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光玩遊戲的我正被妹妹飼養著

第一卷:為該死的文學少女獻上答案? 第二十二章 聚會(1)

書名:光玩遊戲的我正被妹妹飼養著 作者:莫言低語 本章字數:2620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8


天氣不是很好,但也不是陰天,大概是因為雲多的問題,一會亮一會不亮的,仿佛就在說我的心情一樣。

楓葉商場,是楓葉市最大的一個商業綜合體,什麼是商業綜合體?就是那種有超市,有賣衣服的,對,就是那種大型超市。

我們的第一次聚會,就是在那裡的一個咖啡店,當然,是先在那集合,後面幹什麼,還沒說。

我騎著‘漆黑之龍’慢悠悠的向著那面騎去,商場還是離我家比較近的,我們聚會的時間是10點,我到商場的時間大概也是在9點50左右可以到,也不是很著急。

感受著微風吹過面頰,非常舒服,路上的景色依舊跟往常一樣,我也沒過多留意。

到了商場門口,將‘漆黑之龍’停在收費停車的地方,我跟看車的大爺打了一聲招呼,領了一張停車卷,走進了商場。

這商場一樓是購物中心,我現在也沒有什麼想要買的,於是找了個座位消磨時間。

掏出手機,大家依舊在群裡翻水,荷花在群裡問道。

「你們都到哪了?」

同名「我已經到了,你們呢?」

荷花「我也到了啊,你在哪?」

哎!荷花已經到了嗎?

我的心臟再次無緣無故的加快速度跳了起來,緊張的打著字。

同名「我在一樓的商場門口。」

荷花「你穿什麼樣的衣服?我去找你!」

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回復到。

「上身是一個黑色T-shirt,下身牛仔褲,短髮男生。」

荷花「收到,一會我找你。」

我忐忑不安的左右看著,說實在的,荷花是我們組唯一的一個女性,無論她長的什麼樣子,我肯定都會跟她玩的很開心,畢竟我們性格都是相近的,但是吧,人總是有一種貪心,如果荷花是個非常漂亮的妹子的話,這樣我也能出去吹比啊……

我的眼睛突然被蓋住,失去視線的同時,一個非常清澈動聽的聲音傳了過來,可惜,說的不是什麼好話。

「別動,打劫。」

「是嗎?嚇死寶寶了。」

我微笑著回復道,聽聲音,我便已經認出她是誰了,因為荷花的翻唱後期都是我在做,所以我非常清楚荷花的聲音。

「那你猜猜我是誰?」

荷花非常老套的讓我猜聲音,我想也不想便回答了。

「荷花唄。」

「唔~~」

擋住眼睛的手放開了,同時身後傳來不甘心的聲音,我眨了兩下眼睛,回到看去。

上身一個純白色的T-shirt配一個單薄的天藍色襯衫,下身也是純白色的休閒褲配一雙我叫不上名字的平底鞋。

黑色的長髮綁了一個側馬尾,綁點簡單的放了一個蝴蝶結作為裝飾。一雙桃花眼笑眯眯的望著我,如癡如醉,柳葉眉如月牙彎彎,櫻桃小嘴微微一撅,似乎在訴說什麼。

「荷花?」

我不敢置信的問了一聲。

「荷你妹的花啊。」荷花趕忙打住我。「這叫網名羞恥的一皮啊,叫我真名。」

「我也不知道你真名啊。」

我撅著嘴,委屈的說道。

「別,你別撅嘴,噁心。」

荷花眼帶笑意,瘋狂嘲諷我。

「你妹。」

我沒好氣的咒駡一生。

哎,憑什麼?憑什麼人家賣萌就是賣萌,我賣萌就是嚇人?噁心?這不公平啊!

