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四章 狼群與狼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502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四章 狼群與狼

夏可蘭逃出禮堂後一時茫然,她也不知道該逃去那裡,於是就撿人少的方向死命狂奔,一不小心摔倒在地。她坐起來,這才發現自己的膝蓋被磕破了一大塊,疼得她直咧嘴。

但她很快又站起來,咬牙繼續狂奔。

“誰來,誰來救救我啊!”

少女呐喊著,這聲音很快就被漫天的寒風湮沒。

……

……

負責追捕那架雪鷹的部隊此刻已經被動轉為攔截,但他們很快就發現,即便是要攔截也十分地困難。

遠端武器根本無法精確地命中那個灰白的影子,反而在其沖入敵陣時造成了不少的友軍誤傷。然後這支裝備精良的部隊被迫陷入詭異的白刃戰,灰白機甲甩出合金刀,掀翻裝甲車,斬裂呆愕的步兵。

粗重的引擎聲與尖利的慘叫聲交織成的交響曲裡,灰白機甲持續前行,留下一地血腥。

……

……

“西十六步兵聯隊失聯!”

“其餘雪鷹集合中!”

“對方兵力?”

“一架雪鷹!”

“再次確認!”

“……只有一架雪鷹!”

冥湖防衛署被這個襲擊者的強悍攪得一團糟。

林遠湖冷靜地盯著螢幕上的實況,林成森就在他身後,戴了副手銬仍舊不老實,好奇地左顧右盼。

“真是一條了不得的獨狼啊,你手底下竟然有這樣的人。”

林遠湖轉向林成森,冷冷笑著。

“咦?那個機甲裡的傢伙嗎?他真的不是我的人啊……”

林成森擺出了八字眉,十分地委屈。

林遠湖冷哼一聲,叫人搬來椅子坐下。

“你以為我沒看出來,什麼手機拍照,什麼攝像機記錄婚禮儀式,全是你要收集一些素材,以免開戰後落人口實!”

而現在,林成森主僕二人身上所有的電子產品都被沒收。

林遠湖握緊拳頭,大局仍在自己的手中。

“我們下盤棋吧?”

林成森突然的發問打斷了林遠湖的思緒,後者看著前者,像看著一個神經病。

“聽說林團長棋藝不錯啊。”

林遠湖沉默良久,命人取來棋桌和椅子,於是林成森毫不客氣地坐下,還習慣性地說了句:“離白,給我沏茶。”

離白伸出戴手銬的雙手以示抗議。

“你真是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啊……”林遠湖輕撫棋盤,“就陪你下一局也好。等我贏了這一局,天洛的霸權就將不復存在,一切重歸混亂,而冰林將大舉南下,消滅那可悲的藏在地底的存在。”

林成森揚起眉毛:“林團長知道啊?”

“我還知道很多,”林遠湖對此表示不屑,“放心,作為我跟天洛勢力博弈用的棋子,你這傢伙不會馬上死的。”

林成森沒有回話,直接落子。

就連旁邊不怎麼懂下棋的護衛都皺了皺眉頭。

因為……這步棋實在太爛了——林成森執紅子先行,他竟然直接讓當中的紅兵前進一步。

但林遠湖似乎從這一步裡看出了什麼深意,他不慌不忙地落下當頭炮。

“可笑,就算那架雪鷹裡的傢伙是個很高階的能力者,你以為他能辦到什麼?”

林遠湖盯著棋盤,仿佛在盯著自己的世界。

“獨狼是戰勝不了狼群的。”

……

……

灰白機甲一路殺來,機體上負傷不少。

從掉頭的那一刻起,西城蒼火就選定了禮堂的方向,一刻不停。

其間一輛埋伏在附近的裝甲車偷偷用導彈鎖定了這架雪鷹,卻被瞬間切換了模式的西城蒼火砍爆。

但是這輛裝甲車竟然是誘餌,真正致命的連續攻擊已經悄然襲來。

兩架雪鷹衝破牆壁,甩出合金刀,狠狠的刺向西城蒼火的機體!

