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五章 我是自由傭兵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89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五章 我是自由傭兵

戰鬥是一觸即發的。

而在西城蒼火再次攻來的那一瞬間,慕寒霜卻想起了狼群與狼的另一種說法。

那是在他加入冰林前,來自他那早就死於戰亂的老族長的說法。

狼群與獨狼,哪個更厲害呢?

族長當時如是問道。

當然是狼群厲害啊,他如是答道。

狼群井然有序,配合嚴密,集群行動,雪原上任何生物看見它們都必須逃竄。狼群將統治雪原,獲得生存下去的權利。

而老族長卻輕撫自己手臂上那嚇人的傷疤,呢喃著。

如果走在雪原上,我還是更害怕遇見獨狼啊……

為什麼?

老族長輕捋鬍鬚,面色凝重。

狼群的可怕之處是它森然的秩序,狼群的弱點卻也是它的秩序。如果頭狼被擊殺,狼群就會變成一盤散沙。擁有依靠的集體,也會因為依靠的消失而潰散。

就算那樣,獨狼有什麼可怕的?

獨狼,是沒有依靠的啊!

他愣住。

作為沒有任何依靠的存在,一旦發生戰鬥,他拼上的就是一切。

而作為在狼群的肅清活動和大自然的嚴酷考驗雙重打壓下仍舊活下來的存在……

萬不可喚醒其殺戮本能!

……

那次談話結束後,慘澹的夕陽正緩緩落下。

老族長不久就死於戰亂,極北之地礦藏豐厚,糧食卻極其匱乏,部族之間常常發生戰爭。

而林遠湖的強勢介入終於使北方安定下來。

作為稀有的能力者,林遠湖將他招致麾下,他的家人終於可以不再忍受風霜。

有關狼群與狼的談話再次發生,但林遠湖給出的卻是不同的答案。

獨狼怎麼可能戰勝狼群?

……

他終於不再困惑,抱定這個信念組建了紅月,靠著這個信念打贏了那次給他留下傷疤的戰鬥,然後一直戰鬥到今天。

而此刻,面對這頭獨狼,他作為狼群的頭狼竟然不由自主地有些膽怯。

青藍的流光已經沖了過來!

“分散隊形!!”

慕寒霜急忙恢復冷靜,下達命令的同時揮手升起數道冰牆,抽身急退。

但寒光閃現,無數的弧形斬擊陣列突然飛出,頃刻間便將那幾道冰牆砍成冒著蒸汽的豆腐渣。不待慕寒霜重新作出冰晶結構,西城蒼火已經殺到了他面前。

少年的臉上,仍舊帶著那種令人顫慄的笑容。

是殺意!

但不等慕寒霜下令,兩名配合默契的紅月隊員立刻趕到,凜冽的刃鋒再次襲來。

可是慕寒霜卻驚恐地朝他們揮手,仿佛要說什麼。

——西城蒼火旋轉身軀,風衣揚起,青藍色的斬擊展開,來襲的兩名紅月成員被連人帶刀一起斬斷!

慕寒霜最終沒有喊出那個“逃”字,他咬牙選擇了最理智的方案,趁著這短暫的一瞬迅速後退,並用極限速度造出一面冰盾。

軀幹落下,鮮血濺滿了那冰盾。

但這面盾馬上又被西城蒼火切開,青藍色的刀鋒直逼慕寒霜。

兩名紅月成員驚愕之余立刻繼續按照他們往常的戰術沖來,執行力之強令人咋舌。但西城蒼火的刀鋒閃過,只留下一片鮮熱的血液——這兩個人被準確地切開了喉嚨和腦幹,一擊斃命!

然而西城蒼火依舊向前,仿佛自己只是在揮刀的時候順便砍死了兩隻蒼蠅。

慕寒霜只得強行接招,但雙方的刀刃只交鋒了幾個回合他就快要窒息!

這傢伙的近戰能力比他的場更可怕!

為什麼己方的干擾佯攻全都被他識破甚至反殺?慕寒霜大腦飛速運轉,忽然一陣寒冷。

自己……就是頭狼,是狼群的依靠,自己……是他的誘餌……

少瞧不起人!

慕寒霜咬咬牙繼續與西城蒼火纏鬥在一起,同時向週邊那些不知所措的隊員吼道:“朝他開火,裝甲單位也是,不用顧忌我!”

命令就是命令,周圍的冰林傭兵根本就沒有猶豫半刻。

所有遠端武器,集火西城蒼火!

一時間無數道高能光束同時襲來,西城蒼火和慕寒霜都作出了自己的閃避。慕寒霜的冰盾對光束和高爆彈都形成了很有效的防禦,而西城蒼火竟然是硬生生地揮舞刀刃彈開了大部分攻擊。

但是,慕寒霜脫離西城蒼火的纏鬥了!

