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穿越重生 > 聊齋奇女子之顏巧玉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秋雨,冷若冰霜

書名:聊齋奇女子之顏巧玉 作者:蓂依 本章字數:3659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9日 14:03


  終於,好幾月不見的雨季總算是來造訪大地。秋高氣爽的節氣自然是少不了秋雨——這樣多情的東西。

  因為要上班的緣故,所以我起得比較早。聽到外面的雨聲時,便不由得有種想要複睡的想法。

  不過說,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前些日子實在是太熱了,即便是開著空調,但也覺得熱的可怕,現如今,下雨了,不正好是上天賜給我的一個睡覺的好時機麼?

  本來有心去睡覺,可惜條件更本就不允許我這麼做,於是,站在落地窗前望瞭望對面的大廈也就乖乖的去上班了。

  下樓的時候,我依舊看到了徐哲那熟悉不過的臉。雖然下著雨,但他堅強的和煦微笑從未逝去。

  “下雨了,真是好!”我盯著窗外的霧蒙,留心著打擊在樹葉上的雨滴,滴滴噠噠的,順著葉尾緩緩滴落。

  要是說它唯美,卻又不失一兩分悲感。或許還真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當一個人站在不同的地方去看待同一件事物時,就會得出不同的觀點與想法。

  徐哲微微側目凝了我一眼,溫柔笑道:“是好,總算是把這路上的塵土洗盡了……”

  “你說這話大有深意呀!”我故意諷刺般說道。視線也從窗外轉到了他身上,遂又轉回去。

  他搖頭笑道:“你怎麼能明白我們交警的行業問題,每天,在大馬路上面對那些時而受訓,時而不受訓的司機,有時還'情不自禁'的當了吸塵器……”

  漸漸的他沒了下文,也不知道為什麼。抱怨了一兩句,便停了。

  為此,我狐疑地將視線轉向他,而他卻並不為此作答。後來,思慮半刻,我才想起一句似有非有的話:如果,一個男人愛他的女人就不會在她面前抱怨什麼,或者,為一些小事發怒,憂愁,以此來讓女人為其傷心,擔憂。

  我願本以為愛情很簡單,原來,我卻不曾想到它會這麼難。雙方不僅要想著對方的忌諱,對方的愛好,以及一些心靈上的措辭……

  以前的我用喜歡把自己泡在童話浪漫的王子公主上面,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覺得愛情很簡單。如今,徐哲的一切作法卻又讓我不得不覺得愛情很難,難得讓人頭疼,難得讓人多心……

  他總是事事想到我,而我……是否又事事想到過他呢?

  “你在想什麼?”發覺我的失神,徐哲雙瞳流轉,微微瞅了我一眼,頗有磁性的聲音不斷迴旋在我的耳窩裡。

  他那如同湖泊般寧靜的聲音近乎使我淪陷,繼而無法自拔,“沒什麼……”恍然轉過側著看他的頭,斂起了一切想法。

  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每看到他的時候,我都會莫名其妙的胡思亂想,難道……我動心了?

  其實我應該早知道這個問題的,只是現在介於靈力和靈媒體質的關係,我不能害了他。所以,我沒得選擇,只能是離他多遠就有多遠好了。

  “為什麼這下雨天的,你開車還要戴墨鏡?”恍然記起他臉上戴的墨鏡,我故意扯開話題問起來。

  他頭也不側地對我說道:“回頭你自己試試就知道了。在雨天開車的時候戴上墨鏡開車反而看得清楚一些!”

  “真的麼?”我不信,於是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一樣,淘氣地伸手,摘下了他的墨鏡。

  “喂……”他沒有說我什麼,只是無語地待我取下墨鏡。而且,最難得的就是在這期間,他的車速慢了下來,當然了,這也是我感覺到的。

  戴上去之後我才發現,原來他的說法是對的。於是,我也只好乖乖的將墨鏡給他戴回去……

  目的地到了,我撐了一把傘,緩緩走下車。迎面襲來的涼風讓我不覺有些冷,不過,為了不讓他擔心,也只好快速走開。

  儘管在醫院不同,但是規定的時間卻是相同的。因此,顏巧與我一般無二,都是早起上班。

  “早啊!蘇醫生……”顏巧活潑的問候著,順便將手中的包放進櫃子裡。

  蘇醫生抬頭,簡單笑了笑,同樣回問了一句安好。儘管N久以前有些不愉快的事,但如今是做朋友的人了,倒也不在乎這些。

  一天的工作,就是這樣肅穆的開始了……

  即便秋雨來了,像洛靜儀這樣勤快的人又怎麼會窩在家裡睡大覺呢?她無論如何也不會忘記報復的事情,可是,冤冤相報何時了……

  不知何時,他竟開始喜歡了黑色的衣服,每每見到她,不是紫色就是黑色的衣服。難不成,她自己就已經成了這樣的人?

  做事心狠手辣,如同黑蠍……

  “靜儀!”剛跨出大門,洛爸爸就毫不猶豫的叫住了她。

  洛靜儀不由得腳步一頓,側首微視,“怎麼?”語氣極冷,仿佛是恍然來到了冬季。

  “吃完飯再出去吧!

