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最後的自由傭兵

第一卷 嫁往雪原的少女 第十九章 大局已定之間的波瀾

書名:最後的自由傭兵 作者:火神祝融 本章字數:498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4


第十九章 大局已定之間的波瀾

禮堂裡,賓客們被室外的爆炸聲弄得心神不安,但禮堂周圍的士兵仍舊控制著現場的秩序,儘管他們的臉上也是陰晴不定。

林虎還在禮堂裡等著。黑子襲來的時候他受了點皮外傷,此刻醫療兵正給他包紮。

他沒想到這世界上還存在自由傭兵,並且是有膽量闖進他的婚禮現場搶人的自由傭兵。

然而真正讓他煩惱的還是他祖父,那種令人窒息的壓迫感給他留下過無數次的噩夢。

最終這種恐懼讓他重新鎮定下來。

自由傭兵?這身份應該是假的,是天洛方的幌子。放到天洛地方勢力那裡,也絕對不會有人信。根據外面的混亂看,天洛方還是忍不住率先發動了襲擊呢,祖父的分析果然不錯。那麼,等祖父亮出底牌,打退這次進攻,天洛的這次冒失行動就會成為冰林南下的絕佳藉口。

那個小子是天洛的人吧?天洛竟然要救夏可蘭,看來分析有誤呢……不過無所謂,等我打到天洛,再慢慢調教你也不遲。

這些形勢分析祖父都有教過林虎,無論是在棋盤上,還是在軍事沙盤上,他都表現得十分出色。儘管沒有參加過正式的軍事行動,他也堅信自己的這次分析是準確的。

於是林虎站起來,拿起話筒。

“北方的各位仁人志士們!”

心煩意亂的賓客們抬起頭,有些吃驚的看著這個突然又換上了出色繼承人形象的大少爺。

“對於外面的混亂,不瞞大家,是來自天洛的襲擊!”

賓客們立刻騷亂起來,禮堂周圍的士兵急忙端起武器,這才鎮住現場。

“但是大家不要驚慌,我們冰林絕對會打退這次無恥的侵略行為,天洛勢力那骯髒的爪子絕對無法觸及大家的生活!”

賓客們似乎知道林少爺要表達什麼,於是由幾個人帶頭,大家一起鼓掌。

“但是!”

林虎忽然話鋒一轉,眼神淩厲起來。

“我們就要一直忍受這種不安嗎?僅僅因為我的婚約可能有礙于他們的集權統治,他們就要派人來奪走我深愛的未婚妻!”

賓客們面色微變,最終也沒人敢說什麼。

“現在天洛的卑劣當權者們已經撕去了他們的遮羞布,公然無視他們定下的天洛協定,大舉進攻我們北方,難道我們還要忍?”

賓客們終於聽到了自己最關心的部分,天洛周邊勢力覬覦天洛霸權已久,無奈誰都既沒出頭的實力亦無出頭的膽量。

除了冰林。冰林將他們聚集於此只用了一個願景,一個推翻天洛,重新制定東方利益分配的願景。不只北方勢力,那些未到場的東方勢力也都在關注冰林的決定,望風而動。

“冰林當不日舉兵南下,推翻天洛的無禮統治。整個東方世界,將由我們來重新支配!”

林虎用力一揮手,頗有些雄圖大略的氣魄。

賓客們終於撇去心中的不安,站起來由衷地鼓掌。

嗯,這次我依舊演的很好。

就在這時,禮堂正門突然沖進來一名軍官。

“少爺,不好……”

這位軍官遍體鱗傷,趔趔趄趄地向前跑了幾步便摔到在地,一道高能光束自門外射來,擊穿了他的頭部。

就在賓客們的一片譁然中,林成森端著一杯香茶走進禮堂,抿了一口,將茶杯交給旁邊的離白端著,然後鼓掌。

“演講不錯。”

林虎呆立在原地。

不對,事情不應該這樣發展的,這種時刻,走進來給自己鼓掌並誇獎自己的,應該是自己的祖父才對……

就在他發呆的時候,大批神木傭兵已經沖進禮堂,瞬息之間消滅了禮堂裡可憐的傭兵。林遠湖還未派出人手通知林虎撤離就被擊殺當場,可憐的林大少爺待在林成森特意囑咐海平南留下的禮堂中,對形勢的估計大錯特錯。為了保證這些賓客們不會騷亂,林遠湖特意囑咐過所有部門不得對禮堂裡的單位進行戰況通告。

“你怎麼……我祖父呢?”

林虎有些失神,他有種很不好的預感,雖然他自己不想承認。

“我祖父呢!!”

他狂吼。

“雖然我對殺十幾歲的小屁孩不感興趣……”林成森面無表情地接過一位神木傭兵遞來的光能步槍,“但是,斬草要除根。”

於是在數發連射的高能光束中,林虎倒下,滿臉的不解不不甘。

“我還要……”

——林成森又補了幾槍,保證對方死得透透的。

“老林啊,你看你,連孩子也殺?”

