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作為男性的我差點嫁給了當年拐走我的山賊大王

第一章 流浪在外的日常 第十三話 誰保護誰,有甚麼關係?我們不是一家人嗎?

書名:作為男性的我差點嫁給了當年拐走我的山賊大王 作者:紫菜醬 本章字數:504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4:08


第十三話 誰保護誰,有甚麼關係?我們不是一家人嗎?

當月鳴從監獄回地面的時候,才想起嘉裡作為女生,有人服侍她是正常的。那些男犯人很久沒見過女生,肯定忘記了怎麼將女生變成RBQ。現在月鳴怕的是時間一久,那些男犯人會忍不住將嘉裡強姦。到時候,她就真的會變成RBQ了。月鳴左思右想,最後還是回頭去把嘉裡放了。

“副巡長!早安!”一名戴眼鏡的巡防組組員經過月鳴身旁。

月鳴完全在想嘉裡的事情,完全沒留意到一名隊員向自己走來,被叫了一下才知道,便說:“啊……早安!”不過,月鳴好像沒見過這個人……他是巡防組的人嗎?雖然他穿著巡防組的衣服……但是,卻有一種違和感。

“嗯……?這是……?”月鳴向自己腰間一看,自己的衣服居然被割開了,而且還滲出鮮血,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突然,月鳴感到一陣暈眩跪在地上。

月鳴才知道,是剛剛那個人割傷她的,而且用的武器上還有麻藥或者是毒藥……要不然這種輕微的出血量根本不致於出現暈眩狀況的。

“這就是巡防組的副巡長嗎?”那帶眼鏡的人背對著月鳴說了這句話,然後冷笑了一下,又說,“實力真不如傳聞中的強啊……”

“你是誰……有甚麼企圖……”月鳴捂住傷口,暈眩感越發強烈,要不是她意志力強大,早就暈過去了。不過,這也是遲早的事情。

“對呢……我會是誰?嘿嘿……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的是……巡防組今天將會在罪城消失。”眼鏡男托了一下眼鏡。

“別想走!啊!”月鳴感到傷口散出強烈的灼熱感,而且像有東西在咬她一樣。

“哎……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別激動,不然毒素會馬上傳遍整個身體哦。”眼鏡男笑道,“看來不需要我就可以把巡防組拿下了……嘿嘿……真令人失望,還以為會有甚麼有趣的事情。”眼鏡男看了一下天空便離開了。

“可惡……”月鳴感到異常的屈辱,居然被別人稱無趣了?她的實力甚麼時候變得這麼弱了?連人家甚麼時候攻擊她的都不知道,難道……那個人真的很強?

「轟!」在月鳴不遠處發生了爆炸,她知道罪城的人來攻擊巡防組了。她絕不能在這裡倒下,要守護巡防組……絕不能讓四葉失望的。

“可惡……”月鳴用盡全力站了起來,但是現在想要移動一步都十分艱難,暈眩先不說,全身早已疼痛不已,但是,她一定要守護巡防組的,絕不能讓罪城的渣滓在這裡撒野的……”

“心如明鏡,靜如止水,方能不受外界之影響,感受到微小的事物,就算藏於體內的異物,都不能傷你半分,這就是我們一月劍法的最終境界。”月鳴想起了師父的話,原來那個躺精法的效用就是入定,只要入定才能可心如明鏡,靜如止水。還好,月鳴對於躺精法的快速入定,已經如神一般。不用幾秒她馬上入定,進入了明鏡止水的狀態。

果然,如師父所說,一切都感受到了,連暈眩和身體的疼痛都消失了。看來明鏡止水並不是入定那麼簡單……

此時後人讚道:心若不止,如何入土為安?

月鳴回復狀態後,馬上跑到剛才發生爆炸的地方。只見巡防組的人正在和前幾天所征到的士兵開戰,看來真的要造反了……不過,那個眼鏡男是誰呢?

“大家撐住!”月鳴將劍拔出,率先將背對自己的兩人斬死。

“是……是副巡長!大家有救了!副巡長來了!”月鳴的到來,巡防組士氣大增,馬上把犯人們殺回去。

打回去了……但是,月鳴不知道那個眼鏡男會不會再次出現。如果眼鏡男再度出現她能不能將他殺死呢?

“嗚……”突然,月鳴感到剛才的暈眩和痛楚又回來,她不是用了明鏡止水嗎?為甚麼還會有這種感覺?