「我叫清羽荷,叫我羽荷就好。」

羽荷面帶微笑,做著自我介紹。

「啊,我叫君細語,叫我細語就行。」

「別啊,我們不是兄弟嗎?」

羽荷笑嘻嘻的看著我。

哇,你這個人,能不能別笑了,你笑起來實在是,太好看了。

我在心裡吐槽著清羽荷,問道。

「你怎麼來這麼

早?」

「家住的近,可以嗎?」

「可以,很強勢,我也是這原因。」

我回答道。

「哇!那我以後可以去你家蹭飯吃啊,我記得你是一個人住吧。」

妹妹這種生物,我是不會輕易介紹給別人的,當然,也是礙於面子,怎麼說我也這麼大的人了,洗衣做飯什麼的讓妹妹做,確實不太好,所以我選擇隱瞞。

「別啊,你這妹子跑我家吃飯算什麼啊?」

「哈哈哈……」

羽荷聽到我的回答大笑了起來,笑的前仰後合,周圍的路人開始頻繁向這面拋來目光。

別笑了啊!很羞恥啊!搞的好像我表白被拒一樣啊!

我接受著路人的目光,最後一咬牙拉著羽荷的手跑了出去。

跑到商場門口的側面,我問道。

「你笑什麼?我有哪裡說的不對嗎?」

「兄弟」羽荷突然摟著我的肩膀,將頭湊了過來,我清晰的聞到了一陣花香味,她輕輕的,小心翼翼的說道。

「我是男的啊。」

在這一刻,我的臉從紅邊白,又便綠,又便白,荷花笑嘻嘻的看著我的變化,最後,我一個閃身,逃離了羽荷的勾肩搭背,一屁股坐在地上。

「臥槽!!!」

我不可置信的看著清羽荷,從地上站了起來,灰都沒拍就開始觀察起她,從正面看,從反面看,從側面看,再次由衷的發出了一句。

「臥槽。」

「哈哈哈……」

清羽荷再次開心的笑了起來,我滿臉囧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羽荷笑夠後問道。

「兄弟你沒看到你剛才的臉色,笑死我了。」

「哇!兄弟,紮心了。」

我捂著右胸,突然發現心臟在左面,於是換手捂著左面,清羽荷被我這動作再次逗笑了,我鬱悶的說道。

「你笑點怎麼這麼低。」

「不不不……哈哈哈……」

清羽荷笑的停不下來,最後伸出手用力的拍打我的後背。我是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非常尷尬。

慢慢笑夠後,發出一個滿足的歎息,看著我,問道。

「兄弟仿佛很驚訝啊。」

「我他媽這是驚訝?我這是爆炸。」

我沒好氣的說道。

「兄弟你這不能怪我啊,我記得我以前跟你說過我是男生啊。」

「媽的你早說有P用啊,你那聲音誰都以為是女的啊,再說你這著裝。」

我上下打量清羽荷,想要找出什麼破綻,最後歎了口氣。

「媽的,中性裝,算你狠。」

「氣不氣?我就問你氣不氣?」

清羽荷晃著頭,他的側馬尾隨著頭的搖擺一晃一晃的,我仿佛突然發現了重點,趕忙指著那個蝴蝶結說道。

「兄弟,你這蝴蝶結過分了吧,這個應該算是女裝吧。」

「算啊。」

清羽荷點了點頭,似乎一點也不因為自己穿了女裝而羞恥。

「哇!兄弟,炸了炸了。」

我難過的捂著心,緩緩的蹲了下去。

男生,這類生物,似乎天生就對異性抱有幻想,君細語也不例外,在得知這個唱歌異常好聽的妹子後,他便動了一些心思,當然,可能這只是一份暗戀,也可能只是一份單相思。

喜歡以上,愛情不滿。

這是每一個男性在看到異性都會發生的事情,但同時,細語也一直在提醒自己,這是不可能的。

於是在今天,細語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他要對荷花死心,如果荷花長的難看的話,那就作為朋友,繼續玩鬧,如果荷花漂亮的話,他就掐斷這份戀情,因為自己配不上。

但是,當荷花從♀變為♂,這就真的有點讓人接受不了了。

如果你一直喜歡的女生突然告訴你,他是男的,我想一般人都接受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