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過氣演員和小狼狗

正文 〔28〕

書名:過氣演員和小狼狗 作者:球寶, 本章字數:254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6:34


  於是兩人便邊喝著奶茶邊看著《月缺》。

  韓風遊的興致勃勃叫劉顥有些詫異,他自己看自己演的電視劇時都是在指頭縫裡看完的。他都要尷尬死了。

  韓風遊像是察覺出了他的尷尬,笑著說:“和前輩在一起,幹什麼都很開心。”

  劉顥嘴角撇了撇,又情不自禁的揚了起來。臉上也帶了些紅。

  韓風遊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現在這部戲快殺青了吧?”

  劉顥敷衍的“嗯”了一聲,劇情正演到關鍵處,他也無暇去聽韓風遊說了什麼。

  “等殺青了,我們一起住吧。”

  “嗯……

  “嗯??”

  劉顥一口奶茶都要噴出來:“你剛剛說什麼?”

  韓風遊笑眯眯的看著他:“前輩,答應的事可不能反悔了。”

  “我什麼時候答應了?”

  韓風遊又開始眨巴著他的大眼睛了。

  劉顥最怕他露出這副表情,韓風遊的眼睛清澈明亮,叫人看了就心生憐愛。

  韓風遊的粉絲吹他的顏時總少不了一句:“你眼中有星辰大海。”

  劉顥咽了口口水,心軟了下來。

  再說殺青後韓風遊可能都忘了這事了。總之到時候再說。

  劉顥的聲音小的聽不見:“可以。”

  韓風遊笑的燦爛,

  “可以什麼?”

  見劉顥沒說話,他又自顧自道:“可以同居。

  聽到這個詞,劉顥的臉又紅了。

  “我就知道前輩最喜歡我了。”

  劉顥沒說話,敲了他腦門一下。韓風遊伸手摸了摸頭頂,看著憋紅了臉的劉顥。心裡又蠢蠢欲動起來。

  劉顥一把按住他的腦袋。

  韓風遊蕩著兩條長腿,看著劉顥專心盯著螢幕的樣子。見劉顥的耳垂還是紅的,韓風遊伸出手指碰了一下,劉顥似乎打了個激靈,卻也沒回頭。

  韓風遊晃著兩條長腿盯著劉顥的側臉,劉顥側臉的線條很柔和,睫毛很長,正撲閃撲閃的。

  韓風遊又伸手碰了碰他的睫毛。

  劉顥的聲音有些抖:“你擋住我視線了。”

  韓風遊忽然把腦袋湊近了些,

  “你幹什麼?”

  韓風遊把自己的臉和劉顥的湊得極近,待到睫毛都碰到睫毛的時候,他眨巴了兩下眼睛。

  待韓風遊移開了腦袋,劉顥也沒心情看視頻了。

  韓風游依然笑眯眯的,

  “這叫蝶吻,是接吻方式的一種。”

  劉顥也伸手摸了摸韓風遊的睫毛,有些好笑道:“你花樣真多。”

  韓風遊沒說話,只是忽然湊上來親他。劉顥不知不覺又給撲倒在床鋪上了,他奮力掙扎了兩下:“馬上要拍戲了。”

  然後他從韓風遊的臂彎裡溜出來,去牽他的手。

  “走吧。”

  韓風遊也不裝委屈了,笑眯眯的:“那等不拍戲了呢?”

  劉顥的聲音含含糊糊的:“那再說。”

  韓風遊在他手心撓了兩下,瞧見劉顥的耳垂又紅了。

  ……

  下午沒有劉顥的戲份,他只是換上戲服在拍攝地的宮殿走廊上溜了一圈。為拍的是一個皇上看見他時的鏡頭。

  這場戲,韓風遊的眼神裡要有殺意。

  ——“哢—”

  白輕皺了皺眉頭:“你的眼裡只有兇狠,殺意還差一點。”

  白輕不愧是搞藝術的,直接問道韓風遊:“你最近有想殺的人嗎?”

  楊清在一旁吃著薯片,驚得手裡的一片

都掉了下來,

  “誰會沒事想殺人啊?”

  劉顥倚在走廊的柱子上:“誰知道。”

  韓風遊笑著道謝:“謝謝白導指引。”

  當第二次拍攝時,劉顥卻真從韓風遊的眼中看到了上一次沒有的狠戾,叫他脊椎有些發涼。

  韓風遊心裡當然有殺意,他心理本身就有些問題。有段時間他還想殺他親爹。

  但此時此刻,他想的是網路背後那個刻意去抹黑劉顥的幕後人。

  看見劉顥清俊溫和的臉,內心那份戾氣又更濃了些。

  是什麼樣的人會痛恨一個這麼好的人?

  韓風遊自己都沒意識到,他當時的神情有多麼可怖。

  白輕對他讚賞有加:“不愧是影帝。”

  韓風遊微笑道:“白導過譽了。”

  他又把頭偏了偏,小聲道:“您查出來了嗎?”

  ……

  在劉顥看著韓風游和白輕寒暄的時候,趙婷婷找了過來。

  趙婷婷這些天看見韓風游和劉顥在一起,都不敢找過來。好不容易見到劉顥一個人,還有個好說話的楊清,便蹦蹦跳跳的圍了上來。

  劉顥看見趙婷婷可愛的面容,嘴角不自覺泛起些笑意。

  “有什麼事嗎?”

  趙婷婷撓了撓頭:“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我想去商場逛逛,順便給我媳婦挑個禮物。主要也是下午沒什麼工作,想約人去逛逛。”

  楊清手裡的薯片又掉了:“媳婦?”

  劉顥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楊清身子縮了縮:“這個世界上是只剩我一個直的了嗎?”

  趙婷婷掩著嘴笑了笑。劉顥在環視了四周,問道趙婷婷:“其他的人呢?”

  “她們都去看蔔憐的演唱會了。”

  劉顥一瞬間有些走神,蔔憐。

  卜憐和他是大學同學,同一屆同一班。長的極美,但以前人們常用一個詞來形容她。

  “狐狸精”。

  蔔憐本身就是嫵媚的長相,在打了想包養她的大老闆幾個巴掌後,迅速在網路上得到了小三的稱號。

  小三又上升到慣三,慣三又上升到逼得正主自殺。

  蔔憐哭著打給他說:“老娘根本什麼都沒幹!”

  劉顥只能說:“我知道,我相信你。”

  那段時間卜憐常約他出來吃飯,知道有一天,她苦笑著對他說,

  “我明白了,要是想再翻身,就不能再做自己。”

  然後她剪短了長髮,往中性的方向靠攏,拍了幾套寫真後在微博上自稱老公。收貨了一大批女粉。

  然後她隱晦的在微博上表明了自己的性取向。

  謠言本身就站不住腳,沒有石錘照片,微博上倒是有很多為了蹭熱度謊言被她綠過的明星網紅。

  粉絲扒一扒,發現全是假的。即刻便在微博上做了長條,又買了熱搜。

  蔔憐打了個漂亮的翻身仗。

  但劉顥記得那天蔔憐喝的有些醉了,眼神迷離的看著他。

  “誰會相信大胸大波浪的女生是姬啊,群眾對我們這個集體就是有刻板性。”

  “轉型就轉型吧,人總歸是要吃飯的。”

  ……

  自後,蔔憐便沒再主動聯繫劉顥了。

  除了朋友圈偶爾點贊留言,一晃眼他們已經數年未見。

  聽說她轉型做了歌手,唱了幾首熱門歌曲,劉顥在大街上常常聽見她刻意放低的嗓音。

  劉顥聽得到裡面的掙扎。

  

  劉顥忽然很想去看看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