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命運好幽默,讓相愛的人的人都沉默(韓子陽&林思媛) 18.愛是含笑砒霜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173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00


  韓子陽心情很差,我的心情也不好,我們兩人都握著酒瓶,他一瓶,我也來一瓶。

  韓子陽問我,感情是可歌可泣,還是可擱可棄?我想了想,說不出來答案。

  我忽然很想範思賢。如果有他在,他會奪下我的酒瓶子,他會給我買果汁,他會關心我心情好壞會問我頭疼腦熱。

  可是我忘記了,那是曾經的他,和曾經的自己。

  現在的他,連我感冒了都能夠漠不關心,我不能怪他心硬,只能怪自己心態軟。

  他的媽媽那麼對我,可是我想說,他一個背影我就能認出來,他一個側臉,我就能認出來。

  可是他已經不像從前那麼在乎我。

  想到這裡,我握住手中的酒瓶,朝韓子陽的手裡用力撞去,“嘭”的一聲,鎮的我手疼。

  韓子陽比我還狼狽,我們兩人語無倫次,他眯著眼朝我勾了勾手,說:“林思媛,你告訴我,你昨天一天都關機,是什麼意思?”

  “不想接你電話唄?”酒後壯人膽,我的語氣也是霸氣十足。

  “哈?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韓子陽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繼續說:“林思媛,;老實說,我比你那前男友不知道強多少倍,你不考慮考慮?”

  “強?哪裡強?”我眯著眼,面前人影模糊。

  “你想知道?”

  “不想……”我擺了擺手,朝他的臉上拍了一巴掌,說:“我是不想喝酒的,都怪你,要不是因為你媽,我也不會那麼辛苦,我現在欠錢了,你不必心疼我,像我這麼自私又愛生氣長得一般性格古怪、特愛黏人要求巨多、不會討你媽你嫂子喜歡、迷糊大條的煩人精只會是個負累,你不心疼我,我一點都不怪你,我喝醉了你也別管我……我誰都不扶,我就扶牆……我走……讓我走……”

  “那就爭氣點,找個好一點的。”

  “找?怎麼找?范思賢你這麼王八蛋,你告訴我我怎麼找?四年前你怎麼不讓我去找?現在,你讓我去找,我的初吻,我的初、夜,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了你,我所有美好的青春都給了你,是我太傻,我以為你不會給我機會去找了,現在呢?嫌棄我了是嗎?讓我滾了是嗎?嗚嗚……範思賢,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呢?”

 

 我以為我不難過的,我以為我不會哭的,可是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

  “別哭了……”安慰的聲音在我的耳旁響起,手指劃過我的面頰,替我擦眼淚。

  可是我的眼淚更盛了,情不自禁的,抱住了他。

  “範思賢,我知道你為難,我不怪你。”

  安撫的手掌拍著我的後背,我的心略微平靜一些,我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想他還是想他!

  “林思媛,別哭了……”

  “嗚嗚……”我抬起頭來,淚水模糊了身影,我不死心,還是張開了口:“範思賢,現在,你還愛我嗎?”

  “別哭了。很煩。”

  “那你告訴我。”

  “別再為他流眼淚了。”

  “愛我嗎?”

  “算……愛吧。”

  那就是還愛了?

  我輕輕地抬起手,手臂已經不受控制,頭昏腦脹,可是我不死心,我依然想看清,這一刻,範思賢,你是什麼表情。

  灼熱的氣息在我的臉上灑落,我和他的臉近在咫尺,忽然之間,我的唇,被他的唇壓住。

  這是一個火辣霸道的吻,絲滑的舌尖在的口腔裡胡亂的攪動,他的一隻手扣在我的腦後,另外一隻手捧著我的面頰,深情地,吻住了我。

  我試著回應他,這一秒,我的舌尖剛剛深入他的口中,便被他狠狠的吸住,他緩緩地靠近我,越靠越近,將我壓在了沙發上。

  我渾身燥熱,緊張的抓在他。頃刻之間,他的手,撕開了我的衣服,緊緊的,貼近了我。

  我們相依相偎,我們彼此貼近,不需要理智,不理睬現實,這一刻,我們的靈魂,也依偎在一起。

  當滾燙的舌尖緩慢的遊走在我的身上時,我的腦海裡,忽然浮現了去年夏天同學聚餐,范思賢站在麥克風前長說的那一段話:

  不論是地球公轉還是自轉,漲潮還是退潮,

  不論是暖流改變氣溫帶來魚群,或者是海水淹沒島嶼失去痕跡,

  不論是我的世界車水馬龍繁華盛世,還是他們化為須臾灰飛煙滅,

  我都會堅定地走向你,不迷惑,不慌張,不猶豫。

  林思媛,我愛你。

  可是範思賢,我們都更愛自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