲,那反倒會限制他們發揮意念場。

現在,西城蒼火只想借助這架雪鷹能沖多遠沖多遠。想到待會兒的惡戰,他想省著點用意念場。

而攔在他前方的,是好幾排的步兵車,和整整一個大隊的雪鷹機甲戰隊。

“你們煩不煩!”

夏可蘭的呼救聲一直在西城蒼火耳邊回蕩,令他越來越煩躁。

灰白色的機甲根本不做任何閃避,徑直沖了上去。

……

……

潛伏在一座建築閣樓裡的姐弟倆都聽到了遠處街區傳來的戰鬥聲。

弟弟科雷有些耐不住:“我們不行動嗎?”

姐姐梅爾悠閒的聽著音樂:“第24次重申,總部還沒來命令。”

“喂,搞不好我們這次來只是打了一次醬油啊,老姐!”

“這樣的任務我盼還盼不來呢好不好?”

梅爾說著又取出化妝盒開始描眉。

“我下次不想跟姐姐出任務了……”

“等你找到女朋友再說吧。”

“啊!!老姐——”

……

……

而同時,兩個身影出現在冥湖近郊的密林的陰影中。

一個青年走出陰影,眺望著遠處的建築群。

這個青年有黑色的瞳孔,面部特徵屬於典型的東方人,但頭髮卻是純白色的。他身著幹練的紫色東方古式服裝,腿上,腰腹間都有特殊的單兵裝甲,手上的兩個金屬拳套映著月光,閃爍著璀璨的紫金光澤。

而他那服裝的背後,印著一個醒目的金色“洛”字。

“待會兒要怎麼行動呢,師父?”

青年向陰影中那個魁梧的身影問道。

“你還是有些浮躁啊,四月。”

魁梧身影的聲音如同洪鐘。

“我會給你指示的,你獨自潛入城區,我會在城外待機。我……最好不要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洛神眾好久沒出來執行任務了呢,我只是想認真做,那麼得瞭解一下規則……”

四月謙虛地撓撓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這世間,實力就是規則。”

魁梧身影壓低聲音。

“你是世界第七,這一條就足夠了。”

四月斂起笑容,朝魁梧身影抱拳施禮。然後轉身躍起,瞬間消失于遍地月光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