那輛裝甲車所在的巷道太窄,西城蒼火瞬間做出反應,但他駕駛的機體卻因地形限制沒有做出合格的反應。

合金刀直直刺入機體的腰部……

但倒下的是攻來的那兩架雪鷹!

——西城蒼火於百忙中準確刺出自己的合金刀,直切要害。

但他的螢幕也閃出了電火花。

而且就在這時,牆壁所遮擋住的視野內,數輛裝甲車和雪鷹同時向那架機體所在的巷道集火。高爆彈很輕易地就覆蓋了那片區域,但即便在如此險惡的形勢下,那架雪鷹仍舊頑強地沖出了火力覆蓋範圍。

#“繼續集火!”#

#“這種情況下也能閃避嗎?”#

西城蒼火此刻已經做到了自己的極限,但他忽然又感知到一股意念場。

一簇冰淩刹那間於雪地中現身,立刻化為堅硬鋒利的冰錐,直直向那架雪鷹刺去。西城蒼火面色微凝,雙手瞬間甩出一堆複雜的操作,於是他駕駛的雪鷹敏捷地轉身避過那冰錐,向後急退。

“是佯攻……”

幾乎在操作完的那一刻西城蒼火就反應過來了,但兩道冰柱已然升起,趁雪鷹掉頭的空當凍住了它的軀幹。

又是好幾支冰錐升起,竟然直接將那架機體的鋼鐵裝甲刺穿!

在冰淩的破碎聲與電路的火花聲中,在多支部隊的協同下,這架狂沖了許久的雪鷹終於倒下,爆出劇烈的火焰。

慕寒霜出現在隊伍前方,四處蔓延的冰淩在他的控制下漸漸消失於地表。

“早就知道你有問題了。”

紅月特戰隊全員趕到,月光下這群人眼中閃爍著清冷的光澤,宛若雪原上的狼群。

……

……

黑子旋風般沖進禮堂附近的一個崗亭,一口咬碎警衛的槍支,甩起爪子拍飛了他。

禮堂就在前方,但黑子嗅了嗅,發現夏可蘭的氣味似乎正在從禮堂之外的方向傳來。

它歪著腦袋想了想,立刻朝那個方向奔去。

——夏可蘭慌不擇路,竟然逃到了湖邊。湖面已經完全結冰,寒氣陣陣。此刻就穿了一身婚紗的夏可蘭早已凍得渾身發抖。但別無選擇,拖著疲憊的身軀,夏可蘭向冰面上走去。

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咚咚”聲。

好熟悉……

夏可蘭轉過身,馬上就看到一頭猛獸正朝自己奔來,皎潔的月光清晰地映照出它那鋒利的獠牙。

她的心臟猛地一陣抽搐,正欲逃命時,那頭猛獸突然躍到她前方攔住去路——然後蹲下,吐舌頭,搖尾巴。

“黑子!!”

黑子兩種狀態之間的反差是如此之大,以至於夏可蘭剛才根本沒認出那頭兇猛的巨獸。

再次見到黑子,夏可蘭心頭閃過一絲異樣的感覺。

“他也……”

黑子點點頭,向夏可蘭展示自己脖子上的包。

真的,真的有人來救自己了?

夏可蘭一陣恍惚,忽然有些想哭。

黑子歪歪腦袋,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它吐著舌頭,搜尋著記憶力類似的場景,然後回想加特交給自己的處理方法。

於是黑子想上前安慰夏可蘭,但一道光線突然自遠方射來,它於千分之一秒間做出閃避,還是被那高能光束洞穿了前腿。

見到黑子跌到,夏可蘭嚇了一跳:“怎麼了?”

“這是什麼怪獸啊?”