那麼,只要狼群捕獵的網再次編織起來……

慕寒霜大腦運轉飛快,週邊的人都沒注意到的時候,他忽然看見西城蒼火利用自己搶出來的喘息時間將一股能量場注入手中的利刃。

利刃被插到地上的同時,包圍圈的更週邊升起了一圈青藍色光刃形成的包圍圈。那光刃質感很強,卻又明顯不是實物。

慕寒霜終於知道這個少年是什麼類型的能力者了。

出了釋放系和控制系,還存在極少數的能力者。他們的能力被解釋為釋放並控制意念場,最終形成特殊的能量質體。

俗稱,造物系。

西城蒼火握緊刀柄。

“刃葬。”

刀柄上的能量核心猛然熄滅,接著那環光刃包圍圈立刻飛速收縮。

慕寒霜拼出全力在那光刃之內造出一圈冰牆,即便他知道這是無用功。

收縮的刃陣破開冰牆,切開週邊裝甲車和機甲的鋼體結構,於那鋼板和電路的斷層間穿梭過去。接著是內排士兵們的血肉與骨骼,於是青藍色的光刃上猛然蒙上一層腥紅的光澤。最內層的紅月成員也無法避免,他們濺出的鮮血,將那紅色的月牙標誌染得更紅。

刃陣終於聚攏,收縮在西城蒼火手中的青藍刃鋒上,那熄滅的能量核心再次閃出耀眼的光芒。

慕寒霜拼到極限,終於從那光刃的夾縫中找到一絲生機,躲過了一劫。

從看到刃陣的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了,對方就是在等著自己下令,等著自己讓周圍的部隊站成一個包圍圈,好施展自己的這個招式……西城蒼火收起長刀正欲離開,一道巨大的冰牆忽然生氣,一時間大地震動,他的去路被完全攔住!

慕寒霜默默抽出雙刀,守護於自己的冰牆前方。

自己是打不過這個傢伙的。

這個慕寒霜知道,但他還是擋在了西城蒼火前方。

“走開。”

西城蒼火冷冷說道。

那台手提電腦安靜地躺在他腰間,他急著去物歸原主。

剛剛的一陣交手,慕寒霜已經負傷多處,但他仍舊擋在西城蒼火面前,頑固地笑著。

“我對你們這些世界前十的榮光不感興趣,我……只是想我的家人能在這冰天雪地裡活下去。”

西城蒼火皺了皺眉頭。

“林團長給了他們活下去的機會,所以我願意為他戰鬥到底!”慕寒霜等著對方,橫刀於前,“我有不能輸的理由!!”

但西城蒼火挖了挖鼻孔。

“就為了說這個?”

他彈開鼻屎,臉上又露出那種令人顫慄的笑容。

笑容裡面透著十足的鄙夷與不屑。

“因為你很可憐,所以我就得讓你贏?

慕寒霜猛然愣住,無法回答。

那青藍色的流光已然再度逼來。

已經由不得他猶豫了,只能應戰,硬著頭皮,拼上一切!

雙刀揮下,無數冰晶構造體同時出現,瞬間形成一群尖牙利齒的狼向西城蒼火猛撲過去。

長刀揮舞,青藍色的斬擊陣列集群飛出,切開抵擋它們的一切。

西城蒼火還是沒費多少力氣就攻到慕寒霜近前。

生死在此一瞬。

慕寒霜猛地揮出一把刀,準確地刺向西城蒼火的咽喉——但那刀被直接斬斷,同時還有他胸前的徽章。

而他卻強忍疼痛,從一個極陰狠的角度刺出第二把刀。

這是他自己的掩護與佯攻,他勢在必得!

可是青光落下,一切都刹那間斷裂——西城蒼火直接將他那握刀的手臂斬斷,也斬斷他的了最後一絲希望。

越過頹然倒地的慕寒霜,斬擊陣列繼續向前,巨大的冰牆轟然崩塌。

看著那風衣飄飄的身影漸漸遠去,意識逐漸模糊的慕寒霜兀自苦笑。

“我竟然乞求敵人的可憐啊……連給我最後一擊的時間都沒有嗎?”

……

……

冥湖防衛署裡,林遠湖看著即時螢幕上的戰況,面色鐵青。

林成森倒很自在,目前棋盤上的局勢很平淡。在他喋喋不休的語言攻擊下,離白終於獲准解下手銬,給他沏了一杯茶。

“難喝,你根本就沒用心!”

他批評道。

離白默默轉身,請求護衛再次給自己戴上手銬。

螢幕上的目標標誌向著禮堂的方向一往無前。

“沒想到是個很強力的傢伙啊,世界前十的水準,洛神眾終於按耐不住了。”

林成森一口茶水噴了林遠湖一臉。

“跟洛神眾真的沒有關係啊!林團長!”

林遠湖終於忍受不了了,他憤怒地站起來,接過護衛遞來的毛巾擦臉:“到現在你還想裝傻?”

林成森不回話。

林遠湖怒極而笑。

“通知總部,執行南狼計畫。”

“是!”

聽到這個指示,整個防衛署都突然忙碌起來。與此同時,冰林部署在南北交界處的幾個兵力點迅速出兵,悍然向鄰近的天洛勢力駐兵區發動了攻擊!

冰林已經向天洛開戰!

