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作為男性的我差點嫁給了當年拐走我的山賊大王

第一章 流浪在外的日常 第十五話 預言‧小白‧變態攻

書名:作為男性的我差點嫁給了當年拐走我的山賊大王 作者:紫菜醬 本章字數:312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5


第十五話 預言‧小白‧變態攻

話說回來,且有十幾年沒說過宮中之事了。那麼,今天將會帶大家回到宮中,細說嘉馬納斯的九個兒女。在這裡我就說說排行第四的兒子,然而他一早生就夭折了。

此話完。

正文開始了。

在馬納斯的皇宮之中,是一個以東南西北中等九個方位,每個方位有一占地10萬平方米的建築群,中間則是20萬平方米。中間是馬納斯大帝和皇后所居住的行宮,其他行宮分給了女兒,兒子,宮員等等。

北行宮是馬納斯的女兒所居住的,南行宮則是兒子們住的,這樣的分佈是為了阻止亂倫,因為他們的距離為20萬平方米,想要亂倫的話也要走上半天的時間,半天?是什麼慨念?就是你有空從自己的行宮走到對面的行宮,這已經說明你在亂倫了。而且,當亂倫之事要發生的時候,也能及時阻止。

當然,馬納斯為什麼會想到亂倫的原因就是馬納斯和皇后是親兄妹。

在北行宮的深處,馬納斯有一女兒,夜夜望月,日思夜想她所夢見的東西。她不知道是因為她自幼體弱多病,多年來深處宮中,早上不能見日,晚上只能望月。什麼都沒見過的她,在夢中已經全見到了。

那是她的能力……預見未來。

她就是馬納斯家族排行第五的白莉絲公主。

當年白莉絲一出生,除了她那美麗的外表之外,她那全身發白,連毛髮也是雪白色的。本來馬納斯和皇后打算命其名為白雪公主,但因為版權問題,就改名叫白莉絲,意為白白的莉絲。

當時白莉絲剛出生,就知道母親的乳房有什麼用,一口咬上去了大口大口的吸食奶水,同時學會了舔乳頭,讓剛生完小孩的母親頓時痛楚全消並爽了幾番。

所有人都不明白,為什麼白莉絲剛出生就懂得房中事呢?在這有一大臣說話了。

“臣昨夜小樓又東風,臣冷如雪,腳疆而起,運動剛暖至腳,卻見夜空一星體,臣想此星乃是白莉絲公主的主星。”此人乃是當年觀得土狗星之大臣。

“敢問那是何星?”馬納斯說。

“臣不敢說。”

“說吧,是福是禍,朕早看透了。”馬納斯大帝至今生了五個孩子,除了二子三子外,長子和四子都不幸早死,雖然皇后一直相信菠菜並沒有死,但馬納斯大帝早就立了次子為王子,將來繼承的必定是他。再者,就算菠菜真的活著回來,也沒有能力管理好國家,說真的,一個流落民間的王子,能力有多強?若果真的回來了,就給他做一個小官好了。

“臣不知此星為何物,但是,那星暗淡無光,小而邊緣模糊,我想白莉絲將會早死矣,或是一生曲折離奇。”

馬納斯大帝看了一眼那全身雪白的女兒,心中十有八九有了一個答案。

“生於我們帝皇之家,我就有義務養育她,既然她命不久矣了,那我就要給她最好的,讓她知道不枉生於皇族世家。”馬納斯撫摸白莉絲的頭髮,對皇后說道,”對吧,親愛的?”

皇后點點頭,然後繼續享受白莉絲的房中術。

“陛下,臣有一事相告,是關於白莉絲是也。”

“說。”

“臣方才為皇女占了一卦。”

“曰之。”

“方才一卦乃為日落飛天之卦,意思就是說皇女將來必有大成也!”

聽此臣說的,馬納斯定然安下心來。既然日後有大成,那麼誰會早死?

“是福是禍,時間會證明一切。”馬納斯大帝說。

後來,白莉絲體弱多病,證明了暗星的觀點,同時也說明了日落之象。

當然,白莉絲也沒有早死,但飛天之象仍沒顯露。只知道白莉絲天天在深宮之中預言著各種各樣的事情,從預言中她認識了外界的事物,無須讀什麼垃圾史書。

不過吃名藥吃得多,也不見得白莉絲的病情有所好轉。如果飛天說的真是飛天,那麼白莉絲離飛天不遠了。

在深宮待久了,白莉絲除了每日用藥之外,就是預言,不停的預言,這真的會使人無聊,使人發狂。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因為白莉絲沒走幾步,就會出現頭暈,全身疼痛之象,所以,白莉絲從3歲以後就沒離開過深宮,也沒洗過澡。

但是,最近白莉絲夢到一個男孩。有趣,非常有趣,他將會帶白莉絲離開這個令人噁心的深宮,他會是誰呢?