“啊……這樣啊……你居然能帶著那個身體來到這裡,看來老大的預計失誤了……不過,你能堅持到甚麼時候?”在月鳴身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什麼!”月鳴馬上向後一轉,但是已經太晚了,那個人早已拿拔刀對準了她的喉嚨。而且方才那一衝動,毒素早已擴散開來。月鳴痛苦地說,“可惡……”

“副巡長驚訝吧?”用刀對住月鳴的人頭上紋了一個大便。他見月鳴動也不動,便知道發生甚麼事,笑道,”哦……不,現在是巡長了,同樣也是人質。”

“這可是巡防組……而且你們的資料已經上交了,現在你們在這裡的所作所為,日後找到你們的時候,別想著逃脫任何責任。”月鳴輕聲道。

“小姐,你以為我們的資料都是正確的?在罪城中,我們最大!什麼巡防組?我們不用一天就可以將你們消滅,不留一點痕跡。”大便犯人說,細看之下,大便犯人淫笑道,”小姐,我看你有幾分姿色,來我這裡做我老婆,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跟著那不男不女的人妖,不如跟著我好啊!我打算成為新的第六天王。”

“說什麼屁話……誰會跟著你這個頭上印有大便的白癡……”月鳴不屑地說。

“冰山美人嗎,哦,對了,我居然忘記了重要的事情。”大便犯人一把將月鳴拉過來,將刀架在月鳴的脖子上大叫道,“喂喂海!各位巡防組的成員,看看這邊!”

所有巡防組的成員一同看來,只見月鳴居然被大便犯人脅持了。雖然他們因月鳴被脅持而分心了,但仍然可以和犯手們撕殺。

“咦,居然不停下動作?不怕你們的副巡長死於刀下?”當大便犯人說完這句話,所有成員都停了下來,逼不得已每人都受了犯人的一刀。

“喂!你們幹嘛停下來!我們快要贏了!別管我啊!”月鳴一大叫,疼痛馬上傳遍身體。

“我們可不能不顧副巡長的性命……而且……總攻大人也下令了……我們一定要保護你的……”

“甚麼?”月鳴十分不解,不應該是她保護巡防組的成員嗎?為甚麼現在轉換了位置?“甚麼保護我……應該是我保護你們啊……如果你們都死了……師兄會傷心的……我也沒面子再留在這裡了……”

“……”

“快動起來啊!你們就算捱一刀也能反抗的!別管我了!”月鳴大叫道。

“哦?在留身後事嗎?你的丈夫有准許你說話嗎?”大便犯人一怒,一拳打在月鳴肚子上,月鳴頓時把黑血吐了出來。大便犯人將月鳴推倒在地上,一腳踏住她的頭說道,“誰敢動一下,我就將她殺了!”

大便犯人的殺人宣言使巡防組的人動也不敢動,生怕月鳴會被殺死。見巡防組的人完全不動了,所有犯人帶著繩子將巡防組的人全綁了起來。

“這樣才是乖孩子嘛,你們一群人去底下把所有罪犯全放出來吧……然後……將這群打擾罪城安寧的人……拖到廣場那斬了吧。”大便犯人笑道。

大便犯人說完,所有犯人為之歡呼,被綁起的巡防組成員全都低下頭沉默起來。

“為甚麼……為甚麼不反抗……副巡長說的都是廢話嗎?”月鳴說道。因為處於靜止狀態,月鳴體內的毒素並沒有繼續漫延,她說,“巡防組沒了的話……我怎麼面對師兄……我死也死不瞑目啊……”

“副巡長……巡防組的第一組訓……不是要我們同生共死嗎?我想……總攻大人他不會生氣的,如果他會生氣,也不配做我們的老大了。”正跟月鳴說話的,是巡防組的第一分隊隊長,人稱九爺。

“但是……”月鳴知道四葉的確不會生氣,但是四葉能爬上這個位置用了多少努力。如果他不能將罪城安定下來,那麼他的官位肯定不保,月鳴也因此對不起四葉。

“但是甚麼?就算沒有總攻大人的命令,我們也會放棄戰鬥,誰叫月鳴大人對我們這麼溫柔體貼?我們都知道你和總攻大人都是愛我們的,我們哪能因為勝利而不顧你的性命?我們可是一家人呢。”九爺說道。

“沒錯!”總巡防組的成員齊聲道。

“你們……真是笨蛋……正因為家人……作為長輩的我才要擔起保護你們的責任……”月鳴哭道。

“真是溫情一刻,但是,能到甚麼時候呢?一時小時?還是半小時?”大便犯人奸笑道。

“我想是一輩子。”

突然,從遠方傳來了一名女性的聲音,聽見這聲音,大便犯人馬上緊張起來四處張望,難道還有漏網之魚?

此時,就在大便犯人不遠的前方出現了一個人……他便是嘉裡。

“嘉裡!?你……你怎麼在這裡……”月鳴居然在監獄外見到嘉裡,顯得十分驚訝。

“哈哈,對不起,我越獄了。”嘉裡笑道。

“那你快走啊!還留在這裡幹嘛?會死的!”月鳴大叫道。

“喂喂!你忘了我的存在嗎?我有讓你說話了?”大便犯人抓住月鳴的頭髮,他看著嘉裡那美若天仙的樣貌,口水直流地說,“那漂亮的女孩是誰啊……為甚麼我們不知道你們巡防組有這仙女?”

“月鳴大人!”九爺叫道,“快開放月鳴大人!那女孩只是我們捉來的RBQ!”

