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彪悍女配:本宮不是白蓮花

正文 015 百花宴(二)

書名:彪悍女配:本宮不是白蓮花 作者:錦蘭依然 本章字數:339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7:16


熟料就在這時,一抹水藍色身影卻先他一步抱住了那飛來物。

在他驚愕之間,兩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最後還因為慣性,在地上摩擦了好幾米之後,這才停了下來。

葉千嬌?

當看清楚快他一步救下葉千樂的身影面容之後,貴公子驚愕的有些回不了神。

怎麼會是她?

沒錯,那抹水藍色的身影正是葉千嬌,而那飛來物便是被馬車甩出去的葉千樂。

隨著兩人的落地,還在馬背上的兩位貴公子也認出了兩人,隨即便見他們緊張的翻身下馬,顧不得身份,更不顧男女之別,急忙將葉千樂給扶了起來。至於她下面的葉千嬌,兩人一致當沒有看見。

這不能怪他們太無情,而是他們都早已經看清了,也看透了她白蓮花的嘴臉,當真是虛偽,狠毒的讓他們噁心!所以現在別說要讓他們扶她起來了,就是光碰一下她,他們都會感到骯髒。

“表妹,你怎麼樣?有沒有受傷?”其中一名身著藏青色祥雲福紋錦袍的俊秀男子,緊盯著葉千樂嚇的蒼白的臉,關心的詢問道。

此人正乃將軍府孫少爺,葉千樂大舅嫡長子,步霖宵。而另一位扶起她的則是宣親王世子,鳳君柏。

驚魂未定的葉千樂緩緩抬頭,見是自家大表哥,不由得松了口氣:“多謝大表哥,千樂沒事兒,今兒還真多虧這位……”說話間,葉千樂扭頭朝自己的救命恩人看去。

“葉千嬌?”當看清自己的救命恩人時,葉千樂明顯一震,難以置信的驚叫了一聲。危急時刻救了自己的居然是她?怎麼可能!

其實不光是葉千樂,就連步霖宵和鳳君柏也不敢相信自己所見。

要知道,自從葉千樂‘無意’間當眾撕下了葉千嬌白蓮花的面具後,葉千嬌每每看葉千樂的目光都恨不得活撕了她!其背後更是不止一次的算計她,完全就是她不死,她不休的狀況。可現在,她居然豁出自己性命的去救她,這簡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

待劇烈的疼痛緩和了些,葉千嬌這才緊蹙著眉頭,吃力的坐了起來。

落地的時候,為了護住葉千樂不受傷,也為了將自己傷勢減到最低,她在快速的計算之後,以左臂為著地點,將所有的重點都落在左臂上,所以她身上其他地方並無大礙,反倒是左臂,因為重力之下的摩擦,左臂衣袖早已破爛,而外側更是一片血肉模糊。

簡單的查看了下自己左臂的傷勢,見情況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並沒有傷到筋骨,葉千嬌是不由得松了口氣。

隨即便見她扶著自己受傷的手臂,緩緩的站了起身,來到葉千樂面前,關心的問道:“大姐,你怎麼樣?有沒有哪兒受傷?”

面對她關心的目光,葉千樂卻並沒有開口,只是以一副看怪物的神色盯著她。

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

她娘買通車夫,想要摔死她,而她居然又不要命的跑來救下她!

現在她自己都受傷了,還率先跑來關心她的情況。她們母女倆究竟想要玩什麼花樣那?

這時一護衛匆匆跑了上前,向正眯著眼,打量著葉千嬌的貴公子啟稟道:“王爺,葉大小姐的馬車已經控制住,車夫和丫鬟均無大礙。”

隨著護衛的話,一時間眾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這名貴公子的身上。

他身材頃長,一身紫色華服,朵朵繡工精湛的曼珠沙華在他衣擺上爭相綻放,妖嬈絕豔。腰間紮條深色金絲蛛紋帶,黑髮半束起,以鑲碧鎏金冠固定著。

深邃立體的五官,似乎窮盡了世間所有的美,如夢如幻,絕世風華。一雙鳳眸深邃的猶如大海汪洋,璀璨的猶如天上的繁星,讓人忍不住的為之沉淪深陷。

在看清他容顏的瞬間,葉千嬌還來不及驚豔,便只覺心不由自主的一緊,有些恐慌,也有些害怕。她知道,那是原主殘留的感情記憶所制。

原主在世的時候,可沒少被他調戲,欺負,時間一久,導致原主是越發的害怕他,每次見到他都躲的老遠。

結合原主的記憶,以及《前世今生》中對他的描述,葉千嬌對他這個人也有了幾分瞭解。

裴羽澈!已故長公主鳳顏歌之子。因備受當今皇帝寵愛,顧冊封為楠峻王。

為人高傲,腹黑,表面風流不羈,沉迷聲色,實則……

管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那!與她有什麼關係?反正離他遠些就對了!