金世圖忽然出現在禮堂門口——開山斧部隊正在推進途中,他是中途換乘戰機趕來的,冥湖大勢已定。

賓客中大部分人已經猜到了事情的走向,此刻他們都緊張萬分。北方當然不止冰林一個勢力,但偏偏就在天洛部隊攻陷冥湖前他們這些勢力掌門人抱團趕到了這裡,這時機實在太尷尬。

只要天洛方面想,整個北方現有勢力會就此覆滅。

“老海呢?”林成森又拿回自己的茶杯。

“他啊……”金世圖搖搖頭,“處理自己的良心去了。”

“這時候還想跟上邊的人討價還價?”

林成森歎了口氣,揮揮手讓離白拿給自己一部衛星電話。

“替他說兩句吧,誰讓我這麼心軟。”

電話接通,林成森又換上一種討好的語氣。

“您好,我是林成森啊~~~~”

“心軟”二字著實讓金世圖翻了一陣白眼。接著他走上高臺撿起話筒,表情非常和善。“咳咳!就如大家所見,冰林意圖發起戰亂,罪不可恕!現在冰林勢力已經全線潰敗,其主要負責人已經死亡——我們鋼岩向來不同意這種血腥手段,我們天洛在開戰前曾與林遠湖團長苦苦商談最終還是被拒絕。於是神木負責人林成森惱羞成怒,放棄和平原則攻入冥湖,並親自殺死林遠湖祖孫兩人——我這個鋼岩負責人急忙趕到,就是為了保住大家的命啊……”

離白替林成森向金世圖伸中指。

“大家絕對都是被脅迫的!我苦口婆心的勸說林成森,這傢伙終於同意放大家一條生路。不過呢,為了防止戰端再起,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和天洛補充協定,接受天洛的援助啊!”

此時此刻,賓客中所有人都明白,他們終於撿回一條命,但北方也終於真正併入天洛的版圖。

終於松了口氣,但無限失望,無限無奈。

……

……

剛剛還十分平靜的冰封湖面此刻已經波浪滔天,一青一紫兩道身影不斷碰撞在一起,濺起明亮的火花。

兩人都是近戰高手,交手的一瞬間,兩人的兵器已經碰撞了無數次。龍齒青藍色的刀刃切在四月那紫金色的拳套上,削出四濺的火花,卻無法傷到其根本。

媽的,這傢伙的紫虎還是這麼硬!

西城蒼火在對方身上有很不好的回憶,尤其是近身戰方面。他最終還是在四月那密不透風的拳法中覓得一絲空隙,於是抽身搶出。

告訴後退的同時西城蒼火迅速揮刀,一排斬切陣列直取四月而去

“話說我今天看到一個小子和蒼火你好像啊,也是切切切。”

面對如此淩厲的攻擊,四月竟然一如常態,甚至還在和西城蒼火聊天。但與此同時他的身體美妙的旋轉,用附上能量陣列的拳套輕盈地貼在襲來的斬切陣列上,然後順著它們的力道做出輕微的引導。

於是所有的斬切陣列都在頃刻間被他輕易地改變了行進方向,雖仍帶著無比的威力,但最終都一頭撞向冰面,切得湖面一片碎冰。

西城蒼火懶得跟他對話,但他剛落穩,忽然罵了一句“媽的”。

一股力場早已埋伏在他的落點,四月再次旋轉雙手。

“無極——”

巨大的水柱沖天而起,夾帶這他們戰鬥造成的碎冰,瞬間形成冰雪風暴!

但四月四周的冰面突然崩裂,一圈光刃已然升起,直接切碎那厚重堅硬的冰層,瞬息之間就將四月包圍。

“反圈套?”

四月十分的讚賞,應對得也十分果斷。他立刻雙手合十,一層紫色光膜應聲出現,劇烈地擴展開,瞬間擊碎了那死亡光刃的包圍。

這些光刃的能量場強度有些弱啊……

四月皺起眉頭,但就在這個空當中,一道青藍色的流光突然衝突了那冰雪暴。

西城蒼火準確地抓住了四月釋放衝擊波的短暫防衛空當,揮刀向天——

一道巨大的青藍色光刃瞬間破冰而出,直指蒼穹。然後轟然落下,所及之處,冰晶炸裂!

“一線天斬!!”

四月倉促之間只得用一雙拳套硬生生地接下了這一擊,腳下的冰面立刻炸裂。他咬咬牙,在腳底結成一股力場托住了自己,這一擊的衝擊力立刻傳導到周圍的冰面上,於是以他為中心,原本平整的湖面環環破碎!

西城蒼火呐喊著狠命揮下刀刃,光刃的威勢再加一層!

看來是消耗太大,想把一切賭在這一擊嗎?

四月嘴角滲出一絲血跡。

但還是不夠!

四月的拳套突然綻出刺眼的紫色光芒,一層紫色的力場陣列漸漸蔓延到西城蒼火那巨大的光刃上,四月猛然發力,直接扯碎了那光刃!

“可惡!!”