“我本來想借那個丫頭要脅你們來獲得宣戰的主動權,但沒想到你們竟然拍了個傢伙來我這裡直搗本部,真是再好不過的宣戰理由了——不過呢,挑起戰爭的是你們!”

林成森終於不再嬉皮笑臉,甚至連茶也不喝了。

“你會怎麼處理呢?”

林遠湖神色坦然地坐下,一出手就拿下了林成森的一個車,這一步看似突兀,實則早已做了很多鋪墊,林成森的棋局頓時險象環生。

“我們繼續下。”

林成森也出手,狠狠地幹掉了對方的一個小卒。

“我到看你能冷靜到什麼時候!”

……

……

林虎帶著自己的新娘重新回到了禮堂,賓客們集體鼓掌。

但新娘的尖叫立刻打斷了他們:“你放開我!救命!”

賓客們有些尷尬。

林虎臉上閃過一絲狠厲,突然甩了夏可蘭一耳光,然後狠狠揪住她的頭髮。

賓客們……更尷尬了。

林虎忽然朝天放了兩槍:“鼓掌啊!怎麼不鼓了?”

賓客們面面相覷,只好表情生硬地再次鼓起掌來。

“還有你!!”

林虎又惡狠狠地調轉槍口,指著夏可蘭那白皙的面龐。

“說!我願意!!”

夏可蘭咬牙忍住頭髮被揪住的疼痛,吼道:“我不願意!”

又是一耳光,夏可蘭摔倒在地。

林虎抓住頭髮把夏可蘭拉起來,他的眼神再次變得扭曲而空洞:“不要逼我在大庭廣眾下調教你啊,這樣很不好!”

賓客們驚愕地互相低語,迫於對那把槍的恐懼,他們都不敢停止鼓掌。

夏可蘭咬著牙,再次喊道:“我不願意!”

林虎有些不耐煩,於是隔空放了一槍,子彈直接擦傷了夏可蘭的手臂。

“下次可就不會這麼准了。”

他壓低聲音,病態地說著。

“救命!!誰來救救我……”

林虎忽然又給了夏可蘭一耳光,抓住她的頭拉到近前就開始咆哮。

“我跟你說多少次了!!沒、有、人、來、救、你、了!!!”

夏可蘭恍惚中忽然冷靜下來。

“不。”她說道。

此刻,禮堂週邊的警衛部隊忽然亂成一鍋粥,高能光束滿天亂飛,高爆彈四處炸裂。一道青藍色的流光竄進人群,人擋斬人,車擋砍車,一路留下無數的殘骸與屍體,一直沖到禮堂大門前。

夏可蘭的目光終於堅定。

“有的!想救我的人!”

禮堂正門忽然碎裂,賓客們安靜下來。煙塵散開,那個叼著棒棒糖的少年出現在眾人失業中,火紅的頭髮異常醒目。

“怎麼才來……”

夏可蘭再次落淚,卻如此地安心。

西城蒼火無視了所有人的目光,直接朝那高臺走去。

林虎再次見到這個少年,目光中多了一絲兇狠。他鬆開夏可蘭,舉槍對準西城蒼火:“你來這裡幹嘛?”

說完他就開槍,西城蒼火面無表情的拔刀彈開子彈,繼續向前。

“我就問你一個問題。”

西城蒼火望著夏可蘭,眼神漸漸堅定。

“你幸福嗎?”

夏可蘭愕然,望著向自己走來的西城蒼火,久久無語。

“不幸福的話,”西城蒼火說著躍上高臺,扶起夏可蘭,“就跟我走!”

剛剛因為子彈被彈開而愣住的林虎終於回過神來,惡狠狠地朝西城蒼火調轉槍口:“你誰……”

西城蒼火皺起眉頭,一巴掌把林虎甩下了高臺,那貨撞翻了好幾排桌椅才停下。賓客們驚愕的看著這一幕,不敢說話。

“煩不煩!這個問題對我的委託很重要啊!!”

——但是夏可蘭卻撲進他懷裡嚎啕大哭,一句話也不說。

不要坑我啊喂……西城蒼火沒把這句話說出來。

“混蛋……”

遠處的林虎掙扎著站起來,抹去臉上的血跡。

“你敢打我?”

“你知道我代表這什麼勢力嗎?”

“你這樣的行為會引起勢力見多大的波浪你知道嗎?”

“引發戰爭的責任,你負的起嗎?”

“你隸屬於哪個勢力的!!”

禮堂裡又安靜下來。

西城蒼火不是第一次面對這種質問了,但現在卻沒有人陪他一起做出回答了。

但是,那回答,永遠都不會改變。

“我不隸屬於任何勢力。”

——賓客中有些人豎起耳朵,似乎覺得自己曾經在那聽到過這樣的說法——

“我也不向任何勢力的利益負責。”

——防衛署裡,林遠湖聽到這句宣言,面色漸漸變得蒼白,而林成森的嘴角漸漸揚起——

“委託立契,使命必達。”

西城蒼火面對著台下的數百名勢力代表,沒有一絲猶豫。

“我是自由傭兵!”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