思及

此,葉千嬌內心的不安和恐慌也逐漸平復了下去,落在裴羽澈臉上的目光可謂是清淡如水。

注意到葉千嬌眼中的變化,裴羽澈眉頭不由得一挑,明顯有些吃驚。

居然不怕他了?呵呵,還當真有些意思啊!

看到裴羽澈,葉千樂有些吃驚,眼中隨之閃過一抹異色,但很快便又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小姐……小姐……”之柳頭髮淩亂,衣衫不整的跑了上來:“小姐,你沒事兒吧?剛真是嚇死奴婢了!”

葉千樂轉過視線:“我沒事兒,倒是你,有受傷嗎?還有之桃,她有受傷嗎?”

之柳搖頭:“奴婢也沒事兒,至於之桃……”

“小姐,我在這兒,我也沒事兒。”就在之柳為難之際,之桃一瘸一拐的從另一側匆匆走了過來。

見狀,葉千樂頓時臉色一變,驚呼道:“之桃,你的腿怎麼了?”

之桃搖頭笑道:“小姐你別擔心,奴婢只是不小心扭了下,無大礙的。”

原來之桃被馬車甩出去後,很是幸運的落在了街邊賣布匹的小攤上,所以身上並沒有受傷,只是在急切她跳下布攤的時候,不慎扭了腳。

儘管如此,葉千樂還是不放心,趕緊讓之柳扶住之桃。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與之桃一對比起來,為救葉千樂受傷的葉千嬌就顯的有些可憐了。

衣服破了,受傷的手臂還在滴血,可葉千樂不但沒有一句關心的話,甚至連一個關心的眼神都不曾給她。

對此,身為當事人的葉千嬌卻並不在乎。誰叫這一切背後的主謀是她娘和姐姐那!就當做是在還債吧!

“表妹,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好端端的,你們的馬怎麼會受驚的那?”見幾人都有些狼狽,步霖宵突然疑惑的開口問道。

“是啊!我們的馬好端端的怎麼會受驚那?我想其中的曲折就要問我家這位好妹妹了吧?”葉千樂冷哼一聲,陰陽怪氣的看向了葉千嬌。

葉千嬌眉頭不由得一挑,蒼白的臉上寫滿了不悅:“大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葉千樂不語,只是盯著葉千嬌冷冷一笑,反倒是之柳忍不住的跳了出來,氣憤道:“還什麼意思?你當別人都是傻子嗎?我們的馬根本就不是驚了,而是你們買通了車夫,想要害死我家小姐!”

“什麼?居然還有這種事兒?”步霖宵臉色一沉,有些動怒瞪著葉千嬌,完全一副想要她小命的模樣。

原本就不喜歡她的宣親王世子,鳳君柏聞言更是一臉厭惡的瞪著她。

倒是裴羽澈,絕塵的臉上沒有任何變化,就那麼淡淡的看著她,似乎在等著看好戲。

葉千嬌冷冷的白了眼步霖宵,視線又回到了葉千樂的臉上:“口說無憑,你們可有證據證明我們買通了車夫想要害死我你的嗎?”

“這還用證據證明?放眼整個焰都,誰不知道你們母女之人都是蛇蠍心腸的惡毒之人嗎?明眼人都能看出此事兒就是你們母女幾人所為!”這次之桃又跑了出來,指著葉千嬌厲色罵道。

聞言,葉千嬌明顯的深吸了口氣,儘量心平氣和的向之桃道:“這裡是公共場合,注意你的態度和用詞!”

仗著護自家小姐的人多,之桃兩眼一橫:“我態度怎麼了?我用詞又怎麼了?你們母女幾人既然敢做那蛇蠍心腸的惡毒之人,還怕人說?我告訴你……”

不等之桃將話說完,葉千嬌心底的怒火便已衝破了阻礙,只見她臉色頓時一沉,反手就是狠狠的一個耳光打在之桃的臉:“你還真給臉不要臉,你算個什麼東西,敢在本小姐面前大吼大叫?”

看著葉千嬌突然的翻臉,在場幾人是暫態驚呆了!

不得不說,他們都見過葉千嬌白蓮花的一面,也見過她虛偽的一面,更見過她狠毒的一面,卻唯獨沒見過她這般彪悍的一面。

看著葉千嬌眼底陰鬱的神色,之桃心裡不由得開始發慌,有些畏懼。可一想到她們剛剛對自家小姐的所作所為,在怒火的刺激下,她又撞著膽子道:“奴婢雖然身份卑賤,但奴婢也分的清黑白。”

聞言,葉千嬌突然不怒反笑了起來,只是面對她的笑容,之桃卻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你,你想要做什麼?”

“你剛不是說本小姐母女幾人都是蛇蠍心腸的惡毒之人嗎?所以本小姐打算讓你見識見識什麼是真正的惡毒!”一臉陰邪的說著,葉千嬌緩緩朝之桃走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