那令人恐懼的,扭曲而又空洞的聲音忽然又從背後傳來,夏可蘭頓時

愣在原地,渾身戰慄。

——林虎終於追上了夏可蘭,卻看見了這個令他奇怪的生物。跟隨他過來的警衛被下令開槍。

專心想著如何安慰夏可蘭的黑子就這樣中了冷槍。

林虎伸出手臂扼住夏可蘭的咽喉,用槍對準她的太陽穴。

“你說你,怎麼就不乖呢?”

夏可蘭十分害怕,卻又不敢掙扎,只能自顧流淚。

“放過它……”

夏可蘭哀求道。

黑子此時已經拖著傷腿頑強地站起來,對著林虎低吼,兇相畢露。但林虎那精緻的手槍正抵著夏可蘭的太陽穴,它不敢輕舉妄動。

林虎把黑子端詳了一遍,忽然咧起嘴角,笑得十分嚇人。

“我的寵物,就不需要再養寵物了。”

毫不猶豫地,林虎下達命令。

十幾名警衛同時開槍,高能光束洞穿了黑子的身體,擊碎了它腳下的冰層。

“不——”

夏可蘭掙扎著向黑子撲去,但黑子已經跌進了寒冷的深淵。

林虎揪住夏可蘭的頭髮將她拉回來,用槍抵住她的下巴。

“我從沒有像今晚一樣出過醜,你知道嗎?不就打死你的一隻狗嗎?哭什麼哭?”

夏可蘭頭皮生疼,卻掙扎不開。

“哼,以後有的是時間調教你!”

說完林虎粗暴地抓住夏可蘭,逼迫她跟自己離開。他知道遠處那坐落在湖邊的禮堂裡,賓客們正在等著他們。

黑子跌進漆黑的湖底前,拼盡全力摁下了最後一個按鈕。

那個按鈕代表著它和西城蒼火約定的信號中最嚴重的那個。

請求支援。

……

……

攔截部隊的視線集中在那架爆毀的雪鷹上,火焰產生的煙塵中,似乎有人站了起來。

眾人頓時警惕起來,雪鷹機師們立刻打開火控保險,而紅月特戰隊的成員則握緊了各自的武器。

那是一個叼著棒棒糖的少年,寒風吹起他風衣的下擺,獨立於機甲殘骸上的他,似乎是在低語著什麼。

“請求支援嗎……嗯。”

西城蒼火收到黑子的信號後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

本應搶救出來的旅行包隨著機甲一起爆毀,於是所有槍支消失。而他搶救出來的,卻是那個丫頭的手提電腦。

——呃,這個手提電腦確實價值不菲,但對他的戰鬥而言絕對沒有意義,那麼他將其搶救出來幹嘛?

是怕那個丫頭傷心嗎?

西城蒼火嘟起嘴,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

也許是那個丫頭哭得太難看,自己再也不想看到了吧?

“你最好投降。”

慕寒霜冷冷地警告道。他們接到的命令是儘量活捉,所以都沒有馬上開火。

西城蒼火將那電腦帶包系到腰間,然後取出一條頭巾戴上。

“我要趕路,不要攔我。”

此刻他的話語中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感情成分,仿佛他剛回到天洛時的樣子。

太不理智了……慕寒霜擺手,兩架雪鷹立刻躍出。

但下一瞬他們似乎都覺得時間忽然變慢,或者說他們看到那個少年的動作突然變快。

刀光一閃即過,伴隨著短促的金屬鈍響,兩架雪鷹直接一分為二。斷層中金屬摩擦的餘熱尚未散去,跟著機甲一道被斬為兩半的機師還在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斷面。

兩架機甲就這樣越過西城蒼火摔倒在地,傳來一陣電路燒焦的糊味和血腥氣息。

銀色風衣獵獵拂動,西城蒼火徑直沖出!

“散開!”

“對方是高階能力者,紅月特戰隊成分散隊形!”