”洛爸爸的語氣十分平和,儘管眼前的女兒已經不如從前那樣溫柔。

  “我不吃了,走了!”說罷,洛靜儀提起包便往外走去,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於是,冷冷的房間裡,又只是剩下了洛爸爸一個人了。

  沒錯,正是因為她知道了自己是替身時,她便不如曾經那樣乖巧溫柔了。不管是對家裡的誰,都是冷若冰霜的態度。

  她此次出行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對付顏巧,並且置她於死地!

  不過在此之前她必須先去打點一下自己身上的這身行頭,不然,要是讓人記住了,那便不妙了……

  於是她竟然學起了無名的那一套,把自己化妝成了老太婆。不過,事實如此,這兩年哪個不知道只有老人是最難纏的,當然了,這是對於醫生來說。

  果然的,上樑不正下樑歪!什麼樣的師傅就有什麼樣的徒弟。

  邪邪一笑,祥裝艱難的走向顏巧的診室,外表看上去,與一般的古稀老人並無區別。

  隨便去掛了個號,便很匆忙的走向了顏巧那裡。

  “15號……16號準備著……”

  “17號……18號準備著……”

  ……………………

  護士幫忙喊著號數,顏巧和蘇醫生也都在裡面忙個不停。歪歪等的近乎有些不耐煩的洛靜儀,似乎有種想要衝進去的勢頭。

  不過,她怎麼能夠瞞得過西城醫院裡的護士的雙眼呢?

  “不好意思,您是21號,還得再等等!”護士非常溫柔的笑著,伸手將她攔了下來。

  洛靜儀有些惱火,試圖想著用法術教訓她,可當她看到周圍一圈人以後,便放棄了這個衝動。畢竟這是法術,太多人知道了以後,說不定還會怎麼樣呢!

  “21號……22號準備著……”總算是等到了護士喊21號,洛靜儀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了一小絲欣慰感。

  不過,當護士推開門的時候,她首先看到認真工作的顏巧之時,剛才的欣慰便被磨得一點兒也不剩下了。

  雙瞳微轉,露出一抹隱匿許久的邪惡。祥裝著年邁的樣子,步步為艱地走向顏巧,遂坐在椅子上。

  顏巧還在做著備註,不過很快她便有停手的舉動。洛靜儀見此,不由得快手一步,施了個小法術,讓蘇醫生離開。

  果然的,僅用了一兩秒鐘的時間,蘇醫生便捂著肚子離開了。

  顏巧抬首,溫柔謙和的笑容足以醉惑人心,“請問你哪兒不舒服呐?”

  洛靜儀直勾勾地盯著顏巧,混雜的情緒讓她嘴角開始抽搐,呼吸也變得洶湧許多。

  顏巧不明所以地看著她,有些窘迫的回視與她,“我們……認識嗎?”她不禁有這樣的猜測,但為了確定,她也只好如此問道。

  洛靜儀悶悶一哼,愈發的生氣。她什麼都沒有,家是假的,親戚朋友都是假的,而她真正想要一個真實的家庭,也被顏巧的一場婚禮完全抹殺。

  她不知道有多恨顏巧,她唯一能夠擁有的真實,也沒有了。好像是在一個孤島上,看見緩緩駛過的船隻,她不住的呼喊,但最終船隻仍然離開是一樣的道理。

  “我們何止是認識……”她咬牙切齒般的憤怒使她幾乎快要喪失了理智。

  “什麼?”顏巧開始覺得不安,畢竟前幾天的事情已經給了她不少的教訓了。

  人家都說吃一塹長一智,她可不想再度被人推下天臺了,那種感覺,真的無法釋說。

  洛靜儀依舊冷冷的盯著她,說不出的陰冷感隨即飄來。顏巧不由得蹙起眉頭,不安的心情使她幾乎想要跳樓的感覺。

  “你什麼意思?”很顯然,顏巧有些察覺到了什麼,身子也開始在位置上挪移著,欲要離去。

  洛靜儀悶悶一哼,似有輕蔑之意,“你覺得呢?”她冷凜的聲音令人發顫。陰冷的氣息也在無形間,敲打著人們的心靈,那種感覺,無可釋說!

  她再次將手伸向了顏巧,顏巧雖有靈力護體,可也沒辦法使用,於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退再退。

  然而,洛靜儀能夠做的就是步步進逼,以至於讓顏巧沒有任何退路可言。

  忽然,洛靜儀感覺到手腕上的一股力量正在努力的將自己反扣。

  “你要幹什麼?”蘇醫生抓著她的手腕,怒狠狠地問道。

  洛靜儀邪邪地笑了兩聲,似有鄙夷的態度,“顏巧!為什麼在你身邊有那麼多的男人幫助你?而我,卻永遠是孤獨一人!你說啊!”她的咆哮讓顏巧略有些不知所措,但也卻覺得可悲且可憐。

  “沒有為什麼,只是在於心德好壞!”顏巧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恍然間便吐出了這幾個字。

  洛靜儀依舊陰邪地笑著。笑的悲涼!活脫脫像極了一曲“離殤”……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