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命運好幽默,讓相愛的人的人都沉默(韓子陽&林思媛) 34.不該有的解釋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151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00


  之前聽過一個心理學家說過,所有的偶然裡,一定會有個必然的原因。而韓子陽的出現,我卻找不到這個必然的緣由。

  落在地上的保溫杯,從裡面溢出的菜湯灑落在走道上,溢在了他的褲腳上。

  我的目光和韓子陽的目光對視,他眼神裡露出的惱怒和鄙夷,忽然之間,讓我覺得不安。

  剛才,範思賢那個安慰的擁抱,很明顯,被韓子陽看的一清二楚。

  兩秒的沉靜,韓子陽忽然抬起右腳,“嘭”的一聲將保溫杯踢了出去,毫不猶豫的轉過身,朝電梯口走去。

  我呆愣的站在原地,看著韓子陽的背影,腦子裡一片空白。

  直到電梯門關上,我忽然緊張的竄出門,急忙跑到電梯前,用力的按著向下鍵。

  我的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不想韓子陽誤會我。

  等了將近三分鐘,電梯門終於開了。我急忙進去,按下了數字一。

  我沒想到韓子陽這個時間會來找我,畢竟我們在酒店門口已經道別,他來的時間太巧了,所以看到了範思賢擁抱我的那一幕。

  我緊張的看著閃爍數字,終於,電梯門開了,我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掃了一圈,沒有看到韓子陽的身影。

  我急忙奔向車位,恰巧看到那輛法拉利。幾個快步奔過去,站在車子的右側。

  “韓子陽。”我站在車門前,一邊喘著粗氣,一邊開口說到。

  車窗搖下,韓子陽一臉平靜的看著我,眉頭微微皺起,問:“什麼事兒?”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胸口的起伏慢慢的恢復平靜,我張了張口,問:“你怎麼忽然來了?”

  韓子陽冷哼一聲,說:“對呀,我也奇怪呢,我怎麼就忽然來了。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

  我愣在原地,明知他的話中帶著針對性的諷刺,卻還是覺得難受。

  “你站在這裡做什麼啊?沒看我要走了嗎?”韓子陽朝我擺了擺手,

指著公寓大門,說:“回去吧,不然,又會有其他人誤會。”

  我看著他要啟動馬達,上前一步,看著韓子陽的臉,笑著說:“這麼晚了,還給我送吃的,謝謝你。”

  解釋與不解釋,也是一瞬間的事情。聽著韓子陽說的這些話,我又覺得,剛才在心口徘徊的那些解釋的句子,沒有必要說出口了。

  韓子陽聳了聳肩,笑著說:“沒事,我也是順路,他們還在等我,我先過去了。”

  “是和王夢露他們嗎?”話說出口,我又覺得自己多嘴。

  “額……”韓子陽的收回了眼神,半晌擠出一個字,說:“是。”

  我尷尬的後退一步,笑著說:“恩,好好玩吧。”

  韓子陽沒有說話,啟動車子,一瞬間,就從我的面前開走了。我看著絕塵而去的車子,心裡面一陣失落。梳子是順帶的,宵夜是順路的,為什麼他給的溫柔,都是順帶的呢?

  歎了口氣,朝公寓返回。走到門口,就看到了站在那裡的範思賢。

  範思賢和我對視了一眼,幾步走到我的面前,將鑰匙放到了我的手上,說:“做事總是那麼馬馬虎虎的,你看,鑰匙又忘帶了。還想再讓開鎖師傅來一趟啊?”

  我擠出一個笑容,接過鑰匙,悶著頭朝電梯口走去。

  走了兩步,才忽然想到身後的範思賢,急忙轉過臉,歉意的看著他。

  範思賢看著我,指了指不遠處,說:“新交的男朋友?”

  我急忙搖了搖頭,說:“一個朋友。”

  範思賢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對我擺了擺手,說:“回去吧,注意安全。”

  我跟他打了招呼,匆匆忙忙的回了公寓。

  我問自己,為什麼要慌忙的跑去解釋?為什麼會有那麼緊張的感覺?想了好久,只有一個答案。

  將梳子放到手中,左看一眼,右看一眼,想著韓子陽口中的每句話,最終,將梳子收起,斃掉了自己的那個答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