西城蒼火暗叫不好,果然四月根本沒有停頓,直接於那紛飛的光刃碎片間疾沖而來。

瞬息之間,四月已經攻擊到了西城蒼火好幾處只要的關節,龍齒無力的飛上天空。

拳師的截拳空手入白刃,這就是西城蒼火當初吃過虧的地方。

四月誠懇的笑起來,表示對方仍不夠擊敗自己。

——但西城蒼火突然躬身收拳!

四月還沒來得及吃驚,一套連發沖拳已經被轟在了他的腹部——那並不是什麼擺擺姿勢的花架子,而是像他那樣夾帶了渾厚意念場的拳擊!

層層力場自他腹部頃刻間擴散開,目瞪口呆的四月吐出一口鮮血,被轟到空中。

糟了,如果對方在這時追加連擊……

但西城蒼火卻放棄了這大好的時機——或者說他無力再追擊。

西城蒼火也吐出一口鮮血,腿一軟跪倒在他立足的浮冰上。

四月歎了口氣,問問落在另一處浮冰上。

這小子果然是消耗太大了……

西城蒼火接住落下的龍齒,用它支撐著再次站起來,向四月舉刀。

四月有些無奈,於是向西城蒼火抱拳表示尊敬。

接下來的戰鬥已經沒有懸念,四月再次出擊,一套沖拳連擊直接把西城蒼火轟飛到一處岸邊淺灘上,這次西城蒼火沒能再站起來。

不是迫不得已的話,西城蒼火真的不想這麼早就再次接觸洛神眾,畢竟他已經在外隱姓埋名整整四年。

四月跳躍至西城蒼火面前,看著靠在一棵松樹前的紅發少年,這小子竟然能自己學會洛神拳法,要是他前期消耗沒那麼重……

——他還是不一定能贏自己。四月誠懇地做出判斷。

他撥通了自己的無線耳機。

“師父……”

“幹得不錯。”

還沒等四月說完話,那魁梧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他身後。

原來師父已經在看著嗎?四月汗顏。那個魁梧得身影原來是一位頗高大的僧人,僧人身著武僧服裝,並且全身都覆蓋著鏤空的黑金單兵機動裝甲。他那長長的黑色眉毛垂到唇邊,胸前掛著碩大的佛珠串。此人僅僅只是站在西城蒼火面前,就好像要遮住他的整個世界。

天罡第一位,代號伏魔羅漢,名為一合。

一合默立著,不怒而威。

“大光頭?”西城蒼火一臉晦氣。

“真不禮貌啊!!”四月過去踩了西城蒼火幾腳,“師父他有代號,伏魔羅漢!”

西城蒼火被踩了幾腳,又想吐血:“死白毛,你一個世界第八來打我,還帶上一個世界第三?”

“說什麼呢?”四月皺了皺眉頭,“師父已經是世界第二了,我是世界第七。”

西城蒼火的眼眸忽然暗淡了一分,仿佛被揭開了某道傷疤:“是呢,我老爸掛了……”

四月沉默。

“那個女孩兒到哪去了?”一合忽然沉聲發問。

四月有些為難地看著師父,他知道這個小子不會屈服。

“我不知道。”

“你會死的。”

“反正我輸了,死了就死了。”西城蒼火竟有些自嘲地笑起來,“但黑子會按照約定帶著那個丫頭逃到天涯海角。我們自由傭兵找委託不容易,總得有職業道德。”

“我真的不想殺你。”四月誠懇的說,“乖,告訴師父他在哪,然後回去加入我們洛神眾好不好。”

西城蒼火目光瞬冷:“我老媽是巴倫人。”

“也是……”四月更為難了。

一合看著西城蒼火,面無表情。

“這個世界不需要自由,只需要秩序。”

他伸出寬大的手掌,一個耀眼的光球開始凝聚。

“破壞秩序的話,再優秀的存在都是沒有價值的。”

但這時他的通訊器響了起來。

“嗯,您……哦,瞭解。”

一合關掉通訊,但手中的光球並未消失。

“洛神姬讓我放掉那個丫頭呢……”

西城蒼火吃力地抬起頭:“那個女妖精什麼時候這麼善心?”

四月松了口氣:“洛神姐姐果然很善良呢!”

一合盯著西城蒼火,目光很冷。

“但並沒有說讓我放過你呢。”

這一瞬間,西城蒼火歎了口氣,很無奈。四月再次沮喪,向西城蒼火揮手告別。而一合沉默無語,手中的光球愈發耀眼。

但就在這一瞬間,梅爾突然從西城蒼火背後現身,抱起他又立刻消失。

“那個西方女人!”

四月被嚇了一跳。

一合依舊沉默,手中的光球仍舊在手中。

“罷了,這次就先放過他吧,涉及到西方勢力的話,事情會很複雜。”

一合隨手將光球跑到湖面上。

湖面上彌漫著的霧氣猛然間向那光球聚集而去,然後一團光暈瞬間擴散開來。

這一瞬間,偌大的湖面仿佛被挖出一個巨大的球形空洞一樣,巨大空間內的物體全部被蒸發殆盡!

光環威勢散去,湖水朝湖中央的巨大空洞奔湧而去,聲勢滔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