說不定是東方諸國的王子……

王子嗎?不知道抗耐性好不好?

“咳咳!”白莉絲一咳嗽,在外面侍候她的宮女馬上推開房門說道:”入藥!”

只見六名裸身壯漢入室下跪,但手上並無端藥,兩手垂空,似乎在等待某些事情。

“公主用藥膳。”宮女一說,房門馬上緊閉。

白莉絲緩緩轉身,並把合上的眼睛微微撐開,才發現白莉絲的眼珠是銀白色的。在銀白色的眼珠中透出了她那神秘感。

“你過來。”白莉絲用荊棘鞭打某壯漢的胸膛。

壯漢馬上像狗一樣,軟趴在地上,然後慢慢步向白莉絲面前。

月光之下,終於照出壯漢的樣子。壯漢被一黑頭套蒙住,全身赤裸,下體還穿了那令人畏懼,使人感到污穢的貞操帶。

“咳咳咳,這個月有跟夫人行房嗎?”白莉絲問道。

壯漢被塞了口球,無法發出聲音,只能搖頭表示不是。

“嗯?聽不到。”

“嗚嗚嗚嗚嗚……”壯漢聽到白莉絲說的聽不到,緊張得抬頭通過他那口球的小孔發出聲音,可是他再怎麼努力尋找空隙來發出聲音,都無法表達自己。

“行房了?這雞雞鎖是你新買的吧?你以為你騙得了我嗎?”白莉絲嘴角向上,兩唇間微微張開,不斷吐出那溫暖且又濕潤的氣體叫道,”笑話!”白莉絲手持荊棘一揮。荊棘一個打轉,在壯漢的脖子上繞了兩圈。壯漢在底下瑟瑟發抖,不停打抖的牙齒,強忍尿意,生怕只要噴出一滴尿,都會被殺。

“爽嗎?”白莉絲面容扭曲,臉上那病嬌的表情真令人心寒。

荊棘在壯漢的脖子上左右磨擦,他脖子上的皮膚開始慢慢被荊棘的刺撕裂破開,鮮血同時從傷口滲透出來。

血……流血了……白莉絲有股一衝動把他直接勒死,到時候噴血的場景肯定很壯觀。不過,作為一個變態,白莉絲當然不會讓玩具就此殘廢,應該慢慢玩殘他。到最後,玩厭了就讓他華麗的死去吧。所以,她停止了磨擦。

“在我面前自娛反省吧。”白莉絲將他的貞操鎖打開。

壯漢像是如釋重負,馬上一手抓住自己的陽具,不停的上下磨擦。

“好變態……居然在妻子之外的人勃起了?說說看,你為什麼會勃起?”白莉絲絲絲笑道,然後將他的口球摘下來。

“因為……因為……公主大人……使我勃起了……因為公主大人的體香,公主大人的氣息,公主大人對我的懲罰!令我興奮不已!”

“哦,是嗎?”白莉絲越來越興奮,但是總覺得欠了一樣的東西,是什麼呢?對了,是他的妻子……下次應該把他的妻子也帶來,在他妻子面前把他殘殺了。

如果不是女性太容易玩壞,白莉絲就會一直玩弄宮女,女性……更加華麗……

“是的……為了得到公主大人的懲罰!我才和妻子做愛!我才不喜歡我妻子呢……我喜歡公主大人的一切……”壯漢把舌頭伸了出來,分泌旺盛的口水不停往下流。

“嘻嘻嘻嘻,你覺得你妻子聽到你說的,會不會活生生氣死。”

“如果她死了,我就可以天天和公主大人在一起了……”壯漢腰部打了一個顫抖,”公主大人……我快出來了……讓我出來吧……我要把所有液體都獻給你!”

“不能,沒我的命令你都不能射出來,如果你敢射出來或者停下……你知道後果的。”

壯漢點點頭。

“你們過來,給你們打賞。”白莉絲坐了下來,將自己的腳舉起來。

五名壯漢一聽,如狼似虎的,爭先要舔到香莉絲那香滑的玉腿。

五名壯漢越是貪婪的吸吮香絲莉腳上的死皮,她越是興奮,該下一步。

“啊啊!我忍不住了!”那名壯漢沒命令之下射了出來,瞬間使整個房間充滿腥臭味。

“小狗們,把地板舔乾淨,然後你們三個用我的腳趾做吧,你們兩個去把他那令人厭惡的兩個嘴巴塞住,沒我命令可不能拔出來哦。”白莉絲興奮地說。

白莉絲用另一隻腳踢開某壯漢,一腳抓住他的捧捧,做出一個上下移動的動作。

“等會把自己的東西一滴不剩的喝下去。”

眼見六名壯漢任他擺佈,白莉絲興奮了,但心中還是感到空虛……為什麼……是不刺激嗎……不如……玩一下淩遲?

當晚在深宮之中,慘叫聲不斷,無一刻停歇。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