“她不是我們巡防組的人……別去理她……”月鳴說道。

“哪能不管她?這樣一個美人捉回去當小老婆也好啊……”大便犯人感到自己的股感射出一道神光直指天上。

“就是啦,那個大便怪說得對,哪能不管我?月鳴你居然說出這種話……我很傷心呢……你剛才不是說了一家人嗎?那有家長對自己的兒女說出這種話?”嘉裡搖頭道。

“嘉裡……”月鳴聽嘉裡說出這種話,忽然間不知道該對她出甚麼。

“哎啊啊……越來越溫情了,那麼,你是來主動被綁的?”大便犯人淫笑道。

“你猜猜看。”嘉裡笑道。

“小的們給我上,誰捉到她,重重有賞!”大便惡人一下命令,十多個犯人向嘉裡沖過去試圖將嘉裡捉住。

“嘉裡快逃!別管我們了!況且你不是巡防組的人啊!”月鳴大叫道。

“那女孩只是RBQ……哪有甚麼本事……”九爺驚道。

月鳴突然想起來,之前嘉裡就教過她一下劍法……嘉裡該不會是高手吧?但是……應該不會的。如果嘉裡是高手,哪會讓四葉捉來這裡當RBQ?或者說她只是覺得劍好玩同時加上幸運的屬性才碰巧説明她練好那一招劍法。不過,月鳴寧願相信嘉裡是高手,不然她會被殺死的。

可惜,月鳴往高手的想法錯了,因為嘉裡一動也不動的,連眼睛也閉上了,像是準備受死的樣子。

“嘉裡快逃啊!別在那裡等死!”月鳴大叫道。

「啪啪啪!」

嘉裡已經被十多個人十多個飛撲團團困住,看來凶多吉少了。

“還真是準備被我們捉了呢,巡防組真是一家人,看得我有點落淚了。”大便犯人說道。

“啊啊!”突然,在嘉裡被困的地方傳來了慘叫聲。

“怎麼回事?”大便惡人向前一看,那是……犯人們全被一刀擊殺,而嘉裡的手上多了一把刀,“喂……你不是就範被綁嗎?為甚麼還……”

“我有說就範嗎?我說的是你猜……”嘉裡張開了眼睛對月鳴說道,“一家人,誰保護誰,有甚麼關係?”

“沒錯!”九爺大叫道,原來這個RBQ還挺有意思的嘛……

“喂!別得瑟啊!你的副巡長在我手上!我隨時要了她的命!”大便犯人感受到了殺氣,馬上將月鳴抓上來,把刀重新架在她的脖子上。

“是嗎?”嘉裡一臉病嬌的模樣看著大便犯人奸笑道,“如果你能夠在我走過來之前殺死她算我輸。”

此時大便犯人的內心是崩潰的,你媽逼!這是甚麼人啊!居然不聽威脅!還真走過來了!如果殺了月鳴,也是死。不殺,也是死……那不如拉一個人下水算了!

正當大便犯人想要將月鳴的喉嚨割開時,嘉裡迅速將地上的劍撿起來,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劍向大便犯人的手一拋,便將他的手刺中,使得大便犯人手中的刀掉在地上。

月鳴見形勢大好,馬上命令道:“大家!突撃!”但是,犯人們馬上反應過來,將刀全架在巡防組的人身上。

“喂喂喂……突撃?我說,你再向前一步……巡防組的人都會死……”大便犯人將插在手腕上的劍拔了出來。

“我繼續走,看看是你們殺人快……還是我殺你們快……”嘉裡散發出平日所感覺不到的殺氣,讓在場所有人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使他們不禁放下了手上的武器。

“你們想死嗎!快撿起武器啊!她只有一個人!你怕她真的可以將你們全殺了?”大便犯人驚道。

“你猜。”正當大便惡人說話的時候,嘉裡早就來到了他旁邊,並將刀指住他的命根子。

“哈哈哈哈……天真的小姑娘……”大便犯人大笑道,“你就算殺了我……還有我其他夥伴……還有獄中那個人,等他出來以後,你們只能等死。”

“啊……你說的那個人是他嗎?”嘉裡指住大便犯人的後方。

大便犯人向後一看,是一大群人從底下上來了,看來已經把獄中的人救出來了。走在最前面的人拿住一顆頭顱。那顆頭顱正是大便犯人所說的人。

“抱歉,不小心把他殺了。而且你們在監獄的同伴,全被我的小弟殺死了。”嘉裡忍不住笑了出來,“那麼,你們要不要投降?”

“所有人都不准動!誰敢動一下……我就殺了她!”大便犯人一腳踢開嘉裡,仍然將手中的刀架在月鳴的脖子上。

“怎麼了呢?”嘉裡不解道。

“我要離開這裡……快!準備一架馬車給我!”大便犯人說道。

“快準備車子給他!”九爺喊道。

“千萬不要。”嘉裡說道。

“喂……你是想她死吧?”大便犯人說。

“沒有沒有,不如我教你一個更快離開這裡的方法。”嘉裡笑道。

“甚麼……?”

“就是死。”

嘉裡剛說完,一支穿雲箭將大便犯人的頭射穿了。

“真可惜,一開始說的投降不是對你說呢。”嘉裡笑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