慕寒霜並不慌亂,似乎這本是他預料之中的事。他疾步上前,迎面接下西城蒼火一刀,一陣意念場碰撞的波動立刻擴散開來。

“看來是不能活捉了呢……”

手上遭遇的力道令慕寒霜十分吃驚,但他仍舊十分冷靜。

紅月特戰隊已經迅速散開,卻又在無形中對西城蒼火形成了包圍之勢。

一股寒氣猛然聚集,無數道冰刀飛來,硬是逼退了西城蒼火,一架雪鷹抓住機會想加入戰局,卻被西城蒼火一刀斬下一條手臂。幾道冰柱迅速趕到,將那架雪鷹擲出了戰鬥範圍。

“裝甲單位暫時後退,這裡先交給紅月,你們加入會造成誤傷的!”

慕寒霜說著再次操縱冰淩,雪地上忽然到處都是殺機。

西城蒼火此時已經鎖定了慕寒霜。

“控制系?”能力者一般分為兩種,釋放系和控制系,前者擅長釋放意念場來攻擊對手,而後者則擅長用意念場控制外物攻擊對手。釋放系的意念場往往更強大一些,但控制系的能力者在特定的環境條件下,很有可能成為無敵的存在。

在天寒地凍而空氣濕度又足夠大的北方,慕寒霜那靈活控制水分子結晶狀態的能力是所有人的噩夢。

雖然他的排名只是世界第三十五,但也由此獲得了一個“霜狼”的代號。

片刻之間,一道道冰牆已經將西城蒼火包圍,牆上凸出無數尖刺,瞬間冰錐刺落如雨。

西城蒼火換了個棒棒糖,瞬間化為青藍色的流光。冰牆上閃過幾道流光,立刻崩塌,冒著騰騰的熱氣。

釋放系的……用充能的刀刃熔化了冰晶結構體嗎?

慕寒霜立刻做出自己的判斷,同時急退,數道冰晶護盾在他前方升起,擋在那襲來的青色流光前。

但一瞬間就盡數破碎!

而就在這一刻,西城蒼火突然感覺到一絲寒風。他猛地轉身,兩名紅月特戰隊員砍出的刀刃就擦著他的臉過去,留下兩道血痕。

落地,退後,數道高能光線又襲來,西城蒼火不耐煩地揮刀擋開這些光線,但腳步忽然一頓。

——一團冰塊不知何時爬上了他的腳踝,又兩名紅月揮刀看來,西城蒼火舉刀彈開他們。

但這兩個紅月散開,慕寒霜不知何時已經逼近到西城蒼火面前!

呼應與配合,佯攻與掩護,所有的攻擊都很致命,但本質上還是為了給慕寒霜的最終偷襲做鋪墊。就像雪原上的狼群,它們不停地追趕獵物,就是為了將其送到頭狼的嘴下。

慕寒霜拔出了自己的雙刀。

一道十字形傷口瞬間出現在西城蒼火胸口,那T恤上的自由二字立刻被血染紅。

他愕然地倒下。

慕寒霜收回雙刀,剛剛略顯兇狠的臉又平靜下來。

他已經猜出對方是誰了。

除了那個“紅發的蒼火”,還有誰更符合這個少年的形象?

但他並不害怕這個曾經的世界第九。

因為早在組建紅月時,林遠湖就告訴過他,獨狼是戰勝不了狼群的。

“你或許是個天才,但在戰場上,天才是不夠的。”慕寒霜看著倒下的西城蒼火說道,“只有經歷過血與死亡的考驗的狼群,才將統治雪原。而你這種自恃天分,遠離族群的獨狼,在根本就不瞭解鮮血和殺戮!”

忽然,慕寒霜的表情定格在臉上。

因為西城蒼火又站了起來。

躲開了要害嗎?慕寒霜立刻握住自己的刀,紅月全體警戒。

西城蒼火撩起自己額前那血紅的劉海,竟然笑了。

笑得如此令人顫慄。

“你跟我談鮮血和殺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